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六十九章 续命真法

第五百六十九章 续命真法

解开封禁陈玄真修为的禁制,陈海便让魔猿押送陈玄真离开神陵山,任他返回燕京城去见魏子牙,然而奎狼宫的大殿之内,黄歧玮、黄培义、廖云崖以及姚出云、姚志、姚泰和、姚出秋、姚启泰、赵如晦、纪元任、薛存以及杨巧儿等一干人,心绪却久久未能平复下来。

陈海竟然是道禅院隐脉传人,竟然是道禅院这一代的大天师!

而宁氏天之娇女、太孙妃宁婵儿竟然是道禅院上代大天师巩清的嫡传弟子!

这两条消息传出去,会对天下世人造成多大的惊扰跟冲击?

再说姚氏诸多核心子弟、宗老双手当年都沾染道禅院子弟的鲜血,以及清剿黑燕军掀起的大乱,天水、秦川、鹤翔诸郡当年都有派兵马勤王,而皇族赢氏更是当前进剿道禅院的罪魁祸首,这笔帐要怎么算?

这一刻,陈海示意齐寒江将大殿大门关闭起来,以示接下来所议之事,暂时还不容泄漏出去。

“道禅院传承数千年以来,从未曾谋取过世俗权势,而隐脉一系更是数千年来不为世人所知,除苍遗师兄、左师之外,所传之人也是寥寥无几,大家知道是为什么吗?”陈海淡然看着还远未能平复心绪的众人问道。

“天地有大劫,或一万年,或三五千年便会经历一循环,”

虽然大殿门庭已经关闭起来,陈海却还是悠然眺望远方,说道,

“道禅院自得上古仙人传法,历代大天师所立大宏愿,也只是守护燕京大地、亿万生民而已,甚至诸阀、诸宗所传承的玄修之法,也多源自道禅院,目的就是要在天地大劫来临之际,燕州能积攒足够的力量去抵挡。然而赢氏立国以来,宗阀势力极盛一时,以致在魏子牙、益天帝等少数野心人的挑唆之下,反噬攻灭道禅院欲求长生之法,而前代大天师巩清为报血仇,立赤眉教、黑燕军以雪前仇,孰不知天地大劫再一次的循环即将来临。隐脉一系这才被迫出世,我也是流落河西之后,才被左师寻上,传授隐脉真法,有一点也希望大家能明白,隐脉出世,绝非是要清算道禅院被灭的血仇。这也是我与苍遗师兄,始终没有去见巩清的缘故。”

宁婵儿忍不住要翻白眼,她知道师尊巩清辞世之前,陈海都还不知道道禅院跟神殿、跟血云荒地的关联,但又不得不承认,陈海真真是将故事编得滴水不漏,她跟苍遗不戳穿他们的谎言,其他人都会深信不疑。

“数千年一次的天地大劫?”黄歧玮震惊问道,“要真是如此,陈侯为何不将此事公布于众,聚集诸宗诸阀的力量,共同抵御?”

“……”陈海一笑,问贺兰剑尊黄歧玮,“诸宗诸阀割据地方,各执其政,而即便有玄修一心求道,孜孜所求也更多是为长生,试问有几人,愿意为注定要死亿万人的天地大劫抛头颅洒热血?”

“亿万人都将注定死去?”黄歧玮颓然而坐,没想到所谓的天地大劫,比他想的要厉害百倍、千倍,整个京畿平原也就四五千万人滋息繁衍,加上秦潼山以西的诸郡,也就一亿三四千万人而已,一场大劫,将这么多的人口都灭绝掉还不能平息?

虽然陈海的质问并非针对黄氏,黄歧玮却也是深感惭愧,要不是黄氏族人已经差不多在这数月间都融入龙骧军,他也绝不敢保证黄氏一族在大劫来临之时,能敢顶在前面。

再比如说屠熊等六阀,他们除了完全控制西园军,有四位道胎境强者坐镇,还在京畿之地拥有更强发动战争的潜力,但在面对龙骧军与宿卫军兵锋相争之时,他们做出什么选择?

他们甚至都不敢血战一场,第一选择竟然是带着上百万族人、胁裹数百万附民以及兵马多达五十万的西园军,惶惶从武胜关北撤,想着让龙骧军与宿卫军先拼个两败俱伤?

难道还能将抵御天地大劫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吗?

想到这些,黄歧玮也是没脸再说宗阀值得信任了,也更清楚陈海为何要决意肢解宗阀了。

或许唯有肢解宗阀,将世俗权柄从宗阀手里收回来,才能组织更强大的武备,去抵挡这场大劫。

“天地大劫不能公布于世,但你的身份却在这一刻揭露出来,不是更令诸阀有借口集结起来,强攻京畿?”姚出云这时候问道。

“虽然到这一刻,我都不敢公布天地大劫会从何方而起,但想信大家在这一刻也应该猜到天地大劫会从何方而起了吧?”陈海问道。

“西北?”黄培义震惊的站起来,难以置信的问道,“贺兰剑宗所藏经典,曾记录数千年前,西北大漠深处,曾出现大崩裂,有血魔裂地而出、吞噬生灵,但当时出世的血魔数量有限,即便当时宗阀还不成气侯,却也没有形成惨绝人寰的大劫啊?”

无论故老相传的上古秘闻以及这些年陈海在秦潼关一线的部署,黄培义不难猜到天地大劫将在西北而起,但故老相传的上古秘闻远没有陈海所说的这么恐怖啊。

“之前大劫未成大灾,是有道禅院隐脉一系诸师在暗中默默守护,”陈海长叹一声说道,“然而在历经数次大劫之后,道禅院隐脉一系也衰弱到极点,传到我这里,就剩我与苍遗师兄两个——我的师尊也因为力量耗尽而陷入长眠;而上古仙师专为抵挡大劫所立的道禅院,却又被宗阀反噬而濒临灭亡……”

说到这里,陈海又叹然一笑,说道:“世人皆以为道禅院藏有永生秘法,却不知道此域求长生所逆的是天道,即便是上古仙师也只能躲在与此域相接的秘域之中,而不敢逆抗天道之劫,真正踏入此域……”

“天武秘形真解,也非长生秘术?”黄歧玮刚才见陈海拿《天武秘形真解》上篇以诱魏子牙率部放弃燕京城,他也心生暗喜,没想到这一刻,陈海说法又不同了。

“天武秘形真解能续命,但非长生术,”陈海笑道,“续命到极致,必致天道之劫,但此时若能扛过天道之劫,借天道之劫的余威,或能飞升而入异域;然而夺舍续命始终是邪法,有违天道,会坏道胎根基是一方面,同时也会招至更强的天道劫数。当然,我也远未修炼到那一层次,很多事情也只知其所然,不知其所以然……”

“原来是这般啊!”黄歧玮喟然长叹一声,虽然没有想象那么乐观,但总归还是存有一丝希望;而在这一刻,他也隐隐猜出陈海为何如此迫不及待要与天下为敌,吸引诸阀联军来攻京畿了。

***********************

虽然文勃源的肉身比当年的燕然宫顾姓小宦要强大得多,魏子牙自以为夺文勃源的身舍,至少能续命百年,但神陵山之战,他动用本命真元之后,才发现事情远非他所想象的那样。

这具身舍虽然更强,但对他的道胎神魂排斥,也要远远强过当年燕然宫顾姓小宦的那具身舍。即便神陵山一战,他没有动用瞳中剑这样的天威剑诀,身舍就已经开始出现崩坏的迹象,他估计即便他从此之后不动真元,也未必能活三十年。

魏子牙不敢在诸弟子面前暴露这一切,待俞宗虎返回京畿之后,他就将军政事务主要委托给俞宗虎、赵忠等人,他借口参悟乾天玄极大阵更强的防御神通,躲回潜真殿地宫里,潜修防止文勃源的身舍继续崩坏下去。

潜真殿地宫中,氤氲的灵气弥漫在地宫之中,魏子牙闭目盘膝坐在那里,默默推演着灵肉合一的功法,然而陈玄真从神陵山回到燕京城里,也瞬时就生出感应,他睁开双眼,昏沉的瞳孔之中满是疑惑之sè。

魏子牙屈手连弹,将地宫的禁制打开,没过多久,就听见一阵微微的颤动声响起,陈玄真在毕岚、高望等人监视下走了进来。

此时的陈玄真早就没有了以前仙风道骨的模样,虽然陈海并没有处置他,但是被俘之后,他好像突然失去了生气一般,几个月过去,就苍老没了样子。

魏子牙对陈玄真还是很有感情的,见陈玄真神魂之内并无异常,便让毕岚、高望二人离开,单独将陈玄真留在地宫里说话。

“陈海为何将你放回来?”魏子牙问道。

陈玄真从怀中取出天武秘形真解上篇,说道:“陈海让玄真将这帛书交给师尊,劝师尊率宿卫军放弃燕京城……”

魏子牙揭过薄卷,翻开之后,发现尽是一些粗浅的武道炼体之术,甚至有相当一部分就记载在传抄天下的《练兵实录》之中,不禁一阵好笑道:“这算什么?”

“陈海说这是道禅院隐脉传承的续命真法,师尊细看便能明白……”

“道禅院隐脉传承?”魏子牙震惊不解的盯着陈玄真,他修行千年,可从来都未听说过道禅院还有隐脉传承这一说法。

陈玄真将他刚才所知道的一切据实相告,魏子牙震惊得都无法再强作镇定的坐在蒲团之上。

陈海是道禅院新一代的大天师、宁婵儿是道禅院上代大天师巩清的嫡传弟子,而道禅院更高、更强的秘法传承竟然就在陈海的手里,这一切说出去有谁会信?但也唯有这一切,才能彻底说清楚陈海背后的神秘之处!

魏子牙瞳孔蓦然收缩起来,再也不敢轻视手里这本薄薄的帛书,他仔细地向诸多秘形图谱看去,越看越是稀奇。

这些图录虽然表面上看去,尽是一些粗浅的炼体之术,但魏子牙作为燕州千年以降的第一人,这些年又苦悟续命之法,仔细揣摩一下,很快就发现这诸多图录背后,真真是别有洞天。

最初数十幅秘形图录太简单,魏子牙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射天狼秘形,参悟良久之后就将帛书收入怀中,前腿屈躬,后腿挺直,张开双臂,做了一个弯弓搭箭的姿势,同时灵海秘宫中真元一阵鼓动,按照图录中所示运转起来。

顿时一股热流从四肢百骸涌出,同时往十二灵脉能去,魏子牙顿时欣喜若狂,虽然现在还没有效果,但是他分明察觉的出,刚才那一式使出之后,自己收敛入道胎之中的三魂六魄一阵巨震,竟然有向百窍窍脉融合的趋势。

而在恢弘的地宫之中,氤氲的灵气被魏子牙的动作搅动起来,被镶嵌在四壁上的明珠映射着,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这个秘形姿态,魏子牙足足维持了半个时辰,才将身舍的气血精华耗得差不多,这时候魏子牙收住架势,一张口,一道剑气喷薄而出,那剑气之中,隐隐还带着一些腐臭的气息。

这一刻魏子牙禁不住仰天大笑起来,欣喜若狂的大叫道:“这世间竟然真有续命之法!”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六十九章 续命真法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