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49 惊人的任务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2次加更

649 惊人的任务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2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巍,接旨?!

这四个字,着实惊得我不轻,让我一下就傻住了。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太后娘娘终于知道我的存在了,所以才会让户部尚书过来给我传旨;但同时我又很疑惑,那这尚书到底是不是我舅舅安排的人?

这两个问题在我脑中缠绕,任我平时再怎么自称思维缜密,现在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了。而面前的尚书大人,见我没什么反应,脸就立刻板了起来,问我发什么愣,还不赶紧跪下?

不管我的猜测如何,这旨总是要接的,所以我立刻跪了下去。以前在省城做王皇帝的时候,就给前来传旨的老桥跪过,所以这没什么大不了,为了能够铲除夜明,更大的屈辱我也能受。

旁边的陈小练和怀香格格当然没跪,他俩只是一脸错愕地看着我,同样搞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是一句废话,连我都整不明白,他们上哪整明白去呢?

在我跪下以后,男人摊开卷轴,终于开始宣读懿旨,大意是说看我比较能干,还有勇有谋,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所以特升我为户部侍郎,以后专为户部效力。

“侍郎”这职位我知道,也是明朝的一种官员,是在尚书手底下工作的,权力蛮大,太后娘娘确实挺器重我,上来就给我这么大的官干。但我有些纳闷的是,太后娘娘在懿旨里,好像完全不认识我似的,只是把我当作一个新人,觉得我年轻有为、大有潜力。所以才提拔我的。

这太后娘娘,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我正疑惑不解的时候,男人的声音又响起来:“王巍,还不谢恩?”

我赶紧谢了恩,然后举起双手,恭恭敬敬地把懿旨接了过来。和每一个接旨的人一样,接下懿旨以后,我的第一动作就是摊开看看。这一看不要紧,我竟发现这懿旨是伪造的,我以前见过真的懿旨,知道上面的落款应该有章,但现在这封懿旨没有,只有一行行的字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

我的心里疑窦横生。想不通这位尚书到底什么意思。他在夜明之中身居高位,不会不知道假传懿旨是个什么罪过,但他还是这么做了,莫非果然是我舅舅的人?

这么说来,太后娘娘仍不知道我的存在吧?

不过,除非眼前这个男人亲口告诉我答案,否则甭管我怎么想,都有可能出错。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男人对我肯定没有恶意,否则不会这么大费周章地救我,还把刀哥给杀死了,最后扶我上位。

我想,他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想到这里,我便不动声sè地把懿旨收了起来。

接着,男人便让我跟他一起到钻石酒吧,说是还有一些事情要交代给我。

废墟之上,仍旧一片荒凉。刀哥死了、虎爷死了,周老师和双胞胎兄弟也死了,接下来就是收拾残局和收割战果了,我们这次确实收获不小,没想到一箭双雕,白让我们捡了这么大的便宜。

按理来说死了这么多人,公检法方面肯定是过不去的,但是道上的人命贱如狗,整天不是这个跑路,就是那个失踪。所以突然有几个人不见了,只要没人报案,根本不会引起谁的注意。

陈小练虽然是个新手,但是胆大心细、有勇有谋,再加上“疑似老手”的怀香格格,料理这点后事不是问题。我将现场的情况交给他们两个,便和那个男人一起回钻石酒吧去了。

经过一天的疲惫,天sè已经渐黑,街上也已华灯初上,处处都是歌舞升平,一片繁华景象。之前废墟上的暗战,并没有影响到这个世界分毫,大家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我们来到钻石酒吧的时候,这里也已经照常开始营业,虽然没有看场子的在,但是一众保安也能起到作用。男人如入无人之境,直接就往里闯,因为不认识他,所以也没人拦他;但我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是认识我的,也知道我和刀哥闹翻了,乍一看到我出现在这,还十分地震惊。

当然,也没人敢拦我。

要上楼的时候,出了一点小意外,因为楼上是工作场所,外人是不能进的,所以男人被拦住了。但他只是打了一个电话,不过一会儿,白白胖胖的酒吧老板便从楼上匆匆赶下,毕恭毕敬地将男人和我迎了上去。

来到老板的办公室内,老板不是老板,成了低三下四的服务生,殷勤地为我们看座、倒水。而男人,反倒成了老板,大咧咧地坐在老板椅上,让“服务生”不要再忙了,出去就好。

老板点头哈腰地出去以后,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我和男人两个。

“坐。”

男人坐在办公桌后,指了指旁边的沙发。

我小心翼翼地坐了下来,知道他接下来要给我讲些东西了。

果不其然,男人问我:“你在阿刀手下做事的时候,有没有听他说起过‘夜明’这两个字?”

我摇头,说没有!

男人点头:“很好,现在你取代了阿刀,我希望你和阿刀一样守口如瓶,在外对我们的事绝口不提。”

我点头,说好。

接下来,男人便给我讲起了我们所属的组织。大概的,和我舅舅讲的那些也差不多,就说组织的全名叫做“暗夜中的大明王朝”,是为复兴明朝而存在的这么一个集团,最高领导者是太后娘娘,是明朝朱元璋的后人。

总之,就是怎么扯怎么来,一般人听了完全嗤之以鼻,还会骂一声“有病”的那套说辞。

在男人给我讲述的过程中,我就觉得有点奇怪,如果他真是我舅舅的人,完全没必要给我讲这些啊,他应该知道我都清楚了的。而且,如果他是我舅舅的人,现在应该和我坦诚身份了啊,怎么在这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

还有就是,我舅舅在给我讲述“夜明”这个组织的时候。语气是厌恶的、鄙视的,完全将其当作下三滥的邪教;而这男人在给我讲述的时候,语气是崇敬的、骄傲的,似乎将这个组织当作了他自己的信仰。

就是那种典型被“邪教”洗了脑的人,说起太后娘娘的时候甚至会略显激动,眼神里也透着狂热,传销组织里面大把大把这样的人。

他坚定不移的认为,“夜明”一定能够成功,因为全国各地现在都有他们的人,甚至中央有位正国级的领导也是他们的后台。在他口中,似乎全国上下都在为了复兴明朝而努力着,我能加入这个组织,和他们一起完成这项任务。绝对是我的荣幸和荣耀。

从他讲述的语气里,我完全看不出他对“夜明”有丝毫的不敬,这完全不像是我舅舅安插的人。我越听,越觉得疑惑,越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

如果他真的是个狂热的夜明份子,对他们的太后娘娘如此尊敬和爱戴,干嘛还要假传太后娘娘的懿旨?

这男人滔滔不绝地讲着,在我听来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但我还是假装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发出“真的呀”“好厉害”之类的感叹。他告诉我,夜明之中设有六部,而他就是户部的尚书。我是户部的侍郎,让我以后叫他高尚书即可。

接着,他又问我:“王巍,你愿意加入夜明,和我们一起努力复兴大明王朝吗?”

我心里想,你都封我当侍郎了,我还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

我点着头,目光虔诚地说:“愿意,我们一起复兴大明王朝!”

但我心里想的是:复你妈个蛋啊。

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以后,高尚书表现得很是激动,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好,好,我们夜明又多添了一位猛将,一定可以为我们的事业添砖加瓦!”

接着,高尚书便引导着我,进行了一番加入夜明的仪式,又是焚香又是磕头,还对日月起誓,誓死效忠太后娘娘、效忠大明王朝。看这意思,高尚书就是我加入夜明的引荐人了,从今天起我就正式成为了夜明中的一份子,而且职务不低,户部侍郎是也。

进行完这些仪式以后,高尚书开心地握住我的手,像个老党员一样激动地说:“从今天开始,我们一起为太后娘娘她老人家效忠!”

但说实话。我越来越搞不清楚这个高尚书的身份和立场,他到底是不是我舅舅的人?如果不是,他干嘛要假传懿旨?但我肯定不能主动去说什么,只能迎合着他,同样激动地说:“好,我们一起为太后娘娘效忠!不知我什么时候可以亲眼见见太后娘娘她老人家?”

高尚书说:“你现在职位还太低,等再历练一段时间,多立几项大功,太后娘娘她老人家一定会见你的!”

我心里想,我都侍郎了,职位还低?电视剧里早朝会的时候,侍郎明明也在。

当然,我嘴上还是说着:“是。我一定继续努力,争取早日面见太后娘娘她老人家!”

接着,高尚书便跟我说,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让我早点休息,然后抓紧时间归拢一下手里的地盘,过些日子还有任务要交给我。最后,又着重地告诉我说:“你记住了,千万不能对人提起咱们夜明!在我们尚未取得最终的胜利之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我答应了他,将他送出门外,一直送到酒吧外面。

看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黑暗之中以后,我便立刻拿出手机,给阿蔓打了一个电话。

“怎么样了?”我问。

“一切顺利!”阿蔓低声说着:“我已经派人盯上他了,这人是个什么身份?”

“户部尚书!”

“哇,大鱼啊!”

电话里面,阿蔓的声音充满惊喜:“王巍,你真是太棒了,怪不得队长这么器重你,这回他们可没什么话好说啦,看看谁还说你是靠关系进来的?”

我来凤城已经半年,这还是第一次距离夜明的高层领导如此接近,但在龙组七队其他的成员看来,已经是相当厉害、了不起的成绩了,他们追踪夜明已经很多年,始终没有什么进展。这次算是有个大的突破,竟然跟踪到了户部的高尚书。

但我还是十分疑惑,询问阿蔓:“这个高尚书,不是队长安插的人吗?”

和龙组队员交谈的时候,我习惯将我舅舅称之为队长,省得让别人觉得我在炫耀关系。听了我的话后,阿蔓表现得非常吃惊,说怎么可能呢,如果高尚书是队长的人,那我们早就把夜明给摸得一清二楚了。

又告诉我说,但凡是被夜明洗了脑的,基本上就很难被策反了,而且级别越高。被洗澡的情况越严重,他们真的只会效忠太后娘娘一人,所以我们到现在也没有一个真正有价值的内应。

硬要说有的话,那就只剩下我了,我这个户部侍郎,或许可以得到更多有关夜明的消息。

“那就怪了。”

我皱着眉头,将之前的情况全部讲了一遍。阿蔓听后也挺吃惊,同样不敢相信高尚书竟会假传懿旨,而且还是两次!

现在,确定高尚书不是我舅舅的人了,可他确实是救过我的,对我也很不错。我和阿蔓分析来分析去,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阿蔓说道:“别管那么多了,你以后多和他接触一下,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我同样也嘱咐她,说你们一定要把高尚书给盯好了,好不容易才把这人给引出来的。

阿蔓让我放心,说盯人是龙组的强项。

和阿蔓谈完这些事后,夜已经挺深了,不过酒吧里正是嗨的时候,年轻的男男女女们躁动不已。一天没有吃饭,肚子里饥肠辘辘,我找了个路边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给陈小练去了一个电话,询问他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他说,他正和怀香格格马不停蹄地归拢着刀哥和虎爷的地盘和势力,有不服的就一个字,干!

我很满意,笑呵呵地问他,大概需要几天?

“巍子哥,三天足够。”

陈小练和怀香格格的实力,我是绝对相信的,这事根本不用我出马,交给他俩就可以了。

我握着电话说好,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巍子哥,你先别急着挂电话。”

陈小练突然压低了声音,对我说道:“巍子哥,我知道你和怀香格格的关系不错,但咱可要提前说好,这地盘拿下来了,是咱们的,不是她的呀!”

陈小练这个小王八蛋,确实够自私也够霸道的,我们三个一起努力了这么久,甚至一起捱过了生死边缘,现在他竟然想把怀香格格一脚踢开。我怀疑也就是不好意思,或是不敢,否则把我一脚踢开都有可能。

而且,就算我和怀香格格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也干不出来这事啊。

在电话里面,我就把陈小练狠狠骂了一顿,说他不是东西,良心都被狗吃了。我说之前咱俩差点被刀哥干死,不是怀香格格过来救的?还有联合虎爷的主意,不也是怀香格格出的?没有人家,咱能有今天么,做人可不能忘本啊!

在我的一番训斥之下,陈小练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还是吭哧吭哧地说:“就算这样,那也应该是咱的地盘多点,她的地盘少点吧!”

我说这事,等你们全搞定了,咱再坐在一起好好商量、好好分配。

陈小练这才说行。

陈小练这匹烈马,确实太难驯服,我都经常感觉自己没有把握,生怕这小子什么时候不高兴了再反咬我一口。

你说他有没有能力,肯定是有,否则不会这么多人愿意跟他;够不够义气,肯定是够,否则也不会为我舍生忘死;但这小子如果被逼急了,真是谁都敢咬。

几天下来,陈小练和怀香格格确实捷报连连,刀哥和虎爷的地盘和势力成功被他俩给拿下了。

我专门给他俩办了场庆功酒,叫上兄弟们一起吃着、喝着。我是这片的老大,没人再有异议,而陈小练和怀香格格就是我手下的战将。吃过饭后,我便把他俩领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给他俩分配场子。

一开始我想的是六四开,陈小练拿六成,怀香格格拿四成,这样陈小练多上一点,应该没有异议。但我刚开了个口,怀香格格就说:“一开始,我的目的就是除掉刀哥,因为他把我们学校的女生祸害得不轻,现在刀哥已经死了,我的愿望就实现了。至于场子什么的,我不感兴趣,都给了瘸子吧。”

听了怀香格格的话后。我颇为惊讶,一开始我还以为怀香格格这是不想和陈小练争,所以才这么说的。但我后来发现不是,怀香格格是真对这些场子不感兴趣,她的目标确实不是这个。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她有着更大的志向、更大的胸怀。

但不管怎么说,怀香格格确实不要这些场子,这就让陈小练高兴坏了,频频对我使着眼sè,让我赶紧答应下来。但我还是不好意思,询问怀香格格,你真不要?

怀香格格真的点头:“真的不要!我做我们学校的天,就足够了!”

陈小练也跟着说道:“巍子哥,怀香格格既然不要,你就别勉强人家了吧!”

陈小练那迫不及待的样子,简直恨不得一口气把这些地盘吃下。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他才把头低下去了。我思索再三,对怀香格格说道:“我刚接手刀哥和虎爷的地盘,还有很多事情、业务不太熟练,估计小练也是一样,很需要你帮忙。这样,你要觉得麻烦,你只负责三成场子,其他都给小练,这样行吗?”

怀香格格也是犹豫再三,这才答应下来。

地盘分割完毕之后。怀香格格就说时候也不早了,要先回去休息,和我告了别。

怀香格格走了以后,陈小练就有些埋怨地说:“巍子哥,怀香格格都主动要放弃了,你怎么还强塞给她三成啊!”

听着陈小练的抱怨,我挺无语的。我说你够了吧,你一个人独占七成,还不愿意给人三成?

“不是不愿意,是人家本来都不想要,你还强塞,你这为了泡妞,下的血本忒大…;…;”

不等陈小练说完,我就不耐烦地一摆手,说够了啊,决定已经下了,你再逼逼也没什么用。

陈小练看出我不高兴,这才不说话了。

陈小练挠了会儿头,又说:“巍子哥,那你是不是该好好和我解释下了?”

之前在废墟上的时候,我曾承诺过陈小练,说等这事过后,会好好给他解释一下。当时我说那话的时候是真心的,我真打算给他好好解释一下,除了不能暴露我龙组成员的身份以外,给他讲讲夜明总是没问题的。但是偏偏,高尚书在封我为侍郎的时候,又明确地告诉我说,不能说给任何人听,这就让我有点犯愁。

我思虑再三,只好含糊其辞,跟陈小练说,现在有个神秘组织盯上我舅舅了,为了帮我舅舅对付这个神秘组织,所以我决定加入其中,和我舅舅里应外合干掉他们。

“哦,就是那个有着懿旨、尚书、太后娘娘,还动不动就得下跪的神秘组织?”陈小练惊讶地问着。

我点头,说对,就是这样。

“那你现在等于是混进去了?”

我再次点头,说是的。

陈小练听着激动无比,搓着手说:“这么刺激啊,巍子哥,把我也弄进去呗,咱哥俩并肩作战!”

我立刻拒绝了他的提议,说这太危险了,让他不要沾惹,安心做个逍遥自在的老大就行。甭管陈小练怎么哀求,我也始终不肯同意,并且一再告诉他说,一帮要保守秘密,别坏了我的事。

陈小练答应了。

接下来的日子就比较自在了,这片大学城已经尽落我手,在整个凤城道上也是小有名气的老大了。我手下还有陈小练和怀香格格这两员干将,能为我分不少的忧,还是很自在的。

我现在最关心的,还是那位高尚书,我一直等着阿蔓的消息,想知道他们盯的怎么样了,有没有顺着高尚书这条线寻到夜明的总部。但,阿蔓的消息没有等到,却等来了高尚书交给我的任务。

那天,高尚书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去催一笔帐。我们户部,主要管得就是钱粮收缴,用以夜明的各项支出。这么大的组织,需要用钱的地方肯定很多。

“姚家,姚老板,还欠咱们两千万,迟迟不肯上缴,这次务必要拿回来。如果他还不给,就把他给杀了!”电话里面,高尚书的声音冷漠而无情。

接着,高尚书便把有关姚老板的各项资料通过短信的方式给我发了过来,上面有姚老板的姓名、年龄、地址、家庭成员等等,还有照片,应有尽有,十分详尽。

然而。看完这些信息,当时我就傻了,这姚老板,不就是我的前主顾,姚冰倩的父亲吗?!

看网友对 649 惊人的任务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2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