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六十五章 潜龙

第五百六十五章 潜龙

雁门郡,云中府。

太子赢丹的太子府邸,位于云中府城北面的云雾山之巅。

虽然在战乱后一片狼籍的云中府境内,太子府邸最成规模,但是占地较之燕京城中的太子东宫三分之一规模都不到,更不要说雄阔气派能比旧观了。

然而太子赢丹,整日在这云鹤山之巅潜修、处置军政事务,却没有任何的抱怨跟不适,似乎早已经习惯北郡这严寒的气侯,已经忘却他太子的身份,这几年都没有跟人再提起过返回燕京城半句话。

宁致泽与看到京畿形势已经无药可解、近日才从燕京仓促撤回来的太孙赢余,这时候御剑往云雾山中麓飞去,远远看到太子赢丹屈膝坐着凉亭卧榻上阅看经书,姿态疏懒,已不复当年执政天下的霸主雄风。

看到这一幕,太孙赢余心里一片瓦凉,忍不住朝宁致泽看去,忍不住要问:这还是他当年雄心壮志要登帝位的父王吗?

宁致泽心里一笑,虽然太子赢丹处处表现的意志消沉、心思疏散,但他作为宁氏阀主,作为太子赢丹最亲近的近臣,心里却清楚,只要没有侍从在身边的时候,太子站在这云雾山之巅,便忍不住会往西南方向望去,深邃的眼神似乎能刺穿重重叠叠的云海雾海,将燕京城,将京畿的山山水水重新拉入视野之中。

只是之前,英王赢述与内廷诸阉势大,他们在雁门郡倘若表现出有卧薪尝胆、有图东山再起的野心,英王赢述与内廷怎么可能放松对这边的警惕,而放手内斗?

再说雁门郡久历兵灾,在黑燕军流民大乱中被打得支离破碎、千万民众流离失所、变得极度穷困潦倒,而宁氏这些年也损兵折将,子弟死伤无数,最终即便有二十万虎贲军精锐随他们迁入雁门,但也是人心惶惶难安、军心不稳,战斗力急剧蓑减,急需要长期的休生养息才能够去图东山再起,何必急于将勃勃雄心展示给世人看?

虽然宁氏及虎贲军在雁门郡还远远谈不上得到充足的休生养息,但他们的机会终于提前来临了。

说实话,宁致泽也没有想到,京畿形势的变化会如此的险恶,而又如此眼花缭乱、变幻纷纷;宁致泽想不到陈海会以所有人都预料不到的时机、方式,跟内廷翻脸,更想不到没有道胎境老祖坐镇,这些年一直都韬光养晦的姚氏,谋算会这么深,当然宁致泽也没有想到龙骧军突然爆发出来的实力会这么强大!

当然,要是一切都是姚氏在背后谋算,积数十年之功,倒不是没有可能,只是这一切,成了太子赢丹跟宁氏复出的天赐良机。

***********************

“殿下!”

“父王!”

宁致泽与太孙赢余飞入凉亭之中,对侧卧锦榻阅看经卷的太子赢丹行礼道。

赢丹疏懒的挥挥手,让宁致泽及嫡长赢余无需多礼,自己找椅子坐下,说道:“有什么事,一定要在这时候打扰我参悟魏子牙所著的长生悟道书?还有,赢余你既然都从燕京回来了,就应该潜心修行,争取早早正式修成道丹,好与蝉儿完婚,而不是东奔西跑穷忙!”

“父王……”赢余郁闷的又喊了一声,脸上流露出难言的怨意。

当年约定好,他有朝一日修为境界能赶上宁婵儿,两人就正式完婚,他这些年在神陵山学宫潜心修行,有宁氏供应大量的灵药仙丹,甚至道蕴天丹都炼食两枚,也终于踏入假丹境,只需要温养数年就能正式结丹,但怎么也没有想到,在外闲云野鹤般到处游历山水的宁蝉儿,这次回到雁门郡,竟然比他更早正式结丹了,再次将他甩在后面。

而且宁蝉儿所修是仅次于极品紫丹的上品青蕴丹,宁蝉儿三十岁刚出头,就修成青蕴道丹,百年之内仅有董良屈指可数的数人能及,未来更是至少有五成的把握能修成道胎,成为宁氏新一代的道胎天骄,以致宁氏及父王更不可能强迫她与自己完婚。

赢余除了郁闷之极,还能够说什么。

“当年的约定不过是戏言,当不得真,”宁致泽此时只想着凝聚更多的力量,将大家的心都聚到一起去谋大事,说道,“待婵儿稳固道丹境修为,便应与赢余完婚,想必殿下也是迫切希望皇族能添丁增子。”

“……”赢丹望了嫡子赢余一眼,心想他与宁氏老祖宁永年两人舍却数十年悟道修为,炼制两枚道蕴天丹都不能助他一步登上道丹境,说实话心里是难免有一些小小的失望,但此时却不是谈这个的时候,意态疏懒的问宁致泽,“宁卿不是在雁西主持赈灾事宜,怎么突然跑回来了?”

“凉雍苗氏派宗老苗越,过来见殿下,我便一起匆匆赶回来了!”宁致泽微笑着说道。

“……”太子赢丹这一刻蓦然睁开双眼,眼瞳里金sè雷霆的精芒乍露,锋锐无比直欲割裂他人的神魂,他盯着宁致泽,这一刻声音都控制不住激动的尖锐起来,问道,“苗氏终于无法容忍陈海此子继续坐大下去了?”

虽然太子赢丹屈膝侧卧的坐姿未变,但这一刻太孙赢余便感觉昔日欲帝天下、霸道凛然的父王又回来了!

“不错,”

宁致泽见太子赢丹要从深藏的潜渊起飞上青空,振奋的说道,

“秦川问情宗、天水郡华阳宗以及贺兰剑宗,与陈海及姚阀勾结起来,以新帝的名义东伐阉党,西拒河西,势力是一时无两,令河西百万精锐无法东进一步,又将百万宿卫军困于燕京城内无法脱围,但此子在京畿野心暴露得太早,不仅将九藩势力从沥泉驱逐出去,又在京畿急于分封寒门,他却没有想过,此事一旦扩散天下,将动摇天下所有宗阀的根基,凉雍苗氏以及天下宗阀还能继续坐视不理?”

太子赢丹点点头说道:“苗、周、越、田诸潘,他们有割据地方、称霸边郡之心,却没有夺取天下之志,然而陈海将九藩势力驱逐出沥泉在前,此时又行分封之策要动摇天下宗阀的根本,他们是不应该再坐视陈海狼子野心继续膨胀下去。”

“对,”宁致泽也顾不上仪礼,兴奋的趋前说道,“苗、周、越、田诸藩并没有鲸吞天下的野心,他们只是想着护住自己的地方跟旧有权势,我敢问殿下一句,这时候他们是去扶持那登上台面的卫王,还是真龙潜渊、雄心不改的太子殿下您?依致泽浅见,甚至就连簇拥在卫王赢琛身边的六阀,在他们认清楚形势难为后,他们是继续拥立难以成事的卫王赢琛为帝,还是改投殿下的帐前,也就难说了啊。此时殿下要做的,除了派人联络边郡强藩之外,还需要派人去找屠缺、容衍,与他们一解前隙,承诺六阀日后能各封一郡,西园军便能再为殿下所用!殿下,此刻你才真真是距离那至高之位,就差半步之遥了啊!”

“……”太子赢丹神sè振奋,待要说什么,又蹙眉往西边看去。

片晌之后,宁致泽也察觉到一道浩瀚无际的气息从西方远远掠来,欣喜说道:“老祖也知道消息出关了!”

那道气息来得甚快,不多时,一个容貌妖邪的中年男子在宁蝉儿的陪同下,便乘云驾雾来到凉亭之中,站在三人面前。

“永年老祖!”太子赢丹虽然修成道胎,仅以修为论,在这天下也是屈指可数的人物,但他幼年到今时的修行,一直受宁氏老祖宁永年的指导,所以对宁永年一直都执师礼。

“苗越这次过来,可曾说凉雍能出多少兵马?”宁永年身穿锦袍,张口便问要害,以示他对此间所议论的事情已经知道详情,不需要宁致泽再一一赘述了。

“六十万铁狼军已经开始往天柱山西坡集结,只是南下京畿的道路被西园军挡住,”宁致泽说道,“我相信只要殿下举起讨贼大旗,仅北部诸郡的郡侯宗阀凑出二百万精锐大军无忧!此时派人联络六阀,相信屠缺、容衍在看到铁狼军诸强军皆归于殿下帐前听令之后,西园军不会有其他选择——而南部、东部诸郡的宗阀,虽然还没有消息传过来,但相信只要殿下举起大旗,再凑二百万精锐应该没有什么问题!陈海实在是将他的贪天野心暴露得太早,以为夺下秦潼山,占据淬金宝矿,竟然敢与天下为敌了,真是贻笑大方啊!”

赢余来云雾山之前,还有些灰心丧气,没想到五百万浩荡雄军即将横陈前眼前,听从父亲的号令而令陈海诸逆灰飞烟尘,都忍不住要仰天长啸起来!

虽然龙骧军占据沥泉之后,坐拥年产数千斤的淬金砂矿,但这些年随着天机战械的推广,诸藩都开始极端重视境内淬金铁料的开采跟冶炼,产量也是连年翻番,即便三五郡的淬金铁料产量,不能跟沥泉相比,但燕州百郡加起来,还是远在沥泉之上。

赢余才不相信,陈海纠结三五弱小宗门,真就能与天下为敌!

“永年老祖,你觉得眼下是时机吧?”太子赢丹问宁永年道。

“起兵南下,我此次亲自护送殿下登上帝位。”宁永年嘴角闪过一丝邪诡的浅笑,坚定不移的说道。

宁蝉儿美眸幽远的看向西南方向的云山雾海,心里想:难道大劫已经紧迫到令陈海如此迫不及待的与天下为敌了吗?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五章 潜龙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