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61 疼疼疼,痛痛痛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7次加更

661 疼疼疼,痛痛痛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7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挑战蓝阶队长!

如同山水画一般平静的山谷里,我的声音突然突兀地响起,顿时引来众人的纷纷侧目。就连一向与世无争、高高在上的紫阶队员,都有好几个忍不住睁开眼睛,诧异地朝我这边看了过来。

如果我能挑战成功,那我就是紫阶的队员了,所以他们对我有所关注也是正常的。

但是可想而知,大部分人的目光是充满疑惑和震惊的,之前我和青阶队长搏斗的时候,他们也都看在眼里,知道我的实力也就止步于此了。可是转眼之间,我竟然又要挑战更高一层的蓝阶队长,简直就是太不可思议了啊!

队伍前面的蓝阶队长都皱起眉头,说道:“王巍,你刚进入蓝阶,还是再磨练磨练吧,考核的事以后再说!”

我在兵部的朱雀门中已经呆了一段时间,知道这些队长没有一个省油的灯,对自己的部下非打即骂,凶恶得很。但是对我,却要温和许多,言语之间更是充满照顾,我知道是因为“那个人”的缘故。

面对蓝阶队长的好意,我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初衷,仍旧固执地说道:“不了,我现在就想申请考核!”

“轰”的一声,现场再次炸开了锅,山谷之上再也不复平静,三个队伍的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各种风言风语也随之传了过来。

“这家伙,果然狂得可以啊,连跳五阶还不满足,竟然还想一步登天!”

“哈,青龙门出了个万毒公子,咱们朱雀门有个狂人王巍,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他要有万毒公子那个实力也就好了,可是刚才大家看得清清楚楚,他连青阶队长那里都是勉强过关而已,现在竟然还想挑战蓝阶队长,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是啊,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我承认他的实力是还不错,但是如果认为自己可以进入紫阶,那就是没有自知之明了!”

刺耳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现在的我几乎成了众矢之的,所有人都觉得我是狂妄而不自知。而我始终面sè不改,眼神坚定地看着前面的蓝阶队长。希望他能同意我的考核申请。

其实,挑战蓝阶队长,我并没有必胜的把握,只是因为我还有个绝招未出,所以想要搏上一把。我从赤阶开始,过五关斩六将,一直跳到蓝阶,炎烧拳还一次都没用过;我敢打赌,只要我把这一招使出来,一定能打蓝阶队长一个措手不及,或许就能获得他的认可,从而晋级到紫阶里了。

虽然这一招也不是百分之百就能成功,但我觉得如果我不试试,肯定会特别后悔的。尤其是听说万毒公子是一路从绿阶跳到紫阶去的,心里就更觉得不服气了,这人就怕比较,万毒公子自己都说我在外面和他齐名,如果我做不到和他相同的事情,还怎么好意思和他相提并论?

他再找我麻烦的话,那我就做缩头乌龟好了!

但我这人偏偏是个不服输的主儿,所以就更想试一试了,不试的话反而会留下遗憾。至于失败的后果,我觉得我也能够接受,不就是降级到青阶。半年以后才能提出考核申请嘛,无所谓的,我能承受。

当然,就算我已经考虑好了最坏的结果,心里肯定还是希望自己能够过关,我觉得我只要把炎烧拳使出来,成功的几率就会很大。所以,任凭蓝阶队长再三确认,我也回以他肯定的答复。

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是要申请考核!

之前我和青阶队长的搏斗,蓝阶队长全部看在眼里,所以在他看来,我是绝无可能胜过他的。蓝阶队长询问了我好几遍,试图阻止我申请考核的打算,但我拒绝了他的好意思,自始至终表现得都很坚决,说道:“队长,您不用再劝我了,我是一定要考核的!”

面对我的执迷不悟、冥顽不灵,就算“那个人”曾经说要照顾我,蓝阶队长也彻底的恼火了,直接指着我说:“好,那你来吧!”

开弓没有回头箭,蓝阶队长答应了我的考核申请,即便是我现在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不过,我并没有反悔的心思,我面sè坚定地迈开双脚,走出蓝阶队伍,朝着蓝阶队长走去。

阵势很快就摆开了。

山谷之上空地很大,足够我们两人肆意驰骋。我们面对面站着,中间隔着四五米远,三个队伍的人齐齐看着我们。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屏起呼吸等待着这场战斗的开始。

蓝阶队长站定,面sè凝重地盯着我,问我准备好了没有?

我点头,说准备好了!

一个“了”字刚刚出口,蓝阶队长的脚步就动了,裹挟着一阵旋风朝我冲来。我简直无法形容他的速度有多快,只觉得连一秒钟都不到,他就已经奔袭到了我的身前,狠狠一拳轰向我的胸口!

我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结结实实地挨了蓝阶队长一拳,身子也不受控制地往后飞去,“咣当当”几声跌落在草坪之上。乍一刹那,我的心中充满惊骇,脑海中只浮现着两个字:好强!

如果这个时候,蓝阶队长趁势追击,那我再无翻身的可能,好在蓝阶队长并没追来,而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等我努力爬起来的时候,才面sè冷漠地问道:“认输了吗?”

我知道,蓝阶队长在给我机会,让我主动认输,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但我怎么可能认输?

“不认!”

这两个字,瞬间从我的喉咙挤出。与此同时,我整个人也飞身而上,握紧双拳疯狂地朝着蓝阶队长轰去。其实在拳法上,我并不是那么擅长,迄今仍在使用王大头教我的那套拳法。但我始终认为招式不在巧妙,关键还在使拳的人。天龙八部里面,乔峰一套普普通通的太祖长拳,就能打得聚贤庄无数英雄好汉鸡飞狗跳,足以说明打架这东西看人而不看拳。

瞬时间,狂风骤雨的拳头轰向蓝阶队长,这一次我仍是毫无保留、竭尽全力地打了出去,体内的龙脉之力也在源源不断地催动着。然而这些恐怖的拳招完全影响不到蓝阶队长,他在举手投足之间便能一一化解,甚至还能找出我的破绽进行反攻。不一会儿的功夫,我一拳没有打到蓝阶队长,而蓝阶队长却在我的身上轰了十七八拳。轰得我连连倒退,轰得我上气不接下气,轰得我毫无还手之力!

“认不认输,认不认输?”蓝阶队长一边轰我,一边面sè狰狞地问着。

“不认,不认!”我一边倒退,一边面sè痛苦地答着。

“那你就去死吧!”蓝阶队长突然一声怒喝,再度狠狠一拳朝我胸口轰了过来。

蓝阶队长的耐性似乎到了极限,不再给我面子,也不再考虑“那个人”的关照,决定彻底将我打趴在地,所以这一拳来得又急又猛。显然是要彻底终结我了。

在场的所有人,也知道最关键的时刻来了,个个都屏着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对我来说,这也是最最关键的时刻,因为蓝阶队长轰出这一拳的时候,已经彻底放弃了防御,自身的门户大开,让我也有机会轰出致命的一拳。

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也是我最后的机会!

我毫不犹豫地催动体内所有的龙脉之力,尽数集中于右手手腕之上,迅速通过阳谷穴后,一股灼热的能量便汇聚于右拳之上,致使我的整个右拳滚烫无比,像是一块烧得通红的烙铁,指缝之间甚至腾起丝丝白气。

炎烧拳!

我有把握,只要这一拳轰出去,一定能把蓝阶队长打飞,到时候所有人必将因我侧目、惊叹!

仿佛能够开天辟地的一拳,带着我所有的自信和疯狂,就这样全力以赴地轰向蓝阶队长。滚烫的拳头划出一道红sè的轨迹,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因此而变得灼热起来,蓝阶队长也注意到了我这可怕的一拳,他很快意识到如果被我这拳轰中,后果肯定不堪设想。他想退开,想避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已经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就连四周的人,都纷纷瞪大了眼睛,面sè震惊地盯着我这恐怖的一拳。

决胜的时刻,就要到来!

然而,就在我自信满满地轰出这一拳时,修习龙脉图而攻破的那二十三处穴道,从肩膀到胸口再到手臂,突然齐齐疼痛起来,犹如针扎。犹如锤打,如同山倒一般,瞬间扩散我的全身!

这样的疼痛,以前也不是没有来过,但大多都发生在我练功的时候,自身靠着努力还能调节过来,像这样在战斗中发作的还是第一次。我简直不敢相信疼痛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发作,以至于整个身体瞬间就失去了平衡,本来一往无前的拳头,也在此刻发生了倾斜,完全失去了方向和准头。

与此同时,我甚至爆发出一声尖锐而凄厉的惨叫!

蓝阶队长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并没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反击机会,继续狠狠一拳轰向我的胸口,致使我整个身体都飞了出去,再次“咣当当”一声跌落在地。

疼,疼,疼!

痛,痛,痛!

不只是蓝阶队长轰我的这一拳让我疼痛,更多的是那二十三处穴道齐齐发作的疼痛,让我疼的死去活来、痛不欲生。

我龇牙咧嘴地在地上滚着、拱着,额头和后背齐齐涌出冷汗,像是一只被洒了盐的鼻涕虫。痛苦地扭成一团。看我这副模样,蓝阶队长傻了,山谷上的三个队伍也都傻了,谁也搞不清楚我是怎么回事,前一秒那通红的拳头似乎还要劈天裂地,下一秒竟然就这么躺在地上痛苦地扭曲着。

其实,连我自己都说不上来这是怎么回事,更不用说他们了!

所以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只能傻愣愣地看着,好在这阵疼痛来的快、去的也快,也就一两分钟的时间,便慢慢散去了。而我躺在地上。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呼哧呼哧地喘着气,面sè惨白、双眼无神;又像是刚刚蒸了一个桑拿,浑身上下都被汗水给打湿了,从上到下都湿漉漉的。

山谷之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脚步声慢慢响起,蓝阶队长朝我走了过来,皱着眉问:“你,怎么回事?”

不光蓝阶队长,青阶队长和紫阶队长也朝我走了过来,一脸疑惑地盯着我看。而我慢慢坐了起来,摇着头说:“没事,老毛病了,休息一下就好。”

几个队长没有答话,但是他们的神sè古怪,彼此的眼神交汇,似乎在商量什么事情。最终,蓝阶队长开口问道:“你真没事?”

“真没有事。”我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着气。

其实,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也就没法跟他们解释了。蓝阶队长呼了口气,说道:“那好,没事就行。不过,你的考核没有通过,按照兵部的规矩,你要降到青阶去了,并且半年内不能再提出考核!”

虽然我一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样的话后,心里仍然不是滋味。但是没有办法,愿赌服输,路是我自己选的,最后造成这样的结果,也得承受下来。

我点点头,默默地站了起来,朝着通往广场的甬道走去。

来到广场,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我,他们以为我又创造了奇迹,成功晋升到最高端的紫阶去了。之前的每一次,我都昂首阔步、意气风发,但是这次只能低下头来,满脸垂头丧气,像是一条夹着尾巴的狗,默默地走进了报到处去。

我把情况和报到处的老头说了以后,老头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连说了几声活该、活该!

“进了蓝阶还不满足,竟然还想到紫阶去,真是活该!”老头乐得前仰后合,大笔一挥,将我的信息改成青阶。

刚才那一场战斗,我本来有可能赢的,结果就因为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将我的努力全毁掉了,不仅蓝阶的身份没有保住,还得降到青阶去了。可是没有办法,没人会听我的解释,大家只会去看结果。

输了就是输了,解释再多也只是解释。

我低着头走出报到处,继续穿过南边的甬道,准备到山坡上面回归青阶队伍。与此同时,喇叭里面也传出了有关我的报道,几乎眨眼间的功夫,所有人都知道我挑战蓝阶队长失败,掉到青阶去了。

我猜,现在应该所有人都在看我笑话吧,就像笑话青龙门的万毒公子一样,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穿过甬道,来到外面的山谷,这里已经恢复了和谐和宁静,大家该练功的练功,该静坐的静坐,仿佛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其实,这件事说到底只是一件小事,并不值得大家讨论太长时间。

我走到青阶队长身前,找他报道。

青阶队长没说什么,反而还安慰了我几句,接着便让我回归队伍了。

青阶队伍里有三十多人,独占一块草坪,彼此相隔不远。我随便找了一块位置坐下,但让我意外的是,在我坐下的同时,两边和我挨得比较近的人,竟然不动声sè地往旁边挪了几步,试图离我更远一点。

这就让我莫名其妙了,难不成我考核失败。还被排挤了不成?

可惜我跟他们不熟,不然非得问问什么意思。

之前和蓝阶队长一番较量,让我身上受了不少的伤,所以现在的我,更重要的是养伤,其他问题暂时就不计较了。

相比广场上的嘈乱,山坡之上确实安静许多,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冥想、去静坐、去练功,我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这样安静的练过功了,确实是个挺好的机会。

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关于我一天连升五阶,最终挑战蓝阶队长失败,最终又降回青阶的事,还是不可避免地成为整个朱雀门的谈资,一时之间几乎人人都在讨论着我。想必用不了多久,这事就会传到青龙、白虎、玄武三个门去,我都不敢想像万毒公子听说这件事后,会是如何地看不起我,恐怕也不觉得我有资格和他齐名了吧。

晚上吃过饭、洗过澡后,我便回宿舍去了。

因为已经升到青阶,所以我的宿舍也调到了五楼。从青阶开始,成员的待遇要好很多,不光吃饭的时候有小灶、不需排队。就连住的宿舍也成了两人一间,非常宽敞。

和我一个宿舍的这人也是青阶的,看着有四十多了,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青冥子,我听青阶队长这么叫过他,也不知有什么含义。按理来说,我俩都一个宿舍了,多多少少也该有点交流,哪怕洗澡吃饭搭个伴也行啊,但他竟然理都不理我,而且刻意和我保持着距离,除了睡觉回来以外,其他时间几乎不在房间。

这里的人确实各自为政不假,彼此冷漠也是真的,但还不至于完全不跟别人交流,吃饭的时候也经常见到他们三三两两的。之前我在赤阶,虽然经常被人欺负,但大家干什么都是一起来的,像青冥子这样完全不搭理我的,还真是非常少见。

一开始,我还以为青冥子这人的性格就这样,可能是比较独、比较寡,不和别人来往。后来发现不是,他跟别人挺能聊的,经常打成一片,嘻嘻哈哈地开玩笑,但只要一见到我,就马上变成了冰山脸,一句话都不愿和我多说,甚至早晨起来都不叫我跑操,自个就走了。

这样的舍友,还真不如赤阶那几个经常欺负我,让我跑腿的汉子,起码人家干啥都叫上我。

很快,我就发现青冥子不是个例,整个青阶队伍里都没人和我说话,跑操的时候没人愿意和我一排,练功的时候无论我坐在哪,旁边的人都会躲得远远的,有时候我主动去跟别人搭话,他们也当完全没有听见。

在他们的眼里,我就好像空气一样,完全当我不存在。

我就不明白了,就因为我挑战蓝阶队长失败,就要受到这种待遇?就这个问题,甚至我还问过青阶队长,但他也是含糊其辞、避重就轻,装傻地说没有吧,不存在这种情况啊,又说可能是我刚来,大家和我不熟,所以才这样的,让我不要多想。

总之,气氛非常诡异,我确定我是被排挤了,但是究竟什么原因,我也说不上来。

不过,这些事情对我来说并无所谓,反正我是龙组的人,和他们夜明的人本就势不两立,指不定哪天就要翻脸,我还要亲自逮捕他们。所以,不和他们来往,没有任何牵扯,对我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着,我一个人跑操、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练功、一个人洗澡,慢慢也就习惯了这种生活。我很想搞到一部手机和阿蔓他们联系一下,但是据我观察,有资格使用手机的只有队长级别的人,想要通过其他渠道搞到手机根本就不可能。

这期间里,青阶队伍里面也有人挑战队长,有人挑战成功晋升蓝阶。也有人挑战失败掉到绿阶。我才发现,挑战的时候原来可以使用武器,之前的我还以为只能赤手空拳,也就是说和蓝阶队长的那场战斗,我本来是可以避免失败的!

如果当时我能踏实下来,在青阶多呆几天,了解到足够多的信息之后再去挑战蓝阶队长,成功的几率就会大大提高。可惜,我还是太毛躁了,急于想要晋级紫阶,才遭遇到了惨败,再一次印证了那句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在这上面,我和万毒公子简直一模一样,怪不得我俩能够齐名,就是两个骚包货么。

当然,现在说什么都已经迟了,现在的我只能潜心修习,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等到半年以后再挑战了。

时光如箭、岁月如梭,不知不觉间,我在兵部已经呆了两个多月。这期间通过我自己的努力,成功突破了龙脉图的两处穴道,实力也再一次得到相应提升。不得不说,这里确实是个适合练功的好地方,依山傍水、山清水秀,让我可以心无旁骛地修习龙脉图。

然而,就是这两次突破,也让我发现了自己被排挤的真正原因…;…;

看网友对 661 疼疼疼,痛痛痛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7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