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七十九章 角力(十三)

第七十九章 角力(十三)

王帐占地本广,本来远远看着,徐乐觉得总有机会偷当漏空,摸入王帐之中。寻着一个人问出罗敦下落,然后救出罗敦,寻着三匹马,踏营而出,直奔云中城,只要过了矮山军寨防线,不信这些千余越部中人,还能直追过来!

对于自己能踏营而出的本事,徐乐自信得很。白天要不是自己没经验,去硬撞盖达黑果所率领的大阵,早就占了便宜之后不知道远走高飞到哪里去了。

至于救出罗敦之后,是帮着罗敦收回梁亥特部的控制权,还是怎样,徐乐并没有多想。只是严格遵从爷爷的教诲,秉胸中直道而行,一定要救出爷爷的老友,初次见面就对自己关爱有加的罗敦阿爷!

可是现下,这个美好设想就完全破灭了。徐乐差点都想爆粗口,王帐之前,已经夜深。外间还有巡骑,寨墙之上也有守卫,营地内还有巡兵穿梭。犯得着还在王帐外派着这么多守卫么?

此刻王帐之外,排列着至少七八十名千余越部战士,将王帐一圈都围了起来。虽然这些千余越战士并不是多么戒备森严的样子,或坐或站,有人还凑在一块儿不知道低声谈笑着什么。

作为一支军队,这样的值夜纪律,可称不入流,但是这多人堆在这里,对于徐乐和步离两人而言绝无可能瞒过这么多人眼睛,潜入王帐之中!

天知道今夜这王帐之中,又有什么事情在发生!

徐乐蹲伏在一处营帐的黑暗中,听着营帐内千余越族人鼾声,微微摇了摇头。侧耳再仔细分辨周围动静,寻觅战马吃夜草的声音。

不让我悄悄的救出罗敦阿爷,那只有往大处闹了,本来想今夜不要弄得太难看,毕竟白天才伤了那么多千余越部战士。但是现在,也只有这么一条路了。

这可是你们逼我的!

千余越部聚落营地,足有六百余族中精锐战士,还有一些用作辅助的族人,更兼还运来货物,准备做秋日云中大集的生意,备马在千匹以上。就算有巡骑在外,还有些马匹分散在设了马桩子牧养,但是那些最为壮健,可以上阵的战马,必须要放在营中马厩内。

保持这些战马的体力耐力,晚上精料夜草必须上足,还得有遮盖的地方让它们休息。这千余越部聚落营地之内,就有一个容纳四五百匹马的马厩。

马到了这个数字,动静就小不了。偶尔的嘶鸣声,吃夜草的咀嚼声,在安静的夜里能传出老远。

徐乐在黑暗中听分明了,回头朝着步离眨眨眼睛。步离睁着大眼看着徐乐,傻傻的点点头。

小狼女实在不知道徐乐想做什么,但是心中就一个单纯的念头,徐乐做什么,她就紧紧跟随就是。是爷爷叫她来找徐乐的,她就赖定了,直到将爷爷救出来!

黑暗之中,徐乐静悄悄的又开始了挪动,而那七八十名辛苦守夜的千余越部战士,仍然恍若未觉,有的人笑声还略微大了一些,在夜空中直传了出去。

盖达黑果就被外间的笑声惊醒了。

他睡得很不踏实,一夜辗转,都是些离奇古怪的幻梦。

对于黑果而言,长成以来,都在盖达乌头的庇护之下。黑果绝不是那种纨绔子弟,但也未曾经历多少厮杀血腥。什么事都是盖达乌头顶在前面,也将所有艰难险阻都挡在了外面。

可乌头总是一天天的在老去,浑身旧伤疼痛,精力远不如前,容易忘事。就连骑马,半个时辰下来就腰酸背痛,下马之后好半天才能缓过来。

族中事物,不得不由盖达黑果前来接手。一旦接手,盖达黑果就发觉了千余越部族处在什么样的险恶境地当中!

突厥势大,咄咄逼人。而以前可以作为后盾的大隋,已经近乎分崩离析,再也无法对九姓部族提供助力。

生活在突厥和大隋之间,一向以左右逢源为生的九姓部族,必须到了要选边站的时候。

黑果从来没有那种野心和毅力率领千余越部族一飞冲天,成为草原的主人。他只是选择一条比较轻松的路而已。

既然大隋已然不行了,那么选择突厥,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么?

在黑果想来,在突厥的庇护之下,自己安心做一个小部族长,突厥有所请尽力支应,凡事不要冲在前面,安安稳稳度过这一生也就罢了。

可没想到,才投效突厥,摆平了九姓会盟之事以后,自己就亲自上阵,经历了一场厮杀!

徐乐单骑突阵,马前无一合之敌的英姿,已经让盖达黑果下意识的就缩在大军保护之中。后面还撞上了前来救援的恒安甲骑,这些披甲的大隋骑军,马上结阵而射,居然打得以骑射闻名的草原部族几无抗手之力!

看着眼前身边同族战士不断的惨叫落马,看着眼前如墙而进的大隋甲骑。盖达黑果已经尽了最大的毅力,才让自己没有拨马便走!

幸得最后苑君章赶来,约束住了部下甲骑。恒安鹰扬府这种隐忍做派,到底是为了什么,和站在他背后的突厥人有什么默契,盖达黑果并不愿意去想。

早点结束这些麻烦事也罢!

盖达黑果连云中秋日大集都不想参加了,只想带着那些被收押的九姓贵人赶紧回返yīn山以北,在突厥人的支持下慢慢整合各族为一体。

可那两个突厥贵人就是不让,确切的说,是执必落落不让。他就守在千余越部族当中不走,还要接见不知道什么人。他在一日,千余越部族就要留在这里掩盖他身份一日。在此险地,多耽搁一天,就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端!

今夜不知道有多少次,盖达黑果都泛起了后悔投效突厥的念头,只是这点情绪,才一冒出,就被他强压了下去。

这人世中,从来没有后悔药可吃啊…………

盖达黑果从榻上醒来,再也无法入睡,只是定定的等着头顶破旧的帐幕。执必落落和执必思力占据了王帐的中心部分,他和乌头都迁到偏帐入睡,乌头就在他隔壁帐幕,这个时候,老头子似乎也被扰醒了,咳嗽声也传了出来。

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一名亲卫走了进来,在帐幕入口处停顿一下,犹豫是不是立刻叫醒黑果。

黑果躺在榻上,不耐烦的道:“又有什么事情?”

那亲卫疾趋到塌前,俯身凑到黑果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黑果一下霍然坐起,脸sè煞白。

他真的不想杀人啊…………这九姓贵人,都是叔伯一辈。拿下好吃好喝养着也就罢了。现下千余越部本来就势大,还有突厥支持,这些小部贵人还能闹出多大浪花来?

可突厥贵人下令,自己有什么胆子违逆?

黑果白着一张胖脸左思右想,最终低声下令:“烈烈回来了么?”

那亲卫低声回答:“烈烈回去收复了梁亥特部人心,带着心腹赶来夜间宿卫王帐了。”

黑果冷哼一声:“他倒是殷勤,也不知道是讨好我们,还是讨好那些突厥贵人……既然这么有心,就让他去行事罢!”

亲卫领命,转身便走。黑果坐在榻上,无力苦笑。

至少没有脏了自己的手,这样良心应该稍微过得去一点了吧?

隔壁帐幕之中,不知道乌头是不是听见了这里的语声,咳嗽声骤然剧烈起来,直至撕心裂肺一般。

生在乱世,身不由己…………

看网友对 第七十九章 角力(十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