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二十六章 糅合之威!

第七百二十六章 糅合之威!

“魏长老!”

三剑宗的那些炼气士,眼看魏昱被骸骨血妖一拳轰击到百米开外,失声惊呼。笔趣阁zetianjixiaoshuo.com

洪贤和楚玄机两人,也目瞪口呆,难以接受看到的事实。

魏昱和他们境界相当,有着灵境后期的修为,居然连那骸骨血妖一拳都承受不住?

那具傀儡,怎突然变得如此之强?

他们看得出来,魏昱那柄级别达到通灵的金sè灵剑,也在那一击之后,彻底暴废。

就连剑中的器魂,都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呼!”

魏昱的躯身,好不容易虚空定住,胸襟和脸上,已被鲜血染红。

三剑宗的那些强者,迅聚集而来,匆匆忙忙地,将魏昱接到飞行灵器上。

魏昱一落入飞行灵器,便以血红的眼睛,死死瞪向聂天,哀嚎道:“聂天!”

“嘭!”

狂怒之下,气血翻搅,识海暴乱,他竟突然昏厥过去。

“聂,聂天!”

乔昀曦站在焰鸟上,呆呆看向聂天,讲话都结结巴巴。

她先前还在心急如焚,暗恨聂天的不理智,认为聂天应该迅将骸骨血妖收入储物戒,以她焰鸟的高,逃离三宗的追击。

在聂天留下来,磁铁般吸附在骸骨血妖胸口,和魏昱正面抗衡时,她就以为聂天恐怕要倒霉了。

可结果,却令她大跌眼镜。

那具血肉傀儡,轰然爆出惊天动地的暴烈之力,竟然以一拳,就令魏昱遭受重创,直接昏迷了。

“生了什么?”

楚博文,邢北宸和御兽宗的殷娅楠,和诸多凡境、先天境的三宗炼气士,驾驭着飞行灵器,终于赶来。

殷娅楠凝神一看,就见一路冲击到最前方的魏昱,居然昏迷倒地。

三剑宗的那些人,围着魏昱,神sèyīn沉之极,可并没有立即向聂天动手。

而聂天,后背紧紧贴着那庞大骸骨血妖的胸口部位,聂天后心正对着骸骨血妖胸骨底下的心脏,脸sè冷硬如铁石,眸中泛出暴虐凶芒。

“这,这种气息……”

楚玄机眯着眼,暗自感应了一下,惊呼道:“他,他和那具骸骨族的血肉傀儡,仿佛融为一体了!”

他在感受骸骨血妖时,现骸骨血妖的气血和灵魂动静,带着聂天的气息。

而聂天身上,又涌现出浩瀚如深海般的恐怖血肉气息,仿佛此刻的聂天就是骸骨血妖,而骸骨血妖,也是聂天,不再分彼此。

“你们不是想要夺取魂晶,将我轰杀么?”

聂天咧嘴嘿嘿怪笑,心念和骸骨血妖的残魂,隐隐呼应,他的心跳,和骸骨血妖的心跳,频率仿佛全然一致。

“呼!”

骸骨血妖虚空踏出一步,直达洪贤身前,不等洪贤答话,又再次凝炼自身种种属性的灵力,混合着骸骨血妖如渊如海的磅礴血肉精气,重新轰出擎天之怒。

又是一拳,狠狠砸向洪贤!

骸骨血妖硕大的骨拳,汇聚种种灵力和魂丝,掺杂着浓郁的血肉精气,在洪贤的眼中,拳头似在无穷胀大。

洪贤看着那拳头,有种整个虚空天穹,都被拳头内涌现的怒意给填满的错觉。

“喀喀喀!”

拳头砸来,虚空传来爆裂般的脆响,一股滔天的怒势,寄托着聂天和骸骨血妖的魂力和怒意,如在咆哮天地,轰炸八方苍穹。

“轰轰轰!”

洪贤、楚玄机周边,那些只有玄境级别的炼气士,脑海出爆裂般的震动声,脸sè陡然煞白。

下一刻,从拳头内涌现的暴烈能量,便席卷天地。

如有一个个身高千米万米的巨灵,将力抗上苍,不屈不甘心地狂躁意志,都在顷刻间宣泄而出。

“咻咻咻!”

洪贤sè变,湛蓝sè的光幕,一层层缔结出来,试图将身旁的弟子裹住,免受其害。

“蓬!”

硕大骨拳,如天外的一块神石,历经万年时间的飞逝,冲撞到那湛蓝sè光幕。

光幕内,一个接着一个的神秘法阵,悄然浮现,又瞬间碎灭。

以全身的灵力,混杂灵魂意识构建那湛蓝sè光幕的洪贤,在这一击下,七孔流血,身躯摇摇欲坠。

“糟糕!”

楚玄机低喝一声,紧接着将一面面紫sè的幡旗扬起。

一面面紫sè幡旗,绘刻着山川湖泊,域界大地,古木灵兽,各自蕴含不同奥妙。

紫sè幡旗共有九杆,在洪贤那湛蓝sè光幕爆碎霎那,取而代之,去庇护御兽宗和楚家的儿郎。

“嚎!”

一声和天地叫板的怒吼,响彻出来,唯有灵境者的真魂,才能听到。

楚玄机和洪贤两人,听到那声怒吼时,闷哼一声,灵魂识海像是被古老神明重击了一下,识海掀起恐怖浪涛。

“轰!”

骸骨血妖的巨大骨拳,余威不减,再次砸下。

九杆紫sè幡旗,上面绘刻出来的一幅幅图画,瞬间变得暗淡,似被清水洗涤的油墨画般,迅消失。

楚玄机惊叫一声,高喝:“往后退!”

所有飞行灵器,都了疯似的,疯狂逃离那拳势的笼罩。

洪贤和楚玄机两人合力,以九杆幡旗,加一个碧玉葫芦,绽放出灿灿光芒,变幻种种灵诀,从将那擎天之怒的暴烈之力,一点点化解开来。

拳意散去,洪贤和楚玄机呼啸急促,犹如从水中捞出般,衣衫被汗渍湿透。

两人再看聂天的目光,已经不再是凝重了,而是充满了惧意和骇然。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御兽宗的殷娅楠,远远站在冰血蟒身上,喃喃低语。

那条冰血蟒,也在瑟瑟抖,这一刻,它似乎连和聂天对视的勇气,都因擎天之怒被打散了。

冰血蟒富有智慧,从擎天之怒内震荡出来的暴烈气血之力,足以轰杀它。

它回想起,在那陨石上,它不知死活地想要吞食聂天,立即有种自己根本是在找死的感觉。

只是骸骨血妖,或只是聂天,它都没那么惧怕。

可在聂天和骸骨血妖,通过世间最神秘的生命血脉,以生命糅合天赋融为一体,并轰出擎天之怒时,它终于知道恐惧了。

那一拳之威,怕是,能挥出骸骨血妖生前八阶血脉的力量!

“哈哈哈!”

聂天仰天长笑,笑声肆无忌惮,充满了跋扈。

“来啊,湖底所有的魂晶,都在我手中,继续来抢夺啊?”

“不是说我被邪魂夺舍,成为傀儡,变成邪物了吗?我求你们来杀了我?”

狂笑声中,骸骨血妖带动着他,再次向前踏出一步。

那虚空一步,令三宗包括洪贤、楚玄机在内的所有人,都纷纷sè变,本能地暴退,似再也不愿被他接近,被那骸骨血妖轰出第三次擎天之怒来。

“那个,聂天……”楚玄机满脸苦涩,“有话好好说,我们,我们最初的时候,只是想分一部分魂晶罢了。是因为那六只凶魂,疯狂捕杀我们的弟子,还有你的血肉傀儡,也踩死了我们很多人,我们才会穷追不舍。”

在聂天讥讽下,洪贤涨红了脸,有心想要丢出几句威胁的话语,却被楚玄机以眼神制止。

“聂天!你得罪了我们三剑宗,也休想讨到好处!”邢北宸冷喝。

“三剑宗?”聂天咧嘴狞笑,“此物,你可识得?”

他从储物戒内,将戚九川的那件灵器拿出,扬起手来给邢北宸去看。

“这,这是戚长老的灵器!”三剑宗很多人惊叫。

“还有这些。”聂天又旋即将极乐山韩赤癸等人的灵器,也一一取出,在那些人眼前陈列而出。

“那是极乐山韩赤癸的器物!”楚玄机喝道。

洪贤也骇然失sè,“极乐山和三剑宗,在夺取虚灵子遗藏时,全军覆灭,难道,难道是?”

“不错,都死在我手中。”聂天不再遮遮掩掩,厉声道:“我敢杀了他们,会惧怕你们三宗不成?”

反正已经撕破脸了,他也不介意,将更多事情暴露出来。

“原来,极乐山、三剑宗的覆灭,你也有份!”楚玄机变sè。

“事已至此,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不是你们死,就是我亡。”聂天狂笑止住,眼中缭绕着浓烈杀意,再次唤动骸骨血妖出手。

“聂天!别这样!”殷娅楠高呼哀求。

……

看网友对 第七百二十六章 糅合之威!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