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五百九十四章 血雾魔渊(四)

第五百九十四章 血雾魔渊(四)

要是将那yīn邪、湿寒的腐蚀性血雾驱除掉,血雾魔渊看着就像一座深不见底的裂谷,边缘皆是犬牙差互的黑sè岩石。

然而随着每一次大震,裂谷四周的悬崖峭壁,大片大片的崩落,然而崩落的乱石却始终都不能将谷底填满,似乎在魔渊的底尽头,是能吞噬一切的无底洞一般。

无尽血雾从魔渊深处涌出,大漠凛冽的狂风竟然都吹不散,仿佛血雾笼罩的区域,与茫茫大漠并不位于同一空间之中;而为了稳妥起见,陈海等到新一次大震过后,裂谷继续往四周扩大里许之后,才带着百余人真正踏入血雾魔渊。

血雾带有强烈的腐蚀性,也只能高等级的灵兽,其鳞皮极其老韧,才能踏入血雾之中,普通将卒沾染上血雾片晌,就会蜕皮红痒,时间再久些,血雾侵蚀入骨肉之中,就会很快腐蚀脓肿,有性命之忧。

事实上即便是鳞皮老韧的灵兽,也没有办法在血雾里长时间的滞留,毕竟长时间积累的腐蚀伤害,还是能蚀透堪比高级战甲的鳞皮。

陈海他们这一次,除了苍遗以及周南、苗明成、岳栾然、陈烈、陈隽、屠重锦等道丹境强者外,屠子骥、齐寒江、冉虎等人及妖神殿、诸羌部族的精英子弟,都有灵甲护身。

当然,灵甲护体是强,但随时随地都会消耗自身的真元法力。

进入魔渊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魔渊深处有没有战力强悍的魔将潜伏,所以大家一开始都还是用防御道符护身,抵挡血雾的侵蚀。

一张黄级防御道符形成灵罩,在血雾里差不多能维持一炷香的时间,大家都携百余黄级防御道符在身上。

虽然黄级防御道符炼制较为容易,但百余人的小队兵马,探索一次魔渊,就要消耗几千、上万枚黄级道符,消耗可以说得上惊人。

这也是之前韩庆元没有组织人手去探察魔渊的关键原因。

能不能凑出百余辟灵境以上的精英弟子还是其次,要不能将整个燕州的力量聚集起来,仅靠一两家宗阀或宗门的势力,怎么扛得住如此恐怖的消耗?

陈海踏入血雾之中,没有立即用防御道符,将血雾挡在身体之外,直接以肌肤去接触血雾,直觉这血sè浓雾,要比普通的雾气更加粘稠、湿重,进入其中,只能看清楚四周三四百步的距离,而神识想要往外延伸,直觉异常晦涩,神识感知要比外面迟钝百倍都不止,要有强悍的魔物,知道收敛气息,潜入百步距离之内,都未必能觉察到。

往血雾深处走了两三千步,才到魔渊的边缘,犬牙差互的岩石极其崎岖的斜向下延伸。

这地形与其说是裂谷,不如说是无底深渊,陈海他们曲曲折折的往下走了十数里,地底魔渊更加开阔,南北向差不多扩大到二十里多样子,血雾也更加粘稠,腐蚀性也更强,触鼻腥臭,吸入口鼻,对五脏六肺的侵蚀更强,以陈海的修为,都稍有晕吐之感。

陈海正要安排人手,分头往两侧探索,这时候心神一凛,随后就见一道模糊的黑影,携带极强的劲风从左翼猛过去。

一头武卒级的罗刹血魔,在陈海面前算不得什么,抬手举起裂天战戟,就将这头想偷袭他的罗刹血魔斩成两截。

苍遗随后拍出一掌,劲气鼓荡,将左右两三千步内的血雾都直接拍散掉,陈海赫然看到左翼一座像石厅里的巨大洞穴里,竟然有二三百头血魔蹲踞而立。

血红的魔瞳、尖锐的獠牙、利爪,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以及它们微微躬起的魔躯、像枯藤激起的鳞筋,像噬人的野兽一般随时都能暴起杀出,然而这一刻它们却能悄无声息的潜伏在一侧的洞穴里,要不是苍遗随手一掌拍散血雾,陈海他们将毫无察觉的错过。

这一切无疑说明这二百头血魔就是血云魔国的精锐前哨。

自从血云帝国建立之后,魔兵魔将内部就禁止相互残杀,除了猎杀杂魔为食外,平日更多是搜集血云荒地漫天遍地生长的苔藓、蕨草为食,这对嗜好血肉的罗刹血魔,犹如酷刑一般。

这一刻行踪既然被发现,这些前哨魔兵也顿时都沸腾起来,猛扑前眼前这些鲜美的肉食。

覆盖着鳞甲的巨足狠狠蹬地,虽然它们能感觉到陈海是比它们更恐怖的存在,但对血肉的渴望以及它们天生的疯狂魔性,让它们眼中再无他物。

周南、苗明成、岳奕然等人看到这一幕,皆脸sè大变。

令他们心惊的不是眼前二三百头魔物有多厉害,他们之前心存侥幸,内心深处或多或少都认为陈海在夸大其辞,这时候看到一侧的洞穴里竟然有二三百头魔物悄无声息的潜伏,看到这些魔物甚至有着比人族将卒更严密的组织性、纪律性,如何令他们不心惊胆颤?

眼前这一切,无疑证实陈海所言,没有半点虚夸之辞,证实血魔大劫要比他们之前想象的更暴烈、更惨烈、更惨绝人寰。

不需要陈海出手,屠子骥、齐寒江等人,手持战戟、祭起灵剑,往前杀出,一时间剑气、戟芒纵横,几乎将千步之内的空间都撕裂,将二百多头魔兵完全笼罩住。

虽然血云帝国的前哨魔兵,是精挑细选的精锐,但终究是低级魔族,而此次随陈海进入血雾魔渊的百余人,修为最弱也都有辟灵境中期水准,又岂是这些低等魔物能敌?

陈海、苍遗、周南等人都没有出手,二百多头魔兵半盏茶不到,就被杀得残肢残骸洒落一地,最后仅有少数魔兵见识不对,逃入血雾魔渊的深处。

血雾阻挡视野,能阻隔神识的探察,但是隔绝不了声音。

众人听着魔渊深处一阵令人牙酸的咀嚼、撕咬之声,还伴随着血雾涌动的隐隐嘶啸,直觉这血雾魔渊有如地狱一般。

这时候随周南进入魔渊的一头通体发黑的巨狼,张口想从罗刹血魔的尸体上撕咬下一块肉尝尝,周南眉头一皱,腰间的八音金铃抖了一下,凝聚出一道赤红sè的影鞭,劈头盖脸抽了过去,抽得那巨狼在地上呜鸣不止夹着尾巴,退回到周南的身边。

陈海皱了皱眉头,心想幸好青狼妖郎天江这次没有一起到大漠来,要不知道看到同族被周南这么欺负,指不定要跟周南大打出手了。

齐寒江这次厮杀得特别痛快,走到回陈海身边,哈哈大笑道:“之前跟主公你北上尧山,南下京畿,都没有捞到什么仗好打,早知道黑山有这么多魔物,我早就过来了。”

陈海盯住齐寒江打量起来。

齐寒江让陈海盯得心里发毛,心虚的问道:“爷,怎么了,我这段时间可没有做什么犯忌讳的事情啊?”

陈海与陈烈、陈隽对望一眼,这时候确认齐寒江所穿着血魔鳞甲,对抵御血雾的侵蚀,确实是有作用的。

韩庆元他们之前就已经围杀上千头杂魔,将杂魔鳞皮剥下来制造铠甲,称之为血魔甲,也推测血魔甲只要密闭性做得好,就能抵挡血雾的侵蚀,只是韩庆元他们之前,无法凑出足够多、足够强的精锐,进入血雾魔渊测试血魔甲的性能。

陈海他们这次进入血雾魔渊,特地让齐寒江他们穿上十数多血魔甲。

他们进入魔渊深处已经有两个时辰,齐寒江他们身上所穿的血魔甲,仅有细微的软化现象,可见韩庆元此前的猜测是正确的。

他们现在将这么多的强者聚集起来,自然不怕小股魔兵的侵袭,然而诸羌部族一旦要组织大规模的军民东迁,周南、叶青麟、苗明成都要赶回去各司其职,然而陈海之后还要不断的组织精锐战力进入魔渊,清剿零散进入魔渊的魔兵魔将,以便能将魔劫彻底暴发的时间拖延到一年之后。

纯粹用防御道符护体,消耗太恐怖,这些用杂魔鳞皮所制的血魔甲,防护力谈不上多强,却能抵挡血雾的侵蚀,实际上为龙骧军精锐战力,大规模进入魔渊作战,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叶青麟看着满地的残骸断骨、血肉淋漓,心头也是不寒而栗,说道:“既然已经确认陈侯所言确凿无疑,那我们是不是先退回去安排诸羌子民东迁之事,魔渊深处的清剿工作,还是交给军队进行?”

周南摇了摇头,说道说道:“血雾魔渊到底有多威胁,还没有探察清楚,贸然就派应变能力不足的整队兵马进入,一旦发生突发状况,伤亡就很难控制——我等还是继续往深入探察,尽可能将魔渊探查得越清楚,也有利于后续的清剿……”

陈海这时候才知道周南看似粗鲁,行事却极缜密,也无惧危险。

看网友对 第五百九十四章 血雾魔渊(四)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