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七十四章 说服

第五百七十四章 说服

受到陈海的请托,廖云崖思来想去,最终选择一个人乘一羽铁鳞灵返回华阳宗。

在万丈高空之上,廖云崖向下俯瞰而去,广阔的大地上麦翻金浪,看样子再有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开镰收割了。

虽然这些年天水郡的局势一直都很紧张,天水郡兵也一直处于战备的状态之中,但毕竟没有受战乱的波及,境内倒也安居乐业。

对于普通民众而言,这些年最大的变化,除了更频繁的参与城池、驰道修筑等劳役,或农闲之时更多精壮被府县征调参与县兵府勇的操训之外,除了华阳宗诸多道院更大规模招收寒门子弟之外,日子倒也熬得过去。

这也是龙骧军开发雁荡原这几年,从天水郡吸纳三四百万失地贫民,使得天水郡境内人多地少的矛盾彻底得到缓解。

天水郡内就这么多的耕地,一下子少了近四百万张嘴争粮,剩下所产的粮食自然就宽裕了。

这也是即便为防范河西的野心,天水郡兵无论是兵马规模,还是战械水准,都提升了一个大的层次后,天水郡内的统治还能很好维持下去的重要原因。

“现在铁狼军和武威军暂时还没有动作,但再有半个月,即便铁浪军受地域限制,暂时难以从秦潼山西北麓的坡地借道进攻潼口,河西在卧龙城也会有所动作,他们是断然不会看着我龙骧军在雁荡原上再从容春收、弥补军资的……”

陈海所说的话在他脑海之中回荡着,若不是情势太过危急,廖云崖也断然不会在这时候彻底舍弃宗门,违背当年所立的大誓,坚定的跟陈海站在一起。

陈海不仅是寒门子弟的希望,更关键的是这些年来,廖云崖在宗门修行,对高高站在芸芸众生之上、受亿万子民供养,却又自私自利的宗阀中人失望透顶。

虽然不知道天地大劫何时会来,但廖云崖心里清楚,他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宗阀中人身上。

廖云崖胡思乱想,座下的铁鳞鹰也丝毫没有慢下来,在暮落西山之时,赶到华阳岭。

光华洞府虽然在华阳岭北山脚处,却是华阳岭的主灵脉之一。

此时阳光被高耸的华阳岭遮住,按说早就该处在昏暗之中,可是光华洞府中无处不在的玄阳草在灵气的催发之下,闪烁着点点灵光,将光华洞府映照的犹如仙境一般。

廖云崖徐徐落到洞府前的广场上,洞府的侍童跑过来要将他的灵禽牵走,这时候他听见左首的山崖后传来一声鹰唳,鸣声铿锵有如金石相击,竟然能隐隐震动他人的神魂。

廖云崖疑惑看山崖那边看去,在光华洞府所豢养的羽郡里,竟然有一丝玄羽雷鹰正顾盼而鸣。

这等水准的灵禽,可不是普通玄修弟子所能驾御,天水郡以往也没有见过,廖云崖倒听说河西有几位人物,以玄羽雷鹰为座骑。

廖云崖心中猛地一沉,难道此时河西派人拜访华阳宗?

“师尊现在正在会客,还要请云崖师叔先去向阳亭候着,怠慢之处,还请见谅。”吴恩派来迎接廖云崖的随侍弟子说道。

廖云崖皱了皱眉,终于还是按捺住直接去找吴恩的心思,举步往向阳亭走去。

此时的吴恩在紫气阁中盘坐着,对面坐着一人胖胖的身材,满脸的精细,却原来是董潘。

听到有弟子来报廖云崖到来的消息,董潘端着一杯灵茶,凝目说道:“龙骧军虽然有数十万精锐,驻守雁荡、潼口诸城,但上百万军民正从横山往,往秦潼山深处撤离,相信吴宗主也有所闻。我想廖云崖此次回宗门,无非是受陈海所托,说服吴、屈等阀西迁秦潼以避祸。董潘今日抖胆问一句,吴宗主真就舍得放弃在天水郡千年所立基业?”

吴恩默不作声。

陈海放弃榆城岭防线已成定局,毕竟纵深两千里、河谷开阔、土地肥沃、气侯温润、四周又有高山雄岭之附的京畿平原,要比仅雁荡原好上太多。

而此时,龙骧军虽然号称有二百万兵马,又有天机战械之威,实力比黑燕军极盛之时只强不弱,但其四面受敌,在地势开阔的雁荡原,想要顶住河西、凉雍的夹击,也需要集结百兵精锐才够。

而这时候,南部、东部诸郡兵马在历川郡也早就完成集结,开始从青龙峪对京畿造成进攻,西园军与宿卫军残部则能从武胜关进攻京畿,龙骧军再强,能三路都滴水不漏的防守住?

陈海放弃雁荡原,劝华阳宗东迁,并没有多么的出人意料。

至少河西已经预料到这一局面的出现,才派董潘过来,见吴恩。

河西此时也绝不愿看到华阳宗及吴、屈等族,真就随龙骧军东迁秦潼山,那样的话,天水郡兵四十万兵马,助陈海堵住秦潼山西隘口,诸宗联军要派出多少兵力,才有可能打进去?

不管怎样,都要劝华阳宗留下来,董潘甚至带来武威神侯的手书,立誓在他有生之年,绝不率河西铁骑侵犯天水之境。

就此时而言,龙骧军已经成为诸阀必除之才能后快的心头大患,河西与天水郡之间的矛盾,已经是无足轻重了。

河西即便放过天水郡千里之地不取,也不能让龙骧军继续坐大下去。

龙骧军崛起太迅速了,以前诸阀都还觉得不可思议,但谁能想到陈海竟然是道禅院的隐脉传人,是道禅院的当代大天师,这也难怪天机学宫能如此快速的成势也难怪黑燕军残部能如此轻易为龙骧军所收编。

此时陈海整合道禅院残孽、姚氏以及贺兰剑宗的势力,坐拥二百万兵马,控扼京畿平原,更关键的还控制年产四五千万斤淬金铁的聚泉湖,并以天机学宫蛊惑天下寒门子弟,这时候天下诸阀,谁能心安?

如果不能以最快的速度将这颗毒瘤拔除掉,让陈海在京畿平原站稳脚跟,龙骧军西出秦潼山,联合天水郡兵、武藏军,接下来第一个要动手的对象,就是河西!

看着吴恩陷入了沉思,董潘眼瞳灼灼的盯问说:“难不成吴宗主还心存饶幸,以为陈海真能抵挡住诸阀八百万联军的进攻?除我家神侯亲自在卧龙城坐镇之外,除了京郡六阀的四位天榜强者聚集武胜关外,还太子赢丹、宁氏老祖、北郡武尊、丹道人、虚灵真人等十二天榜之尊,将加入联军,吴宗主真以为陈海有一丝希望守住京畿之地?”

“……”吴恩苦叹一声。

虽然龙骧军此时的实力,已经要超过黑燕军极盛之时,但黑燕军作乱蓟阳、历川、雁门诸郡里,诸阀所遣的勤王之师,加上当时的虎贲军、西园军,总兵力也就二百万,而当时也就三位天榜人物坐镇军中而已。

这一次,诸阀是真下决心要将龙骧军拔除掉,而在其他诸阀的制衡,吴恩也相信河西不会言而无信,事后再对天水郡下手。

“廖云崖受陈海蛊惑极深,该是吴宗主表明心志的时候了。”董潘进一步劝道。

吴恩摇了摇头,他虽然不认为陈海最终能赢,但此时龙骧军兵势还是一时无两,他此时将廖云崖扣下,或者直接杀了,龙骧军不仅可以从秦潼山西山,还以可从横山城南下,两面夹击天水郡。

天水郡未必就能支撑到诸阀出援兵的那一刻。

“我天水郡积弱经年,无意得罪任何一方强雄,但天水郡乃华阳宗及我吴氏千年基业所在,我也断不可能轻弃。”吴恩断然说道。

“……”董潘此来,也只需要得到吴恩这样的承诺。

也对,只要河西与凉雍郡联手拿下雁荡原,到时候华阳宗携四十万天水郡兵顺势而降,那也是应有之意了。

*****************

吴恩从西山门送走董潘之后,便宣称修炼出了岔子,要闭关潜修,拒绝见廖云崖。

廖云崖在向阳亭苦等数日,自始至终都不见吴恩及宗门护法长老一级的人物有一人跑过来见他,心里也清楚吴恩、屈锡元他们的选择了。

这时候向阳亭前也聚集有数百寒门弟子,决意要随廖云崖东迁秦潼山。

廖云崖知道没有可能说服吴恩、屈锡元他们率宗门、宗族东迁,便安排弟子将同袍军的家眷都聚集起来,准备随他北上,从横山沿潼河东上。

近十万家眷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修炼,此次背井离乡,在数百弟子的护持下,浩浩荡荡沿驰道北上,在离开华阳府境内之时,终于迎来第一波拦截的兵马。

看到吴澄亲自率两万甲骑过来拦住去路,廖云崖孤身迎出,凛然质问道:“吴恩没脸见我,也没有胆拦我率同袍军家眷东迁,吴澄你真要站出来做这恶人吗?”又盯着吴澄身后的吴景林等人,问道,“吴景林,你们敢将手里的灵剑战弓,将我斩杀于此吗?”

吴景林扭过头去,不敢与廖云崖对视。

吴澄叹了一声,挥手让身后兵马让开通道,跟廖云崖说道:“廖师兄,你说予陈侯知道,吴氏虽然不愿弃宗族千年基业,但定会助龙骧军守住秦潼山西隘口,绝不令诸阀能从秦潼山东进一寸之地。”

廖云崖心里冷笑,说到底秦潼西关是华阳宗投向诸阀的最大筹码,这时候怎么都不会交出来的,也知道此时说什么都无益了,便昂然带着同袍军手无寸铁的从两万甲骑的刀锋之下穿过……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七十四章 说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