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八十四章 入彀(六)

第五百八十四章 入彀(六)

道胎天榜绝世强者动念之间,就是十数里许方圆风云sè变,若是专意施为,更是恐怖。

虽然只是数人在蒲川湖上缠斗,但数十里方圆之内,罡风呼啸、剑气横空,激荡得湖水飚起冲天巨浪,连十数米深的底深也被掀动起来,激得湖水浑浊一片,无数鱼虾蟹贝以及,董良、董畴以及葛玄乔之前那乘坐的那艘寻常楼船,早就被拆得支离破碎。

眼见着赢丹、宁永年、宁致泽三人被董良、陈海他们死死缠住、退无可退,赢余目眶欲裂,摧动脚下灵剑,仿佛长虹般往湖心掠去。

宁永年虽然想牺牲自己,确保赢丹能逃脱升天,但苍遗舍弃御雷神通不用,直接以百米妖蛟贴近过来肉搏,握如房屋般的巨爪,携带着风雷之力暴轰下来,才算是将他这万年老妖的真正实力彻底的暴露出来。

苍遗每一击,宁永年根本不敢以肉身硬扛,都需要消耗一张天阶道符才能防御住,根本就没有余力能腾不出手再将黄歧玮、谢觉源两人缠住。

看此情形,赢丹摧动真龙剑,封住谢觉源的赤sè剑芒,一扬手祭出两枚天阶符篆,层层将自己护住。

虽说黄歧玮、谢觉源两人联手,战斗力都未必有苍遗来得强悍,但两张天阶道符在他们面前也坚撑不了几下,但太子赢丹争的也不过是数瞬短时。

在两枚天阶符篆的护持之下,赢丹终于抽出手来,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一枚碗口大的墨sè珠子出来,一扬手,那枚珠子就悬停在自己头顶。

那珠子虽然看似不起眼,但是谢觉源、黄歧玮一见之下,大惊失sè,迅速收回灵剑,警惕的护持在身前。

苍遗没有想宁永年随身携带的天阶道符,多得跟废纸似的,几下猛击都被宁永年防御,他却吃了宁永年那碧玉如意一击,左腋被打得鳞飞皮绽,鲜血淋漓。

他正自气闷之时,看到赢丹祭出那枚珠子,大喜过望,传念黄岐玮、谢觉源说道:“你们去将宁永年缠住,我来对付赢丹!”说着庞然妖躯在半空盘旋挣扎,探爪就朝那珠子抓去。

那枚墨sè珠子初时看似普通,但这一刻神识若能像太子赢丹般延伸进去,就会发现墨sè珠子之内,却是虚无混沌的一片,在这虚元混沌之中,却有一点似开天辟地之初,就封印其中的元初雷芒。

太子赢丹神念勾连那点元初雷芒,四周的空间在这一瞬间都骤然扭曲起来,天地之间的雷元罡煞似乎都不需要聚集,下一刻就立时有磅礴无匹的雷电之力涌聚过来,随时能变化最暴烈的雷系神通,轰劈出来。

“前辈,这是道禅院四大镇山法宝之一的雷芒珠!”谢觉源明知道苍遗是道禅院隐脉护法,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他虽然才第一次见识过雷芒珠的真容,也没有参与当年围攻道禅院的激烈战事,但听说过雷芒珠的威名,也知道当年围攻道禅院时,虎贲军准备充分,在天罡雷狱阵之下伤亡有限,但数万虎贲精锐所凝聚的杀伐兵气,甚至都不压制住雷芒珠极速的汲引天地元气,以致最终有七八万虎贲精锐竟然丧命在这枚不起眼的雷芒珠之下。

当然,道禅院当年祭用雷芒珠的道胎境护法长老,最终也因为精神念力透支过剧,道胎湮灭而亡。

传说这枚雷芒珠当年在激烈的战事里破裂殒毁掉了,没想到竟然在太子赢丹手里。

“我自然认得!”苍遗桀桀一笑,探爪就要朝雷芒珠抓出,但宁永年看到赢丹已经祭出雷芒珠,此刻又怎么会让苍遗攻击到赢丹?

一茎灵荷随风暴涨,将苍遗的龙爪封住,宁永年下一刻已经闪身到赢丹身侧,拼死将他护住。

陈海内心深处这一刻也感到一丝丝心悸,但在瞬息万里的战场里,他的修为终穷要比天榜强者差一个层次,此时还没有办法分心去兼顾苍遗、黄歧玮、谢觉源那边的战况,只是手握着裂天战戟,以开天辟地之势向宁致泽劈斩而去。

宁致泽身周的龟纹巨盾再一次被陈海强攻到极限,化成一团绚烂的花火绽放开来,而在他身周四处翻飞的灵剑,也被葛玄乔重重地磕飞出去……

宁致泽手中的所有天阶防御道符终于全部耗尽,胸前空门大开,陈海手中的裂天战戟化作一道黑sè长芒,往宁致泽左胸暴斩而去。

而葛玄乔张口一喷,将本元真元化入一口热血之中,往退回到身前灵动不休的灵剑喷去,那灵剑顿时滋长出数丈长的剑芒,以摧枯拉朽之势向宁致泽当头斩去。

宁致泽终于慌了手脚,百余年养尊处优的生涯,让他鲜少有陷入生死危机的地步,这一刻只能眼睁睁看着剑戟加身。

他贴身所穿的衍天灵甲之前就承受了好几次重击,这时候也是到极限,电光石火间,他的身子只来得及微微横移出数尺,眼睁睁看着整个左膀子,被陈海黑戟与葛玄乔的剑芒联手斩碎成一团血雾。

刚刚还在空中飞舞不休的灵剑失去了控制,瞬间没了生气,遥遥向湖中坠了去,但这时谁都没有心情去管那枚流光溢彩的灵剑,也不管往湖中栽去的宁致泽是死是活,都抬头往天空望去。

只见此时的天空之上,yīn云之下,百余颗丝丝电光缭绕的雷球正在凝聚着,已经都有拳头大小了。

陈海大惊失sè,他修的乃是风雷真意,自然能辨别出来,这天上的百余颗雷球之中,所孕居然都是紫霄神雷。

当初他道丹初成之时,借助着那一瞬时对风雷真意的明悟,接引一道紫宵神雷,就将数百步宽的城墙击的粉碎,现在要是让百余道紫霄神雷一起孕成,轰劈下来,即便是苍遗的庞然妖躯,也会在顷刻被轰得血肉无存。

此时谢觉源和黄岐玮二人已经状若疯狂般朝太子赢丹攻了过去,但宁永年这时已经守到太子赢丹身旁,那攻碧玉如意大放光华,将他与赢丹守得水泄不通。

宁永年此时也是强弩之末,每承受一下攻击,脸sè就苍白一分,眼鼻皆有血迹溢出,但他却始终岿然不动地挡在太子赢丹身前。

赢丹闭目盘坐着,以往威严的脸上此时挂着狰狞的笑容,头上的尺许人形道胎也都已经祭了出来,围绕着雷芒珠踏罡步斗,旋转不休,不时有道道灵光射入雷芒珠之中,每道灵光闪过,就会变成百余道雷光冲天而上,天空中的百余枚紫霄雷球也就壮大一分。

陈海回身望去,只见董良头上的金焰巨剑已经凝聚有上百米,,但董良还没有丝毫要停下来,摧动金焰巨剑劈斩过来的意思。

这一刻苍遗则恢复人身,也在半空盘膝而坐,不知道搞什么名堂,张口吐露宏大如钟鼓轰鸣般的咒音。

这一刻不仅蒲川湖,就连蒲川湖之外的山岭,都受这上古咒音的震动,似乎天地在这一刻都要睁眼苏醒过来。

陈海也不知道苍遗这一刻施展什么神通,他、葛玄乔、董畴交换了一下眼神,也飞身而上,一起向宁永年强攻过去。

这三人虽然都不是道胎,但在地榜之列,也是最顶尖的人物。宁永年在黄歧玮、谢觉源联手强攻下,苦苦支撑这么久已是不易,这时候陈海他们又加入战团,顿时就有些支持不住了。

宁永年此时的气息已经微弱至极,全凭着一股必死的心念,抽取道胎的本源力量强自支撑着。这一刻他猛然怒睁双目,两行血泪顺着脸颊直流而下,怒吼道:“殿下若能活着出去,他日一定要屠得武威军、龙骧军寸草不生,为我报仇。”

话音一落,浑身一阵剧烈震颤,仿佛他体内有什么东西爆开一般,绽放出道道光华,向碧玉如意缠绕而去;而在空中飞旋越来越迟滞的碧玉如意被光华缠绕之后,一声脆响,竟然碎裂开来。

不过,碧玉如意碎裂开的漫天碎绿玉屑,并没有往湖中洒坠去,而是围绕着玄奥的轨迹,将太子赢丹牢牢护住,突然间光明绽放,一个有如实质的光团骤然凝结。

这一刻宁永年却失了声息,满身血污的缓缓向湖中坠去。

此时太微宗百余子弟,已经将太孙赢丹余等人在十数里外截住,剑气光华乱颤,杀得天翻地覆。

陈海和谢觉源、黄岐玮等人,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仍然向赢丹发出疾风暴雨般的强攻。

只是那宁永年临死之前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护住太子的玉屑光团虽然以眼可见的速度稀薄下来,却丝毫没有崩溃的迹象。

天空之中的肃杀之意越来越浓,最多还有两三息的时间,上百道紫霄神雷就要彻底爆发出来。

众人若再不闪避,除了苍遗之外,即便有青冥镜这样的护身法宝,陈海也不敢说能同时扛住十道紫宵神雷的攻击,更不要谢觉源、黄歧球、葛玄乔等人,都没有青冥镜这么厉害的护身法宝了。

倘若闪避,也就意味着此次刺杀赢丹失败——在天榜强者面前,只要有一瞬的放松,围杀就会露出天大的空隙出来。

正在进退两难之际,太子赢丹突然睁开双眼,双目满布地狱雷光,甚是吓人,他狞笑着轻声说道:“成了!”

这声音仿佛蕴含着无穷力量一般,虽然很轻,但是就连二十里外的赢余也如同听在耳边一样。

此时百十丈外的苍遗也睁眼大笑道:“成了!”

这一刻就见苍遗伸手往上百道即便化雷劈下的紫霄雷球极速点去,陈海就见苍遗伸手每一指,紫宵雷球所在的数尺空间就似乎坍塌了一下,不知道苍遗用什么神通,竟然硬生生将紫宵雷球所蕴藏的恐怖雷电之力,直接封印住,令其无法最终化雷轰劈下来。

太子赢丹也是震惊莫名,要是不能将上百道紫宵神雷一起劈出,宁永年的牺牲将毫无价值。

天下怎么可能有如此神通,能将上百道紫宵神雷所蕴的雷电之力,一起封印住?

“董良,这百余紫霄雷球终是祸害,你金焰巨剑凝成,将它们都彻底斩灭吧!”苍遗说道。

董良苦笑,他费这般气力,将金焰巨剑凝聚百丈大小,最终只能是将百余紫霄雷球斩灭掉,早知道就不费这般功夫了,但他也知道苍遗只是借天地间的伟力,将紫宵雷球暂时封印住,一旦封印松动,最终还是会被雷芒珠控制。

董良便摧动金焰巨剑,往百余紫宵雷球似慢实快的斩去,转瞬间,百余紫霄雷球斩灭,金焰巨剑也消耗怠尽,重新化为灵剑本体,被董良收回到身前。

赢丹将道胎收回体内,但他此时犹如草芥面对数重山峦一般,面如死灰——宁永年已死、宁致泽生不如死,已经被杀得昏厥过去,他还能抵抗什么?

苍遗走到赢丹的身前,一掌朝他胸口拍去,就见有一道几不可见的人影被苍遗这一掌从他身体里拍出来,但赢丹自身却不见有丝毫的损伤,徐徐就向湖中落去。

苍遗这时候才将雷芒珠抓在手里,哈哈大笑道:“左师答应许给我的雷芒珠,最终竟然还是要我亲自来取……”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四章 入彀(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