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五百八十六章 入彀(七)

五百八十六章 入彀(七)

谁曾想,宁老祖就这样战死,宁氏阀主宁致泽也生死不知坠入湖中,而父王不惜以道胎本源祭御雷芒珠,竟然都这么轻松被董良等人联手破去,太孙赢余心里这一刻皆是冰凉,心神慌乱之余,所御灵剑被太微宗三名弟子联手击飞,而冉虎战戟朝他当胸刺来,他再也来不及抵挡。

而左右虎贲扈从这一刻也是胆颤心寒,没想到不可一世的太子、宁氏老祖,就这样败了,没想到武威军与龙骧军竟然合谋设下这样的杀局,愣神间竟然都没有人来得及帮赢余去封堵冉虎的这一怒刺。

太孙赢余看着战戟从他当胸刺透过去,而他身上所穿的灵甲在此前的激战中已经被打得残破。

太孙子赢余一掌将冉虎逼开,感觉到生机随胸口的热血喷涌而去,不甘心的怒吼道:“为什么?为什么?天诛董贼!天诛董贼!”他带着强烈的不甘心阖目死去,尸首落入虎贲扈从的怀里。

太孙赢余已死,宁氏老祖宁永年已死,宁氏阀主宁致泽以及太子赢丹即便不死,也绝逃不出他们的掌握,诸阀联军注定分裂,而虎贲军将因为群龙无首而崩溃,冉虎便让太微宗诸弟子收缩阵形,让这些虎贲扈卫带着太孙赢余的尸骸逃走,不必要再添加无谓的伤亡。

这时候陈海也将宁永年的尸骸以及斩碎左臂的宁致泽,从湖水里捞出来。

太子赢丹没有死,但他为祭御雷芒珠,道胎本源消耗极剧,之后又被苍遗一掌,直接将道胎轰得四分五裂,他此时即便还能勉强站在湖面上,没有一头栽下去,但这时候无论是谁,都能将他当成蝼蚁般捏死。

“为什么?”赢丹不甘心的怒吼道。

“成王败寇,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人不知多少,他妈还那么多为什么!”陈海这时候实在懒得跟赢丹解释什么,跟董良、黄歧玮、谢觉源他们粗鲁的开着玩笑,但回想这一战,还是觉得心有余悸,感慨道,“我们计划这么周密,还差点功亏一篑,赢丹还真是能够折腾啊。”

黄歧玮、谢觉源也是心有同感,要没有苍遗这样的妖尊坐镇,这一战他们根本不可能将太子赢丹留住,而且苍遗最后徒手封印紫霄雷球的神通也太令人瞠目结舌了,道禅院的底蕴,还真是不容窥测啊。

这时候众人飞到蒲川湖的北岸,与道衙兵精锐汇合。

陈海朝黄歧玮、谢觉源揖礼道:“还请两位剑尊,将赢丹、宁致泽两贼押送回燕京看押起来,我与董侯以及苍遗师兄要往天鹰崖走一趟——燕京事宜,暂时都劳累两位剑尊了。”

黄歧玮、谢觉源这时候也感知到卧龙城方向,河西六十万铁骑已经如潮水般涌出,在董氏世子董畴、葛玄乔、陈隽等人率领下,进占潼口,将群龙无首的虎贲军、诸阀联军北逃的归路彻底封堵住,将没有什么问题。

这时候一声鹰啸,从远空掠来。

陈海抬头看去,不是舅父陈烈身边的青鳞雷鹰是什么?

而舅父陈烈一袭青衣,站在青鳞雷鹰之上,虽然此时也已经踏入道丹境,但两鬓华发霜白一片,想必是这两年龙骧军与河西之间的矛盾让他愁白了头,陈海热泪盈眶,跪拜下来,喊道:“舅父!”

**************

凉雍郡,天鹰崖。

天鹰崖乃是凉雍郡苗氏山门所在。

苗氏傲立燕州以北三千余年,甚至不比赢余执掌燕州的历史稍短。

残酷的气候虽然给生存带来重重考验,但是也给予北国汉子以坚韧的性格。

往年这个时候,万刃高的天鹰崖下都会挤满了人,他们拿着简陋的工具,开始拼命地向上攀爬。上万米的崖壁之上,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犹如蚁群一般。

若是谁能不用丝毫真元,全凭体力成功登顶,那么就会被苗氏纳入宗门之列,无论出身,也正因为如此,苗氏才不会如其他宗阀一样,日久而衰。

今日却突然变了模样,几十道虹光从天鹰崖顶端飞出,将已经攀附到崖壁之上的子弟都送到地面上去,嘱咐他们立时离开天鹰崖。

渴望攀崖登顶的年幼子弟都是一脸迷茫,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下一刻,天地之间一阵悸动,天鹰崖顶光芒大作,此时有见识的人惊呼道:“天封玄晶阵!天鹰崖的天封玄晶阵开启了,是谁要来攻打天鹰崖了么?”

眼下整个燕州局势动荡,即便是年轻的子弟心里都知一二,但是万万想不到谁能这么大胆子,直接跑到凉雍郡腹地来攻天鹰崖。

这些人都是苗氏子民,虽然帮不上手,但也都不愿退去,只是远远地看着。不多时,就见数点虹光由远及近,风驰电掣般飞了过来。

董良高声喊道:“凤山真人,老友来访,你却严阵以待是何道理?”

“哼!”一声冷哼声传来,一个身高两米,虎背熊腰的须髯大汉一身皮袍站到天鹰崖之巅,他身后苗修永、苗越等人,也都横眉怒目地看着董良、陈海等人。

“你董氏敢冒天下大不违,与逆贼窜谋、刺杀太子,我苗凤山可不敢有丝毫大意。而既然从头到尾,都是你与龙骧逆军的yīn谋,想要我凉雍苗氏归降,何不直接领兵来攻,惺惺作态的跑过来,当真以为我苗凤山是不战而降之人?”

董良脸上丝毫不见半分惭愧之sè,只是面sè凝重地说道:“一言难尽啊。此处人多嘴杂,我不便说,不如我们进去细谈。”

苗凤山看着董良身后的陈海、苍遗、陈烈等人,仰天打了个哈哈道:“难道董道兄还想故技重施,将我苗凤山也杀了?今日念在你我相交多年的份上,你们快快离去,我不为难你们,他日咱们战场再见!”

看苗凤山戒心如此之重,董良也颇为无奈,正在想如何跟苗凤山解释清楚,陈海站出来说道:“我和董侯所谋,是有些匪夷所思,但苗真人难道还怕我们几人就能将天鹰崖搅得天翻地覆?要是苗真人真有怨意,大可以用天封玄晶阵,将我们杀了为太子报仇雪恨。”

“好啊,你与董良既然有胆,那进来吧;其他人就恕天鹰崖地方太小,不招待了。”苗凤山冷冷说道。

陈海与董良对望一眼,便让苍遗、陈烈他们暂时留在外面,他们两人拂袖往天封玄晶阵笼罩的天鹰崖走去。

踏入苗凤山为潜修而在天鹰崖修筑的石殿之内,陈海将此时黑山白石滩正发生的一幕,以溯时圆光术的神通直接展示给苗凤山、苗修永、苗越等凉雍郡最核心的人物看。

苗凤山负手凝立,过了半晌,才转头看着董良和陈海二人,面sè凝重地问道:“这世上难道真有罗刹血魔?”

“不仅有罗刹血魔,也不仅成千上万,而是数以百万计;而且这还仅仅是进入血云荒地的血魔数量,”陈海点了点头,这时候将血魔大劫之事娓娓道来,“而等血云荒地连燕州、罗杀域都彻底连接上,到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血魔会涌入燕州!”

“这还真是一桩麻烦,我辈真是白发皓首,都没有想到有一天异域魔物会入侵燕州,”苗凤山皱着眉头说道,“不过,有朝一日我们若能将罗刹血魔一扫而空,是否有机会借血云荒地,踏入异域,从而获得突破道胎的机会?”

陈海看了看董良,揉了揉鼻子说:“受天地法则限制,燕州玄修想要突破道胎,即便有仙法真诀,也必会招来天道之劫;踏入罗刹域是没有这层限制,但血魔之劫,怕是没有那么好渡……”

苗凤山一挥手打断陈海的话,慨然说道:“无论如何,我等已经站在这方世界的巅峰,而想那魏子牙隐藏燕然宫上百年,机关算尽,可不就是想突破道胎境的瓶颈吗?不管怎么说,血魔虽然是劫,但对于我等,又何尝不是一次苦等数千年才能有的一次机会?错过这次机会,我等最终也就是一捧黄土而已。”

见苗凤山竟然能这么想,陈海心里反而轻松下来,他之前还担心苗凤山害怕血魔大劫太烈,会率族人东迁避祸呢!

“这么说,陈侯、董侯这次过来,是想让我们铁狼军配合着武威军以及蛮兵,一起将榆城岭、斩马岭这一线的通道封死,不给诸阀联军退路喽?”苗氏世子苗修永这时候插嘴问道。

见苗修永这么快就想通他们的来意,陈海点点头,说道:“我们正是此意,龙骧军、武威军、铁狼军,兵势还是弱了,不足以御魔,必须要让六百万诸阀联军毫无保留的接受我们的指挥,才有成功的可能!”

看网友对 五百八十六章 入彀(七)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