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67 兵部大比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20次加更

667 兵部大比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20次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王巍,不是入魔者!

简简单单的话语如同流水一般从朱雀元帅的口中泄出,听上去平平淡淡、温和无力,可是在我听来,却是如饮甘泉,让我心旷神怡;又如一捧燃烧的烈火,一下就让我的血液沸腾起来!

这时我才知道朱雀元帅把手掌放到我脑袋上的用意,虽然我不知道他究竟施了什么魔法,但他竟能检测出我的大脑是否损伤,继而判断出我是否真的走火入魔了,堪称神乎其技!

朱雀元帅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洗刷了我身上的冤屈,归还了我应有的清白,同时还证明了青阶队长那一干人全部都在说谎!这一瞬间,我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心里别说有多痛快了,简直不知道有多爽!

朱雀元帅亲自帮我诊断,这一回哪里还有人敢再反驳他,一时之间整条狼谷寂静无声,谁也不敢再说半个字了。跪在地上的青阶队长等人,个个都在瑟瑟发抖,他们心里也很清楚,怕是逃不过处罚了。

其他人我不敢说,但是青、蓝、紫三阶队长肯定完了,我冷冷地回过头去盯着他们三个,同时也好奇朱雀元帅打算怎么处置他们。然而,在朱雀元帅还我清白以后,却再也没有一句话了,同样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一群人,似乎在等他们说些什么似的。

这些队长似乎也猜到了什么,立刻双膝跪地、连连磕头,向朱雀元帅承认着错误,并且发誓保证以后再也不会犯了。

朱雀元帅叹了口气,说道:“大晚上的,你们可真够闲,一年一度的‘兵部大比’马上就要开始了。今年可是要在咱们朱雀门进行,你们都做好准备了吗?”

听到朱雀元帅这一句话,我是完完全全地惊了,刚才还在说走火入魔的事,怎么一下就转到什么‘兵部大比’去了,这是不打算计较他们所犯下的错误了吗?

而那一帮人,听到朱雀元帅问起兵部大比的事,也立刻就坡下驴,跟着说道:“元帅,我们都准备好了,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朱雀元帅冷哼一声,嗤之以鼻地说:“准备好了?告诉你们。这回可是在朱雀门举行,事关我在尚书身前的颜面,我也不指望你们每阶都拿第一,但要是让我面子上太难看的话,可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了,到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

听这“兵部大比”的意思,似乎是要举行什么比武大会,兵部四门的人都会参加,每年举行一次,四门轮流举办,今年轮到朱雀门了,兵部尚书也会来看。

既是主场,身为朱雀门的元帅,肯定希望能有一个好成绩,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可在这种时候,朱雀元帅突然说起兵部大比的事,还让他们好好准备,明摆着就是不打算计较这次的事件了;如果说这还只是暗示的话,那么最后一句“新账旧账一起算”就是明示了!

这事都已经成“旧账”了,那还算什么算?

朱雀元帅,确实想不动声sè地把这一页给翻过去!

各路队长都是猴精的角sè,怎能不明白朱雀元帅的意思,立刻连连保证、承诺,说一定不让朱雀元帅丢脸。朱雀元帅又警告了他们几句别再生事。接着便冷哼一声,回过头去拔出他插在地上的银枪,大步流星地走了,自始至终没有再和我说过一句话。

朱雀元帅走的很快,脚步带起的风甚至将他背上的披风撩了起来,披风上有金线缝制的“朱雀”二字在月光下闪闪发光,显得霸气十足。直到朱雀元帅消失在山壁之中,我还处于呆愣的状态之中,半天没有犯过劲儿来。

这…;…;这就没事了?!

我可是差点死在那帮人的身上啊,就这么轻描淡写地结束了?我还以为朱雀元帅肯定会好好收拾他们一顿,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果,竟然只是警告几句而已,这简直比“罚酒三杯”还要轻啊!

我的心中当然不服,而且充满了憋屈,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总不能追上去质问朱雀元帅到底什么意思吧?单论身份的话,他是朱雀门最高的统帅,而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青阶队员,有什么资格去质疑他、质问他?

别说什么我有靠山,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的靠山到底是谁,难道我还拿这个莫须有的靠山去威胁朱雀元帅?除非我嫌自己活得太久!

抛开“靠山”之说的话,朱雀元帅的处理并没问题,一方是他信任、器重的队长,一方是个普普通通的队员,人家肯帮我洗清冤屈、恢复名誉已经相当不错,怎么可能为了我就去处置各路队长?

虽然这道理我能想明白,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憋着一肚子的火,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动弹。就因为我是个卑微的小人物,所以受了委屈就只能在心里憋着,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么?

清冷的月光照在狼谷,也照在我的身上,让我看上去更加像个笑话,什么后台强硬、上面有人罩着,现在看来都是莫大的讽刺!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也慢慢有了响动,“劫后余生”的青阶队长等人算是虚惊一场,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神态轻松、有说有笑地返回朱雀门了。慢慢的,身后没了动静,显然人都走光了,只丢下我一个人。

不,不止我一个人,因为我又听到了脚步声。

朝我走来的脚步声。

我回过头去,看到了赤阶的矮子队长。

今天晚上,矮子队长确实帮了我太多,从一开始让我藏在他的房中,他去报到处给朱雀元帅拨打紧急电话;后来又让我挟持了他,助我走出重重的包围之中;一直到最后朱雀元帅现身,仍然坚定地站在我这一边,舌战各路队长,坚称我并没有走火入魔。

可想而知,他为我得罪了多少人!

说句实话,我都没想到他会帮我,我还以为夜明这种邪恶组织里面没有一个好人,现在看来是我错了,矮子队长起码就是一个好人。滴水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在夜明中,我帮不到他什么大忙。但若有天我们龙组攻破夜明的时候,我必放他一条生路。

当然,这种保证只能放在我的心里,不可能当面对矮子队长说出。

现在的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当着他面,冲他深深鞠了一躬,然后认真地说了一声:“谢谢!”

若不是他,我今天晚上肯定必死无疑,根本撑不到朱雀元帅过来。而且,朱雀元帅,还是他叫来的。所以我这一躬。绝不过分,我鞠得心甘情愿,他也完全承受得起。

但矮子队长立刻抓住了我的肩膀,说:“哎,哎,你这是干嘛,真的不用这样!”

想到今天晚上受的委屈,我的心里又是恼火,又是憋屈,又是悲愤,忍不住眼圈都憋红了。我也抓着矮子队长的胳膊,说应该的、应该的。我一定要谢谢你,今天晚上要不是你,我现在命都没了!

矮子队长拍着我的肩膀,温声说道:“好了好了,别想太多,现在不是没事了吗?今天晚上有朱雀元帅亲自帮你鉴定,以后他们再也没法拿这事来为难你啦!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咱们也回去休息吧。【择天记吧少年王】”

矮子队长拉着我的胳膊,一起往回走。我的心中仍旧如同翻江倒海,久久无法平息下来,不停痛骂着青阶队长等人,说等以后有了机会,一定要把这个仇报回来。

矮子队长则不停安慰着我,让我别太计较,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还说以我现在的身份,明着去和各路队长做对的话,实是不智之举,让我不要冲动。

矮子队长虽然不同意我去报仇,言语之间也有点看轻我的实力,但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才这么说的。进入兵部的这么多天,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人和人之间的温情,顿时让我心里舒服不少。

我也坚定地说:“我也没打算现在报仇。我是说等我以后有实力了,再把这些帐一笔一笔地算回来!”

矮子队长则笑呵呵的,说好、好、我相信你,咱们以后再算。

穿过狼谷,返回朱雀门中,我也没有回宿舍去,而是来到了矮子队长的房间。矮子队长也知道我心里憋屈,特地把他珍藏的酒拿了出来,说是要陪我喝个不醉不休。

这是我进入兵部以来第一次喝酒,也是我第一次敞开心扉和人交谈。我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不一会儿就干下了大半瓶去,可能是心情的原因。我竟觉得有点飘了。

借着酒劲,我也问了矮子队长一个问题,说你我之间其实并没什么交情,你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来帮我呢?

在我看来,矮子队长为了我去得罪那么多的队长,还差点把命给交代了,实在有点不值,所以才有此一问。

矮子队长倒也并不忌讳,直言快语地告诉我说,因为他觉得我来头不小,所以想在我身上赌上一把,希望能借这事在朱雀元帅那里刷点好感,从而再往上升一升,所以才会冒险帮我。

其实这个原因我也猜到了,否则很难解释他为什么会帮我,毕竟我们之间确实没有什么感情。本来,他可以用其他理由来搪塞我,比如说觉得我这个人不错,或是坚信我并没有走火入魔,想要站在正义的一方等等,由此来博得他在我心中的最大好感,但他并没有说这些虚伪的事,而是直截了当地告诉了我原因,让我更加觉得此人诚实可交。起码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一是一,二是二。

我苦笑着,说:“那现在让你失望了吧,朱雀元帅压根就没有多搭理我,我所谓的后台其实不堪一提!”

矮子队长忙活了一晚上,帮了我这么大忙,还得罪了不少同僚,最后却什么都没捞到,连个口头表彰都没有,想必他现在一定也挺无语。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矮子队长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不。这反而让我更加确定你的来头很大,也更坚定了我跟随你的决心,我相信只要持之以恒下去,以后一定能借你的东风,乘风而起!”

矮子队长这话就让我不明白了,今天晚上,朱雀元帅除了帮我洗清入魔者的冤屈以外,其他几乎什么都没有做,对那些队长小小的惩戒都没有,怎么就说明我的来头很大了?

矮子队长给我解释,说朱雀元帅急于想把这事给翻过去,说明他很忌惮这事传开,生怕遭到上面的怪罪和责罚,所以才会轻描淡写地处理这事,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也就是说,朱雀元帅的处置越轻,就越说明我的来头很大!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事情竟然还能从这个角度解读,任我已经在江湖上飘了这么多年,却没参透这个道理,实在心中有愧。同时,我也对矮子队长佩服之至,还是他对朱雀元帅看得透彻,还真是活到老学到老啊。

“这没什么,只是我跟随朱雀元帅的时间比较久,能够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而已。”矮子队长淡淡地说着,却又露出一丝苦笑。

我意识到,他这苦笑别有深意,便追问他和朱雀元帅的故事。

也是借着酒劲,矮子队长滔滔不绝起来。他告诉我,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跟着朱雀元帅了,是朱雀元帅身边最早的一批人。那时候,他们还不是夜明的人,而是四处飘泊的江洋大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最富的时候夜夜笙歌、美女在怀,最穷的时候露宿桥底,连个馒头都吃不上。

只是,夜路走多了终归要遇到鬼,因为偶然的一次失手,他们被当地公安机关给抓了起来,并且通通判了死刑。是夜明救了他们,并把他们吸收进了兵部之中,在这里面完全以实力至上,所以朱雀元帅一路高升,最终坐到了元帅的位置。

而矮子队长因为实力不继,混迹了这么多年,仍旧是个庸庸碌碌的赤阶队长。

其实按照矮子队长和朱雀元帅的关系,只要朱雀元帅稍微提拔下他,往上升升不是问题。但朱雀元帅又不近人情,尤其是来到兵部以后,手下的高手多了,哪里还能想得起来矮子队长,所以这么多年几乎没管过他,任他这么自生自灭、庸庸碌碌。

说起朱雀元帅,矮子队长一方面觉得他无情无义,一方面又痛恨自己能力不足,所以才会遭到冷落。这么多年来,矮子队长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但可惜进展甚微,只能继续这么平庸下去。

我的到来,让矮子队长感到了一丝希望之光,尤其是发生过今晚的事情以后,更加让他觉得或许还有机会大展宏图。矮子队长一边喝酒,一边絮絮叨叨着这些故事,说到后来,他已泪流满面,握着我的手说:“王巍,我也不指望太多,只希望你以后飞黄腾达之际别忘了我,我的实力虽然不行,但是干个黄阶队长还是没问题的…;…;”

矮子队长这倒没有吹牛,我也是一路和各路队长较量过来的,知道矮子队长的实力确实可以达到黄阶。我也握着他的手,说你放心吧,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一定有你一口喝的,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怎样才能在兵部出人头地?

说到这件事情,矮子队长的眼睛竟也亮了,说道:“这次的兵部大比,就是个很好的机会!以你的实力,肯定能够拔得四门之中的青阶头筹。成为本年度‘七阶之星’的一份子!不光有丰厚的报酬,还会记一等功,以后无论升迁还是晋级,这些都是重要的指标!”

说到兵部大比,矮子队长再次滔滔不绝起来,说四门中的元帅,无一不是通过兵部的比武大会崛起,从而进入兵部尚书的视线范围,开始获得重用并不断立功,然后一步步到今天的,所以兵部大比非常重要,让我一定要把握这个机会。

我将矮子队长的话牢牢记在心中,说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比武大会,我不是第一次参加,之前在省城就拿过第一,还是有不少相关经验的,所以这次的我信心十足!

那天晚上,我和矮子队长一直喝到天快蒙蒙亮,才回自己房中睡觉去了。

不用多说,早晨的跑操一定是误了的。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半上午了,给我吓得够呛,心想这次肯定要被青阶队长穿小鞋了。指不定那家伙怎么为难我呢。

但等我穿过甬道,跑到外面山坡上,到青阶队伍报道的时候,青阶队长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让我回到队伍里了。

我的心里明白,经过昨天晚上的事后,青阶队长显然不敢再为难我了,对我已经处于一种“放养”的状态,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接下来的几天里,更加证实了我的推断,青阶队长几乎从不和我说话,也从不管我。

不过,虽然朱雀元帅已经当众确认过我并非潜在的入魔者,但大家似乎以为这是朱雀元帅在有意帮我掩盖,所以日常练功和平时的生活中,仍旧是离得我远远的,不敢靠近我半步。

总之,那天晚上的事并没有给我的生活带来半点变化,大家该排斥我还排斥我,顶多就是不敢再对我起什么杀心了。我也智取,知道大家不喜欢我,索性再次另辟一块地方练功,痛得在地上打滚也没人搭理我。

或许是知道兵部大比临近,大家练功的热情也空前高涨起来,无论广场内还是山坡外,经常都有人互相切磋。而我也是个好胜心比较强的,希望自己能在比武上面大放异彩,所以更加努力地修习起龙脉图来,除了吃饭和睡觉以外几乎无时不刻都沉浸在练功之中。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好胜心的驱使下,第二十六处穴道终于又被我攻破了。攻破的那天,再次疼到我死去活来,痛苦的嚎叫声几乎响彻整个山谷,也吓坏了同在山谷上练功的一片人群。

他们甚至个个剑拔弩张,做好了随时迎接我袭击的准备,那叫一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差点没有吓个半死…;…;当然最后没有让他们如愿就是。

早就说过,我和他们练功的方式不同,“气体”只在固定的穴位之间打转,不可能进入我的脑袋,更不可能走火入魔,但是他们偏偏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突破第二十六处穴道之后,我再次感觉到自己的实力有所增进,如果现在再让我挑战蓝阶队长的话,势必可以轻轻松松取胜,从而晋级紫阶!

也就是说,现在的我虽然仍在青阶的队伍里面,但实力已经是准紫阶了,也就让我更有信心地拿下“青阶之星”这个名号。

与此同时,我和矮子队长的关系越来越好,经常跑到他的房间和他喝酒。除了和他拉近感情之外,其实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在兵部之中,有资格使用手机的只有队长级别的人,矮子队长虽然只是个赤阶,但也是有手机的。

我进入兵部已经三个多月了,春天也熬到了夏天,对外面的人来说,我消失的时间也太久了,是时候和阿蔓联系下了。只是,直接借用肯定不行,也不符合兵部的规矩,那就只有偷偷摸摸来了。

有天晚上,趁着矮子队长喝到烂醉如泥之后,我偷偷拿出了他的手机,用最快的速度给阿蔓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

短信里面,我用最简洁的语言描述了下自己现在的情况,并说我还会继续和他们保持联系,让他们追踪这条手机号的位置,以待有天攻破这里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

对于龙组这样秘密的国家机关,追踪一条手机号的位置并不困难。这样我们就能掌握到夜明最重要的另外一颗蛋蛋,究竟藏在什么地方了。

发完短信之后,我便把短信删除,毫无痕迹地放回矮子队长的口袋里面,一切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日子一天天过着,期待中的兵部大比终于要开始了,到时候兵部四门的人就会齐齐汇聚在朱雀门的广场之中展开较量,据说到时候各部尚书都会前来观战,也终于到我一显身手、一鸣惊人的时候了!

看网友对 667 兵部大比 为旧故灬然龙的皇冠第20次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