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二十四章 能奈我何?

第七百二十四章 能奈我何?

“啪啪啪!”

骸骨血妖挥动着巨大骨臂,如球拍在拍打苍蝇那般,将一个个金sè符文拍落。笔趣阁zetianjixiaoshuo.com

金sè符文寄托着魏昱的灵魂意识,和对金锐力量的认知,暗含奇妙。

可在骸骨血妖庞大血气催动的骨手挥舞中,那些金sè符文,显得脆弱不堪,尚未落地,便纷纷碎灭。

仿佛在响应着聂天的杀戮念头,从湖底飞出的六只残暴凶魂,在他眉心那邪魂的指使下,飞逝着,开始捕杀三宗那些境界低微者。

凶魂如灰黑sè的云簇,携带着yīn森冰冷的灵魂气息,猎鹰般飞扑下来。

先天境和凡境者的灵魂,根本承受不了那六只凶魂的冲杀,凶魂能轻易破开他们的灵魂防线,直达他们灵魂深处。

“呜嗷!”

凄绝的惨啸,从三宗那些先天境、凡境者口中哀嚎而出,他们眼角、鼻孔、耳朵,都逸出灰黑sè的轻烟。

那些人,分明在霎那间,便被凶魂冲入灵魂识海。

他们的灵魂,被一击即溃,魂灭而身死。

一具具失去灵魂的躯体,像是没了骨头,软绵绵倒地,眼中再无神采。

“聂天!”

就连楚家的楚玄机,也终于被他激怒,状若癫狂。

他们楚家,有十几个先天境、凡境级别的族人,被那六只凶魂猎杀,灵魂被凶魂蚕食吞没,化为凶魂的战斗力量。

楚玄机能看出,那几只凶魂,是因为聂天的一句“放手去杀”,突然就大开杀戒。

他确信,凶魂是由于聂天的一句话,才展开疯狂杀戮。

“是他眉心的邪魂,掌控了凶魂,引了凶魂的残暴。”殷娅楠大声疾呼,为聂天辩解,希望楚玄机等人不要激动。

可惜,到了这一刻,双方已没有能心平气和谈话的可能性。

不论是聂天,还是三宗那些灵境强者,都红了眼。

“邪魂在他眉心,怕是已渗透他的灵魂!”洪贤深吸一口气,喝道:“现在的他,恐怕不再是聂天,而是被邪魂夺舍的傀儡了!诸位,事已至此,这聂天救都救不了,只能尽可能将其轰杀了。”

“正有此意!”魏昱率先同意。

“好!很好!”聂天咧嘴狞笑。

眼看洪贤、魏昱两人,不由分说地,就断定他被邪魂夺舍,没了自主意识,只是一具被邪魂霸占的傀儡,他怒极反笑,“就当我被邪魂夺舍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奈我何?”

“呼呼呼!”

一条条血肉精气形成的血线,由骸骨血妖的骨骸内飞出,血线还拥有血宗的秘法,有着紊乱气血,让生灵体内血液逆流的磁场。

血线四处溅射游弋,血液逆流的神秘磁场,也悄然形成。

陨石之上,三宗所有的炼气士,都瞬间感受到鲜血的异动,神情惊变。

骸骨血妖大阔步地,踏入魏昱身前,晶莹如玉的大脚,像是神之巨足,要将天地碾平,一脚踩向魏昱。

“去!”

魏昱持有的金sè灵剑,凝出灿灿金芒,宛如金sè瀑布逆天而上。

金芒中,更多金sè符文,一一浮现出来。

符文闪烁着,以飞快的度排列着,隐隐形成一种玄奥莫测的金sè法阵。

金sè法阵,就在那宽阔金sè光芒深处,抽离魏昱体内源源不绝的灵力,滋生出洞穿天穹,破开万千世界壁垒的锋锐。

就在金sè法阵内,七柄小小的金sè光剑,以纯粹的力量缔结而成。

七柄金sè光剑,尾相连,排成一排,冲天而起。

“喀喀喀!”

一柄柄金sè光剑,先后刺在骸骨血妖的脚心骨节,一柄金sè光剑炸碎,新的金sè光剑,滋生出更为凌厉的力量。

七柄小小的金sè光剑,先后炸碎开来,骸骨血妖踩下了的那只脚,脚心骨头竟有了裂纹。

可那只脚,依然沉重如山的,轰然跺下。

魏昱神sè剧变,瞬间逃离,开口大喝道:“这名被炼化的骸骨族族人,生前的血脉,怕是在八阶!”

如果只是七阶的骸骨族族人,即便被炼化为血肉傀儡,也承受不了如此凌厉一击,脚骨会彻底爆开。

可那骸骨血妖,晶莹如玉的脚骨,仅仅只是出现裂纹而已。

这意味着眼前骸骨族的族人,生前的血脉等阶,必然出了他的猜测。

骸骨族的族人,乃是万千异族当中,躯身最强大的几个中的一个。

骸骨族的骸骨不破身,修炼到极高层次,坚固堪比世间最硬的金铁,骸骨族的躯体,就是他们的器物,很难被轰破。

魏昱精通的灵诀,已经足够凌厉,可还是没有能粉碎骸骨血妖的脚骨,让他很是惊惧。

“生前血脉,达到八阶的骸骨族傀儡……”洪贤面沉如水,突然喝道:“大家联手,你们去攻击这具傀儡,我来对付聂天!”

话音一落。洪贤反而端坐下来,一双明耀的眼瞳,突盯住聂天。

洪贤的眼眸深处,忽然有几个古老兽魂的灵魂印记,逐个浮现。

那些兽魂的印记,似乎是他修炼的一种奇特的灵魂法决,一股苍古、凶蛮、暴躁的灵魂气息,从他浑身流逸而出。

聂天看了他一眼,也暗自心惊。

在他的眼中,此刻的洪贤,仿佛被一头头庞大的古兽,给增幅了灵魂力量,那些古兽肉眼难查,却存在于他的灵魂感知中。

这种秘法,和陨星之地董家的兽魂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同的是,董家族人大多数只炼化一个兽魂,可洪贤炼化的兽魂,显然不止一个。

他急忙凝结碎星魂力,瞳孔深处,九点星光悄然闪耀。

旋即,他就看到洪贤的真魂,清清楚楚地脱离灵魂识海,被两只展翅的鸾鸟带动着,又被一头赤红麒麟,和一条巨蛇保护着,由洪贤脑海飞出,奔着他而来。

聂天下意识地,高高扬起冥魂珠,想要靠冥魂珠来抵御。

冥魂珠做为邪冥族的异宝,对魂魄向来有着妙用,他这次还是将希望寄托在冥魂珠。

可他才扬起冥魂珠,源自眉心那块棱形晶体的邪魂,再次有了异动。

蒙蒙青耀魂光,网兜般,将冥魂珠兜住。

冥魂珠制衡灵魂的玄奥,忽然被封禁,再没有奇妙可言。

聂天悚然变sè。

他很清楚,邪魂以种种负面情绪影响他,就是让他和三宗撕破脸,要借助洪贤等人的力量,去重击他的灵魂。

一旦他灵魂受了重创,就难以维系识海的层层结界,能够被他轻易渗透,从而进行夺舍。

洪贤动用御兽宗的灵魂秘法,针对的,就是他的灵魂识海,这显然正和邪魂的心思。

他动手限制冥魂珠的力量,所求的,便是洪贤重击,甚至抹灭聂天的真魂,让他能顺利地成为聂天这具躯体主人。

“灵魂攻击!”

聂天神sè一变,以坚强的意志,去抗衡内心深处,想要留下来酣战到底的念头。

一个命令被其传递出去。

“蹬蹬蹬!”

骸骨血妖不再恋战,健步如飞,在三宗那些境界低微者聚集区域横冲直撞。

一个个先天境和凡境的三宗炼气士,没有来得及避过,被骸骨血妖的巨足,给踩成肉饼。

骸骨血妖疯狂奔驰着,如一头疯的巨兽,迅就到了聂天布置古木衍生阵之地。

身后,三宗强者怒啸连连,暴怒追击。

洪贤释放出来的灵魂秘法,他的真魂和四种古兽魂魄,紧追不舍,如狼烟淹没而来。

“咻咻咻!”

聂天凝结草木精气,将没用的冥魂珠丢入储物戒,两手连连招呼,一根根树枝,飞快消失。

“留下命来!”

洪贤的真魂,传来浩浩荡荡的咆哮声,轰然覆盖下来。

聂天眉心的那块棱形晶体,青光一闪,一缕蒙蒙魂影,悄然浮现,似随时准备接管聂天的灵魂识海,成为新的主人。

他在静候聂天灵魂识海被洪贤攻破的那一霎。

“咻!”

最后一截树枝,被聂天带入储物戒,洪贤那铺天盖地的灵魂能量,已将八方天地彻底笼罩。

在那充满了异兽残暴、凶蛮的灵魂海洋的渗透下,聂天识海九颗碎星,爆出绚烂神辉。

“星烁!”

关键时刻,聂天毫不迟疑地,动用星辰之力。

刺痛从每一处皮肉筋骨撕裂而出,聂天的躯体,也顿时消失无影。

“呼!”

骸骨血妖凭借着,和他的灵魂联系,隐隐能感知到他的方向,猛地飞出陨石。

“遁法!”

魏昱和楚玄机等人,先后赶到,眼见聂天一霎消失,都失声惊叫。

他们迟疑半响,急忙追随着骸骨血妖离去。

被洪贤释放的真魂,在失去目标以后,也迅归入他本体,他眼睛睁开,放弃动用飞行灵器,展开灵境后期的修为,立马追了过去。

六只凶魂,原先还在残杀三宗的炼气士,见聂天消失,骸骨血妖飞出,也呼啸着追去。

“咻!”

乔昀曦的焰鸟,羽翼燃烧,如火炎流星飞出陨石。

其余三宗的炼气士,大呼小叫着,各个乘坐着飞行灵器,死死瞪着骸骨血妖离去的方向,穷追不舍。

“此人杀了我们太多同伴,又独吞了魂晶,他非死不可!”

“别让他逃了!越是厉害的遁法,反噬力越强,他现在必然遭受了重创!只要跟着那具血肉傀儡,找到他,他就必死无疑!”

“他的血肉傀儡,残害了师兄师弟,定要以他的鲜血,祭奠死者!”

那些人杀心坚定,早就忘了如果不是因为聂天的宽容,允许他们进入古木衍生阵,他们恐怕早就死了。

“怎会弄到这般地步?”

陨石上方,只有御兽宗的殷娅楠,没有追击,茫然地看着飞出的一辆辆飞行灵器,美眸泛着苦涩。

“此事,压根不是他的错啊。本来,他放我上来,就是寻求帮助的,没料到……”

“哎,魂晶真是害死人啊。”

……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四章 能奈我何?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