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投降

第五百八十九章 投降

看到曾经的燕州第一人、三朝帝师魏子牙,就这样死在乱刃之下、神魂俱灭,苍遗、陈海虽然无感,觉得这一切都是魏子牙罪有应得,但站在一旁的陈烈、鹤真人以及诸多剑修弟子,则是心绪起伏万千。

几名弟子将魏子牙支离破碎的残骸归拢到一起,释出烈焰焚为灰烬。

陈海将虚灵塔及魏子牙随身携带的储物戒收了过来。

将魏子牙附在储物式之中的神魂气息炼除之后,陈海将神识探入储物戒之中,发现储物戒之中,除了数十件乾元玄极大阵的阵器外,还有数十瓶装得满满当当的灵药,以及大量的中低级道符,只是在刚才的激战中,魏子牙都没能派上用场。

此外,除了一面灵盾、一件灵剑之外,并没有更多的法宝了。

毕竟燕州的储物法宝,并不能将装入其中的物品重量完全消去,最多也只能减重六成而已,装太多的法宝阵器,魏子牙他根本就不要想能跑路了。

陈海摇了摇头,将储物戒先交给苍遗收着,与陈烈、鹤真人,在诸多剑修、战禽的簇拥下,返回南面的战场。

虽说这一场恶战,必然会惊动六阀在蓟阳郡的强者,但自始至终,六阀都没有人露头。

这番追击费了一番周折,陈海再回到原化塞,这边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

这时候天光大亮,在鲜红朝阳的照射下,原化、宁平二塞一片狼藉。

近十万战俘已经被赶到一座小山坳里看押起来,数十队龙骧军将卒正在收拾战场,他们将同僚尸首挑拣出来,运到后方妥善安葬。

在神陵山北麓,陈海特地将原宿卫军的驻营划出来建造英灵殿,用于安放战时牺牲的英灵骸骨,享受世人的祭祀;而宿卫军残部战死的将卒尸首,则堆聚到山谷里,等收拾完之后,一把烈焰烧了了事。

陈海站在宁平塞城头,往北遥望,俞宗虎率残部已经逃入之前由西园军驻守的大阳塞,看大阳塞的城墙,没有激战留下来的痕迹,想来仓皇不安的西园军,这时候也不可能再跟俞宗虎残部恶战了。

陈海皱了皱眉,吩咐身旁的乐毅说道:“派人绕过大阳塞,将劝降书投入固城塞。固城塞守将赵无泰,跟我有些旧情,只要赵无泰能守住固城塞,封堵住大阳塞敌军的退路,以往种种一切,都可以概不追究。”

乐毅知道陈海早年在伏蛟岭编训新军,以及率部进入秦潼山作战,与屠子骥、屠重锦、屠重政、赵无泰、樊春等西园军将领,交情不菲,要有一线可能,也不会大开杀戒。

乐毅下去安排后续的战事,陈烈这时候也跟陈海辞行:

“董宁返回黑山,一方面要防备血魔不断的杀出,一方面安排精绝都护府上百万军民,要跨越上万里的茫茫大漠,才能撤到河西境内,兼之还不知道西羌国那边什么反应,那边需要的人手不会少。而此时诸阀联军还在雁荡原集结,想要往北突围,榆城岭一线防御压力陡增,一时间也抽不出更多的人手进入黑山辅助董宁——这边不会再有什么大的反复,我就不能在这里久留,现在就先去潼口,看神侯那边有什么需要差遣的。”

诸阀联军大乱,青龙裕、秦潼山几线都不存在什么防御压力,龙骧军在武胜关集结四十多万兵马,有必要还能从其他方向抽调更多兵马过来。

而从武胜关杀出,六阀留守蓟阳郡的二十万西园军以及部分滞留在蓟阳郡境界的联军辎重兵,此时已经不算是什么麻烦了。

即便东翼的联军正往北移动,但铁狼军这时候也已经做好了南下的准备。

只是想到陈烈再次见面,始终没有时间好好说上几句话,现在就又要分开,陈海心里多少有些不舍,但提及董宁,陈海更是心存愧疚,当初在卧龙城才短短相聚小半天,董宁就匆忙返回黑山,更是聚少离多。

陈海想了片晌,这次决定将乾元玄极阵、天罡雷狱阵都叫陈烈带去潼口,交给董良。

乾元玄极阵要部署在榆城岭,而天罡雷狱阵还要让河西派人送去黑山。

眼下还是要尽可能在黑山殂击血魔,延缓大劫的来临,还是要尽可能为西羌国、藏羌国以及妖神殿的军民东撤争取更多的时间,将来也能在河西、天水一线聚集更多的御魔力量。

等这边的事情安定之后,说不定陈海也要亲自率一部精锐,赶到黑山跟董宁会合。

陈烈走没有两步,转身跟陈海说道:“董宁和你两情相悦,大家也都看在眼里。虽说血魔大劫在即,但这场大劫也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才能平息,我看等黑山军民撤回来,你们就择日完婚,不要再拖了。我想神侯也应该是这个意思……”

“一切都听舅父吩咐。”陈海说道。

陈烈这时候才带着河西战营禽以及陈海签署的令函,到南面去接管天罡雷狱阵、乾元玄极大阵,然而再飞越秦潼山,去潼口跟董良汇合。

归宁元年十一月初七,赵无泰率部在固城塞易帜,投附新朝,堵住俞宗虎北逃的通道,俞宗虎在大阳塞抵死不降,最终被龙骧军以破竹之势碾压过去。

虎啸大营七万残卒背靠着大阳塞城墙进行了最后的抵抗,最终被潮水一般的龙骧军第四镇师将卒淹没,俞宗虎战死,赵忠、高望等人逃离大阳塞时,被俘,在大阳塞被陈海下令处死。

除赵无泰率部投降外,西园军十数万将卒,弃临和、延北等城塞,逃离燕山,往东撤离,与从河阳进入蓟阳郡东部地区的东翼联军,在玉柱山西坡会师,意图往西进逼,接应此时正计划从榆城岭突围的西翼联军主力。

这时候苗氏在派人实地看过黑山地裂的实际情形后,从凉雍尽起精兵,杀入蓟阳军,将东翼联军死死地钉在玉柱山西坡进退不得。

随后,陈海率龙骧军第三镇师、第四镇师,以及赵无泰所部、宿卫军残部降卒,共计百万兵马,从蓟阳郡借道,穿过麋鹿原,进入蓟阳、凉雍之交的斩马岭。

而此时,黄双出兵,夺下华阳守防守的秦潼山西隘口,与负责防守沥泉、潼北的阎渊所部,兵锋直接秦潼山以西地区……

如此一来,就算是联军能奋力将潼口、榆城岭一线的防御缺口撕开,但固若金汤的斩马岭也会让数百万联军主力无处可逃。

若是不投降,编入武威军、龙骧军、铁狼军,联军的唯一退路,就是一路向北,绕过茫茫瀚海,从辽阳郡重新回返燕州。

然而,即便他们能逃过诸蛮战兵的扰袭,数百万缺衣少食的联军,在绕过茫茫瀚海,长达三四万里的长程跋涉之后,还能有多少人能成功活下来?

虽然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但是由于各阀阀主都算得上人杰,就算硬着头皮,也还算维持这联军的完整性,只是普通士卒这边开始军心惶惶,随着粮草的告罄,小规模的骚乱不时发生。

最终在万般无奈之下,于归宁二年元月初九,在精绝都护府第一批十万军民撤入河西境内之时,屠缺、屠粟、容衍、吴恩、华勃等人进潼口城投降。

看网友对 第五百八十九章 投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