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53 命在旦夕 为22500金钻加更

653 命在旦夕 为22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在高尚书的住宅见到老桥是个意外,被老桥当场揭穿身份是个意外,老桥连话都没说几句,就猛地朝我扑过来,又是一个意外。

总而言之,今天真是充满了各种意外,我压根就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老桥。身为户部的一个侍郎,调到兵部需要吏部审查,这我可以理解,毕竟吏部就是管理人事调动的,可我没想到都察院的权力竟然这么大,竟然还需要他们再过目一番。

而且因为我是侍郎的缘故,身为院长的老桥直接出动!

老桥显然也没想到是我,在经过短暂的呆愣和大笑之后,顿时犹如一头猛虎扑了过来。老桥对我一向没什么好印象,即便是后来我成了王皇帝,他也没拿正眼看过我,现在突然看我现身凤城,还成了户部的一个侍郎,肯定疑窦丛生,觉得我另有所图,所以二话不说,准备将我拿下。

转眼间的功夫,老桥已经窜到我的身前,狠狠一拳砸向我的面门。他的动作还是一如既往的快、稳、准、狠,而我相比半年多前,虽然也进步了点,但是进步不大,仍旧招架不住老桥的拳,拼命挡了两三拳后,终于被他一拳轰中鼻子,整个人也随之倒飞出去。

水浒传里有个章节,是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说到鲁智深殴打郑屠的时候,一拳打在他鼻子上,打得他鼻子好像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起滚了出来。施耐庵老先生应该是有过挨打的经验,所以才能写得这么惟妙惟肖,因为现在的我就是这种感觉,就觉得整个鼻子都不是我的了,所有的味道齐齐涌出,说不出是什么味道。

不光如此。我觉得我脑袋也冒金星,眼前黑乎乎,又白闪闪,还有金星闪耀。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子已经撞在墙上,复又倒下。接着,老桥再次窜了上来,抓着我又是一顿乱捶,手足并用、拳脚相加,搞得我毫无还手之力,一身的力气丁点都使不出来,像条死狗一样任他蹂躏。

碾压,真正的碾压。

就像我在财院横行无阻,所有学生都不是我的对手一样。我在老桥面前也完全不是对手。面对老桥时的那种绝望感,大概就跟那些学生面对我时的绝望感是一模一样的。

一瞬间里,我就觉得铺天盖地都是拳头,浑身上下都被老桥揍了个遍。这个过程十分漫长,有好几次我都觉得自己要挂掉了,今天肯定非得死在这里不可,我在鬼门关的门前徘徊了一圈又一圈,有时候想着不如痛快点给我一个了断,不要让我再承受这样的折磨了,真的还不如死了的好。

也不知过了多久,狂风骤雨般的攻击终于消停下来,我就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生命垂危、奄奄一息,连意识都快失去了。恍恍惚惚之中,我听到高尚书问了一句:“老桥,到底怎么回事?”

老桥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述说着我曾经的故事,当然语气里满是鄙夷,我所做过的每一件事,在他看来都是不值一提。最后,老桥又问高尚书我是怎么混到户部去的,高尚书也一五一十地道来,说是如何如何。

不过,他并没有提及那道懿旨的事,而是说他自己很看好我,所以才让我做了侍郎。老桥听后,说道:“这家伙现身凤城肯定不是偶然,我要带他回去好好调查一下。”

高尚书沉默不语。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

但老桥就当高尚书默许了,没有再和他废话什么,直接把我扛了起来,和高尚书道了声别,便离开了高尚书的家。老桥下了楼,来到地下车库,将我装进一个麻袋,扔到某个车子的后备箱里。

很长的一段时间,我的世界就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就觉得车子一路颠簸,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终于昏迷过去。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昏暗的小房间里,我被架在一个木桩子上,手脚都被绑着。

在我身前的不远处,坐着两三个汉子,围着一张小桌喝酒。桌上点着一盏油灯,摆着几盘凉菜,花生米、卤牛肉之类的,还有一瓶红星二锅头。这几个人身上都穿着夜明的衣服,胸前刺着日月的标识,不过在另一边,还有一个小小的“察”字,彰显着他们“都察院”的身份。

他们一边喝酒一边划拳,气氛十分热闹,空气中弥漫着呕吐物的味道,再加上屋子里独有的yīn暗和潮湿,熏得我差点要呕吐出来。在我睁开眼睛的一瞬间,就有人注意到了我,有人立刻叫道:“哟,王皇帝醒了!”

“王皇帝”这三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有一种独有的嘲讽和讥笑味道,果不其然,随着其他两个人也朝我看过来后,嘻嘻哈哈的笑声立刻弥漫在了这间屋子里面。

显然,我这王皇帝的身份,在他们看来是一种莫大的讽刺。

“既然醒了,那咱们就该干点正事了。”

几个人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分别从桌下拿出皮鞭、木棍等物,摇摇晃晃地朝我走过来。其中一人用木棍戳着我的下巴,嬉笑着说:“王皇帝,交代一下你来凤城的目的,最好实话实说,咱们一次成功,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其他两人分别站在两边,同样也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显然只要一言不合,他们手里的武器就会招呼到我的身上。我连忙说:“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几人对视一眼,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配合,其中一人说道:“行,你说,我们听着。”

我琢磨着,自己这是栽到都察院的手里了,他们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那我在省城所遭遇到的事情,他们必然也已了解。我便从省城讲起,说我本来在那里当王皇帝,但是上一任的杨皇帝回来以后,和我发生了极其激烈的冲突,最后是我不敌,所以败走省城,一路逃亡到了凤城。

讲到这里,对方突然插嘴:“华夏这么多的城市,你去哪里不好,偏偏来凤城干嘛?凤城距离你们省城几千公里。你为什么千里迢迢来到这里?”

我知道,这里是问题的关键,如果一个答不好,很有可能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还好我对此早有准备,于是从容不迫地答了起来,我说我被杨皇帝击败以后,一心想着要报复他,有朝一日定要回去找他报仇,可是要想完成这个目标,就得拿出胜过他的实力。

华夏虽大,大过省城的城市却没几个,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帝城那边是天子脚下,管理也很严格,肯定不利于我的发展;其他几个城市虽然也好。但是肯定好不过凤城去,近百年来,号称黄金海岸的凤城,出了多少豪杰,但凡有点野心的人,都会来到这里搏上一搏…;…;

我,当然也想来到这里,开创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以待有朝一日可以风风光光地返回省城,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听完我的讲述以后,几人对视一番,似乎认可了我的说法,让我继续再讲下去。

接下来,我便讲述起了自己在凤城的经历。说我一开始是给人当保镖的,不料在被保护人的学校里,却意外碰到了自己以前的兄弟陈小练,所以就帮着他登上了学校的天;接着便是杀刀哥、除虎爷,被高尚书看中,加入夜明,成为户部的一名侍郎,直到今天…;…;

这一连串故事,讲起来一气呵成,本来就是我的真实经历,并没什么好隐瞒或是好遮掩的。讲完以后,其中一人问出了第二个问题:“你既然以前做过王皇帝,就该知道夜明这个组织,为什么没有和高尚书提起你的身份,也没有试着去找一下太后娘娘?”

我知道,这是第二个关键问题,若答不好,又得玩完。

我呼了口气,说道:“就因为我曾经是王皇帝,所以才羞于提起自己曾经的身份啊!我是一个败军之将、丧家之犬,又不是什么功成归来、光芒万丈的大元帅,有什么脸和别人说这个呢?说句实话,我知道自己加入的是夜明这个组织以后,心里还是非常激动的,因为我知道夜明很强,一定能够助我报仇雪恨!我也想去找太后娘娘,将我心里所有的憋屈讲述出来,可是我没有那么厚的脸皮!我宁肯从头做起、从零开始。一步步做出成绩,证明自己的能力和实力,到时候再出现在太后娘娘面前,恳求她老人家助我一臂之力,岂不是更加光明正大、顺理成章?”

这些说辞,是我来到凤城之前,就跟我舅舅商量好的,已经在我心中重复了千万遍,所以现在讲起来简直对答如流,利落地就像我心中的真实想法,谁能挑出半点漏洞?

听完我的说法以后,几人再次面面相觑,似乎在从对方的眼神之中寻找答案。就在我以为自己将要蒙混过关的时候,手持木棍的那个汉子却突然走到我的身前。接着狠狠一棍抽在了我的肚子上面。

我的抗击打能力虽然挺强,但当时的我已经身受重伤,而且这人显然也有点功夫底子,力道也相当大,这一棍抽得我五脏俱裂,差点呕吐出来,头上也冷汗直流。

与此同时,这人凑到我的耳边,yīn沉沉地说道:“据我所知,那个所谓的杨皇帝是你舅舅吧,你为什么在讲述的过程中隐瞒这一点?”

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说:“这件事情,你们应该知道的吧,我还有什么必要说吗?而且,和他决裂以后,我早就没把他看成我舅舅了,他夺走了我的位置,夺走了我的地盘,夺走了我的一切,他就是我的仇人、我的敌人,我为什么还要说他是我舅舅?!”

这几句话,我说得言辞激烈、咬牙切齿,字里行间都透着一个“恨”字,哪怕是最诡诈的刑侦探长,恐怕都找不出半点漏洞。然而,对方似乎根本不信我的这番鬼话,继续yīn恻恻地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你舅舅是一伙的吧。你们想要联手铲除夜明,对不对?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你别想再瞒过我们!”

听了这人的话,我的心里怦怦直跳,我猜这个说法,应该是老桥提出来的,这个都察院的院长,真是慧眼如炬、火眼金睛。而我硬着头皮,继续咬牙切齿地说:“放你妈的屁,老子怎么可能和他是一伙的?!老子恨不得把他杀了!”

这一句话,成功惹怒了站在我面前的这几个人,他们顿时变得恼火不已,同时动用手里的家伙,齐齐朝我身上招呼过来。两条木棍和一条皮鞭。轮番往我身上砸着、抽着,抽得我皮开肉绽,浑身都快散架似的。

这个人都是行家里手,打起人来也很有经验。疼,是真疼,疼到我忍不住嚎叫起来,凄惨的嘶嚎声响彻整间屋子。

又不知过了多久,我再次昏迷过去。

这一次,我不知道昏睡过去多久,等到再醒过来的时候,眼前仍是一片昏暗,桌上的油灯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要熄灭。而那三个审我的汉子,已经躺在地上睡着了。

而我的身体还是疼,浑身上下都疼,已经很久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而且看上去还遥遥无期。在省城和我舅舅定下这个主意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想到会有这一天了,毕竟想要瞒过太后娘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我现在连都察院这关都还没有过去。

我试探着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结果发现完全就动不了,手脚都被紧紧绑着,我舅舅教我的那些脱困术也派不上用场。

接下来的几天里,这几个汉子又轮番地折磨我,几乎用尽各种残酷的手段,试图从我口中撬出一点他们想要知道的消息。几天下来,我滴水未进,滴米未进,又饿、又渴、又困、又疼,有好几次我都感觉自己要坚持不下来了,不光是身体状态濒临在死亡边缘,精神意志也几乎要被摧毁,这几乎是我从事这个行业以来,所遭遇的最凄惨、最痛苦的一段经历。

可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在来到凤城之前,不就已经想好要承受这些了吗?

所以,不管我遭遇着怎样非人的虐待,也始终紧紧咬着嘴巴,从不松口。

我坚称自己来到凤城,是想发展出自己的势力,好回头去对付小阎王,所谓的加入夜明完全出于偶然。

三天以后,这些汉子放弃了,连他们都认为我说得是真的,所以特地打电话通报了老桥。

老桥很快赶了过来,坐在凳子上听那几人汇报,时不时地瞟我一眼,眼神透着冷漠。这几个人既然能被老桥派来审我,想必也是都察院中的精英了,他们所做的汇报应该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和可信度。

但是偏偏,老桥并不相信,听完汇报之后反而冷笑一声,慢悠悠地起身走到我的身前,冷眼盯着我说:“王巍,你骗得过他们,可骗不了我,我劝你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样,把你肚子里的东西都倒出来!”

当时的我已经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眼皮子都快要睁不动了。我努力地看着他,说:“老桥,我说得都是实话…;…;”

“嘿…;…;”

老桥突然冷笑一声,狠狠一拳走在了我的肚子上。

这一次,我终于呕吐出来。

“哇!”

我张大嘴巴,一股秽物从我口中喷出,但是因为我几天都没吃东西,所以喷出来的只有黄黄的、发臭的胆汁,蔓延在了我的嘴边。我痛苦地喘着气,声音微弱地说:“你看到了,我肚子里只剩下胆汁了…;…;”

老桥再次冷笑一声,继而再次轰向我的肚子。

砰砰砰砰砰!

老桥这一次连续轰出数拳,所造成的杀伤力比之木棍、皮鞭更甚,痛到我几乎要怀疑人生了。我强忍着疼痛,吃力地说:“我不和你说了,我要见太后娘娘!!”

老桥伸手扼住我的喉咙,冷冷地说:“你有什么资格见太后娘娘?”

“我是太后娘娘亲封的王皇帝!”我气若游丝地说:“虽然我失败了,可是太后娘娘并没下旨撤掉我吧?我要见她,我要见她老人家!”

“失败者没有资格面见太后娘娘!”

老桥一声断喝,再次数拳轰向我的肚子。

老桥的拳头确实非常可怕,连续十几拳过后,我就觉得自己要不行了,五脏六腑都受了严重的内伤,这样下去就算他不杀我,我也要丧命在这了。我的身体已经彻底失去机能,连呼吸都快用不上力了,嘴巴更是发不出来半点声音。

我垂着脑袋,眼皮子也睁不开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感觉自己真的快要死了。而老桥,站在我的面前低声说道:“王巍,我不管你来凤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你都是一个失败者,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失败者是没有资格活下去的,我现在就送你上西天!”

说完这句话后,老桥便回身走到桌前,从桌下抽出一柄钢刀,接着快步走到我的身前。我虽然闭着眼睛,却也能感受到钢刀的锋芒和杀气。我知道老桥是真的动了杀心,对他来说不管我是什么身份、什么目的,杀掉我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都察院的做事风格就是这么粗暴。

宁肯错杀一千,不肯放过一个。

我知道,打入夜明内部的计划已经完全宣告失败。

夜明这个组织就像一块铁板,外人很难插足真正的核心,哪怕我是曾经的王皇帝,也同样没有资格。那个时候,我身心俱疲,已经彻底绝望,再受这样的折磨,真还不如死了的好,所以在老桥举起钢刀的一刻,我的心中反而一片平静,坦然接受着这一结果。

即便是我死了,我也是为国捐躯。

我想,国家会追封我为烈士的吧,会有人缅怀我的吧。

然而,就在老桥举起钢刀,准备杀掉我的时候,又一个脚步声响了起来,有人推门走进了这间屋子。

“老桥,怎么回事?”这人问道。

这声音,我很熟悉,是我的前任上司,户部的高尚书。

我努力地睁开眼睛,抬头看向了他。只见他还是那一身普普通通的穿着,外表上看不出任何显眼的地方。他已经走到老桥身边,还皱眉看向了我,老桥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问:“你怎么来了?这里是都察院的刑室,即便你是户部尚书,也不能够随随便便进来。”

“哎呦,老桥,别搞得那么严肃嘛。这家伙到底曾经是我手下,还做过我那里的侍郎,我过来关心下他,不过分吧?”高尚书笑呵呵地说着,似乎想缓和下这里的气氛。

老桥露出不太开心的表情:“高尚书,规矩就是规矩,谁都不能破的,麻烦你离开这里。”

看得出来,老桥是个公事公办的家伙,谁的面子也不会卖。老桥既然这么强硬,高尚书也就无话可说,转身朝着门外走去,不过他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嘟囔着:“不就问你一个问题,至于这么严肃?既然这样,等你们都察院需要经费的时候,也别怪我百般刁难啦…;…;”

就像阿蔓所说,掌管钱粮的户部,在夜明中确实是个十分重要的部门,就算战斗力一般,可他们只要掌握着钱,就不会有人轻易招惹。即便是公事公办的老桥,听到这话之后,也有点急了,连忙拉住了高尚书,说哎、哎,你别走啊,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

原来,再不近人情的人,只要掌握住了他的弱点,一样可以让他乖乖听话。

高尚书这才笑呵呵地回过头来,说老桥,这就对了嘛,咱们都在夜明任职,为太后娘娘效忠,互相照应一下不是应该的吗?现在,你能告诉我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了吧?

老桥这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了一下我这几天的情况,以及我所交代的内容。讲完以后,老桥才说,不管我是来干什么的,他都决定将我杀掉,这样才能万无一失。

高尚书听完以后,摇着头说:“老桥,不必这样吧?他既然曾经做过王皇帝,就算是夜明里的老人了,重新给他一个机会,不行?”

高尚书竟然为我求情,这倒是我没想到的,不过一直以来,他对我的态度都很模糊,有时候特别好,有时候又特别坏。就在前几天里,他还对我破口大骂,说我是个废物,连个手下都管不好,要把我给踢到兵部里去。

按理来说,堂堂户部尚书为我求情,这面子已经够大了,老桥怎么着都该放我一马。但,老桥却在这事上面非常固执,说我是叛徒小阎王的外甥,和小阎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宁肯错杀也不能放过。

这一次,老桥的态度十分坚决,哪怕高尚书再用经费的事情刁难,老桥也没有让步。老桥说:“这是我都察院的职责!为了维护夜明的安全,我必须杀掉每一个可疑的人,希望高尚书你不要再为难我了,否则我必把此事汇报给太后娘娘!”

面对老桥的坚决,高尚书似乎都无可奈何了。老桥也不再废话,再次举起钢刀,准备了结我的性命。然而,就在老桥手起刀落之时,只见高尚书往后退了一步,接着从怀中摸出一封黄sè卷轴。高声说道:“老桥,接旨!”

看网友对 653 命在旦夕 为22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