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65 大闹朱雀门 为 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9次加更

665 大闹朱雀门 为 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9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其实直到矮子队长走出门外,我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该信任他。按理来说,矮子队长是朱雀门里的一份子,和其他队长应该是一丘之貉,怎么可能会站在我这边呢?

可就像我自己说的,我已经别无选择了,我也别无他路,只能去相信他。如果他是为了将我稳住,好去外面带人进来杀我,那么他在出门以后就会大喊大叫,吸引更多的人过来,那我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还好,矮子队长并没有这么做,在他出门之后,便把门反锁了,然后匆匆消失在了门口。这就说明,矮子队长并没有害我的心,他是真的帮我去找朱雀元帅了。

无论我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他都不可能直接下命令给各路队长,只会通知兵部的尚书,尚书在通知各门的元帅。现在,各路队长纠集起来要杀掉我,能救我的肯定只有朱雀元帅,所以矮子队长的路线是没错的。

可是随之,第二个问题也涌入了我的脑海。

我在朱雀门呆了也有近三个月了,还一次都没见过朱雀元帅,根据一些小道消息得知,朱雀元帅很少过来这里,就是各路队长也常常找不到他;在各路队长看来,我有潜在的入魔倾向,所以他们一度都很为难,想要请教朱雀元帅该怎么办,但是因为一直都找不到这位主儿。所以事情才会恶化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朱雀元帅既然这么难找,连青、蓝、紫三阶队长都遍寻不到,他一个小小的赤阶队长,又上哪找去?

但矮子队长让我藏在柜中不要出来,我也只能暂时听他的话,希望他真能把朱雀元帅找来。耳听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乱,喊杀声也越来越烈,显然不少人都集中到一楼来了。

“王巍呢?有没有看到王巍?”

“没有啊,我们一路追踪下来,到一楼就不见影子了!”

“是不是跑到广场上了?”

“不可能,广场那么空旷。他要跑过去的话,不可能会躲过咱们的眼睛!”

“那他就是藏到某个房间去了,给我一间一间地搜!”

顿时,摔门、砸门,进进出出的声音不断响起,一楼赤阶的宿舍被一间间推开检查,赤阶的队员们也表现得非常配合。因为我这是矮子队长的宿舍,所以一时半会儿没人敢来。

但是不过多久,当一楼所有宿舍都被检查完毕之后,人群便渐渐集中在了矮子队长的宿舍门前。

“所有宿舍都检查过了,只剩这一间了!”

“那还犹豫什么,快砸开门啊!”

“不好吧,这是赤阶队长的宿舍…;…;”

“赤阶队长呢,让他赶紧来啊!”

门外的声音越来越多,但是矮子队长始终不见身影,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最终,有级别高的队长下了命令,让把矮子队长的门砸开。在兵部里,不光各个楼层的成员存在阶级问题,各个队长之间其实也有这个问题‐当然,不是那么严重罢了,表面上还是要互相尊重的。

总之。有级别高的队长下过命令以后,立刻就有人准备付出行动了。透过柜子的门缝可以看到,门外有人已经把脚伸了出来,准备把门一脚踹开,我的一颗心也随之怦怦跳了起来,已经做好准备冲出去了。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个冰冷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谁敢踹我的门?”

这个声音冰寒刺骨,还夹杂着隐隐的霸气,正是赤阶的矮子队长!兵部中七个阶级、七个队长,矮子队长的实力是最弱的,所以才被派来驻守赤阶的关卡;可在兵部能当队长的人,无一不是立下过汗马功劳,深受本门元帅器重的人,所以他的实力虽然不堪,但在朱雀门中也有着不低的地位!

矮子队长一到,门外立刻安静下来,显然都齐齐看向了他。藏在衣柜中的我,一颗心也跳得更加快了,矮子队长回来了,那朱雀元帅是不是也到了?然而让我失望的是,门外并没传来众人问候朱雀元帅的声音,倒是一帮赤阶队员纷纷叫着队长。

不用多久,矮子队长便来到了门前,指着刚才那个准备踹门的家伙说道:“你踹一脚试试?”

在矮子队长霸气的威压下,那个家伙也哑了火,一声都不敢吭了。然而,青阶队长的声音却响了起来:“赤阶队长,你来了正好,快打开门吧,看看王巍是不是躲进去了?那家伙走火入魔,存在着很大的危险!”

青阶队长这么一说,其他队长也纷纷说起话来,让矮子队长赶紧把门打开。面对众人的压力,矮子队长却寸步不让:“你们脑子秀逗了吧,王巍怎么可能跑到我房里去?你们还是到其他地方去找找吧!”

但矮子队长越这么说,其他人反而越怀疑他。青阶队长说道:“赤阶队长,所有地方都找过了,只有你这没有查看,你就把门打开,让我们进去看一看吧。真的,王巍现在特别危险,必须尽早将他铲除,否则朱雀门里必遭大难!”

这话说到众人心坎里了,大家最怕的就是入魔者,所以青阶队长这么一说,附和他的人就更多了,都在奉劝矮子队长把门打开。但矮子队长愣是特别的硬,说:“你们随便去哪找都行,就是别来我的房中!王巍肯定不在这里,我离开的时候锁好了门,难道他能从门缝里钻进去?”

矮子队长这么一说,青阶队长也彻底发了火,有些不爽地说:“赤阶队长,王巍在不在里面。你把门打开看看,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吗?你越是不给我们开门,越说明你的心里有鬼!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我们今天就是硬闯也要进去看看!”

青阶队长是个很会煽动人心的家伙,在他的叫嚣之下,起哄的人越来越多,眼看着局面就要压不住了。矮子队长就是再硬,肯定也硬不过这么多人,只好开口说道:“好,我可以把门打开。但是你们不要给我乱翻东西!”

“这你放心,我们肯定规规矩矩的。”青阶队长做了保证。

等到安静下来以后,矮子队长这才掏出钥匙,慢慢把门给打开了。门一开,青阶队长就要往里面冲,矮子队长的声音冷冷响起:“你注意点,这可是我的房间!”

青阶队长无话可说,只好做了个“请”的手势:“好,那你先进!”

矮子队长这才迈步走了进来,同时又有几个队长跟在他的身后一起进来。矮子队长进来以后,扫视了屋中一圈。说道:“看到了吧,里面没有王巍,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吗?”

青阶队长讪笑着:“赤阶队长,你可真会开玩笑啊,这不是还没找吗,这屋里能藏人的地方可多啦!”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矮子队长也无可奈何,只好施施然走到柜前,用脊背挡住柜门以后,说道:“可以,你们随便找吧!”

几个队长立刻行动起来,床底下、窗帘后、水缸里,都仔仔细细找过一遍,当然没有我的身影。最终,青阶队长朝着矮子队长走了过来,语气yīn沉地说道:“赤阶队长,方便把柜子打开下么?”

“方便,这有什么不方便的?里面只有我的几件破衣服而已…;…;”

矮子队长回过头来,当着众人的面,伸手就拉柜门。就在他拉开柜门的一瞬间,我的身形便暴露在众人的视线范围之中,青阶队长立刻大叫:“王巍就在里面。快抓住他!”

与此同时,我整个人也扑了出来,同时伸手扼住了矮子队长的喉咙,冲着其他几个队长吼道:“都别过来,否则我杀了他!”

就在刚才,矮子队长挡住柜门的时候,就用极小的声音和我说过,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劫持了他。所以现在,矮子队长表现得也非常配合,一脸惊恐地说:“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矮子队长的地位再低,到底也是个队长,其他人当然不敢轻举妄动。青阶队长气急败坏地说:“王巍,你赶紧把人给我放了,否则我把你碎尸万段!”

我冷笑一声,说你少给我废话,全部的人通通让开,不然我杀了他!

“快让开啊!”矮子队长配合着我,做出夸张的动作。

在我的威胁之下,几个队长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让开了,而我继续挟持着矮子队长,一步步往外走去。门外果然人山人海,几乎整个朱雀门的人都集中到这里来了,但是因为我挟持着矮子队长,所以大家只能为我让路。

我继续往前走着,也不知道该往哪去,只是往广场上走。我心里想,矮子队长既然又回来了,那就是没有请到朱雀元帅,现在已经没人能救我了,只能提前离开兵部,否则连命都保不住了。就是不知道区区一个赤阶队长,能否保我安全离开这里。

在我往外走的过程中,人群也都持续地跟着我,围成一个大圆圈,将我裹在中心,我走到哪,他们就移动到哪。在我行走的过程中,几个队长也抱怨着矮子队长,说他就是太固执了,才会发生现在的状况。

矮子队长也无奈地说:“各位老兄,你们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意义。我哪想到这家伙真就在我房里藏着?你们有这时间来抱怨我,还不如想想怎么把我救出去吧。”

矮子队长一边和几个队长对着话,一边悄悄告诉我说,他已经用报到处的紧急电话通知过朱雀元帅了,朱雀元帅马上就会赶到这里,让我想办法拖延一点时间;还说,这个情况不能告诉各路队长,担心他们狗急跳墙,想在朱雀元帅到来之前不顾一切地杀我灭口。

矮子队长和我这么一叨咕,我才知道谋杀我的主意不是青阶队长一人出的,而是和蓝阶、紫阶队长一起策划出来的;这三个人和他们手下的高手,足以倾轧整个朱雀门,也足以置我于死地了,所以这险冒不得。

当时的我,都在筹谋怎么离开兵部了,知道朱雀元帅马上会到,我的心也稍稍放松了点。与此同时,青阶队长仍在威胁着我,说我根本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让我不要再垂死挣扎了。

我索性站住脚步,冲着青阶队长说道:“我就想不通了,你为什么非得置我于死地,我得罪过你吗?”

“为什么?!”

青阶队长冷笑一声:“因为你走火入魔了啊,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不明白吗?”

听到青阶队长这么说后,我便高高昂起头来,冲着四周的人说道:“各位,青阶队长说我走火入魔了,你们看我像是入了魔的人吗?”

入魔的人是什么样子,兵部的人多多少少见过几次,最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行为不受控制了,像个疯子一样乱打乱杀;可我现在神智清醒,还能和常人一样对话,哪有半点走火入魔的样子?

我这么一说,四周的人顿时议论纷纷起来,普遍认同我的说法,认为我并没有走火入魔。眼看着舆论慢慢倒向我这一边,青阶队长也有点着急,大声说道:“这家伙刚才确实走火入魔了,我和我们青阶的队员都看到了,可能是他的状况并不严重,所以现在又缓过来了!总之,必须尽早将他除掉,否则咱们整个朱雀门都不得安宁,到时候又不知道死多少人了!”

走火入魔的人有多可怕,众人的心里都有杆秤,之前我练功的时候,只是偶尔龇牙咧嘴,或是滚来滚去,都能把青阶的人吓得不轻,恨不得离我十万八千里远;现在,经过青阶队长这么一渲染,再加上一众青阶队员跟着附和,便坐实了我“走火入魔”的罪证,喊打喊杀之声再次此起彼伏,嚷嚷着赶紧把我杀了。

借着这个势头,青阶队长再次大叫起来:“大家跟我一起上啊,尽早除掉这个家伙,还咱们朱雀门一个安宁!”

与此同时,蓝阶队长和紫阶队长也一起喊:“一起上,大家一起上!”

就像矮子队长说的,青、蓝、紫阶三个队长在朱雀门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威信,他们所发出的命令也有着极强的煽动力。所以一时之间,三个队伍的成员也都喊打喊杀地朝我冲了过来。

我本来想借助舆论给自己造势,逼迫青阶队长他们退兵,不成想最终却起到了反效果,反而让他们鼓足勇气朝我冲过来了。说到底,还是我人微言轻,在朱雀门里实在没有什么地位,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

在我手里,唯一的王牌就只剩下矮子队长一个,所以我只能扼紧他的喉咙大喊:“都别过来,否则我杀了他!”

矮子队长也跟着喊:“都别过来,都别过来!”

但,群众的激情一被煽动起来,就很难再消磨下去了,再加上几个队长仍在不断呼吁。所以人群仍旧如同海浪一样,一茬一茬地扑上来。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我真的被愤怒的群众给杀死了,就算朱雀元帅赶到,也没法去怪罪谁,毕竟杀死一个潜在的入魔者,有谁说是不可以的呢?

疯狂的群众已经形成不可抵挡之势,现在的我就算是真的杀了矮子队长,也起不到丝毫的作用了。更何况,我也不可能真的杀了矮子队长,所以我只能将他往旁边一推,接着冲他说道:“队长,谢谢你的好意了,不过我现在必须要走了!”

矮子队长也知道自己帮不上我忙了,只能一样冲我说道:“你,你快走!”

我不顾一切地转身朝着出口的方向奔去,但在我的身前已经有着无穷无尽的人。好在这些人里,也不尽然都是青、蓝、紫三阶的队员,更多的是地面那些阶层的人。

我再度把打神棍抽出来,一边抽打着四处的人,一边爆发出自己身上的所有潜力,疯狂地往外冲着。我的体内。充斥着蓬勃的龙脉之力,浑身上下也变得无比坚实,像是一辆横冲直撞的坦克,不断地往前冲着、杀着。

在我身前,倒下一片又一片的人,惨嚎之声和喊杀之声也不断响起,像这样疯狂地大闹朱雀门,估计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了。

而矮子队长,在我冲出去的刹那,也卯足了嗓子大吼:“我已经和朱雀元帅联系过了,他老人家明确指示不许伤害王巍!朱雀元帅马上就到,大家稍安勿躁,他老人家会处理这件事的…;…;”

但就像他之前推测的那样,他这番话不仅未能制止现场的混乱,反而使得那几个队长变得更加疯狂起来。人群之中,青阶队长同样大喊:“大家不要相信他的鬼话,朱雀元帅哪有那么容易联系到的?大家冲啊,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杀了王巍!”

人群变得更加狂暴起来,在朱雀门中众人的眼里,我就是个潜在的入魔者,只有将我杀了才能换来安宁。我疯狂地往前冲着、杀着,人群终于被我撕开了一个口子,我不顾一切地朝着出口奔了过去。

在我身后,是数以百计的追杀者,但大部分人都赶不上我的速度,最终只有几个队长和一些高手追了上来。而我,也成功奔到了通往外部的甬道,以很快的速度穿了过去,最终冲出了代表“朱雀”的那道石门。

石门外面,还是那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坐镇。在我冲出来的瞬间,那个老头还对我破口大骂:“谁让你出来的,这不合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更多的人跟着冲了出来,喊打喊杀的声音瞬间覆盖整个石洞。山羊胡老头估计也没见过这种阵仗,当场吓得一个哆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跌到身后的坑里去了。

“搞什么鬼?!”山羊胡老头冷汗涔涔。

我也顾不得这些,脚步继续往外面冲,身后的人依旧穷追不舍。很快,我就穿过石洞,来到了外面的狼谷,狼谷之中照旧只有一条羊肠小道,两边漆黑的木林中隐藏着无数绿sè的眼睛。

只是,这些凶悍的野狼在看到更加凶悍的人群之后,顿时吓得往后直缩,一点野狼的气势都没有,估计也是被吓怕了。

我卯足了劲,不断地往前冲着,我知道就在不远的前方,那里是兵部第一道关卡,里面有数之不尽的人。只要我冲到里面,局势必将更加混乱,他们想找我也找不到了。

抱着这个想法,我的脚下生风,拼出了自己所有的潜力,只是身后的人仍旧穷追不舍,而且其中胜过我的高手大有人在,距离我也越来越近。我一步都不敢停,知道自己一停下就玩完了,这还是我第一次被如此多的高手追杀,真的称得上是命悬一线了。

眼看着通往兵部第一道关卡的石门就在我的眼前,然而就在这时,狼谷的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形高大的中年男子。那个男子剑眉星目、面如冠玉,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儒雅,可他身上又系着一条黑sè披风,披风随着夜风微微摆动。而且在他身边的土地里,还插着一根杀气腾腾的银sè长枪,再配合他那如鹰一般锐利的目光,又给他身上增添了几分无形的霸气,不由得就让人心生畏惧,不敢轻易冒犯。

我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是出于对危险的敏锐感应,我知道这人绝对不能招惹,所以本能地就停下了脚步。现在前有狼后有虎,我的脑袋顿时大了起来,心想自己这次难道真要玩完?

然而,就在我站住脚步的同时,在我身后那些疯狂的追击者,竟然也纷纷跟着站住了脚步。虽然我没回头,可还是能感受到他们震惊而又慌张的目光,就在我还莫名其妙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一片哗啦啦的响动,我侧过身去一看,只见身后的狼谷道上,一众人都单腿跪在了地上,而且个个面sè肃穆。

接着,冲天的叫声齐齐响了起来:“朱雀元帅!”

声音清澈洪亮、震慑山谷,就连隐藏在木林中的那些野狼,竟也“呜呜”地一起嚎叫起来,像是恭迎着这位霸气男人的到来。

看网友对 665 大闹朱雀门 为 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19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