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八十三章 角力(十七)

第八十三章 角力(十七)

张万岁盘腿坐在王帐之中,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执必落落和执必思力两位突厥贵人,对他这位王仁恭的使者还算是客气。在这里等候之际,也有执必部青狼骑送来乳酪饮子。执必思力还和他说些闲话,询问些善阳风物。

张万岁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唯一期望,就是早点离开此间。

乳酪饮子自然是此间主人千余越部所供,以千余越部现在窘迫紧张的情形,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只是散发出一阵难闻的酸臭味。

张万岁虽然在为守河军的时候吃了一些苦,但是投效到王仁恭麾下之后,王仁恭对手下向来颇为大方,竭一郡财力以支应。张万岁作为王仁恭麾下有数大将,过着的也是锦衣玉食的日子。

自从大隋混一南北以来,原来南朝的乌衣王谢式的精致生活方式也传入了北地。被胡风蛮俗浸染几百年的北地军功贵族,世家高门,几乎是以最大的热情拥抱了南朝的世家享用。

流传了几百年的酪饮,已经迅速成为过时的东西,只让人觉得酸臭村俗。取而代之的是加了各种香料的团茶饮子。更不必说千余越部提供的这些酪饮还不好!

看着那佩戴了不少汉家饰物的执必部少汗执必思力,学着汉家风仪津津有味的品鉴着手中酪饮。张万岁虽然满脸赔笑,但心里只是在狠狠嘲骂。

“胡蛮就是胡蛮,再怎么学也只是鞑虏!”

手中酪饮,张万岁几乎只是沾沾唇就放下,和执必思力的对话,也只是随口应付。心中只是在紧张的盘算着今日和突厥人商定的协议。

和突厥人的联盟,对双方而言都是权宜之计。这协议执行到何等样的程度,完全是看双方的实力对比。

对付了刘武周之后,若是能顺利吞并恒安鹰扬府的精兵锐卒,是不是就能对突厥人翻脸,该给他们的好处一样都不给?

现下执必部做的,也是在展现实力。始毕可汗支援执必部的两万帐到底有没有暂且不论,但是马上就能看到九姓贵人的头颅,执必部吞并了九姓部族,这却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将半个马邑郡交给突厥执必部,对于张万岁而言,实在是心有不甘的事情。他们这一代人,出生于南北朝末世,那时还是胡人骑在汉人头上。长成于大隋混一南北,威加海内之际,那时数百年之后,汉人终于绝地反击,重燃祖上荣光的岁月!

难道这荣光岁月,只有短短数十年?汉人还是一辈又一辈的,始终为胡族当牛做马?

可到了最后,张万岁只能在心底无奈苦笑。这事情岂是他能说了算的?最终该当如何,还不是王仁恭来做决断!而王仁恭的决断,已经是很分明了,不然哪会遣他冒险前来?而对于王仁恭而言,最重要的,始终是南下争夺这天下最为重要的权柄!

就如此罢,见到九姓贵人头颅之后,掉头便走。追随王仁恭收拾了刘武周,就南下而入中原,成败先不说,这边塞之地,自己实在是呆得足够了!

外间突然传来了响动之声,先是轻微,然后剧烈。帐幕之外,天空也一下亮了起来。

执必落落霍然站起,执必思力也疑惑的看着帐外。张万岁一怔之下,伸手就去摸腰间佩刀,却一把摸了空,才想起进帐之前,早已解刀。作为宿将的他,立时眼光在帐内乱扫,寻找有万一时,可以用来作为兵刃的器物。

执必落落大声下令:“快去查看出了何事!”

帐内守卫的执必部青狼骑闻声而动,纷纷拔刀就要向帐外冲去。但已经有千余越部守卫掀开帐幕直冲而入,满脸惶急的禀报:“有敌潜入,在营中纵火!”

张万岁悚然而惊,第一反应就是刘武周该不会知道了他到来此间,为了防止王仁恭和突厥人联手,干脆就挥大军而入,将他们一举铲除!

执必落落冰冷的目光扫向张万岁,微微摆手,几名突厥青狼骑顿时拔刀,指向张万岁。

张万岁看着执必落落,眼神凶狠:“阿贤设,这是什么意思?”

执必落落冷冷道:“身在险地,不得不防。”

在执必落落身边的执必思力,一改懒洋洋之态,拔出腰间直刀,一声号令:“随我去看看!”

几名突厥青狼骑顿时跟随这位执必部少汗大步向帐外而去。

张万岁也反应过来,他担心刘武周铲除自己。执必落落和执必思力冒险潜入,同样也害怕王仁恭或者刘武周趁势收拾了他们。身在如此地位,如何多疑都不为过!

执必落落对剩下青狼骑下令:“带着张将军一起出去,若是事情不对,立刻便走。一定要保护好少汗!”

话语声中,执必落落已经接过青狼骑递过来的一杆大隋军中马槊,率先举步而出。青狼骑紧紧跟随,而围在张万岁身边的几名青狼骑执刀一逼,张万岁也只能举步跟上。

以张万岁勇力,并不惧这几名青狼骑手中直刀。可这个时候变起突然,张万岁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若真是刘武周带领恒安兵杀来,倒是跟着执必部的人,看起来更安全一些!

执必思力一头撞出帐外,扑面而来就是蒸腾的热浪。外间呼喊惊叫之声已经如潮一般卷动,每个人似乎都在奔走,每个人似乎都在喊叫,每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火光从马厩处而起,现在已经燃得有半天高,火星漫天飞舞,飘飘扬扬洒落,在营地当中燃起新的火头,不少人围着在拼命拍打。

更可怕的不是这个,而是被火点燃的战马,现下正在营中四处乱撞,撞入帐幕之中,就是新的火势升腾而起。这一团团奔动的火头,无从阻拦,无从处置,让营地中的混乱,一下子就到了最高程度!

守在王帐外的千余越部战士已经乱成一团,再也约束不住。而突厥青狼骑这个时候也只有紧紧拱卫住执必思力,对营中大火无能为力。

执必落落紧跟而出,跟在身边的,就是被直刀逼住的张万岁。几名张万岁带来的手下,正惶急间看到自家将主被制住,下意识的就涌了过来。突厥青狼骑纷纷拔刀持矛,准备厮杀。

张万岁忙不迭的大声下令:“不要动手!”

而执必落落扫了一眼营地中的火势,冷哼一声:“盖达家真是无用!我们走!”

青狼骑顿时领命,执必家坐骑都没放在马厩中,而是拴在王帐左近。听到执必落落号令,准备牵马就赶紧离开。

执必落落决断干脆利落,夜间营中大火,身在险地,这个时候做什么都是多余,先走为上。千余越部的死活,关执必家屁事。要是盖达乌头黑果死了,反而更方便执必家控制九姓部族。

只要能顺利从这里走脱!

执必思力犹自对着火势冲天处不住观望,还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想带领手下镇住营中局势,扑灭大火,挽狂澜于既倒。

这次随执必落落而出,什么事情都是这位执必部阿贤设做主,执必思力早就觉得气闷了。现下突然营中惊变,执必思力反倒觉得是大显身手的好机会。

执必落落一声大喝立刻就浇灭了执必思力的那点小心思:“还不快走?等回去被老汗责打么?”

执必思力不甘心的翻了翻眼睛,怏怏的准备转身随执必落落离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人影到处惊呼乱喊没头苍蝇四下乱窜之际,就见两骑向着王帐直直冲来!

当先一骑,骑着盖达黑果的那匹神骏白马,马上少年,肩平腰窄,腋下夹着一杆长矛。执必思力眼快,一下就认出了那正是那日闹云中的汉家少年,那个与恒安府第一战将打得不分上下,将刘武周也逼了出来的乐郎君!

怎么会是他?

马上少年,正是徐乐。混乱之中,他又帮步离找到一匹坐骑,两人分乘。更随手夺来了一杆长矛,在马上兵刃长一分,就能多十分的威风。

徐乐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直冲王帐而来,找到罗敦阿爷!

营地中已经彻底混乱,自己两骑疾冲,竟然没人阻拦,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漫天大火上,还要提防营地之外是不是有埋伏的大军趁势冲杀扑营。

转眼之间,王帐就在眼前。

王帐之前,一群人正定定站在那儿,不少人头戴皮帽,后拖狼尾。身在边地,这些人形貌代表什么,就算未曾亲眼见过,徐乐也听得熟了。

突厥狼骑!

突厥狼骑明显拱卫着三个人,其中两人,徐乐并不识得。而另一名被突厥狼骑用直刀逼着的,徐乐却认了出来。

正是马邑郡中大将,王仁恭的部下张万岁!

看网友对 第八十三章 角力(十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