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七十五章 角力(九)

第七十五章 角力(九)

夜sè渐渐深沉下来,这座破庙,原来安顿了整整一队鹰扬兵,足有四十多人。现下就只是徐乐这八九人而已。

破庙外面的廊下,是几名火兵打着草铺也在酣眠,不知道是不是还起着监视的作用。

庙宇院子围墙之外,是临时搭设的巡铺。尉迟恭所领那一队亲卫就歇宿在外,轮番值夜,不是还有巡兵围绕着庙宇外墙巡视。

这庙宇也并不甚大,虽然未曾登堂入室,一个挨着一个的监视,这样的戒备也足可算得森严,雀鸟难渡。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这就是一种软禁监视,但这般安排,也算是刘武周给足面子了。包括徐乐在内,用过晚饭,都回到草铺睡去,连小狼女步离,也乖乖的蜷缩在庙宇角落,一声不吭。

跟着徐乐虽然风光了,但是凶险遭际,也是接二连三的发生。包括宋宝在内,都以为这样的布置之下,徐乐再生不出什么事情来了。大家只是放心安睡,转眼间就鼾声大作。

此起彼落的鼾声当中,徐乐睁开了眼睛。

火光从外面投射进来,庙宇内一切都是依稀可辨。徐乐悄悄起身,看看屋外。

选铺位的时候,徐乐特意选了一个屋外廊下火兵们视线不及的所在。徐乐静悄悄的左右打量,目光落在了庙宇后面被钉起来的窗子上。

庙宇内突然又传来一点响动之声,徐乐转头,就见韩约也翻身而起,静静的看着自己。

徐乐用手朝下一压,示意韩约。韩约虽然话不甚多,但是和徐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默契无比,哪里还能不知道徐乐的意思,当下又躺下身来。本来韩约睡觉也是静悄悄的,这下却是鼾声大作,声震屋瓦。听得徐乐都要捂脸,这戏给得太过了一些吧…………

在韩约的鼾声掩护当中,徐乐悄无声息而起,随手抄起一名庄客脱在一边的外袍,走到窗前,遮住窗户。然后隔着外袍拆被钉在窗户上的木条。

这件外袍,一则为减小响动,二则为防止光线变化,惊动诸人。

这些木条都是被铁钉草草钉就,轻轻一拽,就脱离了已经有些糟烂的窗框。取下来的铁钉,正好将外袍又钉在窗框之上。

徐乐动作飞快,转眼间就已经拆下了好几根木条,估摸着自己已经足可以钻出去了。

这个时候,韩约一边打着鼾一边又坐起身来。徐乐转头向他,坚定的又用手朝下一压。

这次再去,不是硬桥硬马长枪大戟硬撞千余越部大阵了,而是偷当漏空,混入对方大营之中,看能不能将罗敦救出来。韩约身形长大,从来不是隐秘行事的好材料,要是带着他,说不定还没出这庙宇就给人发现了!

韩约的好处,就是徐乐不管做什么样的安排,都是奉命唯谨。对于这个自小一起长大的乐郎君,韩约从来都是莫名的信任。徐乐这么一比划,韩约迟疑一下,老老实实的又躺倒回去。

徐乐左右在扫视一眼,看到小步离的铺上,她还蜷成一团,发出低微的吐息之声,正睡得香甜。徐乐点点头,悄没声的掀起外袍,灵猫一般从拆下的缝隙中钻了出来,落地之际,悄然无声。

爷爷徐敢十几年来一手打磨出来的本事,从来不止是长槊快马硬弓,这样小巧本事,也都精心教诲过。从爷爷透露出来的口风,似乎自家这个爷爷年轻时候,在中原还是一片混乱血腥之际,也曾经做过什么没本钱的生意。爷爷有次还很遗憾的表示,这本事,当初徐乐父亲没有学到…………

落地院中,左右观望,徐乐一掩身就直趋后墙,蹲在墙角,看着墙外巡兵火光闪动,细数他们经过的时间。在巡兵经过两次,心下有数之后,徐乐糅身而上,伸手就捞住了墙头,再一叫劲,已经骑在墙上俯身,先左右观望,看巡兵位置,看外间情形。

身后风声突然响动,在徐乐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个小小身影也直窜上来,也骑在了墙头!

墙头之上,徐乐和小狼女步离大眼瞪着小眼。

这小狼女从来就没有入睡,一直在关注着自己动作,看自己要悄悄溜出去,这小狼女就悄没声的跟了上来!

步离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气鼓鼓的表情,一副坚决的模样。

巡兵脚步声响动,不要多久,就会再度转过来。这个时候哪里还能和步离扯个清楚明白,徐乐一扯步离胳膊,两人轻巧巧的就翻下了墙头,趁着黑暗猫腰直窜出去。

步离胳膊细细的,只是任徐乐牵着。徐乐也只是讶异,这小狼女这么能吃,晚上刘武周他们送来的黍米饭和肉汤,步离一口气吃了两个人的分量,这些食物,到底消化到哪里去了?

胡思乱想当中,徐乐牵着步离已经潜入万籁俱寂的街巷当中,两人都脚底无声,借着屋宇投射下来的yīn影藏身,曲曲折折直向城墙方向而去。

秋月月sè寒凉如水,撒在安静的云中城内,步离长长的黑发微微起伏,反射着幽幽的光芒。

从yīn影处抬头望去,就能看见云中城中心那座高大的望楼,望楼之上火炬燃动,映出一圈晕黄的光芒。

徐乐终于开口:“跟紧了,我们去把罗敦阿爷救出来。”

一直闷着头前行的步离抬头,正看见徐乐回头对她微微而笑,八颗白牙微露,笑意暖暖的。

步离没有开口,只是用力点了点头。

~~~~~~~~~~~~~~~~~~~~~~~~~~~~~~~~~~~~~~~~~~~~~~~~~~~~~~~~~

尉迟恭一下惊醒。

在巡铺中,这一夜他就没有睡好。光是带队巡视,他就走了好几遭。终于回来躺下,翻来覆去都是心事。

刘武周他们在筹划着什么,尉迟恭当然能看得出来。这样的筹划到底是什么,对不对,尉迟恭不想去问,但今日这不安的情绪,就是一直朝上翻卷。

他终于起身,低骂一句:“入娘的不睡了!”

走出巡铺,左右想想,又无处可去。问火兵要酒,这个时候也不想麻烦人。干脆就举步而入破庙之内,轻手轻脚的走到庙宇门口,探头朝内观望。

徐乐的稻草铺上,空空荡荡。

尉迟恭脸sè铁青,攥紧双拳,似乎下一刻就要怒吼出声,下令全城大索。

可到得最后,尉迟恭还是转身便走。直到走回巡铺,将自己扔在稻草铺上,尉迟恭才恨恨的又骂了一句。

“入娘的徐乐!”

看网友对 第七十五章 角力(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