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八十六章 角力(二十)

第八十六章 角力(二十)

火光将千余越部营地,照得一片通明透亮。

不知道多少人影,在围着火头拼命扑打,终于将火势渐渐控制住。而营中乱跑的战马,也被一一收拢。

但这座大营,已经被摧毁大半,黑灰从空中纷纷扬扬的落下,洒在每个人身上。营中千余越部战士,如同做了一场噩梦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从这场噩梦中醒来。

除了救火之人,其他千余越部战士都集中在王帐左近,无数张弓展开,一支支羽箭对准了马背上的徐乐罗敦步离三人。围着他们,缓缓移动向营门。

执必思力还趴在徐乐马背上,一声不吭,仿佛知道自己今日算是将执必部脸面全都丢光了。

寨墙上,已经再无一人值守,谁也顾不得刘武周这个时候会不会带着恒安鹰扬兵杀过来了。一个徐乐已经搅得千余越部营地大乱,再加上恒安鹰扬兵,又能有多大区别?

不知道多少人现在的念头就是快点了结此事,然后离开云中,再不回来!

执必落落在人群之外,冷冷的注视着这一切,突然之间,他目光就转向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张万岁。

张万岁也觉得今日变故,如同做梦一般。执必部收复了九姓部族,正在云中地界趾高气昂的和自己谈判,占尽上风。突然间就杀出了一个汉家少年,将千余越部大营搅得天翻地覆,擒下了执必部的少汗,现在还一副准备安然离去的架势!

这个乐郎君,到底是谁家子弟?多少年未曾见过这样的少年俊杰了!

执必部一下变成这般狼狈境地,原来几乎在执必部面前快低到尘埃里的张万岁,心绪不自觉的就变得不同,对执必部是不是就这般退让到底,也变成了一件值得再做考虑的事情。

不过这一切得等着快点脱身再说!

毕竟此间还是刘武周的地界,闹出这么大动静来,恒安鹰扬兵必定会前来,要是认出了他张万岁,那就真的大事不妙了!

执必落落的目光转过来,张万岁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朝着执必落落行礼。

“阿贤设,既然出了这种事情,末将也不便在此久做停留,若是被恒安府发现,反而误了贵我两家大事,就此告辞了。”

执必落落看着张万岁,突然怪笑一声:“知道这人是谁么?”

张万岁一怔。

执必落落yīn沉的面孔显露出莫名的恶意:“这是出自你们神武的少年俊杰,是刘武周的座上宾,他救出的是九姓部族中梁亥特部的族长,你说他离开此地之后会去哪里?刘武周得知我们执必部在此,你说他会有什么反应?我和少汗身在刘武周之地,走脱不得,你说我们又会做什么?”

张万岁浑身冷汗都下来了。

执必落落yīn森的语声还在响动:“你们汉家豪杰之间争斗,我们突厥人帮那边都是一般的。你说我会不会为了脱身,将你拿下交给刘武周,作为见面礼?”

张万岁深深吸口气,一字字的问道:“阿贤设想要末将如何?”

执必落落冷冷道:“没人折辱了我们执必部还能离开,我要杀了这什么乐郎君!听闻张将军你夺槊手段高明?”

张万岁默不作声的点点头。马上对战夺槊,他的确是一把好手,马邑郡中,据说只有尉迟恭在他之上,张万岁还对此不甚服气。当年在洛阳与大业皇帝平叛大军夹河而战,临阵之际,他张万岁空手夺槊三条,斩旗一面,对着的还是大业皇帝亲自挑选出来的骁果军!尉迟恭这种乡间人物,如何能与他张万岁相提并论?

执必落落指点一下:“你先绕到营外等候,那乐郎君出营,你就斜刺冲出,夺下长矛,保住少汗性命。到时候有的是强弓硬弩等着这乐郎君!”

张万岁此刻还能有什么选择?当下点点头,冷淡道:“不必强弓硬弩了,末将杀了这甚乐郎君,将少汗夺回来交给阿贤设便是。”

执必落落看着张万岁,缓缓点头:“若是你能做到,执必部必然与王太守歃血为盟,除掉刘武周,什么条件,都可以再商量!”

张万岁重重点了一下头,身边一名突厥青狼骑已经送上一匹骏马。张万岁用目光示意自己几名手下不要乱动,翻身上马,穿出千余越部战士阵列,从另外一个方向绕出营门。

执必落落看着张万岁背影,又轻轻一摆手,几名胳膊粗壮的突厥青狼骑越众而出,潜入千余越部战士阵列之中。这几名青狼骑,都背负着上好步弓,撒袋中都是精选出来尾羽整齐,箭簇锋锐的羽箭。

这几名青狼骑,都是执必部中驰射好手。只等张万岁抢下执必思力,就将徐乐射于马下!

执必落落负手而立,牙关紧咬。

王仁恭和刘武周这两方,执必部与哪家合作都无所谓。汉家自相争斗,执必部只要趁机取利就可以了。目前倾向于王仁恭,也不过是这位王太守能给出更多东西而已。刘武周以抗突厥而声名鹊起,虽然现下有松动迹象,但谁知道这位刘鹰击会不会死硬到底。

刚才对张万岁所说的,也都是真话。现下最要紧的,就是先杀了这位乐郎君。张万岁不从,执必落落真会将他拿下交给刘武周。

执必部替阿史那家震慑yīn山南北,经营大隋马邑雁门二郡,威名重过一切。少汗被擒,还让对手安然离开,九姓部族如何看待执必部?

为了杀死这位乐郎君,执必落落不惜一切代价!

~~~~~~~~~~~~~~~~~~~~~~~~~~~~~~~~~~~~~~~~~~~~~~~~~~~~~~~~~~~~~~~~~~~~~~~~~~~~~~~~~~~~~~~~~~~~~~~~~~~

在千余越部战士围成的大圈之中,徐乐三人,缓缓向着营门外移动。

步离小脸绷得紧紧的,只是卫护着罗敦。而徐乐矛纂始终放在执必思力的头顶,仍然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

移动虽然缓慢,但终于走到了营门之前。

几名千余越战士推开营门,沉默的退到了一旁。

人群当中,乌头颤巍巍的向着罗敦拱手一礼:“老家伙,今日作别,将来再会无期了,你努力活得长点。”

罗敦绷着一张老脸,哼了一声:“等活着进云中城再说罢!”

两个须发如霜的老家伙,再不对视,过去几十年的交情,在这最后一句话中,已然烟消云散。

徐乐卫护着罗敦步离,策马缓缓步出营门。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面朝下趴着的执必思力开口:“乐郎君,放了我罢。我尽力保你一条活命,你这身本事,我也爱惜得很。”

徐乐一笑:“可多谢少汗你了,不过走一步看一步吧,现下我还没打算下马投降。”

执必思力长叹一声:“我叔叔绝不容忍执必部威名动摇,他一定会杀了你!”

徐乐不答,三骑步出营门。

身侧险恶风声突然响动,徐乐侧头,就见马邑大将张万岁,正埋伏营侧,他紧握着一杆马槊,正直捅向自己面门!

雪亮槊锋,就在徐乐眼前迅速变大!

看网友对 第八十六章 角力(二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