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八十二章 入彀(四)

第五百八十二章 入彀(四)

进入十月,虽然雁荡湖还是千里波光粼粼,但榆城岭以北已经是大雪皑皑,河流、湖泊、沼泽都陆续冻上。

而此时聚集于首阳山的蛮兵多达三四十万众,妖蛮族人更是超过百万,牛羊等牲口更是一望无垠。

虽然联军主力除了在雁荡、横山各留在百万兵马,更多的兵马则已经进入天水郡、秦川郡境内,会同天水郡兵、武藏军,在九月底之前就已经完成从横山、秦潼山西隘口以及潼南古道进攻秦潼山的军事准备。

太子赢丹还留在雁荡城,并没有急于与宁永年、宁致泽率虎贲军精锐南下督战。

太子赢丹的借口,是防备蛮族有可能绕过凉雍郡,往榆城岭一线长驱直入,但他心里是没有这个担心的,他更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在进攻秦潼山之前,就能逼使河西低头,消除后患之忧。

董良出身寒族,作为近百年来最为引人瞩目的天榜强者,天资根骨自然是在亿万人之上,但他雄才大略更是绝举世无双,封武威郡侯掌控河西郡兵不过七八十年时间,就鲸吞四郡,令天水、秦川等郡惶惶难安。

要不是陈海在河西之侧更妖孽的崛起,河西此时怕早已经将整个西北域都收入囊中、兵逼京畿了吧?

公厅大殿内,太子赢丹刚刚读完武威侯董良送来的一封信函,面无表情的扣在案头,朝在大殿内协助他处理军政事务的太孙赢余以及宁致泽等人说道:“河西还是不愿意痛痛快快的将他们这些年强占的玉龙郡、鹤翔郡交出来啊——所分摊的军粮,也是百般推托,迄今都没有凑到十分之一,真是可恨!”

太孙赢余看大殿内没有外人,疑惑的问道:“河西骄横已久,一宗独占四郡之地,强征暴敛,内外都有无数人早就对董氏满腹意见,我看还是待父王拿下京畿后,登高一呼,兵锋直指河西得了,何需此时跟他们讨价还价?”

宁致泽微微皱起眉头,说道:“此时能劝河西让出玉龙郡、鹤翔郡自然最好,要不然等攻下京畿,殿下初登帝位,再兴师动众西征,未免太过操劳了——或许可将董良召到雁荡来,直接问他到底有什么条件为好。”

太孙赢余太过乐观了,但宁致泽相信太子赢丹心里清楚,等攻入燕京城、剿灭对诸阀威胁最大的龙骧军之后,长期在外作战的诸阀兵马,恐怕都要迫不及待的返回诸郡了,到时候未必会有多少兵马留在京畿,继续听从他们的指挥。

因此能在进攻秦潼山之前,借数百万联军集结的威胁,解决掉河西的问题,才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至少先迫使河西将玉龙郡、鹤翔郡让出来,将河西的实力削弱掉三四分,到时候哪怕河西再有什么异心,镇压起来也容易。

“不要说董良,就怕董畴这时候都怕被我扣下来当质子,没胆进雁荡城吧。”太子赢丹轻蔑一笑,并不觉得董良会应召,到雁荡城来见他。“董良要是不敢进雁荡城,就说明他还心存异志,到时候殿下再用一些凌厉手段,天下宗阀也不会有人说殿下的不是。”宁致泽说道。

“行!你替我拟函给董良。”太子赢丹哈哈一笑,说道。

***************************

董良自然不可能进入雁荡城去见太子赢丹,经过几次沟通,董良最终决定到雁荡城西面的蒲川湖见太子赢丹。

蒲川湖是汇聚卧龙岭南麓溪流后,往南流入雁荡湖的一条大河,在卧龙城与雁荡城之间低陷带的一座湖泊,距离雁荡城仅二百多里。

蒲川湖也有百里方圆,此时还没有冻上,波光粼粼,芦花漫天吹拂,似大雪纷飞,风景极其壮美。

此时蒲川湖西岸聚集万余铁骑,那是护送董良过来的太微宗道衙兵,也是河西最精锐的战力。

而此时的董良正站在位于湖心的楼船之上,身边两人,一人是世子董畴,一人是太微宗祖师堂首座葛玄乔。

赢丹他们驰至东岸,距离湖心也就五六十里,所以肉眼便能看清清楚董良、董畴、葛玄乔三人的相貌,而除了这三人外,楼船之内再没有其他人的气息。

赢丹指着那艘数十丈长的楼船,朝董良扬声笑道:“秋风起,蟹黄肥,河西准备的这么周全,董侯难道道准备要请大快朵颐一番么?”

“数百万兵马囤于西北域,下一刻便是血流成河,殿下倒是好兴趣。想着此湖的鱼蟹了!”董良传声笑道,站在楼船之下,做出手势,请太子赢丹登船一聚。

宁致泽有所疑惑,传念问道:“是否请董良到东岸来一聚?”

“董良胆小如鼠,要是坚持让他到东岸,他怕是又要疑神疑鬼,怕我对他不利了,”赢丹传念说道,“再者说,你觉得董良此时有胆杀我?”

宁致泽想想也是,太子赢丹要是出了什么岔子,诸阀联军群龙无首,必将分崩离析,而待龙骧军彻底掌握京畿形势之后,接下来第一个要下手的,还是河西。

在宁致泽看来,河西除了屈服,已经没有更多选择了,董良故弄玄虚,不过是为河西争取更好的条件而已。

不过,为小心谨慎起见,宁致泽还是拉着老祖宁永年,陪同太子赢丹,一起御空往湖心飞去。

将要踏上楼船之时,宁永年、太子赢丹、宁致泽都毫无觉察,偏偏是宁永年系于腰带之上的灵狮血玉佩微微震鸣了一下。

灵狮血玉佩没有其他异能神通,但对杀气的感应最为灵敏,宁永年早年便是凭借这枚灵狮血玉佩多次逃过生死大劫。

灵狮血玉佩清越震鸣,说明下方有杀气掠来,但宁永年以为董畴或葛玄乔对他们心存怨恨杀心,还打算喝斥他们几句,但就在这时,轻拍楼船的细粮,蓦然凝聚在水索,仿佛直接穿过虚空,下一刻就往太子赢丹的双足缠来。

这一刻,宁永年才确认河西布下杀局,要在这蒲川湖刺杀太子赢丹,如白玉雕就的鬼魅双手,往水索拍去,就见宁永年双掌拍处光影扭曲,这一刻似乎这数丈内的空间都要被宁永年这一掌直接拍粉碎掉。

不管湖底所藏刺客,有何等修为神通,湖水所化的水索,在宁永年的裂空掌下,寸寸破裂,仿佛雨滴洒湖水。

“董良老匹夫,你胆敢刺杀本王,就不怕我来日尽起百万大军,将你河西杀得血流漂杵、寸草不生?”太子赢丹万万没想到董良还是对他起了杀心,暴露之下,手里的动作却也不慢,张口吞出一道剑光,骤然间化作一头青龙,往董良胸口冲去。

“你说这么多废话,还不如等逃出去后,率兵来杀便是。”董良微微一笑,双手结印,一道流光似奔流从胸前泄出去,极瞬间凝聚成一面凝如实质的巨盾,将太子赢丹青龙剑光击散,化作一团流光散影,散逸于天地之间。

太子赢丹待要与宁永年、宁致泽汇合,先逃回东岸再说,但这时候两道剑光从他们的身后斩出,封住他们的去路,下一刻就见脚下的湖水分开,黄岐玮、谢觉源徐徐飞出。

而看到陈海与变回真身的苍遗裂水而出,太子赢丹、宁永年、宁致泽这一刻,比被黄歧玮、谢觉源拿剑光劈中,还要震惊,还要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

陈海是出身河西不假,但陈海与龙骧军一手毁灭掉河西独霸西北域的野心,而为了限制龙骧军的野心,河西也不惜联合九潘在沥泉的势力,要给龙骧军致命一击,最终yīn谋被陈海挫败,以致河西与苗氏等八藩的势力,最终被陈海从沥泉驱逐出去。

这也是诸藩联军要剿灭龙骧军的最初根源。

这一切,都注定龙骧军与河西的矛盾不可能调和。

也正是如此,太子赢丹才认定董良虽然对他们痛恨有加,最终还是会选择屈服,打死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勾结在一起,对他行刺!

这怎么可能?

这一刻太子赢丹、宁永年、宁致泽整个人都被像是被雷霆击中,陈海突然出来,对他们的影响,甚至比被黄歧玮、谢觉源直接拿灵剑斩中更大。

苍遗直接变回真身,巨尾还拖拽在水里,但狰狞头颅却已离开水逾百米,巨大的龙爪一个交错,趁着宁永年、太子赢丹、宁致泽惊心之际,龙爪一伸,就是一道手臂粗细的紫电雷霆朝宁永年当头劈去。

宁永年虽然内心极度震惊,但数百年的修行底蕴还在,看到紫电雷霆朝面门轰来,他张口喷出一只绿玉如意来。

那绿玉如意上篆刻有一支灵荷,犹如刚刚采摘下来一般,予人有雾气氤氲之感,这一刻就见那支灵荷脱形而出,凝聚一道灵荷虚影,挡在紫电雷霆之前,竟然悄无声息的就将这道威能将百丈山崖轰成粉碎的紫电雷霆直接化掉……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二章 入彀(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