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八十九章 角力(二十三)

第八十九章 角力(二十三)

黑暗之中,云中城门咯吱咯吱打开。

云中城城壕之上,并没有吊桥设立,而是一道窄窄的土堤。战时攻方要是图省事想用这道土堤发起冲击,几面箭雨集中过来,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死亡陷阱。

苑君玮匹马当先,倒提一杆马槊,直冲出土堤之外。在他身后,一队甲骑鱼贯而出,马蹄声激昂,一如苑君玮此时兴奋的心情。

刘鹰击和兄长终于不去保那徐乐了,而是想找到他,除去他!

这短短几天,苑君玮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一般的变化。

原来他是恒安鹰扬府的明日之星,有兄长照拂,有刘武周爱重,有同僚吹捧,有下属跟随,武力战功也拿得出手,走到哪里都是人人侧目。只觉得人生一帆风顺,他也必然会随着恒安鹰扬府一路而上巅峰。

可徐乐一来,他的形象就急转直下。几十名鹰扬兵拾掇不下一个徐乐,自己被打得跟狗一样,最后还输不起准备结箭阵伤人。

恒安鹰扬府做的横霸事情多了,只要能打赢,一切都没问题。这里毕竟是风刀霜剑的边塞之地,处处是敌靠着武力立足的恒安府!一战之下就被打回原形,还那么一副输不起的架势。哪里会被恒安府的这些强兵悍卒瞧得起?

走到哪里,背后都能感受到异样的目光,听到低低的议论之声。而此前一些旧账都被翻了出来。如冲阵斩将,都是靠着弟兄们卖命牺牲。年少轻浮,约束不住麾下如常舒欣这样的兵痞。没有苑君章这个兄长,只怕在恒安府内连一个火长都混不上…………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苑君玮这几日就躲在了家中,绝足不出门外。暗地里徐乐的小草人都不知道扎坏了多少个。

直到今夜,突然火光映红了城外半边夜空,直到兄长急匆匆将他召来,让他领军,去找到徐乐,将他头颅斩下来,以报他和刘武周两人!

苑君玮这一刻,热血几乎都要冲破头顶而出!

今日就算是要拿命去换,也要杀了徐乐,挽回此前所受到的屈辱!

出城而来的这一队甲骑,自苑君玮以降,人人都武装到了牙齿。马是好马,甲是好甲,除了手中长兵之外,还有各sè短兵随身,一个个浑身丫丫叉叉如同活动的武器库。

这一队人马随着苑君章越过壕沟,直出羊马墙外。

羊马墙外,也有好几队鹰扬兵赶来会合。这些鹰扬兵身披半甲,只带短兵,人人带着两张骑弓,好几撒袋的羽箭,正是马上弓骑。

这是边塞之地才养得出来的兵种,在和胡族连年血战之后,汉家男儿也能马上驰射,快捷如风。

几队骑军会合,苑君玮也不打话,长槊一招,率先疾驰而去。一众鹰扬兵也抖开缰绳,紧紧跟随。

这么多骑军同时纵马奔驰,蹄声如雷!

为了这个徐乐,刘武周和苑君章是拿出血本了,至少三四百骑漏夜而出。也只为杀了徐乐一个人而已!

这三四百骑,在苑君玮的带领下,不再顾惜马力,都在猛力踢着马腹。数百战马嘶鸣如雷,涌动而前。火光映照之下,一片甲胄反光跳动,云中城下,有如波光粼粼闪动的海洋!

云中城外也被惊动,多少来赶云中大集的人们,不论胡汉,都夜中惊醒,披衣而起,默默的看着漫天的火光,还有在云中城下涌动的这甲骑海洋。

已经有人打定主意,明日天明就走,货物丢下也顾不得了。这次云中大集,实在是太过凶险,总不能为了钱连命都不要!

但也有人默默看着这一切,心中却是窃喜。马邑郡这王仁恭和刘武周默默对峙的平衡,眼看终于维系不下去了。总要分出一个胜负来,格局变动,就是将来进身的机会,天下不乱,哪里会有出头的机会?

还有人在心中不住的揣摩盘算,这些人背后都是站着各方势力。马邑就要动乱,到底最后谁能笑到最后?对于他们身后家主,又有何利弊?怎样才能让各自家主,在这动乱中,不管谁胜谁负,都能捞取到最大的好处?

刘文静就是其中一人,他站在马上车厢顶上,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忍不住就是手舞足蹈。

恒安府接连动乱如此,虽然明面上是千余越部那里所发生的事情,但背后岂能没有突厥插手?而突厥插手,导致局势变化,王仁恭又怎能不趁势而作,好收拾了作为他眼中钉肉中刺的刘武周?

若是王仁恭和刘武周一直保持这种斗而不破,默默对峙的局面。李渊还真没有办法,就算是强行起兵以向长安,总是要担心后院起火,老家根本晋阳不保。

而现在,这两人终于要撕破脸皮分出个胜负了,李渊一方,就有了可以下手的余地!

这场逐鹿之争的大幕,终于就要拉开,天下角力,就从马邑而始!

想到此间,刘文静忍不住就在马车厢顶上,发出低低的笑声,越笑越是欢畅,最后干脆仰天长笑出声。

几名六军府的护卫按刀守在马车底下,不约而同抬头看看刘文静,又各自低下头来。

这些大人物的心思,实在是很难明白啊…………大家都紧张得跟什么似的,这位刘公倒是开心得手舞足蹈…………

刘文静的笑声终于停歇了下来,若有所思的又捻动着颌下短髯。

白天徐乐大闹千余越部营地,最后被尉迟恭迎回,多少马邑侠少跟着兴奋一场。紧接着今夜千余越部营地又起大火,惹得恒安鹰扬府以更大规模出动。这件事情用膝盖想也知道和这位神武乐郎君脱不了干系。

没想到这天下角力序幕之始,却是由这么一个少年拉开!

这样人物,要是死了,真是可惜啊…………真是值得招揽在麾下。

只是总觉得这个少年像谁,可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

~~~~~~~~~~~~~~~~~~~~~~~~~~~~~~~~~~~~~~~~~~~~~~~~~~~~~~~~~~~~~~~~~~~~~

大队涌动的恒安甲骑,越过了矮山军寨防线。

军寨之上,一众军将士卒,全都猬集在寨墙之上,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北面是漫天火光,可以看着几点人影纵马亡命而奔,背后是大队追骑。而在南面,又是大队甲骑迎了上去。这几点人影就夹在中间。

白天一场热闹,军寨中人都看在眼里,不少人还跟着尉迟恭出去和千余越部打了一场。今夜千余越部再乱,不用说那几点奔逃的人影,其中就有那位乐郎君了。

惹出这么大的事情,这位乐郎君真的是个惹事的天才。只怕刘鹰击也再容不得他了。

不见甲骑之前,带队的就是和他结下深仇的苑四?

不知道多少人在心底叹息。

真是可惜了这位乐郎君!

~~~~~~~~~~~~~~~~~~~~~~~~~~~~~~~~~~~~~~~~~~~~~~~~~~~~~~~~~~~~~~~~~~~~~~~~~~~~~~~~~~~~~~~~~~~~~~

看网友对 第八十九章 角力(二十三)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