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63 众矢之的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8次加更

663 众矢之的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8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就在刚才,我还仔细听着青阶队长讲课,心想像我自己这样练功夫的,果然不如人家本身有师父的,连修炼暗劲会有走火入魔的危险都不知道。我认真比照了青阶队长所提出的征兆,确认自己并没有这样的现象发生,然而突如其来的指责,却让我如同当头棒喝!

我,有走火入魔的征兆?!

这怎么可能!

青阶队长描述的那些特点,比如说话的时候好端端皱一下眉毛或是抽一下嘴巴,吃饭的时候莫名其妙摔了筷子,我通通都没有过,怎么能说我有走火入魔的征兆?

我诧异地回过头去,发现指责我的人,是和我一个宿舍的青冥子。这家伙和我素不来往,就算在一个房间睡觉,所说过的话一只手也数得过来。就算我们两个不和,他也用不着这样冤枉我吧?!

现在的青冥子,正一脸愤慨地指着我,一副煞有介事的模样,好像真有这么回事似的。我的火一下就上来了,平时不跟我说话也就算了,关键时刻竟然捅我一刀,什么玩意儿!

我正准备反驳他几句,然而又有杂七杂八的声音跟着响了起来:“就是,王巍走火入魔,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大家全部看在眼里,为什么队长不处理掉他呢?”

“是啊,每次和这家伙坐在一起,我都心惊肉跳,恨不得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现在的他虽然还没彻底入魔,但是看那情况也快了,到时候大家都得遭殃,不如及早把他干掉!”

“没错,我还以为就我一个人发现了。你看他练功的时候动不动就龇牙咧嘴,严重的时候还倒在地上滚来滚去,这根本就是走火入魔的征兆,队长为什么视若不见?”

“这家伙就是个潜在的入魔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谁又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这些声音,从我的四面八方传来,几乎一时之间,青阶队伍里的人全都在指责我,充斥在我的耳边,挤爆了我的耳朵。而我也目瞪口呆、冷汗涔涔,这才明白之前大家为什么排挤我、冷落我。练功的时候都不愿意和我坐在一起,就连和我一个宿舍的青冥子都离得我远远的,原来他们以为我是一个即将走火入魔的人!

可事实不是这样的,按照青阶队长的讲述,入魔者在走火入魔之前,会出现多种行为不受控制的现象;而我之所以有时候龇牙咧嘴,甚至躺在地上滚来滚去,那是因为我身上疼啊!

疼的时候,谁不龇牙咧嘴?我给你一刀,你都可能叫我爸爸,这算什么行为不受控制!

可在众人眼里,他们并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事情。他们看到我在挑战蓝阶队长的时候,身体突然不受控制地摔到地上;看到我练功的时候突然倒吸凉气、咬牙切齿;看到我突然摔倒在地、滚来滚去,还昏死过去…;…;

种种行为,在他们看来,就是走火入魔的前期征兆!

我想要给他们解释,却不知从何解释而起,我说我练功的时候就是发痛,他们会相信吗?而且现场这么多的声音,恐怕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声音就被所有人给淹没了。

面对众人的指责和愤怒,我确实有点手足无措,任凭我以前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可也从来没有碰过这种事情,完全不知应该怎么面对。当时我都傻眼了,空有一张嘴却不知怎么解释,只能呆呆地看着众人恼火的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知什么时候,众人慢慢安静下来,原来是青阶队长在摆着手,示意大家不要再说话了。青阶队长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对我说道:“王巍,你跟我来!”

说完之后,青阶队长便转身而去,我也立刻跟在他的身后。我们一前一后地走着,过程之中始终没有任何交流,这时候太阳已经完全落到山下去了,黑暗也渐渐笼罩整个大地,远处隐隐传来野兽的低鸣,四周的气氛也愈发诡异起来。

最终,青阶队长将我带到了一片小树林中,确保四周没人听到我的谈话,他才转过身来,和我面对面站住了。这时候,青阶队长才开口说话:“入魔者的大脑损伤虽然是不可逆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治疗的可能。据我所知,这个世上有些高人就能控制,所以你千万不要灰心,趁着‘魔气’还未彻底入脑,赶紧离开这里,寻找高人治疗去吧。”

所谓魔气,青阶队长之前讲过,说是天地之气如果不能被我们驾驭,反而侵蚀我们的身体和大脑,就会成为魔气,是非常有害的东西。当然,这个词语肯定也是民间编纂,科学家也不可能来研究这种玩意儿,所以是不是官方用词也无所谓了。但我没想到的是,就连青阶队长都以为我是“入魔者”的预备役了,所以才会这么苦口婆心地劝我离开,还让我不要灰心,去找高人治疗!

我想起来之前我昏迷的那次,曾经被三个队长齐齐围住,那个时候,他们显然就以为我是标准的入魔者了,所以才会说出那一番奇怪的话,甚至还说要处理掉我等等。

也就是因为我的靠山强大,所以他们投鼠忌器,没敢真的对我做出什么,要是换成一般人,恐怕早被他们给处死了吧!

我知道我肯定不是入魔者,虽然外观表现有点类似,但我知道我真不是。我也不知怎么解释,只能着急地说:“队长,我并不是入魔者,是我练得那个功有点特殊,常常会使身上某些穴位疼痛,所以才做出一些异常举动,但这真和‘走火入魔’没有联系,希望你相信我!”

但无论我说什么,青阶队长似乎都不信了,他微微摇着头。无奈地说:“每一个即将走火入魔的人,都会千方百计地否认自己即将入魔。王巍,你要认清现实啊,及早治疗还来得及,否则拖到彻底入魔,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我也不怕告诉你,就你前些日子的那些怪异行为,如果放在一般队员的身上,我们几个队长早就联手剿杀你了!只是我们知道,你的来头不小、靠山不小,所以才没有对你做出什么。我真是一片拳拳之心,也是为了你好。希望你能尽快离开这里,否则大家都会不得安宁,等到不可挽回的那天,一切都追悔莫及了!”

其实我也感受到了大家的畏惧,将我赶出兵部,几乎是朱雀门中每一个人的愿望了。现在的我真是百口莫辩,要不是信不过夜明的人,我真想把龙脉图的秘密告诉他了。

朱雀门里,现在从上到下都希望我能离开,可是我怎么能走呢,我好不容易才混进来的啊。我摇着头,认真地说:“队长。请你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入魔者,也不会做出和之前那人一样的行为!我练的功就是这样,经常会疼得死去活来,但是大脑没有受过一丁点的损伤!”

可是无论我怎么说,队长都不相信,他还是婉转地劝我认清现实,然后离开这里。最后,我被逼急了,当面给他立了个誓,说如果我有一丝一毫想要伤害别人的行为,那么几个队长可以不用客气,联手将我剿杀!

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青阶队长也不好意思再赶我走了,毕竟他也得罪不起我身后的那个人。

最后,他万般无奈地说道:“好吧,既然你坚持己见,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就像你自己说的,如果你真有走火入魔、想要伤人的表现,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我也点头,说:“好!”

立下保证以后,青阶队长才把我带了回去。这时候,夜幕已经彻底降临大地,蓝阶和紫阶也早都散队回去了。唯有青阶队伍里的众人,仍在等着我们归来。

大家都能猜到队长带我过去是谈什么了,所以满怀期待地看着我们,希望我能够被赶走。但,青阶队长当众说道:“我确认过了,王巍并不是潜在的入魔者,只是他练的功有点特殊而已,希望大家以后不要戴着有sè眼镜看他,以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青阶队长的这番说辞,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所以未免有点底气不足。他连自己都说服不了,更别提说服青阶里的其他人了。一时之间,民怨再次沸腾起来,大家都抱怨着这样的处理结果不好,还是尽早把我赶出兵部才是适当之举。

其实,青阶队长又何尝不想这样做呢,但他确实得罪不起我,只能板着脸说:“这里到底谁说了算?我说没事就是没事,你们再乱一个给我看看?我再重复一遍,王巍没有问题,我能给他作保!如果他真的走火入魔,我会联合其他几位队长,毫不犹豫地将他击杀!”

虽然青阶队长这样保证,但队伍里面还是有些不满的声音,说真到了那天,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指不定要死几个人呐!

如果我真是个潜在的入魔者,那么他们的担心并非多余,就拿今天下午发生的那事来说,这还是三个队长都在现场,还有一大票青阶、蓝阶、紫阶的高手围着,其中一个青阶队员还被咬断了手掌,而且还有好几个紫阶队员受伤,才将那个入魔者给制服了。

那么,假如换个场景呢。比如食堂,或是宿舍,又或是洗澡间,一个家伙突然入魔的话,三个队长不能及时赶到,还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根据青阶队长之前的讲述,这样的事情在兵部中并非个例,之前就有过数起入魔者杀人、伤人的事件,最严重的时候甚至死了十几个人才被制止。所以在兵部中,如果发现潜在的入魔者,一般都是直接抹杀,也就是说。如果我没后台的话,现在就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面对众人的不满和抱怨,青阶队长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强行用自己的威信施压,制止他们再说下去。队长到底是队长,一番强硬的言论过后,青阶队员之中就算还有不满,也不敢再表现出来了。

直到这时,青阶队长才说了散队。

众人无可奈何,只能三三两两地离开,照旧还是没有人搭理我,再加上今天下午的事情发生以后,他们对我的态度就更加畏而远之了,一个个把我当作瘟神一样,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好在我对这些早已习以为常,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该吃饭吃饭,该洗簌洗簌,该休息休息。

只是这天晚上,青冥子回来得比之前更晚,几乎是实在无处可去了,才哆哆嗦嗦地回来睡觉。青冥子今天是第一个指责我的,就是因为他的存在,和他的带节奏,才导致我成为了众矢之的。

我本来想好好和他解释一下,但是看他完全没有和我交流的欲望,只好作罢。

到了第二天,气氛就更加微妙了,练功的时候根本没人愿意和我坐在一起,实在逼得没办法了也是离我好几米远。我看他们实在难受,便主动向青阶队长提出,说我自个到小树林那边练功去了。

队长答应了我,但是让我别走太远,树林里有吃人的野兽,让我尽量呆在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我远远地离开大家,他们这才满足了,秩序也恢复正常。

我一个人练功,当然要自由许多,以前疼痛来袭还尽量克制自己,避免吓着别人,现在就不管那么多了,该嚎叫嚎叫,该打滚打滚。虽然离得远,但他们还是能看到我,每次看我疼得死去活来,他们就吓得魂飞魄散,生怕我冲过去攻击他们,感觉倒还挺好玩的。

这片山谷,确实是我修炼龙脉图以来,所遇到过的最好的练功地带,无论是省城的老山林子,还是李皇帝的后花园,都比不上这里。

如果说“天地之气”这种东西真的存在,那么这里的天地之气确实无比充沛,有时候不得不服夜明,真是什么宝地都能找到,怪不得旗下有这么多的高手,怪不得能在暗中掌控华夏大地那么多的城市,怪不得能够成为政府和中央现在最大的威胁!

能够深入夜明的兵部,是我作为一个龙组队员最大的幸运,我在这里的所见所闻、一举一动,都能成为将来攻破夜明时的强大助力。所以,我倍加珍惜这个机会,除了尽可能掌握更多有关夜明的信息和秘密,也努力提升着自己的实力,期待有天可以最大限度地帮我舅舅。

现在的我,已经攻破了第二十五处穴道,正努力往第二十六处穴道进发。这次的难度更胜以往,疼痛也日渐加重,经常疼的我死去活来、嚎叫连连,可惜就是迟迟无法攻破。

转眼间,距离那个“入魔者伤人事件”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但是大家对于入魔者的恐惧却有增无减,主要还是因为我仍在朱雀门里,所以很多人都经常处在担惊受怕之中。

虽然我几乎不和任何人往来,但我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恐惧是一天比一天剧烈。对于这些,我仍旧报以无所谓的态度,自己该干嘛就干嘛,他们害怕是他们的事,只要不赶我离开就行。

但我还是低估了他们的胆量。

这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吃过饭后洗了个澡,便回宿舍睡觉去了。我睡觉的时候,青冥子还没回来,我也习惯了这种生活。所以并没当一回事。

也不知过去多久,我睡得正香,突然感觉一道凌厉的杀气扑面而来。这种对于危机的感应,其实每一个练武之人都有,而且功夫练得越高,第六感也就越强,几乎是同一时间,我就从睡梦中惊醒过来,一睁眼睛,就看到一柄尖利的钢刀,在黑暗中闪着寒光,朝着我的脖颈直劈下来!

我吃了一惊,不知道是谁在黑暗中偷袭我,完全是本能反应,身子猛地往床下一滚,那柄钢刀便“唰”的一声劈在我枕头上,荞麦做的枕头顿时一分为二,荞麦粒子也哗啦啦地淌了一床。

与此同时,我的身子也跌到了床下,滚到了偷袭我这人的脚边。而他一刀未能成功,再次狠狠一刀朝我斩来,这人的实力很强,刀法也很犀利,堪称又快又狠。

我急中生智。猛地一拽他的小腿,他便重心不稳,整个人也倾倒在地。我顺势一脚踢出,正好踹在他的胸口,他的身子便“咣当”一声撞在墙上。我一个鲤鱼打挺猛地站起,喝了一声:“谁?!”

我一边叫,一边抽出打神棍,就要再上前去攻击这人。

打神棍在黑暗之中甩长,发出嗡嗡的破空之声,似乎极其渴望饮血。而这人似乎也意识到不是我的对手,猛地站起身来就往外扑。在宿舍里突然遭到袭击,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兵部之中虽然不排斥打架,甚至也不排斥杀人,但是要求必须光明正大地挑战,不能搞些偷鸡摸狗的暗杀手段,否则那就人人自危了。

这人半夜来偷袭我,我肯定不能放过他,至少也得将他交给我们队长处置,否则我以后还能不能安心睡觉了。所以我没有丝毫犹豫,手持打神棍就往外追,但是随着那人跨过门槛,被门外的月光一照,我才看清了他的面容。

竟然是和我一个宿舍的青冥子!

看到是他以后,我的脚步一下就顿住了,皱着眉头看他渐渐跑远。我回身走进屋内,看了下挂在墙上的表,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青冥子这个时间来偷袭我,现在是做了充足的准备,就是想置我于死地!

至于他杀我的原因,不用想了,肯定是觉得我是个潜在的入魔者,和我一个房间睡觉不能踏实,所以才对我起了杀心。

我们在一个宿舍睡觉,他能杀我的机会可谓层出不穷,还好今天被我提前感应到了,如果稍微有点疏忽,恐怕我已经做了刀下亡魂。

青冥子这个人,我跟他没有任何往来,所以对他的评价也无从谈起。但在我的印象里,他属于胆小怕事的那种,这次竟然鼓起勇气杀我,想必事情已经到了多么严重的地步。

总之,这样下去肯定不行,我可不想每天睡觉还得担惊受怕。

门外一片寂静,只有孤独的月光洒进来,映着一个孤独的我。我坐在黑暗中的房里想了又想,决定要解决这件事情。我不打算杀了青冥子,也不打算告他的状,我还要在兵部长久的呆下去,不想四处树敌。

我打算去找青阶队长谈谈,看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单人的房间,这样谁也不用害怕我了,我自己也能睡个好觉。

一般来说,这事应该第二天再找,但我当时已经睡不着了,也担心睡着以后,青冥子又来偷袭我。所以我便走出门去,打算现在就去找青阶队长,让他给我安排个独立房间。

此时此刻的广场之中一片静谧,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之中,不同房间里面传来不同的呼噜声,也不知道青冥子躲到哪里去了。我沿着五楼走廊不断地往前走,青阶队长就住在走廊最前面的一个房间。

还未走到门前,我就看到队长房间里面还亮着灯。没想到青阶队长到现在还没有睡,那么正好,可以和他谈谈。然而,就在我刚走到门口,想要敲门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了说话声,竟然是青阶队长和青冥子!

青阶队长:“偷袭失败了?怎么回事?”

青冥子:“我也不知道啊。就在我一刀劈下去的时候,他就突然醒了!”

青阶队长:“你真是太蠢了,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他没追上来了?”

青冥子:“没追上来!我等了一会儿,才到您这来的!队长,实在是我技不如人,那个王巍还是挺强的!我看,只有您亲自动手了!”

青阶队长:“没办法了,为了咱们整个青阶,乃至整个朱雀门的安全,必须要下手铲除他了!但是这家伙来头不小,上面有人罩着,所以必须得给他制造个意外死亡的假象才行…;…;”

听着二人的对话,站在门外的我自然是目瞪口呆。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谋划这起暗杀事件的人竟是青阶队长。我无法形容自己心里的震撼,虽然我从来没把这个队长当成自己人过,但是想到他平时对我多有照顾的模样,再看看他现在策划杀我的嘴脸,还是让我有点无法接受,人心之险恶,确实无法想像!

听着一个毒计缓缓从青阶队长口中说出,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忍不住就往后退去。但是说巧不巧,门口的墙边上有个啤酒瓶子,我这一退恰好就撞倒了,“当啷啷”的声音在这暗夜之中显得十分刺耳。

“谁?!”

门里迅速传来青阶队长的声音,接着一个身影迅速扑了出来…;…;

看网友对 663 众矢之的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8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