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万域之王 > 第七百三十七章 荒古异种

第七百三十七章 荒古异种

邪冥族的星河古舰,虚空突然停住。笔趣阁zetianjixiaoshuo.com

尤娜看着噬魂湖,青翠的眸子,充满了yīn郁,“大君的气息不见了。”

一众邪冥族的血脉强者,都怔怔望着噬魂湖,只是以他们的血脉等阶,灵魂的认知,根本不能现什么。

“大人,这意味着什么?”阿姆斯诚心请教。

“那位大君,怕是出了什么意外。”尤娜皱着眉头,“他既然一路留下气息,就不会随意中断,他应该明白,在这片禁地被开放后,同族的族人,一定能找到噬魂湖。他沿途留下的气息,就是向我们传讯,让我们能追寻到他的踪迹。”

“如今他气息消泯,定然是他出了什么问题,或许……死了也有可能。”

一名七阶血脉的邪冥族战士,脸现惊容:“大君的灵魂,没那么容易死去吧?”

“他如果在巅峰状态,血肉之身尚在,以他九阶血脉的力量,当然不太可能死亡。”尤娜轻叹一声,“可惜,我从他遗留的气息中,未曾感应到丝毫气血之力。他的肉身,早就不复存在了,只剩下纯粹魂体。”

“魂体,不能将我族最核心的一些血脉天赋释放,他也并非无敌,死亡也是有可能的。”

阿姆斯叹道:“那可是一位大君啊!”

“九阶大君,莫名其妙地死亡,是我族的重大损失啊!”其余邪冥族族人,也都感慨万千。

在他们眼中,九阶血脉的邪冥大君,乃族内惊天动地的人物。

他们所在的家族,至今都没有九阶大君,他们一路跟随而来,就是希望得到那位大君的垂青,令家族在邪冥众多族群中,能够占有一席之地。

“也未必就死了,或许遭受重创,灵魂衰弱到连一丝气息都没办法释放。”尤娜沉吟半响,说道:“传讯其它几方,让他们注意一下,看到和我族有关的东西,要他们第一时间告知我们。”

“明白。”七阶血脉的邪冥族战士喝道。

“既然失去了方向,就不能朝着一处搜查了。”尤娜又下达命令,“从现在起,我们分开来,以这艘星河古舰为中心,向八方探察。一旦有了大君的线索,马上向我禀报,就算他真的死了,我们也要确认他的身份。”

“好!”

于是,邪冥族的那些强者,相继散开,漫无目的地,四处搜查起来。

……

一块不起眼的陨石上。

三宗那些境界弱小的年轻人,都在以丹药、灵石,尽可能恢复战力。

还有的人,以独特的手法,凝结灵力和魂力,在那些破损的飞行灵器表面修修补补,要令飞行灵器内的阵图,重新运作。

乔昀曦的焰鸟,构造奇异,固如神铁,没有一点破损痕迹。

她为焰鸟补充了火焰晶石,就端坐在焰鸟旁边,取出一块天炎石,吸纳当中炽烈炎力。

聂天早就注意到,她只是过度损耗了灵力,其实没有受什么伤。

御兽宗的殷娅楠,却不一样。

殷娅楠坐在御兽宗门人中,脸上满是痛楚,似在消化着一枚吞下的丹药。

时有哀嚎,低泣声,从三宗那些伤者口中传来,令气氛充满了压抑和沉闷。

有几个先天境的少女,肩膀抽动着,眼中溢满泪水,好像是亲人死亡。

聂天神sè木然,一言不地看向远方,静候灰岩族族人的到来。

这些年来,他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早已见惯生死。

他对御兽宗、三剑宗、楚家也没什么好感,这三方遭受重创,死再多人,都难以影响到他。

“既然有众多异族,也66续续进入此地,这片天地已步履艰难。”

“要是长时间没办法和神火宗的岳炎玺联系上,只能原路返回,去那座雷家布置的空间传送,先回陨星之地了。”

“此地,和裂空域连接的,由碎星古殿布置的阵法,只能暂时舍弃。”

望着幽暗远方,一块块大小不等的陨石,他也心生茫然,有种失去方向,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

“嘶嘶!”

殷娅楠旁的冰血蟒,突出痛苦的嘶啸声,庞大的蟒尾甩动着,将坚硬的岩石都给砸碎。

殷娅楠霍然站起,心痛地说道:“你还在痛疼吗?”

对待那条冰血蟒时,这个暴力的女人,出奇地温柔。

聂天讶然看去。

“没有那条七阶血脉的冰血蟒异种,三宗的人,根本逃不过灰岩族的追杀。”乔昀曦轻声说道:“七阶的冰血蟒,是对付那些灰岩族的主力。可这条冰血蟒,在战斗时,被那几个灰岩族的六阶血脉者,以一种异族器物重伤了。”

“很多棱形怪刺,刺入冰血蟒的体内,让它差点死了。”

“殷娅楠这一路上,都在想办法,将那些深入冰血蟒体内的怪刺取出来,可惜一直都没有能成功。”

聂天暗自惊奇,闲暇无事,便走向冰血蟒。

“你来做甚?”御兽宗的那些门人,看到他过来,都暂停修炼,冷眼瞪着他,态度不善。

殷娅楠正在为冰血蟒着急,也没有好脸sè,“你给我滚开!”

“这条冰血蟒,也算帮助过我,我来看看怎么了?”聂天道。

“你还知道它帮过你?没有它,你那次被邪魂夺舍时,恐怕就撑不住!”殷娅楠哼了一声,讥讽道:“你这种无情无义的家伙,会安什么好心?”

聂天没有理会她的嘲讽,到了冰血蟒身旁,忽然伸手,按向冰血蟒庞大的蟒身。

一缕缕独属于他的血肉精气,散为游丝,在冰血蟒的血肉内流窜。

“咦!”

他轻呼一声。

冰血蟒体内,果真如乔昀曦所说,有很多怪刺。

那些怪刺,在冰血蟒的血肉中,扎在它的兽筋和骨骼缝隙,令它的鲜血流动,都变得不顺畅。

冰血蟒要是活动起来,那些怪刺会刺入的更深,令它痛不欲生。

丝丝灵兽的血肉气息,被冰血蟒释放出来,想要消融那些怪刺,但收获甚微。

三剑宗的刑北宸,见聂天过去,冷不防说道:“那东西叫跗骨血棘,乃是一种名为噬骨蛭异虫身上的细小骨刺。”

“噬骨蛭是荒古时代就有的异种,此物邪诡莫测,在大多数人族域界,都被灭杀干净了。只有一些异族的域界,还能找到一些。”

“此物,一旦吸附住生灵,就能深入血肉,以生命种族的血肉为养分存活,极难处理。”

“就连血肉强大,有着诸多血脉天赋的异族,被噬骨蛭钻入体内,也都难以剔出。”

“噬骨蛭和一般的水蛭不同,它们有着极小极小的骨头。它们的骨头被拔出来,炼制以后,称为跗骨血棘,只要刺入了生命种族血肉中,也能取得如被噬骨蛭侵入的效果。”

“好在,那些怪刺只是跗骨血棘罢了,跗骨血棘只会缓慢地,渗透到血肉生灵的骨骼和筋脉内,一点点消磨生机。”

“如果是真正的噬骨蛭,那条冰血蟒,是活不到现在的。”

殷娅楠瞪了刑北宸一眼,“你和他解释那么多干吗?他就算知道是跗骨血棘,又能如何?难不成,他还能帮冰血蟒,将跗骨血棘的麻烦解决不成?”

刑北宸摸了一下鼻子,略显尴尬,“抱歉,我习惯了。”

“跗骨血棘……”聂天眯着眼睛,突然道:“我来试试看。”

一缕缕源自他的血肉精气,触手般,找到了几根小小的跗骨血棘,他的血肉精气,试着接触那些扎根在冰血蟒筋脉和兽骨内的跗骨血棘,从跗骨血棘内,分明感应出了气血的存在。

几根纤细如针刺,仅有半米长的跗骨血棘,居然存在着不弱的血气。

跗骨血棘的血气,来自荒古时代就有的噬骨蛭,充满了古老而又顽强的气息,和冰血蟒自身的血气格格不入。

在跗骨血棘内,明显还有冰血蟒的血气,欲图将几根跗骨血棘炼化。

可即便是冰血蟒,动用再多的气血之力,都拿那几根跗骨血棘没办法。

“抽离其中残留的,属于噬骨蛭的气血,应该能解决麻烦。”

聂天思索半响,突然暗自动用生命汲取,他那一缕缕血肉精气,在冰血蟒的体内,猛地滋生出生命血脉的玄奥。

混杂在跗骨血棘内,噬骨蛭和冰血蟒的气血,在生命汲取施展之后,竟被他的血肉精气都给带离出来!

一缕缕他的血肉精气,迅壮大,几根跗骨血棘,和冰血蟒筋脉和骨骼的紧密契合,似被无形斩断。

不断甩动着蟒尾,痛苦不堪的冰血蟒,突然神奇地平静下来。

……

看网友对 第七百三十七章 荒古异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