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47 废墟之上的暗战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1次加更

647 废墟之上的暗战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1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周老师口中的他们三人,显然就是我、陈小练和怀香格格了。

虎爷竟然想把我们干掉,来个一举两得、一箭双雕!

虎爷的心思不用猜了,他也知道干掉刀哥以后,就会面临瓜分地盘的问题,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场争斗。我们之前也想好了,毕竟虎爷势大,我们少分一点也行,就当是让让老前辈了。

但是怎么都没想到,虎爷比我们想的更加狠毒,竟然想要一不做、二不休,送我们和刀哥一起上西天。回想就在不久之前,我们的合作还那么愉快,联手制敌、快意恩仇,结果转眼之间,就要走上自相残杀的路,这人为了一个“利”字果然可以连良心都不要了!

当然话说回来,跟虎爷这种人谈良心,本来就是一件极其可笑的事。

听着周老师的话,躲在墙后的我们三人自然恨得牙痒痒了,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解决他们三个。

那对双胞胎兄弟也不含糊,立刻接受了周老师的命令,不过他们对此还有疑问:“王巍不好对付吧,再加上瘸子和怀香格格,想要击杀他们恐怕不太容易。”

周老师则说道:“没关系的,王巍身上有伤,咱们三个联手杀他一定没有问题。至于瘸子和怀香格格,就更容易了。这样,你俩到周围去转转,无论看到他们中的谁了,想办法将他引到这来,我来负责暗杀!”

以周老师的实力,无论暗杀我们之中的谁,恐怕都是轻而易举。那对双胞胎点过头后,便立刻分散开来,隐没在残垣断壁之中。四处搜索我们几人的痕迹。

而周老师,则躲在一个暗处,小心翼翼地往外瞄着,等候着我们三人落入他的埋伏圈中。

本就杀机重重的废墟之中,因为狩猎者和猎物的转变,显得更加危机四伏了。似乎就连老天都感觉到了这里的不安,头顶竟然不知不觉之中聚拢了大片乌云,更加给这一片废墟增加了不少肃杀的气氛。

原本身为狩猎者的我们三人,现在竟然成了别人眼中所觊觎的猎物,这种感觉确实很不好受。但,这事既然被我们所知道了,我们肯定不会甘心去做一个猎物。对方既然要杀我们,那我们当然可以来个反杀。

我们三人躲在某个yīn暗的房间里面,蹲下身来小声地讨论着现在的局面,以及接下来的对策。我们决定,先把那对双胞胎兄弟干掉,接着再回过头来联手对付刀哥。

这样,就能完成反杀。

那对兄弟刚才分头跑了,我们三个一样分头而去,陈小练和怀香格格一路,我一个人一路。那对兄弟联手的功夫虽然挺高,但是分散开了也就一般,陈小练和怀香格格合作肯定没有问题;至于我,就更没问题了。

就这样,我们三人分成两路,各自追着那对双胞胎的踪迹而去。这片废墟不大,所以我很快就看到了双胞胎中的一个,不知他是哥哥还是弟弟,正扶着一片砖墙,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着。

“你在干嘛?”我问。

这人吓了一跳,立刻回过头来,看到是我,顿时松了口气:“王巍,原来是你,差点没把我给吓死。我那片找完了。所以我来这边看看,你这有没有什么收获?”

我说没有,还没找到。

接着又问:“你是常来还是常往?”

这人回答:“我是弟弟常往。”

我说好,你继续找着,我去那边看看。

我作势要走,常往赶紧叫住了我,说:“王巍,周老师在那边发现了点蛛丝马迹,想请你过去看看,一起分析分析。”

我假装很惊喜的模样,说好,快领我去!

常往见我上当,也是欢天喜地,转身就往前走,我则跟在后面。

我俩一边走还一边聊天,我问了他一些问题,比如他和他哥哥是什么时候生的,生的时候相隔几分钟,平时关系好不好,小时候打过架没有等等。常往一一回答我的问题,说他和他哥今年刚满三十,生的时候就隔了五分钟,小的时候虽然经常打架,但是现在的关系特别好。

“真的是特别好。”

常往认真地答:“我和我哥曾经说过,我们生是一起生的,将来死也要一起死。”

我点点头:“真是兄弟情深啊。”

常往特别得意,语气中也充满了骄傲:“那是当然。”

我继续说道:“既然如此,我就满足你们兄弟两个,让你们死在一起吧!”

“什么?!”

听到我这句话后,常往顿时吃了一惊,接着惊愕地回过头来看我。

也只看了一眼,我的打神棍已经猛地刺出,而且正中他的喉咙,让他连喊都没法喊出来。正如周老师说的,他要偷袭我们三个特别容易,而我要偷袭他们三个一样轻而易举。

常往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眼神之中充满了疑惑,显然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杀他。

但我也不计划给他解释。

这是我到凤城以来杀的第一个人,不能说他就死有余辜,但是起码死得不冤。我叹了口气,心里琢磨着,回去还得写一份报告,叙述我杀人的原因和过程,成为国家工作人员就是麻烦得很啊。

然后,我的打神棍慢慢抽出,他的人也慢慢倒了下去。倒下去的时候,常往的眼睛还大睁着,呆愣愣地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估计到死都想不明白自己身为一个狩猎者,怎么就成了猎物了呢?

常往死了,我的任务顺利完成,于是我又朝着另外一边奔了过去,想去看看陈小练和怀香格格怎么样了。我不是怀疑他俩的能力,我觉得他俩联手杀个常来,应该不是多大的问题,但凡事总有意外,身为他们的大哥,我还是不太放心,想要亲自过去看看。

我沿着他们的方向奔了一会儿。很快就看到了陈小练和怀香格格,他们果然正在联手对付双胞胎中的另一个,哥哥常来。他们和我一样,也是采取了暗杀的手段,这是我们之前就商量好的主意。

从背后杀人,粗暴、有效。

我赶到的时候,正巧看到怀香格格把匕首插进常来的后心之中,常来同样哼都没哼一声,人就扑倒在了地上。

说句实话,如果这个动作是陈小练来做的,我一点都不会惊讶,我不知道陈小练杀过人没有。但他确实什么都敢去做。而怀香格格,手段娴熟地像个专业的女杀手,或是一个职业的女特务,不管她像什么,反正不像一个学生,我再次为她的身份感到疑惑,不知道这姑娘以前到底经历过些什么。

常来倒下去后,我也迅速奔到了他们身前,询问他们情况如何。

陈小练踢了踢地上的常来,笑呵呵道:“巍子哥,你不是都看见了吗,一切顺利啊。咳。反正我是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你妹妹给搞定了,我现在墙都不扶,就服她了。”

怀香格格瞥他一眼,说:“你知道服我就好!”

接着,二人又问我那边情况如何,我也说一切顺利。按照我们的计划,接下来就该联手去除掉周老师了。就像周老师自己说的,他和双胞胎兄弟联手能干掉我一样,我和陈小练、怀香格格联手,一样可以很顺利地将他杀掉。

等到这些大将死光,虎爷也就失去了他的羽翼,到时候就任由我们拿捏了。【择天记吧少年王】我们三人小心翼翼地在破败的废墟里穿梭,很快就来到了周老师埋伏之处的附近,他还藏在原先的yīn暗角落,等待着双胞胎兄弟将我们给引过去。

他的目光非常尖利,始终谨慎地盯着四周,要偷袭他还真有点难度。当然,我们三个就是明着上了,一样可以置他于死地,只是肯定需要一点时间,就怕刀哥趁着这个机会跑了。

就在我们三人正讨论着如何偷袭他的时候,距离周老师不远的屋子里面,突然“飕”地窜出一道黑影。竟然是手持钢刀的刀哥!

刀哥的速度极快,犹如一道黑sè的旋风,他手中的钢刀,也闪烁着锋利的光芒。他直奔周老师而去,瞬息之间就已经赶到周老师的身前,狠狠一刀朝着周老师的脑袋劈下!

嚯,在这片废墟之上,大家“狩猎者”和“猎物”的身份还真是不断转换,刀哥竟然还偷袭起周老师来了。他突然有这样的举动,原因无外乎两个,一个是不想坐以待毙,所以选择主动出击。能杀一个是一个;另外一个则是,他已经得到准确的消息,他的援兵马上会到,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

我希望是后面的原因,这样我很快就能看到夜明的人了。

刀哥和周老师很快就交起手来。

身负重伤的刀哥,竟然还能使出如此霸道的招式,确实让人吃惊不已。但周老师同样不是庸手,他在躲过刀哥的致命一击之后,立刻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使用蛇拳和刀哥缠斗起来。

刀哥以为自己能够偷袭成功,但没想到失败了,于是他的动作更加迅速、猛烈、凌厉,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自己身上的伤,只求一鼓作气地将周老师给杀死。

在刀哥猛烈的攻击之下,周老师确实有点扛不住了,脚步不断后退,同时惊慌地大叫着:“来人啊,刀哥在这!”

如果常来、常往兄弟俩还活着,听到周老师的叫喊,必定会马不停蹄地赶来,协助他一起对付刀哥。可惜的是,那对双胞胎已经死了,四人怎么可能听得到叫喊呢?

而我们,虽然听到了。也看到了,但都默契地装聋、装瞎,周老师和刀哥打架,对我们来说是狗咬狗,拍手喝彩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过去插手。

所以无论周老师怎么喊叫,现场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整片废墟yīn森森地像块坟地似的。

刀哥也怕周老师真的把人喊来,所以招式变得更猛、更烈,恨不得让周老师早点死在他的刀下。一开始,刀哥确实占着上风,身受重伤的他。爆发出的力量仍然不可忽视。

但是物极必反,刀哥毕竟是受着伤的,招式越猛,受到的反噬也就越大,如果不能一鼓作气地将周老师杀掉,那他的伤势就会越来越重。果不其然,刀哥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攻势也渐渐弱了起来,他的嘴角开始渗出血丝,眉头也紧紧锁了起来,显然他的身体非常痛苦。

周老师无疑也注意到了这点。

他知道,自己反攻的机会来了。

活到周老师这个年纪,又有他这样的实力,十分懂得什么叫做趁势而上。他舞动自己的蛇拳,疯狂地朝着刀哥身上啄去,刀哥果然不敌,身上中了数下蛇拳之后,步子便踉踉跄跄地往后退去,口中也“噗噗噗”地往外吐着鲜血。

照这情况下去,刀哥迟早会死。

这可不行!

我冲陈小练、怀香格格使了一个眼sè,三人迅速冲出,噔噔噔地跑了过去!

刀哥看到我们,眼神更加绝望,知道自己彻底完了,索性不抵抗了,手里的钢刀一扔,任由周老师攻着自己。周老师一道极其凌厉的蛇拳击出,正中在刀哥胸口,将刀哥整个人都击飞了,重重落在地上,溅起了一片烟尘。

周老师同样注意到我们几个冲了过来。

他并没有去想为什么常来、常往兄弟两个没来,反而是我们来了,只觉得我们是来抢他功劳的。他很不爽地冲我们说道:“刀哥是我的了,你们谁也不要来抢!”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继续朝着刀哥扑了上去。

刀哥虽然还没有死,但他的心已经死了,彻底失去了求生的欲望。他仰面躺在地上,大睁着眼看向灰暗的天空,显然无法接受自己死在这里的事实,他的实力明明如此之强,后台如此之硬,为什么还会死呢?

他想不通,怎么都想不通。

在周老师扑向刀哥,准备了结刀哥性命的时候,我们三个人也赶到了。周老师以为我们要抢功劳,更加飞快地狠狠一拳砸向刀哥喉咙,而我们三人则各施手段,分别攻向周老师。

我的打神棍,陈小练的拳头,怀香格格的匕首,从不同方向、不同角度,或劈、或砸、或刺,无一例外地全部命中。在我们三人的合力围攻之下,周老师的身体瞬间飞了出去,濒临死亡的刀哥也捡回了一条命。

砰砰砰砰砰!

周老师的身体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儿,身上已经有了几道很明显的伤,周老师艰难地爬起来,吃惊地看着我们:“你们,你们…;…;”

周老师很震惊,刀哥也很震惊。

不过像刀哥这样的聪明人,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咬牙,翻过身去,撑着双臂往前面爬,试图逃离现场。不过他受伤太重,根本爬不了多远的距离,所以我们暂时没有管他,而是一窝蜂地朝着周老师扑去。

“你们要干什么?!”

周老师的脸都红了,疯狂地咆哮起来:“咱们可是合作关系,就算你们想抢功劳,也用不着来杀我吧?!你们疯了,真是疯了!”

周老师竟然还有脸叫屈,不知道刚才是谁鬼鬼祟祟地想要暗杀我们。我们三个才不跟他废话,上去就是一顿乱捶、乱劈、乱砍,在我们三人凌厉的围攻之下,周老师很快就扛不住了,处于完全被压制的状态之中。

周老师不断大叫着常来、常往的名字,想要呼唤那对双胞胎过来帮忙,我听得实在不耐烦了,便告诉了他实情,说你别叫唤了,那俩兄弟已经死了。

周老师顿时目瞪口呆、面如死灰,不断挥舞的蛇拳也僵在半空,似乎知道今天肯定会死在我们的手里了。

“你们疯了。真是疯了。”他再次呆呆地说出这一句话。

“彼此彼此。”我靠近他的耳边,说出这句话后,便把打神棍横在他的脖颈上面,轻轻一划,了结了他。

看着周老师慢慢倒下,我心里感慨着,又要写一封报告了。

与此同时,我们三人又朝另外一边看去。

废墟之上,刀哥像是一条蛆虫,不断地往前拱着、拱着,这么长的时间了,只爬出去十多米而已。但他一点都没放弃,仍旧不断拱着、拱着,求生欲望十分强烈。

他的身上布满血迹和尘埃,整个人浑身上下灰土土的,看着十分凄惨、狼狈。

看着曾经风光一时的刀哥,如今竟然落到这步田地,实在叫人唏嘘不已。不过他既然选择走这条路,或许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陈小练知道我留着刀哥的命还有些用,所以并没有上去追赶,而是回头看向了我;怀香格格并不知道,立刻喊打喊杀地冲了上去。

怀香格格早就想杀刀哥,今天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但我喝止住了怀香格格。

怀香格格回过头来,奇怪地看着我。说:“怎么了,哥?”

我摇摇头,说没事,就这么杀了他,有点太便宜他了,所以我想多折磨他一会儿。

我走上前去,一脚便将刀哥踢了一个翻转,骂道:“你他妈不是很牛逼吗,你再牛逼一个给我看看?”

我骂这一句话,既有拖时间的意思,也有报复的心态。毕竟那天晚上,他可把我折腾的够惨,要不是怀香格格带来一道假懿旨,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刀哥被我踢了一脚,没有任何怨言,也没任何表示,继续双手撑着地面,艰难地往前爬着。

我再次一脚将他踢了一个翻转。

“说话啊,你不是挺牛逼吗,你不是能叫几百个黑衣人出来吗,现在再叫一个给我看看?”

我一直很期待能有夜明的人前来援助刀哥,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援兵直到现在也没有来,我已经很努力地在拖时间了,实在想不明白怎么回事。难道以刀哥在夜明中的地位,还不足以让夜明的人前来救他?可我明明记得,电话里的尚书大人,已经答应他了啊!

不管我怎么踢打刀哥、辱骂刀哥、激将刀哥,他也始终没有一点反应,像是一具行尸走肉,眼神呆滞、动作僵硬,不断地往前爬着、爬着。

我失望了,完完全全地失望了。

我决定不等夜明的人了,准备给刀哥一个痛快。我想,我把刀哥杀了之后,夜明的人总要来找我报仇的吧,到时候再从他们身上寻找线索也是一样。然而,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刀哥的头突然高高昂起,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召唤,一双眼睛直愣愣地望着前方。

他的眼神之中,甚至绽放出了异样的光彩。

怎么回事?

顺着他的目光,我往前面一看,只见几米外的废墟之上,站着一个很普通的中年男人。这人确实称得上“普通”二字,因为他没有任何的特点,普通的身高,普通的发型,普通的长相,普通的穿着,从上到下都普普通通,无论放到哪里都是平平无奇、不会引人瞩目的类型,他就好像一个无意中闯入这片废墟的男人,即便看到了他也不会对他产生任何兴趣。

但是偏偏,刀哥看到他后,眼神无比的精彩,脸sè无比的激动。

甚至,刚才还虚弱无比的刀哥,现在竟然有了力气,像是这人给他充了些电似的。他踉踉跄跄地站起,跌跌撞撞地冲向那个普通的男人,一边跑还一边叫着:“尚书大人…;…;尚书大人,您终于来了!”

听到“尚书大人”这个称呼之后,我的心中顿时被震撼得无以复加,因为我知道他就是刀哥的上级,专管征收钱财粮草的户部尚书!

之前说过,“夜明”仿造明朝制度,重点设立了一些机构,其中就包括所谓的六部。而这户部,就是“六部”之一,户部的最高领导者,称之为尚书大人。毫无疑问属于夜明中的高层了,地位恐怕仅次于那个都察院的老桥,也是太后娘娘身边的重量级人物。

这是一条大鱼,绝对是条大鱼!

之前,刀哥的求救电话,就是打给这个户部尚书的。我就说嘛,刀哥的地位肯定不低,夜明内部怎么可能不管?现在,这个户部尚书终于来了,那他是不是也带来了大量的夜明中人?

有志者、事竟成啊,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我强压住内心中的激动,本能地就朝这废墟的四周看去…;…;

看网友对 647 废墟之上的暗战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1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