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八十五章 角力(十九)

第八十五章 角力(十九)

白驹吞龙,长声嘶鸣,前蹄刨动,一副冲撞得未曾过瘾的模样。

归于黑果之手,困顿于槽头,龙驹气魄,不得稍稍施展。被徐乐抢走之后,短短时间,白驹吞龙,若是能说话的话,这个时候只怕要喊出畅快二字!

执必思力晕晕沉沉的趴在马背上,只觉得鼻腔里面有热热的液体淌动。眼前晃动的东西,除了大大小小的星星之外,就是地面。

一时间执必思力只转着一个念头,我是谁,我到了哪里?

而执必落落身周那些突厥青狼骑,一个个都红了眼睛,不少人嘶吼着就要上前。哪怕以命换命,也要将少汗救下来!

而执必落落一声大吼:“都停手!”

呼喝声中,一直藏在青狼骑身后的执必部阿贤设,推开亲卫,大步走了出来,冷冷的看着徐乐:“你想要什么?”

徐乐坐在马背上,长矛矛纂压着执必思力后脑,轻松一笑,还未曾开口。身边步离已经策马而上,靠近徐乐身边,先拔出匕首抵住执必思力腰眼,抢先开口:“我要我爷爷!”

小狼女语声稚嫩,吐字生涩,满脸还黑一道白一道的有如花猫。但是蓝sè眸子中的杀气,谁也无法怀疑,只要执必落落说出一个不字,这匕首就立刻会捅进去!

执必落落毫不犹豫,大声怒吼:“黑果何在!”

这边变故,也终于惊动了到处慌乱奔走的千余越部战士,多少人目光转向了这边。杂沓脚步响动之声传来,几十名一身狼狈的千余越部战士,簇拥着乌头黑果父子两人匆匆而来。

黑果满脸黑灰,浑身颤抖,不知道是怒是怕。

而盖达乌头脚步蹒跚,只是神情复杂的看着坐在马背上,英姿勃发的徐乐。

这就是老徐敢的孙子啊…………

今夜变起突然,大火起时,黑果就被惊动。他第一时间将自己父亲乌头保护住,不断有部下来慌乱请示该当如何是好,黑果却是不知所措。最后还是乌头指挥若定,一边分派人马去救火,一边分派人马去寨墙上警戒,防止有敌人里应外合,趁势将千余越部在此一举荡平。

千余越部自己忙乱做一团,人人都在惊惶奔走,还真没注意到徐乐和步离两人趁乱撞向大营,最后还擒下了执必思力!

营地中着火和未着火的战马到处乱窜,徐乐和步离两人,实在是太过不起眼了。

人手分派完毕,乌头就想及了王帐核心处的突厥贵人,带着已经六神无主的黑果匆匆赶来。

今夜营中不知为何生变,首要之事,就是得向突厥贵人们请罪。既然已经投效,那就得有这种自觉!

可当黑果和乌头赶来之际,就远远见着徐乐步离两人,撞入突厥青狼骑阵中,一举擒下了执必思力!

人群当中的黑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乐郎君到底是什么样的胆子,什么样的念头,区区几骑,就一次次的和千余越部作对。再强大的对手,也不放在眼里。难道他就不知道一个怕字么?难道他就不知道什么是放弃么?难道他拿自己性命完全不当一回事么?

到底怎样,他才肯放弃!到底怎样,他才肯放过千余越部!

盖达乌头远远向执必落落行礼:“乌头援护来迟,还请贵人恕罪。”

执必落落只是死死看着徐乐,像是要将这个人牢牢记在心里。头也不回的怒吼道:“将罗敦交给他!”

执必思力在马背上昏昏沉沉的开口:“叔叔,别丢了我们执必部的名声,我死不打紧,拉着这位乐郎君一起陪葬便是。”

徐乐在马背上一笑,没想到自己捉住的家伙还挺有种。

执必落落沉着脸吼了回去:“执必部的脸面今天已经给你丢干净了!我要把你活着带回去给兄长发落!”

他吼声如雷,接连不断:“把罗敦赶紧带来!”

乌头转向身边千余越战士,忙不迭的下令:“去将罗敦寻来!”

黑果在父亲身边,突然想到什么,顿时就是浑身冷汗。他已经派烈烈去杀罗敦,要是罗敦已然不幸,到哪里还交得出人来?这位乐郎君肯定要杀了执必思力泄愤,那执必部的怒火,千余越部如何承担得住?

好好一场背靠突厥,统合九姓部族的美事,怎生就变成了这般模样?怎生就撞上了这么个乐郎君?要是早知道如此,八姓会盟也罢,就让梁亥特部自己逍遥快活去!

转念黑果又想到,自己父亲就住在旁边帐中,听见自己让烈烈去杀罗敦,怎么就会不担心这个后果?

黑果转头偷眼望向父亲,就见乌头神sè严峻,苍老枯干的双手捏成拳头,悄没声的对身边亲卫示意一下。这些亲卫,都开始偷偷摸上随身携带的兵刃。

黑果一下就明白了父亲的意思,乌头已经准备万一罗敦不幸,就将在场突厥人全部灭口。封锁消息争取时间,说不定就要带着千余越部举族迁徙。

这些当年和突厥人血战过的老辈人,虽然已经被岁月摧磨得不像样子,但是这种狠辣犹在。自己虽然执掌了千余越部大权,但是比起他们来,还是不知道差了多远!

在这一刻,黑果恨不得自己就是族中一个普通牧民而已,这劳什子的族长小王有什么当头!

火光熊熊,火星飞舞,半边夜空被映得血sè浮动。这样动静,想必云中城也早已被惊动。

战马还是在营中乱撞,千余越部族人还在拼命的扑打火势,收拢马匹。王帐左近,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几名被乌头派出去的千余越战士,扶着一个人影缓缓而至。

黑果看到那个人影,紧绷的身子一下就松了下来,眼眶一下都湿了,眼泪在这一刻差点都流下来!

这个人影,正是罗敦!

黑果身边乌头浑身一颤,明显也松了口气,居然还能笑着招呼:“老罗敦,看看谁来救你了?”

罗敦被千余越战士架着,看了一眼场中。徐乐在马背上笑着向罗敦点头行礼:“罗敦阿爷,我来得迟了,不会怪我吧?”

罗敦扫视左右,哼了一声:“我这个老头子本来就离死不远了,闹这么大阵仗,是想将自己也赔进去么?”

徐乐嘻嘻一笑:“要是突厥王帐,我就不敢冲了,这千余越部王帐,倒还可以试试。侥幸让我成功,回家之后,对爷爷也能交代了。”

罗敦和徐乐旁若无人的对话,黑果终于按捺不住发问:“烈烈呢?”

罗敦嘿了一声,没好气的道:“营中突然火起大乱,这厮什么也不顾了,夹着尾巴就逃,生怕是刘武周打过来将这里一网打尽!老头子当初怎么就没看出这是个无胆的家伙?”

乌头摇摇头:“这些小辈,哪里经历过血火厮杀,平时像模像样,紧要关头就都不成了。老徐敢孙子这样的人物,全天下又能有几个?”

执必落落冷眼看着他们几人寒暄,终于yīn冷开口:“老罗敦已经带来了,我侄儿可以交还了吧?”

徐乐看着执必落落yīn冷的面孔,耸耸肩膀:“这可是我的护身符……给罗敦阿爷寻匹好马,送我们出营,到时候自然将这位少汗交还给你。”

执必落落闭上眼睛,又再度睁开,大声下令:“打开营门!”

看网友对 第八十五章 角力(十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