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八十章 入彀(二)

第五百八十章 入彀(二)

铁崖部等族蛮兵,突然大举南下,令凉雍等北郡宗阀措手不及,铁狼军主力被迫北撤,河西也骤然难受起来,大量兵马不得不停留在卧龙、天钧一线,以防北部湖泽冰封之后,蛮兵主力突然绕道往太微山北麓、东麓攻过来。

面对这一势态,诸阀联军开始调整对京畿的主攻方向,除了在青龙峪之外陈兵百万,封堵住龙骧军东出京畿的出口,太子赢丹则亲率三十万虎贲军精锐,从蓟阳军借道,越过斩马岭,进驻当年龙骧军能血斩数万妖蛮精锐、之后又花费数年之功融铁造就的潼口坚城。

雁荡原此时则彻底对诸阀联军敞开怀抱。

卫王赢琛南投陈海,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令六阀也措手不及,此时太子赢丹摆出既往不咎的宽容姿态,下令六阀迁部分族人填入雁荡原,六阀这时候也知道太子赢丹日后不会让六阀再归京畿,但能雁荡原、蓟阳郡等地休生养息、繁衍宗阀,也是勉强能接受的结果。

七月中下旬,容、熊、赵三族六十万子弟族人,在二十万西园军精锐的护送下,陆续迁入雁荡原,开始委派官吏,接管雁荡、潼口、铁原、横山等城。

而除了在青龙岭以东的险隘之下,留下百万将卒,从东部封堵龙骧军外,诸阀联军的主力,则开始从甘原山西麓、蓟阳郡借道,往秦潼山西北麓的雁荡原转移。

到九月底,除去河西、天水、秦川等郡的地方兵马外,诸阀联军在秦潼山以西聚集的兵力,已经超过四百万。

天水郡加上雁荡原,也就一千四五百万人口,就地征调的粮草,根本无法维持四百万兵马的消耗,除了从河西、秦川、凉雍等郡征调粮草外,大量的粮草,更是源源不断从从更远的雁门、辽阳、渔阳、历川、济河调集过来。

在这漫漫长达数万里的道路上,仅运送粮物资、保证后勤的辎重兵就多达两百万,动用数十万头驼兽……

******************

河西,卧龙城。

卧龙城乃是河西修筑于太微山西北麓卧龙岭支脉的一座坚城,也是妖蛮南寇,唯数不多能不经过东部的天水郡以及西部的铁流岭,攻入河西腹地的缺口。

高耸的城墙上伤痕累累,应该是历年来妖蛮犯边所留下的痕迹。

城中建筑刀劈斧凿,粗犷无比,慢慢都是铁血的味道。

卧龙城的城守府建立在城中最高处,此时有数头战禽在城守府上空盘旋着,监视卧龙城内外的动静。

城守府正中处修建一座大殿,通体用白石筑成,在阳光的照射下燦燦生辉,大殿正门上方书着“太极而微”四个大字。

此时秋风萧瑟,寒意南袭,卧龙岭以北的洪泛区很快就会彻底冻结实,蛮兵进攻卧龙岭的通道就将彻底打开,然而此时更令河西众人担忧,已经不是在首阳岭聚集的三十万蛮兵,而是已经全面进入雁荡原,前部兵马已经进驻横山一线的诸阀联军。

向里面看去,殿中满满堂堂的,有数十之多,除武威神侯董良坐在中央长案之后,世子董畴、祖师堂首席葛玄乔、陈氏老祖陈隽、铁流大营都护将董蒲、秦穆侯秦寿、柴氏老祖柴山以及孙泉宗、董藩、解氏老祖解锟等河西的核心人物,几乎聚集在这里。

董良在正中而坐,其余人分两列而坐,与朝堂无疑。

“太子赢丹入天水之后,先将那京郡六阀的百万子弟安排在雁荡原之中,同时在雁荡、潼口、横山等重城之中大肆安插人手。我武威军被迫将这些城池交给六阀接手。而华阳宗吴恩、屈锡元等人,也是彻底投到太子赢丹,甚至将天水郡兵的指挥权都交了出来,甚至恬不知耻的请太子赢丹在天水郡委派征粮税吏——可以预见,一旦诸阀联军从天水郡南下,接管秦潼西关之后,武藏军也会全面投入太子赢丹的怀抱以换取他们未来在新朝的地位,赢丹到时候在秦潼山以西,便有五百万兵马可用……”

董畴神sè沉郁的介绍当前的形势,

“诸阀联军进驻横山之后,并没有急于从横山沿潼水,往沥泉突进,分去助天水郡兵坚守秦潼山西隘口的兵马暂时也仅二十万左右,但在雁荡、雁西等城填入两百万兵马,说是秦潼山地势崎岖,从横山、西隘以及南面位于秦川郡境内的潼南古道,无法展开四五百万兵马,而同时妖蛮现在对凉雍郡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说不定也会进犯河西、榆城岭一线,需要留驻大量兵马在此,以备不时之需,但实际这两百万兵马,除了能威胁我卧龙城,还随时有可能沿渭水南下,从天水郡的西北侧,直接踏入河西的腹心要害,我们不能不防……”

听完董畴将势态分析完毕之后,董良脸上虽然平静无波,但是半晌没有说话,众人心态则更沉重。

龙骧军触犯众怒,与天下为敌,谁能想到最终成全的竟然是太子赢丹?

九藩更想维持割据地方的现状,遂将兵权都交给太子赢丹执掌,希望太子赢丹能够早早剿灭龙骧军、在燕京登位,恢复旧治——太子赢丹登位后,也会维护宗阀的利益,使诸阀各安其地,继续站在芸芸众生之上,但太子赢丹能容华氏治秦川郡,能容吴氏、屈氏共治天水郡,能容熊氏、容氏、周氏分治雁荡原,容屠氏、樊氏、赵氏分治蓟阳、历郡,但登位后的太子赢丹,能容董氏一家独大,在西北域独占四郡之地吗?

这是河西众人所迫切面临的问题,甚至两个月之前,谁都没有想到形势会突然之前,对河西变得如此险恶起来。

此时河西主要将领和主政一方的大员,差不多都集中在这里,作为河西的实际掌控人,董良实在不能有任何懦弱的表现。

斟酌了一会儿,董良沉声说道:“华阳宗、武藏军素来首鼠两端,之前甚至要借助龙骧军,才能挡住我河西的铁骑,即便都投向赢丹,也难有大作为。此外,赢丹虽然对我河西防备甚严,但他终究要拿下京畿、剿灭龙骧军之后,才能再谋其他。而太微宗崛于河西一隅,一步步从贺兰剑宗的附庸,成为气吞四郡之地的大宗,也不是侥幸……”

董良的这番话并没能让大家感到好受。

龙骧军虽然勉强扩编到二百万规模,但要守四方要隘,乾元玄极大阵部署于青龙裕、天罡雷狱阵部署在武胜关南三塞,而秦潼山从南到北有三处出兵通道,虽然地势险窄,但龙骧军在秦潼山就聚集六十万精锐,如何挡得住联军四五百万的兵潮?

而在联军拿下京畿之后,河西难抗大势,难道最终的结局,是肢解四郡以求平安吗?

肢解河西,应该很多人都乐意见到的情形,何不要说华阳宗与武藏军以及迁入雁荡原的三阀了。

议事一直到月上中天才结束掉,实际也谈不出什么来。

除了留守在卧龙城中的将领,其余人都各乘灵禽,往自己的驻防地赶去。

董良最后将葛玄乔、陈隽以及世子董畴、秦穆侯董寿留了下来。

董良迟疑了一会儿,向董寿问道:“宁儿在精绝都护府这些年了,你父女二人,可有联络?”

董寿脸露惭sè回道:“宁儿远嫁西羌,心里或许存有怨恨,这些年并不曾有只语片言送到我的案头。”

董良喟叹一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董畴说道:“当年我等担心陈海崛起太快,在河西斩断鹿城往天机学宫的商道,但龙骧军这几年所造的天机战械,所耗用的淬金铁,要比我们预估多得多,以及精绝都护府大将韩謇率兵东进,我们开始还有疑惑,但从蛮兵悍然南下,算是恍然大悟过来,龙骧军必然是蛮族的掩护下,从北线将鹿城的淬金铁大肆运入雁荡原——是我们太后知后觉了。”

这些年是董畴在主持河西军政事务,没有办法将这个责任推到董寿头上去。

“请父亲许我前往黑山,杀了这暗助外贼的逆女,跟宗族谢罪!”董寿心里早就不存半点父女之情,但想到董宁之事令他在河西地位变得极其尴尬,心里就又恨又恼,杀气腾腾的就想孤身潜入黑山,将这逆女刺杀掉了事。

“父亲真的想要杀我而后快吗?”

守在大殿门前的一名扈卫,这时候突然张口朝大殿问来。

听到董宁的声音,董寿像被踩住尾巴的猫,差点就跳起来,他怎么都没想到,董宁这一刻竟然就在卧龙城,甚至就站在大殿之外,亲耳听到他们所议论的一切?

董畴也是大惊。

大殿之外,是他身边的扈卫负责今日的值宿,而且扈卫营统领又是父亲刚刚收入门下的冉虎,董宁怎么可能混进来?

董宁虽然变换容貌,但听声音自然是她本人无疑,而此时再细看她的气息,竟然也已经修成道丹了。

董畴、董寿甚至董良都不会想到扈卫营竟然都让人渗透进来了,所以之前不会去一一细查守卫大殿的数百名扈卫气息,但这时候大殿内众人,神识往大殿外十数名扈卫身上锁过去,顿时就察觉董宁身侧那轩昂大汉,气息也极可疑。

“葛老祖许久不见了啊!”陈海哈哈一笑,摸了一下脸,让扭曲变化的筋骨恢复原状,昂首阔步与董宁一起往大殿里走来。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章 入彀(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