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七十七章 狼狈为奸

第五百七十七章 狼狈为奸

尽管魏子牙、俞宗虎、赵忠等人使出浑身解数,但龙骧军压倒性的优势面前,也只能败退下来。

虽然数百精锐剑侍竭尽全力,但辟灵境修为的低级弟子居多,没有办法完全仅靠法宝、灵剑以及防御道符,封挡住上千枚暴炎重锋箭的轰击以及上百万枚淬金箭雨的覆盖。延南塞没有高级的防御法阵相守,即便高过二十米的巍峨城墙也是融铁而铸,在龙骧军前锋兵马簇拥到城前,数百架投石弩在更近的范围上,将龙骧军的攻势增强到极致,更不要说那两百多辆轻重型天机战车,根本无法用重甲骑阵去拦截。

看到延南塞南段城墙彻底垮塌,魏子牙只能绝望的让俞宗虎下达放弃延南塞的撤退命令。

俞宗虎满心的不甘,但面对像黑sè洪流般冲过来的龙骧军将卒,他做什么才能力挽狂澜?

说到底包括延南塞在内,南三塞正面的地形还是太开阔了,在东部、南部联军因yīn雨天气集结迟缓之际,龙骧军在局部战场占据绝对优势,他们除了撤退、保存有生力量外,别无选择。

在踏出延南塞城门的时候,俞宗虎看着一具具焦尸横七竖八的倒在残缺的城墙上下,心脏微微颤抖。

这就是暴炎重锋箭的威力。

除了道丹境强者,除了三五十名剑侍联手,或能将暴炎重锋箭封住,普通的防御法阵,甚至五六米厚用铁浆浇灌黑砂石而得的坚固城墙,都挡不住暴炎重锋箭极速螺旋状的攒射。

更不要说暴炎重锋箭着地破裂后,还能喷溅出炽焰神火以及数以百计的锋利淬金片,凡有一枚暴炎重锋箭没有封堵住,落在城中,便是死伤一片。

这才是天机学宫所掌握的大杀器,这些年并没有从天机学宫流传出去。

拥有超级膛弩及暴炎重锋箭,要付出怎样的伤亡,才能与龙骧军打阵地战?

一旦武胜关落入陈海手中,龙骧军就将完成对京畿外围的布防,内部矛盾重重的诸阀联军,真能在太子赢丹的统领下,剿灭龙骧军吗?

俞宗虎看向同样忧心忡忡的魏子牙及赵忠、陈玄真等人,恨不得抓几人过来虐杀才能稍泄心头大恨。

**************

龙骧军攻陷延南塞后,数十万兵马涌入燕山大裂谷的南口,稍作休整,就马不停踪的往延南塞以北百里的兵林、居贺二塞继续推进,不要说退守二塞的旧宿卫军残部人心惶惶,便是在一千余里外的蓟阳郡郡治,也是人心惶惶难安。

卫王赢琛将西园军兵权交出去之后,就搬出卫王府。

屠缺等人知道他性子向来淡薄,此时归宁侯赢累正式入住燕然宫称帝,而太子赢丹高举起赢氏正统大旗,卫王更加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就随他而去。

卫王的新府邸乃是征用城东一个当地富商的宅院,在他住进去之后,每日只是一丹青笔墨为乐,鲜少有踏出过府门半步。

他今日却像改了性子一般,抛去了宽松的袍服,换上了武士打扮,迎着夕阳,仗剑骑马向改为西园军总管府的旧卫王府而去。

赶到西园军总管府前,赢琛抬起头看了看,之间昔日卫王府的匾额早已经被换下,他深吸了口气,侧身下马,向府内走去。

穿廊过阁,赢琛步履匆匆走到公厅大殿前,一名侍卫上前拦住他的去路:“殿下,太尉等人都在殿内议事,殿下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去前厅候着,等议事结束,太尉自会通知你过来。”

赢琛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

英王遇刺身亡,六阀为避免西园军立时崩溃,将他推出来凝聚军心,而在太子赢丹举旗起事之后,他顾全大局,将西园军中郎将之位,拱手让给屠缺,不曾想今日想踏入公厅大殿,竟然会一个小小的扈从拦住。

笑罢之后,赢琛厉声朝着大殿里喊去:“屠缺,你们所议何事,难不成本王都没有资格旁听一下?”

虽然议事殿内有隔音阵法,但是确实对外而不对内,赢琛的高喊清楚地传到殿中几人耳中。

屠缺皱了皱眉道:“到底谁走漏了风声。”

众人相顾一番,皆是默然,心想赢琛不蠢,怎么会猜不透他们所议何事,哪里需要去故意放风声?再者说,西园军数十万将卒,六阀上百万族人,并非谁都会赞同他们刚才的决议。

屠缺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迟早瞒不住!”传念令扈从不要再拦住卫王。

赢琛踏入大殿之中,就直接往里走去,丝毫不客气地坐到中央主案之后。

屠缺脸sè一变,但是很快就收住了表情,站在赢琛一侧道:“卫王殿下向来在城东修身养性,今日怎么有余暇跑到军府来?”

赢琛剑眉竖着,一只手好似无聊般拍着桌案,语气却很平缓地说:“你们真应该庆幸,庆幸当初我王兄被魏子牙那狗贼杀得死无全尸,要不然现在他的尸骨怕就要从坟冢中跳起来了!”

诸阀阀主都是一脸尴尬,都低下头来。

屠缺强自笑着说:“殿下言重了,不知何人惹得殿下了,令殿下如此生气?”

看屠缺仍在那里装痴卖傻,赢琛怒极反笑,他指着屠缺等人道:“看看,看看你们,一个个道貌岸然,位高权重。数万人生死,一言而决,此时可曾想过,是谁刺杀我王兄,是谁深得我王兄信任,而最后背叛我王兄,又是谁十数年残害六阀子弟,又是谁将你们逼入如此狼狈不堪的境地?”

赢琛说到激动之处,剧烈地咳嗽了起来。

屠缺深吸一口气,铁青着脸劝慰道:“殿下稍安勿躁,我等非是忘却前仇,实是陈海狼子野心、实在势大。宿卫军一旦被彻底击溃,那我西园军就要直接面临龙骧军咄咄逼人的兵锋。我们此时行权宜之策,保住宿卫军的有生力量,在前面顶住龙骧军的攻势,等到诸阀联军数百万兵马攻入京畿,击畿陈海等逆贼,到时候再为英王殿下报仇雪恨不迟啊……”

赢琛抚着胸口,慢慢平息下来,斜着眼睛看着屠缺犹自在那里强词夺理,从牙缝里面蹦出几句话来:“天下没有不经铁与血淬炼就能百战不殆的虎狼铁军,你们心中没有斗志、没有战意,没有与逆贼陈海相抗的勇气,诸位要都是贪生怕死之辈,西园军永远都是一盘不敢血战的散沙……”

屠缺也是忍得极为辛苦,这时候听着赢琛指着他们鼻子训斥,脸sè也黑了下来道:“夫老虽然不才,但用兵权谋,还不需要殿下来教!”

赢琛忽地一手撑桌站起,铿锵一声轻鸣,将摆在桌案上的长剑一把抽出。那长剑犹如一泓秋水一般,灿然夺目。

六阀的阀主都一脸古怪地看着赢琛。

虽然赢琛被众人短时间内从通玄催道了明窍期,但是众人都是道丹高手,怎么看也不是能被赢琛所伤害的样子。

赢琛仗剑左右看了一眼,冷笑一声,挥手向放在桌案上的那只手斩了过去。

其实以诸位阀主的修为,想要制止赢琛非常简单,但是不知道都是出于什么居心,就是一动不动地看着赢琛将自己的大拇指斩了去。

血光在刹那间迸现,屠缺叹息了一声,上前要帮赢琛将血止住,被赢琛粗暴地一把推开。

“诸位,那些习惯背叛同伴的人,终将在不知不觉中自取灭亡。今日我自断一指明志,余生唯一之念,便是手刃魏子牙和陈玄真两个狗贼,为亡兄报仇雪恨。”

说罢扬长而去。

屠缺看着赢琛消失在门口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说:“还是太年轻啊!那么我们决议就算已经达成,除了延北、临和、大阳三塞必居抓在我们手里之中,燕山大裂谷中段的几座城池,包括城池内的粮食、军械等物资全部留给宿卫军,天都八门阵、玄骧大阵也要都留给宿卫军,让他们多一些对抗陈海的本钱,好让他们多消耗一些龙骧军的力量……”

“此策甚好!”

一连串的附和之声在大殿中响起,赢琛听不到,却不难想象。

他走出议事殿之后,天sè已经彻底暗了下去。

之前六阀撤出京畿,他心里虽然不满,但坐观虎斗,却也不失权衡之策,毕竟当时西园军人心惶惶,刚刚从崩溃的边缘挽救回来,没有能力歼灭宿卫军为亡兄以及这些年受内廷残害的子弟报仇。

不过,此时明明可以将魏子牙及宿卫军残部逼死在龙骧军的兵锋之下,报当年的大仇,六阀竟然因为胆怯不敢直面龙骧军的兵锋,而与魏子牙、俞宗虎等人彻底勾结起来,他又如何能忍?

不知不觉间,赢琛已经走出南城门,看了一眼昏沉的天空,长吸一口气,终是化虹而起,踏山越岭,往南飞去。

看网友对 第五百七十七章 狼狈为奸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