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八十八章 死似烟云

第五百八十八章 死似烟云

刚才那一击,苍遗要保护陈海不受冲击,他身上百余鳞片都被打崩落,狼狈不堪,还要先将活死尸陈玄真截住;一声鹤唳响遏行云,鹤婆婆变回真身,十余米长的金sè巨翼翅拍了两拍,便载着陈海腾空而起,向魏子牙衔尾追去。

这时候,分散于原化塞外围监视战场的小队灵禽、剑修,也迅速行动起来,往北集结而来。

魏子牙倾尽全力往北遁行,短时间是比鹤真人展翼飞翔更快,仿佛一道虹光流影在重重山岭间飞掠,但鹤真人变回灵禽真身,御风乘云乃天赋神通,能昼夜间持续飞行两三万里而不力歇。

魏子牙不要说夺文勃源身舍之后,灵海秘宫所储的真元,仅相当于道丹境中后期的水准,甚至比陈海还差一截,而就算魏子牙是道胎极盛之时,也没有办法极速遁行两三万里也不歇口气。

魏子牙最远时,将陈海他们的距离拉开一百五六十里,之后始终发现无法摆脱陈海他们的追踪,担心这么遁逃下去,在真元耗尽被陈海追上,更是会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便从半空飞落下来,踏着岭嵴之上的积雪,往西北方向奔行。

进入燕山西麓深处的绝岭之中,山河皆被皑皑白雪覆盖,即便有三五野兽,也早被惊走,魏子牙哪怕在遁行时将气息收敛得比一只蚂蚁都微弱,只要没有其他杂乱气息的干扰,陈海都能将他的气息始终锁住。

陈海这时候感知魏子牙放缓速度,知道魏子牙真元消耗过剧,不敢再亡命狂奔,他正要加紧速度拉近跟魏子牙的距离,龙骧军前锋阵地方向,一道雷霆似开天劈地般轰劈下来,随后一阵巨震,他们即便在两三百里外,也能看到附近山崖的石头、积雪被巨震震塌下去。

陈海知道活死尸陈玄真殉爆了,没想到会有如此恐怖的威势,令人咋舌不已。

看大震的方位,距离龙骧军的前锋阵地还有二三十里的距离,也亏得苍遗提前一步将陈玄真截住,用雷法劈死,要真给陈玄真冲到龙骧军密集的前锋阵地里,一次性暴发出的强烈冲击还是其次,任那连铁石都能腐蚀的血肉往四面八方喷射,少说要冤死几千将卒。

魏子牙肆无忌惮的修炼御尸邪法,随手炼制一两头毒尸,扔到人口密集的城池,就能废掉一座城池,危害太恐怖了;要是此时不能将魏子牙杀死,等血魔大劫暴发后,他就更不可能组织天榜道胎高手天涯海北的围杀魏子牙,到时候只怕会更麻烦。

将活死尸陈玄真截住,劈下紫宵神雷,迫使陈玄真提前殉爆后,苍遗就马不停蹄的往西北方向飞来,与陈海汇合。

虽然隔着三百余里,但苍遗御着雷芒珠,真身仿佛裹在一层雷光之中,以极其恐怖的速度,往陈海这边汇合过来。

当然,陈海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与鹤真人一起,始终锁住魏子牙的气息,令他没有藏踪匿形的机会,但除了不断的拉近彼此的距离,也不会急于追杀上去。

魏子牙虽然只能算是残躯,但作为燕州曾经的第一人,又在幕后控制燕然宫上百年,谁知道他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没有使出来?

陈海现在就是将魏子牙死死盯住,令他无法藏踪匿形,这样就可以耐着性子,等苍遗以及战禽营、剑修营的精锐从后面汇合过来,最终令魏子牙逃无可逃、死无葬身之地。

由于陈海跟鹤真人也没有半息的停顿,差不多过了一炷香的时间,苍遗才从后面赶过来,而这时候陈海距离魏子牙的距离已经拉近到五十里。

苍遗也不吭声,龙爪虚张,就一道金光神雷,往魏子牙的后脑勺轰劈过去,迫使魏子牙停下封挡。

陈海这才看到,舅父陈烈率着百余剑修,都骑在苍遗的背脊上,一起往这边汇合来了。

他们这时候差不多要翻越燕山踏入蓟阳郡境内。

虽然屠粟、屠缺、容衍率西园军二十万兵马以及六阀五六十万族人,被困在雁荡原,但六族在蓟阳郡还有两名道胎境强者坐镇。

今夜这边这么大的动静,也必然惊动六族坐镇蓟阳郡的两名天榜道胎强者,陈烈率剑修营以及后续会有更多的剑修、战禽赶来汇合,也是防备六族的强者有可能会选择拼死一搏跑过来劫杀陈海。

虽说金光神雷要比紫霄神雷差一个层次,但苍遗作为天赋就精擅御雷神通的万年老妖,又有雷芒珠在手,施放金光神雷的速度,比重膛弩都慢不了多少,还动不动中间夹杂着一道魏子牙稍有疏忽、就会被劈得连他妈都不认识的紫霄神雷。

魏子牙凭借自身真元,都未必能承受上百道金光神雷的轰劈,也亏得随身携带的高级道符数不胜数能硬生生扛住,但速度还是硬生生被拖缓下来,一炷香过后,终于被陈海他们追杀到跟前。

这时候魏子牙从储物戒取出一樽三尺高矮的金塔,托在手里,照射出道道黄光将他整个身笼罩了起来。

苍遗这时候正好凝聚成一道紫霄神雷轰劈过去,撞在黄sè光幕之上,丝毫没有任何反应就悄然湮灭了。

然而苍遗和鹤婆婆看到宝塔显形,不惊反喜,同时喊道:“虚灵塔!”

陈海这个道禅院的冒牌大天师,对出自道禅院流传天下的天阶上品、极品法宝都不甚清楚,但看此塔能如此轻松挡住一道紫宵神雷,防御力之强,绝不在青冥镜之下。

那魏子牙停下脚步,转身一脸狰狞地对陈海喊道:“陈海,既然你如此穷追不舍,你敢过来与我见个真章?”

陈海耸耸肩,没理会已经穷途末路的魏子牙,回头问苍遗:“虚灵塔是什么东东?”

苍遗说道:“虚灵塔能逆转金木水火土风雷七性真力,也就是说用这七系术法神通攻击,非但不能削弱,甚至能增强虚元塔的防御,而不消耗祭御者的真元。虚灵塔也道禅院当年的四大镇山法宝之一。你现在是道禅院的当代大天师,这些功课要补一补,不要传出去让人家笑话。”

“……”陈海耸耸肩,说道,“也不能说七系术法神通就全然无效,即便不消耗真元,要维持虚灵塔内部的阵法禁制运转,精神念力每时每刻都在消耗,我就不信姓魏的能扛住多久?再者我们这么多人群殴他一个,一人朝他扔块石块,也砸得他吐血!除非这样的攻击,也对他全然无效。”

说着话,陈海隔空就抓起一截断裂的石笋,双手在胸前一搓,将石笋搓成丈许长的石矛,下一刻就见无数细碎的紫电雷光在他的右臂游走,以难以恐怖的速度,往魏子牙暴掷过去。

这一矛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强得恐怖,鹤真人、陈烈只见以石矛行进路线为中心,空间一圈圈以涟漪般往外围荡漾,几乎就是下一瞬,石矛已经掷中虚灵塔的黄光灵罩。

石矛是瞬时碎成石粉,但虚灵塔黄光灵罩猛烈的震荡起来,就被魏子牙都不轻退了半步。

“我说嘛,我们一人朝他扔块石头,就能砸得他吐血,”陈海哈哈一笑,招呼诸剑修弟子御剑而起,往魏子牙围杀过去。

魏子牙看到陈海身后百余剑修弟子皆御剑而起,而后方还有更多的精英弟子,乘速度相对要快更多的金翎雕赶过来汇合,心里泛起绝望。

在绝望之中,生平在眼前缓缓闪过。

他本乃是寒门子弟,机缘巧合之下,入了道禅院修行,惊才绝艳的他在弱冠之年就踏入地榜之中,可以说千古以来无一人。

然而道禅院与世无争,实在不符合他的胃口,便离开山门入世。

以他的惊艳之资、强悍修为,在俗世自然是极尽荣光,踏入道胎境之后,更是为三朝帝师,可以说是位极人臣。

匆匆已经六百岁后,他不由想,这种位极人臣的权势还能享受多少年?

即便是帝王,有朝一日寿元耗尽,所有一切也都烟消云散。

从那一刻起,魏子牙就在神陵山学宫深入简出、潜心修行,妄图突破困扰燕州道胎数千年的生死之谜。

然而他费尽心机、什么都舍弃掉,到这最后一刻都看到一丝曙光了,却要在这时候死去,他怎么甘心?

魏子牙状如疯魔的怒吼起来:“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摧动虚灵塔就往陈海这边攻过来,猩红的眼瞳怒睁,千百道剑气纵横而出。

换作其他任何一刻,在魏子牙状如疯魔的攻势,陈海支撑不了多久,但这一刻,陈海身后百余剑修随陈烈、鹤真人一起御剑斩出,顿时间就将虚灵塔从魏子牙手中斩落,往山崖下的雪谷里滚去。

魏子牙身上已经再没有一张防御道符,道胎待脱壳逃出,但道胎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雷电,在道胎从肉身颅顶钻出之际,一道金光神雷后发先至,连同文勃源的那具身舍,都劈得四分五裂。

陈海微微一叹,想魏子牙身为燕州第一人,若不为长生入魔,也是算是千年罕出的人杰,最终落到这样的下场,也算是罪有应得。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八章 死似烟云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