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七十八章 角力(十二)

第七十八章 角力(十二)

夜sè之中,徐乐终于停下脚步,抬头看看夜空,明月西斜,正照在云中盆地之上,数百年来,此间都是曾经伏尸百万的古战场,就连月sè洒下,都满是清冷肃杀意味。

千余越部巡骑,仍然在夜sè中往来游荡,但因为今夜月sè甚好,影影绰绰的都能看见身形。

到了下半夜了,这些巡骑喝了大半晚上的冷风,都有些无精打采起来,在马背上缩着脖子袖着手,不时还停下马来休息一会儿,让马也省省气力。

云中盆地说是盆地,但也是地形破碎。此间土壤不大能留住水,到处都是冲刷出来的浅浅沟壑。数百人的队伍掩藏不住身形,但就一两人,想在夜sè中不被惊动的摸到千余越部聚落营地之前,却不是多么为难的事情。

一路疾奔而来,在临近千余越营地之际,徐乐拉着步离就钻了这种小沟壑。动作也都放得轻慢下来,弯着腰借着衰草掩护,向着千余越部营地挪动。

一路疾奔将近二十里路,徐乐和步离就花了一个时辰左右。在巡骑空隙中曲折而进,一两里距离,直挪到千余越部营地寨栅之前,可就又花了半个时辰的功夫!

明月之下,千余越部营地寨栅就在眼前。寨栅前挖出了一道壕沟,土sè新鲜,深不过四五尺而已。是防攻城器械直推到寨墙之前,而不是防步军越壕攻击的。在懂军事的人眼中,就是糊弄而已。不过在这个地方,再是严密戒备,防御设施完全,恒安鹰扬府要是翻脸,也是一举就被推平。

寨栅则几乎是贴着壕沟而建,寨栅内一人高处钉了木板,供守军在上巡视,人站在上面,能露出半个身子来。如此寨栅,步离逃出来的时候,轻轻巧巧就一翻而过。

徐乐白天向此间冲击得甚深,就是为了看清楚这营地模样。从一开始就打的是晚间前来摸营营救罗敦的主意!只是冲击得太深了一些,差点被黑果所部咬住,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而yīn差阳错间最后还是尉迟恭相救,苑君章又将自己带到了刘武周面前,最后还被刘武周很是殷勤客气的扣住,逼得自己不得不一个人来摸这千余越部营地!

可我乐郎君还是到这儿了!

徐乐自得的想着,回头看看,步离正默默的蹲在自己身后,小脸满是严肃,只是盯着眼前寨栅。徐乐又在心里加上一句。

还有这个自己跟上来的小狼女…………

小狼女步离见徐乐回头,悄没声的取下一把匕首,递给徐乐。徐乐接过,在手里打量一下。

匕首上有铭文,却是晋阳铁监打造的兵刃。晋阳铁监打造的军中器物,都是长枪大戟直刀,专供大隋北方各处军镇鹰扬府。这匕首就是监中匠人打造的玩物罢了,下的心思也是甚多,至少有二三十炼。也不知道小狼女闲暇时候是不是全都在磨匕首了,锋刃寒光闪闪,锐利非常。

徐乐随手就将匕首还了回去,低声道:“我用不着,你拿好了,跟紧我!”

步离又老老实实接过匕首,一声不吭。

对这个长得娇小可人,却整天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小狼女步离,徐乐其实满意得很。从不多问多说,让做什么就做什么,绝不添麻烦。而且动作快声音轻,一路过来紧紧跟随,绝不掉队,点尘不惊。要是带着韩约,按照他那个山摇地动,走起来恨不得钉进地上的动静,只怕离着千余越营地还有几里地就给发现了…………

至于兵刃,自己真用不着。一路过来要跑上快二十里,少一点分量是一点分量。每一点精气神,都宝贵异常,要放在入营之后的搏杀上!

而兵刃何来,营中那么多千余越战士,他们手上不是有现成的么!

交代了步离一声,徐乐就将身体趴在地上,以手肘挪动,悄没声的翻下壕沟,又爬了上来,紧接着起身一个垫步就贴到了寨栅之前。

步离小小身影,也紧随其后抢到了寨栅yīn影之中。以徐乐耳目敏锐,都没怎么听见步离跟着爬过来的动静!

寨栅所用木料,都是千余越部入山砍伐的,草草竖立,并不算牢靠。真要攻寨,绳子一套一火兵用力一拉说不定就能扯掉一排寨栅。木料也未曾修整光滑,还突出不少可以抓手的枝杈。徐乐贴近寨栅后并无多久停顿,伸手捞住枝杈就已经翻身而上!

寨栅之内钉着窄窄的木板,供人站立巡视。徐乐一落下来就伏在木板上,身前身后不远处都有千余越部巡兵站立,不过都面向于外,没精打采的守夜。

而营地之内,火堆都已经灭掉了。那些营帐之间,也有巡兵穿行。不过外间既无动静又无示警。这些巡兵的警惕性也说不上有多高,穿行之际都懒洋洋的,也少有人东张西望草木皆兵。

千余越营地之内,一片安静气氛。白日那场九姓内部相争的厮杀,除了还残留着一点血腥气味之外,已经没了半点形迹。

徐乐的目光,落在了王帐之上。

不知道罗敦在哪里,没有关系,王帐之中,有的就是最为重要的人物。抓到他们,就能知道罗敦何在!

身前身后,身左身右,全是千余越部战士。自己还赤手空拳。云中城内,那坐拥重兵的刘武周,笑容虽然亲切和善,但也不会提供半点助力。

就自己一人而已,可少年心中,并无半点畏惧!

身侧木板轻轻一沉,小狼女步离也翻过寨栅,落在身边,伏在yīn影当中。

哦,自己不是孤身一人,还有一个小狼女…………

黑暗之中,徐乐转头朝着步离微微一笑,神sè镇静一如平常。溜下寨栅,借着营中巡兵往来穿梭的缝隙,朝着千余越部王帐曲折而进。

而步离紧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吭的紧紧跟随在徐乐身后。

清冷月光洒落,而千余越部王帐已然在望。占地广大的王帐之前,一圈守卫正面向外间警戒,守卫之严密,近乎无懈可击!

看网友对 第七十八章 角力(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