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79 七尾蜈蚣 为25500金钻加更

679 七尾蜈蚣 为25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夜半突如其来的惨叫声,不仅贯穿整条紫阶的走廊,而且响彻整个青龙门的广场,也着实把我给吓了一跳。我正纳闷发生什么事了,就听其他房间也接二连三地传来惨叫声,一时之间竟然形成了交响乐团似的,这边起、那边落,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四面八方全都是凄厉的叫。

当时可没把我吓死,不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难不成一夜之间这些紫阶的高手全都变成狼人了?可今天晚上也不是月圆之夜啊!听着这些叫声,我正浑身起鸡皮疙瘩,突然就听到地上传来“簌簌簌”的声音,低头一看,竟然有大大小小几十只毒虫,正从各个房间窜出,并且没一会儿功夫,就顺着楼梯缝隙消失了踪迹。

我这边的房门也有,不过我提前塞了报纸,所以没有毒虫能够进去,只能无奈调头离开。

夜明的兵部建立在山谷之中,有些毒虫、野兽出没也很正常,可是绝对不会有这么大批量的毒虫同时出没,再联系到周围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我一下就想到了一个人。

可我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就听“砰”的一声,隔壁的房门被推开了,一个汉子单腿跳了出来,一边跳还一边嗷嗷叫着:“谁有解毒药、谁有解毒药!”

再看他提起来的那只脚,果然紫黑肿胀,像个大馒头似的,一看就是被什么东西给咬了。

与此同时,其他房间的门也接二连三地被推开了,紫阶各人都哎呦哎呦地走了出来,有的捂着胳膊,有的捂着大腿,有的捂着腮帮子,也是一个个痛苦难耐的模样。出来就找解毒药。

这三更半夜的,竟然都被毒虫咬了,这些人聚在走廊上,各个面面相觑。又一个人飞快地奔了过来,原来是紫阶队长来了,紫阶队长没什么事,看到众人不是瘸腿,就是龇牙咧嘴,吃惊地询问怎么回事。

众人纷纷讲着自己的遭遇,有说自己被蜈蚣咬了的,有说自己被蝎子蜇了的。被毒虫叮咬的事,以前在兵部不是没发生过,现在竟然大面积发生。确实有点诡异。

紫阶队长一边疑惑,一边帮着大家找药,突然想起什么,猛地看向其中两人人:“老常,徐伟,你明天还能参加紫阶之战吗?”

老常和徐伟就是今晚被挑选出来的四名出战队员之二,两人的脚都被毒蛇咬成了一块大馒头,就算现在抹上了药,也至少得一个星期才好,所以两人无奈地摇了摇头:“怕是不能去了!”

紫阶队长在人群中晃了一圈,目光又落在我的身上:“王巍,你怎么样?”

我摇头,说我没事!

还有一个明天的出战队员,就是疯罗汉。他并不在人群里,紫阶队长匆匆忙忙跑去他的宿舍,发现疯罗汉并没有事,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连我们进去了都不知道。

疯罗汉的屋子里摆着大大小小几十坛酒,满屋子都飘荡着酒的气味,疯罗汉躺在床上,手里还抓着酒葫芦不放,看来确实是个嗜酒如命的人。

疯罗汉的床边,竟然倒着四五只毒虫,这些毒虫也没有死,就是晕头转向的,像是喝醉了酒。站在门口的众人面面相觑。顿时明白过来,这些毒虫想咬疯罗汉,但是不仅没有毒倒疯罗汉,反而把自己给灌醉了!

服,真服!

疯罗汉既然没事,紫阶队长便退了出来。对于紫阶队长来说,大家被毒虫咬伤倒是小事,参加不了明天的紫阶之战却是大事,现在只有我和疯罗汉能够出战,另外两人肯定是不行了,这可如何是好?

另外,今晚发生的大规模毒虫伤人事件实在来得诡异,众人你一嘴我一句,矛头齐齐指向万毒公子。在青龙门中,也只有他能控制这么多的毒虫,就算最后确认不是他做的,现在也会将他列位第一嫌疑人。

紫阶队长看着受伤的众人,什么都没有说,调头便离开了。过了一会儿,青龙元帅便跟着紫阶队长来了。其实四个元帅,平时都挺难找,也就是这两天兵部大比,所以他们都在各自门中,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就找来。

青龙元帅显然是在睡梦中被叫醒的,眼睛还有点惺忪,不过我注意到她的脸上略施粉黛,头发也一丝不苟,说明她从床上爬起来,还顺手拾掇了一下自己,确实是个生活精致的女人。

具体情况,紫阶队长显然已经给她汇报过了,青龙元帅走过来后,只是随便扫视了众人一眼,便咬牙切齿地说:“把万毒公子给我叫来!”

紫阶队长立刻转身而去。

又过了一会儿,紫阶队长便把万毒公子从楼下带了上来。万毒公子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嘴巴还直打哈欠,显然刚从床上被拽起来,边走边说:“青龙元帅,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

“飕”的一下,一道靓影猛地窜出,本来站在我们身边的青龙元帅,倏忽之间就已经奔到了万毒公子身前,空气中只留下了她身上的一点香水味。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实在太迷人了,一举一动都风情万种、令人着迷。

而青龙元帅,在奔到万毒公子身前以后,甚至都没有和他废话,直接摸出腰间的尖锐的猎刀,就架在了万毒公子的脖子上,恶狠狠道:“是不是你放的毒虫?敢有半句假话,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万毒公子本来迷糊的双眼,在这一瞬间彻底地清醒了。万毒公子瞪大眼睛,哆哆嗦嗦地说:“青龙元帅,冤枉啊!什么毒虫?我睡得好好的,我的小宝贝们也睡得好好的,我干嘛要半夜把它们给放出来?不信你看,它们都好好的…;…;”

万毒公子的话音落下,还真有不少毒虫从他的发间、领口处拱了出来,一个个伸着小脑袋看向青龙元帅,有的还往外吐着通红的信子。那个场景,实在太渗人了,我顿时汗毛倒竖,差点没吐出来,这种场景真是看多少次也不习惯。

同时。我也很担心青龙元帅的安危,毕竟她就站在万毒公子身前,稍微一个不留神,没准就被咬伤了。而青龙元帅面对这些毒虫,却是半点不惧,反而狠狠瞪向了它们,那些毒虫整天跟着万毒公子,早就通了人性,似乎也知道面前这个女人的可怕,又“刺溜”一声钻到万毒公子的衣服和头发里了。

青龙元帅说道:“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万毒公子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看到众人一个个要么捂着腿,要么捂着胳膊。似乎才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万毒公子也是面露惊骇:“这不是我做的啊…;…;青龙元帅,这真不是我做的!我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袭击这么多紫阶的人啊,我还想多活两天!而且我操纵小宝贝们,是需要吹响玉笛的,大家谁听到玉笛声了?”

万毒公子称呼他的那些毒虫是小宝贝们,听着实在肉麻,不过他确实说得没错,大家都知道他要操纵毒虫,是需要吹响玉笛声的。

可如果不是他干的,那这大面积的毒虫伤人事件,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可惜这些毒虫不会说话,否则非得抓过来审讯一番。如果万毒公子不肯承认,那还真的没有证据说明是他干的。

不过青龙元帅显然不需要什么证据,她猛地抓住万毒公子的衣领,顺手就往走廊旁边的栏杆下面扔去。青龙元帅突然的动作,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这可是七楼啊,万毒公子如果摔下去了,非成肉泥不可。

万毒公子也“嗷嗷嗷”地叫着,惊叫声划破整个青龙门广场的夜。不过万毒公子在飞出去的瞬间,青龙元帅又抓住了他的脚,所以万毒公子的身子没有持续往下面摔,而是在空中晃荡起来。

“我再问你一遍,到底是不是你干的?你再敢说半个‘不’字,我就松开手了!”暗夜之中,青龙元帅的声音冰冷如霜。

万毒公子哇哇叫着:“青龙元帅,真不是我干的啊,我这么干对我有什么好处?”

青龙元帅冷笑一声:“你无非就是想要参加紫阶之战,以为只要把大家都毒倒了,就能轮到你上场了。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说完这句话后,青龙元帅便准备把手松开,要把万毒公子扔到楼底下去了。没人怀疑青龙元帅真的敢这么做,堂堂夜明兵部青龙门的统帅,杀一个人算得了什么大事?

然而就在这时,紫阶队长突然急匆匆奔了过去,叫了一声:“青龙元帅。不要!”

青龙元帅回头,皱着眉问:“怎么?”

紫阶队长凑到青龙元帅耳边,悄悄地说了几句话,也不知道说了什么,青龙元帅的眉毛皱得更深了。片刻之后,青龙元帅便把万毒公子拽了回来,扔到了走廊的地板上。

万毒公子坐在地上,面sè惨白、大汗淋漓,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无奈地说:“青龙元帅,我是很想参加紫阶之战不假,可这事真不是我干的,我这么干不是得罪了所有紫阶的兄弟。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您老人家不能屈打成招、逼良为娼啊!”

其实别说青龙元帅不相信他,就是我也不相信他,这家伙一肚子坏水,看着就不是个好人,为了参加紫阶之战,估计什么都能做得出来。还好我提前把门缝、窗缝都堵得严严实实,不然今天也中招了。

不光是我,紫阶众人也都认为是他干的,纷纷指责着他,说他手段实在太卑劣了。以前在朱雀门的时候,我以为我在兵部是最受排挤的人,现在看来万毒公子比起我来也是不遑多让,这家伙还真是走到哪里就被人讨厌到哪,谁愿意和一个满身毒虫的人来往,谁又愿意相信一个满身毒虫的人所言!

所以,无论万毒公子怎么辩解,青龙元帅也没理他,只是颦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她转头问紫阶队长:“那你说,该怎么办?”

紫阶队长答:“还是‘兵部大比’重要,其他的事都要放放,哪怕‘大比’完了再处理也来得及。如果青龙门今年能够拿下‘紫阶之星’的话,今后一年的‘屠魔’任务肯定就交到咱们身上了,这可是无上的荣光,更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不能因小失大啊!”

“屠魔”任务?

那是什么任务?

出于职业本能,我听到这个关键词后,眉毛一下皱了起来,意识到这是夜明中一项很重要的任务,所以紫阶队长才会这么当紧。而青龙元帅,显然也很看重这个,立刻点头说道:“是的,‘紫阶之星’必须要拿,我们不能因小失大,还是先顾及‘兵部大比’吧。”

说完这句话后,青龙元帅便扫视了我们众人一圈,看到我们伤的伤、残的残,不禁摇了摇头。说道:“你们啊,一个个也算顶尖的高手了吧,怎么晚上睡觉一点防范都没,你们看看人家王巍,一点事都没有!你们这样,让我以后怎么放心地派你们出去执行任务?”

在紫阶队长去下面叫万毒公子的时候,青龙元帅已经挨个查看过了众人的伤势,得知唯独我和疯罗汉没受伤后,当场就狠狠夸了我一番,现在竟然又来一次,都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在朱雀门,朱雀元帅是对我太差,引得大家纷纷效仿;在青龙门,青龙元帅是对我太好,引得大家纷纷眼红。

最终结果都是被人排挤,实在让我无语。

除我和疯罗汉外,紫阶已经没有一人再能上场,只能从矮个里面拔高个,去蓝阶里面挑潜力股了。万毒公子当然算是其中一个,这家伙的实力本身就有紫阶,轻轻松松晋升上来不成问题,青龙元帅用脚踢了踢他,问他有没有问题?

万毒公子立刻跳了起来,举手发誓道:“青龙元帅,我绝不辜负您的期望,我一定会把‘紫阶之星’拿下来的。”

青龙元帅冷笑一声:“你?你算了吧,你没这个本事,还是让疯罗汉去夺‘紫阶之星’吧,你就负责将其他人拖伤,给疯罗汉铺出一条路来!”

青龙元帅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让万毒公子去当炮灰的,让万毒公子即便是输,也要想方设法打伤对方,给疯罗汉制造胜利的机会。连万毒公子都是这样的任务,我也就不用说了,算是炮灰二号,虽然青龙元帅没有明着和我讲,但我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晰,不像万毒公子那样盲目自信。

确定万毒公子为出战明日紫阶之战的第三人后,青龙元帅便和紫阶队长一起到蓝阶的楼层里去,继续挑选第四人。当时,紫阶的其他人都回去睡了,但我没有,我继续跟着青龙元帅,一方面想看看第四人是谁,一方面就是想跟着青龙元帅,感觉挺喜欢和她在一起的。

经过几十分钟的筛选,终于又挑出一个人来,通过了蓝阶队长的考核,进入了紫阶的阵营之中。不过这人的实力实在不强,如果紫阶众人安然无恙,绝对轮不到他登场,也是天上突然掉下来块大馅饼,砸到他了。

四个出战人员确定好后,时间已经很晚了,距离天亮也没几个小时了,青龙元帅便让我们各自回去休息,第二天再到朱雀门的广场集合。

其实今天晚上,我根本就没打算睡,所以等众人都离开后,我便继续往楼下走去,准备到外面的山谷练功。但我走着走着,总觉得有人在跟踪我,回头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很是莫名其妙。

在穿过南边石壁上的甬道之后,我便藏在了外面山谷的一棵树后,仔细盯着甬道的出口。不到一会儿,脚步声渐起,一个人影走了出来,长发披肩、面目惨白,看着跟个女鬼似的,不是万毒公子,还能是谁?

而他出来以后,还小心翼翼地左右四望,似乎在寻找我的踪迹。

当时的我,还真是又好气又好笑,直接从树后走了出去,叫道:“你跟着我干嘛?”

万毒公子转过头来,看清是我,笑嘻嘻道:“我就想看看你小子半夜鬼鬼祟祟地到底想要干嘛。”

我说明天就要进行紫阶之战了,我想趁着这个时间多练练功,这你也跟着我?

万毒公子“啧啧”两声:“你的实力这么差劲,竟然还能参加紫阶之战,看来你这后台实在不小啊。在青龙门里,大家最看不上的就是你这种有裙带关系的了,真是可惜,今天晚上没毒到你!”

我的面sè顿时一变:“那些毒虫真是你放的?”

万毒公子摸摸鼻子,嘴角露出诡异的笑:“你这不是废话吗,整个青龙门里,除了我能操纵这么多的毒虫,难道还能找出第二个人来?而且。我最想毒倒的就是你了,不过可惜啊可惜…;…;”

听了万毒公子的话后,我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现在就去找青龙元帅检举揭发了他。看来这家伙操纵毒虫,不一定非要用到玉笛。但是后来想想不对,青龙元帅根本就知道是他干的,之前都差点把他从七层楼上扔下去,要不是紫阶队长及时拦截,现在的他已经是滩烂泥了。

所以就算我去检举,显然也是没什么用的,对于青龙元帅来说,明天的紫阶之战更加重要。也就是说,我拿现在的万毒公子根本一点办法没有,于是我没好气地问道:“你到底想要干嘛?”

万毒公子轻轻咳了一声,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像你这种弱鸡,是没资格和我万毒公子齐名的。希望你明天到了擂台上,能够跟大家主动坦白这一点,不要再拖累我的名声了…;…;”

万毒公子和我齐名,这事我也是在来到兵部以后才知道的,而且还是听他说的。在这之前,我连听都没有听过。而且在兵部里,这里的人与世隔绝,对外面的事知之甚少,要不是万毒公子一再提起和我“齐名”的事。根本就没人知道这事。

说一千道一万,是他一直在兵部逼逼来逼逼去,才搞得这件事情人尽皆知,现在竟然要让我在众人面前承认我没资格和他齐名,这并不是有病吗?所以不等他说完,我就叫道:“你有病就回去治病,不要再跟着我了!”

说完以后,我便转身继续朝着山谷走去,想着找上一块风水宝地练功。但没想到,万毒公子竟然还跟着我,始终距离我不远处,我忍不住再次回头,问他到底想要干嘛?

“我想偷袭你啊。”

万毒公子笑嘻嘻地说道:“不知怎么回事,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打算趁你练功的时候,偷偷把你杀了。”

一听这话,我就忍不住火从心头起,直接把打神棍摸了出来,说来,不如咱俩现在就较量一番!

在朱雀门的几个月里,我的实力大有进展,虽然不敢声称自己在紫阶无敌,但也并不畏惧万毒公子。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找我的事,现在还说要趁我练功来偷袭我,实在是可忍孰不可忍,想要现在就和他打上一场。

我以为我主动挑衅,万毒公子肯定会迫不及待地应战,结果他却纹丝不动,反而上下看我几眼,笑嘻嘻道:“哟,脾气还挺大啊!我只不过和你开个玩笑,你至于这样子么?都知道青龙元帅器重你,我怎么敢真的偷袭你呢,我还想多活几天!”

我又骂了一声有病,接着便转身继续往前走去,一直走到一处小河边上才停下来,盘腿坐好开始练功。万毒公子虽然没有再跟上来,但也没有回去,而是也找了个地方坐下,还把一口黑漆漆的罐子放在地上,然后摸出玉笛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其他的暂且不说,万毒公子吹奏的玉笛声音确实好听,悠扬的声音飘散在这万籁俱寂的天地之间,也不让我觉得烦扰。不过还没一会儿,就听到草地上面“簌簌”的声音不断响起,只见一条又一条、一只又一只的蜈蚣、蝎子、壁虎、毒蛇等物,像是列队而行,不断朝着万毒公子身前那口罐子集中,而且挨个爬到了罐子里面。

接着,便听到罐子里面不断传来毒虫撕咬、打斗的声音,可想而知里面的战况有多激烈,而万毒公子却兴奋异常,玉笛声也吹得更勤快了,他的面庞在月光之下也显得愈发恐怖起来。

看着这个场面,我的心中一阵恶寒,立刻闭上眼睛,努力吸收着天地之气,完全沉浸在了龙脉图的世界之中。又不知过了多久,天地之间又恢复了一片寂静,玉笛声没了,簌簌声没了,撕咬声也没了。

接着,一个兴奋的声音响起:“哈哈,七尾蜈蚣终于成了!小宝贝,我爱死你了,知道我等你等了有多久吗?快,让我看看你的实力,去把那个家伙给咬死吧!”

一阵“簌簌”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朝我这边爬了过来。我睁开眼睛一看,只见黑黝黝的草丛里面,一只巴掌大小、通体油光瓦亮的青sè蜈蚣,正朝我这边快速游着。

那蜈蚣的尾巴像蝎子一样高高翘起,上面还有七个显而易见的红点,每一个都像灯笼一样明亮,而且它的口器也大的可怕,一边往前爬还一边张大,露出里面的根根尖刺,像是战士冲锋的长矛。径直冲我而来…;…;

看网友对 679 七尾蜈蚣 为25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