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52 他,是王皇帝

652 他,是王皇帝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一次,我要和你堂堂正正的决战!

昏暗的酒吧门口,陈小练的神sè坚定从容,语气慷慨激昂,回荡在整个大厅之内。说完这句话后,陈小练才一瘸一拐地走了。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门外,我长长地叹了口气,知道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

自从在凤城见到陈小练以来,我就无时不刻都在担心和他走到这步,好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陈小练这次并不打算投靠别人,而是要和我堂堂正正的来一次决战。

只是他要和我单挑还是群战,还有点说不清楚,他知道单挑不是我的对手,或许会选择群战的方式?现在,陈小练手下有不少人,至少七八十个,能征善战的不在少数;怀香格格这边只有二三十个,真打起来肯定压力不小。

当然,我不会怕。

陈小练离开以后,酒吧里面立刻叽叽喳喳地乱了起来,谁都看得出来陈小练这是要反了,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用操那么多心,都回去睡吧。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丢下一群面面相觑的人,上楼睡觉去了。

对陈小练,我更多的是遗憾,但不会害怕或是恐惧,所以这一觉睡得还算踏实。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发现我手机上有条长长的未读短信。是陈小练发过来的。

陈小练这封短信发得情真意切,用词也特别诚恳,仍旧一口一个巍子哥。他先回忆了我们曾经的过往,当初一起在水库边上练功、烤鱼、游泳等等,又提起那次串联元朗谋害我的事情,说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惭愧、最后悔的一个决定,向我表示了诚挚的道歉,希望我能原谅。

接着,他才说起凤城的事。他说他在凤城遇到我的时候特别开心,他猜到我来凤城肯定是要执行什么任务,所以心里暗暗决定这次一定要帮助我。但可惜的是,我对这事始终讳莫如深,不肯对他说出真相,这让他特别失望,以为我不信任他。后来,我虽然说了原委。但也语焉不详、含糊其辞,显然不想让他参与其中。

陈小练虽然嘴上答应,但是心里觉得很怪,所以偷偷和他以前在罗城的朋友联系、询问,才知道事情根本就不是我说的那样。我和我舅舅,根本就已经闹翻了,我是被我舅舅赶出来,一路漂泊到凤城的。

也就是说,我现在投靠这个神秘组织,根本就不是想和我舅舅联手将其铲除,而是想借助这个组织的力量去反击我舅舅!

同时,他也发现了我性格上的一些弱点,就是对女人太好了,好到让人匪夷所思,怀香格格根本认识就没几天,不知根也不知底,却和人家结拜,还给她那么大一块地盘。

还有姚冰倩,明明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我,我却还是要护着她,甚至连带她的家人也要护着。就因为陈小练绑了姚妈妈,我就打他、骂他,这一点尤其让他想不太通。

陈小练说,我对男的就不是这样,哪个男的敢伤害我,早就被我虐成渣了,就因为姚冰倩是女的,就能得到这么好的待遇。陈小练说,他觉得我这样很不好,总是把心思放在女人身上,是很难成大事的。

所以,一方面,他觉得我是个好大哥,对兄弟确实没得说,但是不该这么看重女人,有点过于重sè轻友;另一方面,他觉得我也不该反击我舅,因为我能有今天,离不开我舅舅的栽培。

这些事情在他心中萦绕、纠缠,搞得他痛不欲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是该劝我不要和我舅舅做对,还是和我站在一条战线,共同去反击我舅舅;可是如果和我在一起,我的性格又是个大问题,让他觉得眼前没有希望。

基于这些原因,他愈发没有心思工作,每天借酒浇愁。所以才会发生那些事端。昨晚,在被我打过一顿之后,他的心凉了,也彻底想通了,决定不再搀和我那些破事,要和我正大光明地决斗一场,如果侥幸赢了我,就把我踢出去。全面接手这块地盘;如果不小心输了,那他就主动离开,换个地方继续发展。

最后,他附上了和我决斗的时间和地点,一个礼拜之后在某武馆,和我单挑。

短信的结尾,陈小练还很肉麻、很动情地写了一句:巍子哥,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哥了,谢谢你以前对我的照顾。一个礼拜之后,无论是输是赢,我们从此以后相忘于江湖,我走我的独木桥,你走你的阳关道。

看完整条短信以后,说实话我还挺哭笑不得,看来陈小练对我的误会还挺深的。我对女人是不错,但也没有他说得那么夸张。我给怀香格格地盘,真是因为人家出了不少力气,不给过意不去,换个男的也一样给;至于姚冰倩,我护着她家还真不是看她面子,而是看姚老板和姚妈妈的面子,那可真是我的亲人。

至于我舅舅这事,陈小练对我有误会。以为我投靠夜明是要对付我舅舅,我反而松了一大口气,连他都瞒过了,看来以后用这理由说服太后娘娘,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虽然陈小练对我误会不轻,甚至还要和我决斗,但我并未感觉到有多大压力。我俩三观不同、思维方式不同,老在一起肯定会出问题,趁着这个机会做个切割也好。

而且他还是和我单挑,这就更轻松了。

如他所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以后有缘的话江湖再见。

所以我回了他两个字:可以,我必按时赴约。

陈小练要和我单挑,决定去留问题的事,迅速在我们内部传播开来,怀香格格也松了一大口气。因为她知道陈小练不是我的对手,坚定地认为此战我将必胜。

我说也不能这么讲,陈小练的功夫底子不错,又经过几年的潜心修习,还是不能小觑的。

总之,我肯定会认真对待。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到了决斗的那天晚上,我便如约来到武馆。

武馆已经人满为患。都是我们的人,大家都想观看这场决斗。陈小练统率的人不少,如果他要带兵来谋反我,或许胜率还能提高一些,但他并没有这么干,而是选择和我单挑,这点倒是让我挺欣慰的。

武馆之中,两边已经站满了人,我和陈小练也依次入场,众人屏息以待地看着我们。经过一个星期的休养,陈小练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非常好,双目炯炯有神,浑身上下意气风发。

陈小练的手中,还握着一柄唐刀。

看到唐刀,我就想起了陈队长,陈队长使用的武器就是唐刀,名字叫鬼刀,据说还是我舅舅送给他的。陈小练使用唐刀,在我印象里还是第一次,不用分析就能得知,他肯定从他父亲那里学到了唐刀的精髓。

也就是说,和我迟迟不肯动用打神棍一样,陈小练之前一直在掩藏自己的实力,直到今天才决定拿出他真正的看家本领。

想到这里,我更加不敢怠慢,默默地抽出了打神棍,一样准备使用全力,这也是我对陈小练的最大尊重。

看我抽出打神棍后,陈小练不再犹豫,手持唐刀迅速朝我冲来。他的整个状态,果然和平时不一样了,即便腿脚不太利索,也像一匹奔腾在草原中的骏马,英姿勃发、气势十足。

单单是这冲击的姿势,陈小练便引得四周众人一片叫好之声。转瞬之间,他已来到我的身前,手中唐刀毫不留情地斩了下来,我也不再犹豫,立刻举起打神棍就挡。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转瞬之间,我们已经交手十余招,火花在我们的兵器之间闪动,速度快到只剩下一道道的残影,看得四周众人目不接暇、眼花缭乱。交手的过程中,我的心中也挺吃惊,要知道怀香格格也仅仅只能和我交手五六招而已啊,我一直以为陈小练没有怀香格格厉害,现在才知道是我判断错误。

但是即便如此,陈小练也依旧不是我的对手,大概打到第二十招的时候,他就跟不上我的速度了。而我寻到他的一个破绽,猛地往他手腕一撩,他手里的唐刀便脱飞出去,“当啷”一声跌落在地。

陈小练低下头去,看着落在地上的唐刀怔怔发呆,我也没有继续进攻。因为胜负已分。

这一刹那,武馆里面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陈小练长长地叹了口气,脸上又浮现出一丝苦笑,冲我说道:“三年前就打不过你,现在还是打不过你。我爸说你资质一般,胜在勤奋,以后的路子肯定比我走得更广,那时我还不信,现在我是信啦。我会按照约定,离开这的。”

说完这句话后,他便冲我抱了抱拳,转身离开武馆。

不知怎么,我总感觉陈小练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似乎输在我的手上,让他感到无比轻松。

从那天起。陈小练便消失在了我的生活之中。他说他要去其他地方发展,但是凤城之大,我还真不知道他去哪了。不过我想,凭借他的能力,走到哪里都有饭吃,开创出一片天地也并不难。

这件事情本来是个极小的风波,我们这片也迅速走上了正轨,但是不知怎么,却传到高尚书的耳朵里了。高尚书特地打来电话把我骂了一顿,说我连个手下都管教不好,竟然还跟手下跑到武馆单挑,传出去还不够丢人的,哪里有点老大的风范,简直就是个粗鲁的武夫。

在我看来,这实在不是一件什么大事,但高尚书不知怎么回事,就跟吃了枪药似的,那天把我好一顿骂,骂得我莫名其妙,骂得我头昏脑胀。

骂完我后,他才不耐烦地说道:“以前我还以为你是个好苗子,本想好好栽培你的,没想到你这么不堪重用,连这点人都管理不好。这样,你也别在我这呆了,你不是喜欢打架吗,去兵部吧,让你打个够!”

当时,我被高尚书骂得晕头转向,整个人都处在浑浑噩噩之中,突然听到“兵部”这两个字,顿时一个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不少。我还记得,阿蔓告诉我说,夜明有两个蛋蛋,一个是户部,掌管钱粮,一个是兵部,掌管军权。

我清楚地记得,阿蔓说我如果能进兵部就好了,那时我还对她的提议感到无语,怎么可能想进就进。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陈小练的事情,高尚书对我大发雷霆,竟想把我贬到兵部里去!

这简直就是想什么来什么,似乎冥冥之中有谁帮我似的。我强压住内心的激动,假装难过地说:“高尚书,我知道这次给你丢脸了。我愿意到兵部里去历练一番!”

“那你到我这来一趟吧。”高尚书挂了电话。

当天晚上,我就赶到了高尚书的住处。高尚书对外的身份是某商会会长,住在一个高档住宅小区里面,当然,这并不是他唯一的房子,阿蔓他们通过跟踪得知,这家伙在凤城有十几套房产,其中不乏别墅、名宅。

赶到高尚书的住宅以后,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屋子里竟然还有另一个人。

一个我很熟悉的人。

都察院的院长老桥,差点置我于死地,龙王用狙击枪都搞不定的那个男人!

看到老桥以后,我整个人都懵了,我想过自己在凤城迟早会遇到他,但没想到会是今天,会是在我完全没有准备的时候!

老桥也是一样,看到我的瞬间,同样吃惊不已,瞪大了眼睛。

而高尚书并不知道我们两人认识,还在给老桥做着介绍,说我是户部的一个侍郎,因为犯了错误,所以想把我踢到兵部里去。但是,侍郎这种级别的人事调动,需要通过吏部和都察院的考察,所以就把老桥请了过来,让他亲自过目。

高尚书正在滔滔不绝地讲着,老桥突然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老桥,你这是?”高尚书一头雾水。

“你说…;…;你说他是你手底下的一个侍郎?!”

老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告诉你吧,他是原来省城的王皇帝啊!”

说完这句话后,老桥的目光突然变得凶狠无比,整个人也化作一头疯狂的猛虎,杀气腾腾地朝我扑了过来!

看网友对 652 他,是王皇帝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