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48 王巍,接旨

648 王巍,接旨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四周的废墟之上竟然空无一人,没有看到任何胸前刺有“日月”标识的黑衣人,和我想象中的场景实在相去甚远。我的心中不免有点惊讶,难道这“户部尚书”是一个人来的?

与此同时,刀哥已经连滚带爬地扑了过去,他看到那个样貌、穿着都很普通的中年男人,就好像看到了希望之光,看到了生命之塔,就好像溺水的人看到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就好像漂泊已久的孤儿终于看到父亲。

“尚书大人,尚书大人…;…;”

刀哥啼哭着、颤抖着,踉踉跄跄地奔过去,显然已经将这位“户部尚书”当作了唯一的救星,甚至认定现在这种情况只有眼前的人能救自己。

我还好点。起码已经知道了这个男人的身份,所以也并不是太惊讶。陈小练和怀香格格听到“尚书大人”这个称呼,简直就是一个比一个傻,各自的脸上充满错愕,估计以为自己是穿越了。

虽然这个男人是独自来的。但我认为他的价值并不比几百个夜明的人差,阿蔓将他盯上也是一样的效果,所以我期待的心情并未减弱。同时,或许是因为我知道了他的身份,知道了他是夜明之中的户部尚书,所以即便他各方面都很普通,在我眼里也变得不普通起来,平凡的长相和平凡的穿着,反而有了一点别样的味道,让我忍不住就心生敬畏。

这种心态。大概就类似于高端酒会之上,得知一个穿着随便、邋遢的人是首富之后,不仅不会觉得他没修养,反而会感叹人家就是低调,不敢生出任何轻视之心。

我猜,既然这个户部尚书胆敢独自一人前来,必然有着超强的实力,所以我就更不敢轻视他了,而是浑身绷紧了神经注意着他。今天杀不掉刀哥没有关系,保住我们自己的命最重要,只要阿蔓能盯上他就足够了。

转眼之间,刀哥已经奔到了那个普通男人的身前。刀哥虽然满身是伤、血迹斑斑,凄惨到像条刚从垃圾堆里拱出来的狗,但他此刻的神情是欢愉的,表情是激动的。

他的双臂猛地张开,身子也不由自主地弯了下去,显然想要抱住这个男人的腿,求得这个男人的庇护。然而就在这时,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那个男人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从袖子里滑出一把匕首,顺着刀哥的姿势往前一捅,不偏不倚地扎入刀哥的心窝之中。

刀哥当然傻了,完全傻了,他本来满心欢愉地扑向自己的主子。以为自己终于获得了安全,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一柄利刃,轻而易举地就夺去了他本就脆弱的生命。

刀哥并没有马上死掉,他还留着一口气,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大。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男人,痴痴呆呆地说:“为、为、为…;…;”

他显然想问一句为什么,但是后面的两个字怎么都出不来。而男人也不再给他机会,直接就把匕首拔了出来,随着鲜红的血液喷涌而出。刀哥慢慢仰面倒地,刚开始还有点挣扎,最后一动都不动了,他的眼睛始终都大睁着,呆呆地看着灰暗的天空,显然死不瞑目。

而这一幕,把我们三人也都看傻了,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个被刀哥视作救星的男人,竟然会主动把刀哥杀掉。这其中的变化实在让我们猝不及防。让我们面目错愕,让我们不敢相信,即便是自诩江湖经验无比丰富的我,此刻也完完全全地呆住了,傻傻地看着前面那个立于废墟之上的男人。

乍看上去。他的一切还是那么普通,丢到人群里都完全找不到的那种,可是就在刚才,他亲手杀掉了自己的忠实心腹,他手上那支还在滴血的匕首就是证明!

我实在想不通这是为什么。【择天记吧少年王】

我们呆呆地看着他,而他却很平静地看着我们。我们之间隔着七八米远,但是一时之间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默默地彼此对视着。

一阵冷风突然轻轻吹过,一片烟尘跟着被卷起来,萦绕在我们四周、左右。我突然意识到。偌大的一片废墟之上,已经死掉四个人了,现在只剩我们三个,以及对面的男人还活着。

天空,更加yīn暗起来;气氛。也更加诡异起来。

我感觉有点心慌,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想说什么却没说出来。

还是怀香格格说出了第一句话。

“他…;…;他…;…;他就是之前让我假传懿旨的那个男人!”

怀香格格的一句话,无疑让我心中更加震惊。钻石酒吧的那个晚上,如果不是怀香格格及时送来一道假的懿旨,我和陈小练估计已经成了地下亡魂。那时我就认为,安排怀香格格假传懿旨的这个人,一则肯定对夜明这个组织非常了解,二则应该也认识我,所以才会这么帮我。

没错,怀香格格当时就和我说,这个男人的外貌和身高都很普通,今天一见果然如此。

对于这个男人的身份,我做过很多的猜想,可能是我舅舅派来的人,也可能是龙组的人,但我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是户部的尚书!就算我不是夜明的人,我也知道“假传懿旨”是多大的罪过,被太后娘娘知道肯定必死无疑。

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救我?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是不是也被我舅舅给策反了,就像之前的李皇帝手下的赵铁手一样,成了我们这边的人?以我舅舅的个人能力,我觉得做到这点并不稀奇,策反个把敌方高层,本就是他的拿手好戏。

除此之外,我再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了,否则他一个夜明户部的尚书,干嘛要去救我?

就在我陷入深深怀疑的时候,对面的男人突然冲我们这边笑了一下,他的笑容温和、有力,像个慈祥有爱的长辈。我心里一下就释然了,觉得这肯定是我舅舅的人没跑了,还是我舅舅厉害啊。不知不觉之中就搞定了这么重量级的一个高层。

想到有这么一位夜明中的重量级人物和我们搭伙,以后的路定会特别好走,铲除夜明也就指日可待了。我正准备走上前去,和他说几句话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还有拐杖敲击在石头上的声音。

我们回头一看,竟然是虎爷来了。

虎爷是一个人来的,看上去还是那么老当益壮、精神奕奕。

显然,他很关心这边的情况,又不想让手底下的人知道他的yīn谋。所以选择孤身前来查看情况。或许,他还给周老师打了电话,但是打了也没人接,所以四处寻找,终于找到了我们这边。

他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周老师,也看到了已经死去的刀哥,以及我们身前不远处的那个男人。

虎爷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明白。

“你们,你们…;…;”

虎爷的面sè有点激动,手中的拐杖也在哆嗦,怒火中烧地说:“周老师,是不是你们杀的?”

我实在想不明白,他怎么还有脸朝我们发火的。

我正准备说点什么,我们前面的那个男人已经开口:“先把这老东西收拾了,再说咱们的事吧!”

他将我们和他,称作“咱们”。

这个称呼,让我觉得非常亲切,更加肯定了我心中的想法,他肯定和我是一伙的,肯定是我舅舅安插在夜明里的人!

而且,就算他不说,我也是要杀虎爷的。

我们之间迟早会有一场恶战,与其日后麻烦,不如现在搞定。

我举起打神棍,飞速地朝着虎爷而去,陈小练和怀香格格跟在我的左右,同样很快地朝着虎爷而去。虎爷想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我们三个很快就缠上了他,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和我们打。

虎爷的实力不错。但是比不上周老师,大概处于周老师和常来、常往之间的水平。虎爷的武器就是他的拐杖,拐杖是用纯钢制成,威力颇大,挥动起来虎虎生风,那绝对是沾着就伤。

但他仍旧不是我们三人的对手,不用多久便被我们三人完全压制住了。虎爷也意识到了不是我们的对手,一边应付着我们的攻击,一边苦苦地向我们哀求着,希望我们能够饶他一命,无论我们想要什么,他都不会阻拦,还说他愿意撤出凤城,只希望能够活着就行。

但我们是不会相信的,这种老东西说出的话,一天能变八次。今天真放了他,无异于纵虎归山,以后再想收拾他就麻烦了。所以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当场将他给击杀了,于是这片废墟之上,又多了一个亡魂。

搞定虎爷之后,我们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这才重新抬头看向那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人。而那男人依旧笑着,似乎很满意我们刚才的行为,看到我们全搞定了,才慢悠悠地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一直走到我们身前,他才伸手从怀里一摸,一个黄sè卷轴便出现在他手中。

“王巍,接旨!”

看网友对 648 王巍,接旨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