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八十八章 角力(二十二)

第八十八章 角力(二十二)

云中城内,巡铺之中。

尉迟恭躺在草铺之上,摆成一个大字,鼾声扯得震天价响。

尉迟恭当然不是那种完全没脑子的一勇之夫,可也绝对算不上是心思深沉之辈。

徐乐突然不见,尉迟恭迟疑犹豫了一阵,转着要不要将这事情报上去的念头。最后还是心一横干脆倒头就睡。

徐乐本事,尉迟恭深知,人不见了,那是再也追不回来。除非等这乐郎君做出事来,大家才知道这位神武乐郎君又把天捅了多大的窟窿。

这个时候赶紧禀报上去,罪责还是躲不过。不如躺倒挨锤,反正这么乱一个世道,凭着自己这一身本事,只要不背叛刘武周,就是有了丹书铁券免死符,担心那么多干鸟!

想明白这个道理,尉迟恭不多时候就呼声震天而响,真的将这件事情完全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但为大将,披甲转战百里,饥不得食,累不能眠。而在安全所在,又必须能吃能睡。不然怎么承受得起这个时代的战争?云中城内,就是这般让尉迟恭放心的安全所在,一觉睡下来,雷打都醒不过来。

正在好眠之际,突然尉迟恭就觉得身体剧烈晃动,尉迟恭还没睁开眼睛就骂了一句:“玩自己的鸟去!吵爷爷睡觉,将你脑袋拧下来!”

接下来就是狠狠一脚,踢在尉迟恭身上。尉迟恭睁开眼睛翻身就起,醋钵大的拳头已经提了起来,再下一刻,一拳就要砸在来人脸上!

尉迟恭拳头生生收住,站在自己面前之人,正是一脸铁青的刘武周。

刘武周衣衫不整,一脸怒气,发髻都歪了,想必也是夜里披衣而起,匆匆而来。身后站着七八名亲卫,将这间巡铺塞得满满的,人人都是神情紧张,外间火把燃动,光亮直照进来。越发显得刘武周神情狰狞。

见尉迟恭醒来,刘武周劈面就问:“徐乐呢?”

这个时候,外间响动尉迟恭终于听清楚了,脚步响动声一阵一阵传来,望楼上调动兵马上城墙值守的号角声呜呜响动,整个云中城在这一刻似乎都动员了起来!

这乐郎君又干出了多大的事情?真把老天捅了一个窟窿出来?

心下转着念头,尉迟恭面上却是一片无辜:“不在庙里?”

刘武周恨恨摆手转身而出,尉迟恭赶紧跟了上来。

就见一队鹰击郎将衙署亲卫已经站在庙门,而徐乐一众手下正鱼贯被押了出来。韩约一脸镇定,紧紧抿着嘴唇,摆明了就是一句话也不想说。至于宋宝,一脸懵懂,几名侠少和庄客也是睡眼惺忪。

刘武周大声发问:“你们乐郎君呢?”

韩约如山站立,一声不吭。宋宝今夜伤后失血过多,睡得极死,真不知道徐乐半夜带着步离悄悄溜掉,但是现下却也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虽然客气躬身低头,但回答语气却有一丝桀骜。

“云中城是郎将的地盘,数千鹰扬兵布列,都不知道乐郎君去了哪儿,小人受伤了伤,入夜就睡得跟死人一样,如何能够知道?”

几名侠少和庄客虽然不敢开口,但一个个都跟着点头,附和宋宝的说法。

宋宝这些天跟着徐乐出生入死,胆气又上了一层。徐乐太能闹事,惹的还都是大人物。最后大家也还是好吃好喝的被到处招待,现在宋宝等几人都有些麻木了。

再加上宋宝现在已经自认为为徐乐家将一流人物,此时之世,但凡分了上下,家主惹出什么后果来,门下之人只能担着,除非背门而出。

宋宝此刻还不想背门而出。

所以这位原来见了贵人就忍不住紧张慌乱乡间侠少,现下居然能在刘武周面前侃侃而谈!

刘武周再不废话,将手一摆:“全都拿下!”

七八名亲卫一涌而上,扭住韩约宋宝等几人,军中粗汉,动作岂能轻了,顿时扭得几名庄客侠少痛呼出声。

韩约始终神sè不动,但也不反抗。宋宝却直着颈项扯着嗓门乱喊:“好个刘鹰击,偏袒外族,只对付我们马邑男儿!”

刘武周脸sè难看,不停挥手,示意将他们赶紧带将下去。

宋宝犹自在扯着嗓子嚎叫,还是被拖了下去。而尉迟恭就呆呆的看着城外方向。

城外火光,映照得半个夜空通明。整个云中城,都因为这个变故而骚动起来。这位乐郎君,自从入云中以来,真的是越闹越大,闹到现在,似乎是将千余越部营地整个都点燃了!

这等人物,将来会到何等程度?

见惯了大场面,屡次出入尸山血海之中的恒安府第一斗将尉迟恭,此时忍不住都有悚然而惊的感觉。

刘武周回头望向尉迟恭,冷冷道:“快上城头,苑长史已经在那里守着,你带甲骑,听苑长史号令!”

尉迟恭讷讷的问了一句:“看见乐郎君呢?”

刘武周脸sè冰冷:“这是某的云中城!再是本乡英俊少年,也由不得他三番五次搅扰!若是遇见,就地杀了!”

~~~~~~~~~~~~~~~~~~~~~~~~~~~~~~~~~~~~~~~~~~~~~~~~~~~~~~~~~~~~~~~~~~~~

云中城头,灯火号令飞舞。城墙守军还有外间矮山军寨防线,全都动员起来。

甲士如林,全神戒备。

北面夜空,已经被火光照亮,火星点点飞舞,哪怕站在城头,都能闻到淡淡的烟气味道。

整个千余越部大营都燃了起来!

苑君章站在城头,深深看着眼前景象。

这个徐乐,留不得了,一入云中城,就惹出这么多事,最后还闹出了这般场面!这样的人,早点铲除早点好!一点骂名,就算他替刘武周背了又如何?

苑君章转头对着身边侍立的兄弟苑君玮低声吩咐:“你带一队甲骑,向前巡哨,看见徐乐,就地斩杀!”

苑君玮一脸兴奋,大声领命:“必不负兄长所托!”

~~~~~~~~~~~~~~~~~~~~~~~~~~~~~~~~~~~~~~~~~~~~~~~~~~~~~~~~~~~~~~

旷野之中,徐乐纵马疾奔。

身前是云中城池,身后是数百狂呼追来的千余越部战士和突厥青狼骑。

马上还担着一个马邑鹰扬府的大将张万岁。

火星飘飘洒洒而落,天地间被染成了一片血sè也似的赤红。

徐乐知道自己回不去了,回不到神武县中,徐家闾内,那安闲无趣的日子当中。

这是隋末之世,是一个大幕即将拉开的动荡之世。

是一个侠气与醉狂俱有之世!

看网友对 第八十八章 角力(二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