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九十章 角力(二十四)

第九十章 角力(二十四)

大队追兵在后,和发了疯一样狂追。

这些千余越部战士,还有突厥青狼骑,一个个都红了眼睛。

千余越部战士是恼羞成怒,他们也是yīn山北面草原各部中的大部,就连刘武周也要对他们存几分客气,现下却给一个汉家少年说来便来说走便走,说撞阵就撞阵,说烧营就烧营,随便得有如自家后花园一般。

而且一天还来两次!

若是再让他生离此地,千余越部还有什么脸面立足在草原之上?

才统合了九姓部族,只怕下一刻这些部族都要反乱而出,突厥人更是看低千余越部,说不得要趁火打劫,到时候只怕千余越部生存都要为难。

就算恒安鹰扬兵再出而接应,大家都死绝了,也要拼掉这汉家少年的性命!

要是知道这些千余越部战士的心声,徐乐也只能说声抱歉。自己就是单纯的想救出罗敦而已…………带给千余越部这么大的伤害,纯属偶然…………

而突厥青狼骑则是为了另外一个目的。

徐乐抓了张万岁!

绝不能让张万岁落在刘武周手中,绝不能暴露执必部已经准备和王仁恭连成一气的秘密!不然执必落落和执必思力,只怕走不出这云中地界!

执必思力满脸鼻血,提着长矛,也冲在最前面。再没了原来那种随和开朗的风范,也是红了眼睛,不时怒吼喝骂着让所有人加快速度,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徐乐!

而在前面,徐乐几人头也不回,只是催马狂奔。千余越部营地本来离着云中城外矮山军寨防线就不甚远,只怕追到云中城下,也不见得能追到徐乐马后,将他斩杀,将张万岁抢回来!

执必思力怒吼一声:“放箭!射死他们!”

既然到了这般田地,就连着张万岁一起灭口也罢!

执必思力一声号令,千余越部战士和青狼骑,都纷纷张开弓来,一阵弓弦剧烈颤动之声,箭簇如林,在空中划出弧线,追向徐乐几人背影。

徐乐也听到了背后弓弦颤动之声,却仍不回头,只是狠狠又夹了一下马腹。这个时候,也只有赌射不中了!

吞龙一声长嘶,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而罗敦步离两人,也不回头,只是伏下身子,用力催马。

羽箭撕破空气,雨点一般落下,却就差了那么一线,追上徐乐几人背影。有些弓力强一点的,也只是在三人身边掠过,远远没到能命中目标的地步。

马上骑射,避不开的就是弓力太软,还有准头不佳。

一阵箭雨漫射,毫无效果,执必思力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了。不远处就是云中城外矮山军寨防线,追到此处,都可以看见寨墙上那些小小人影。而轰鸣如雷的马蹄声也从前方传来。

恒安鹰扬府的甲骑又再度出迎!

千余越部战士们稍稍清醒了一些,想起白天他们被尉迟恭射得人仰马翻的情形,不少人下意识的就勒住了缰绳,跑得发了性子的战马纷纷人立而起,前蹄乱蹬。后面人涌来,撞在一起,顿时就有不少千余越部战士落马。

而突厥青狼骑也纷纷向着执必思力靠拢,准备拉住少汗,掉头便走。

执必落落也追了出来,但是是跟在大队后面,这位心思颇为深沉的执必部阿贤设早就做好了两手准备,追不回张万岁,就弃了千余越部,赶紧就走,离开这云中城险地!

如雷马蹄之声传入耳中,执必落落就大声对自己亲卫下令:“将少汗追回来,我们走!”

~~~~~~~~~~~~~~~~~~~~~~~~~~~~~~~~~~~~~~~~~~~~~~~~~~~~~~~~~~~~~~~~~~~~

徐乐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排跃动的光点,正是无数甲胄反射着火光形成的。

大队恒安甲骑,出现在夜sè中,向着自己狂涌而来。

一直咬着不吭声,伏在马背上逃命的罗敦终于直起腰来,欢喜大呼一声:“真给我们逃出来了!”

罗敦早就做好了身死在千余越部营地之中的准备,却没想到,徐乐晚上就带着步离杀了进来,奇迹般将自己救出,然后逃出营来,最终等来了恒安甲骑的接应!

直到此刻,罗敦还觉得自己如在梦中。

徐乐在马背上,却没有罗敦这般兴奋,甚至在心里面还苦笑了一下。

这大群恒安甲骑,真不是来接应我的啊…………

徐乐低头看了一眼担在马背上,被颠得七荤八素的张万岁。

幸得我还抓了这么一个护身符…………

兴奋的罗敦脸sè突变,原因无他,当面狂涌而来的恒安甲骑,轻骑在前,纷纷拉开了手中骑弓,一排箭簇闪亮,再下一刻,已经松手放弦,一排羽箭,劈面就向着自己这几人射来!

罗敦对着身边步离狂吼一声:“当心!”

这位老族长一瞬间仿佛又恢复了少年时候的伸手,滑下马鞍,同时用力扯缰。战马长嘶着横排过来,而罗敦就将自己身形藏在了马后。

而罗敦身边步离更是利落,小小身形几乎滑到了马腹之下,将自己更是遮得严严实实。

箭簇迎面而来,罗敦和步离两人坐骑同时中箭,鲜血飞溅,战马长嘶,仆倒在地。步离疾疾跳开倒下坐骑,而另一边,罗敦这个镫里藏身已经使出全部气力,再来不及跳马而出,跟着被坐骑带倒在地,就地翻了一个跟头,挣扎不起。

步离惊呼一声:“爷爷!”

小小身形,手脚并用,向着罗敦狂奔而去,就要以自己身形,为罗敦遮蔽下一轮而来的箭雨!

这边徐乐,猛然拨动槊杆,马槊震荡,羽箭打在槊杆上噼啪乱响,到处乱飞。一支羽箭擦过徐乐肩膀,顿时见血。

入云中以来,几次出生入死,这是徐乐第一次带伤!

打开羽箭之后,徐乐一手就拉起了张万岁,将他面目暴露在被火光照亮的夜sè当中。

“王仁恭与执必部勾结,张万岁已经为我生擒!我这是奉刘鹰击号令行事!”

在这一刻,徐乐已经认出了迎面而来的恒安甲骑当中苑君玮的身影。徐乐也没料到,这些恒安甲骑当面甚至不问话,不试图生擒自己问罪,劈面而来就是一排羽箭!

自己还是太过年轻而没经验,低估了这些大人物的狠辣!

看网友对 第九十章 角力(二十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