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81 紫阶之战,开始 为26000金钻加更

681 紫阶之战,开始 为26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今天万里无云、阳光正好,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天气。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让我的心情都好了很多。劫后余生、大难不死、虚惊一场、因祸得福,这些都是世间的美好词汇,如今正发生在我的身上。

很快,我就出了青龙门,来到了朱雀门的广场。朱雀门广场上面已经锣鼓喧天、人山人海,四门的人都在各就各位,看来紫阶之战还没开始,一切都还来得及。

我在人群之中穿梭,很快就来到了青龙门的坐席,一眼就看到了青龙元帅和紫阶队长正在说话。

“王巍怎么还没有来,怎么回事?”

“我们早晨去叫了他,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怎么都叫不醒…;…;”

看到二人正在为我着急,我立刻叫了起来,说我来了、来了!

青龙元帅和紫阶队长一起回头,看到我过来了,都是面sè一喜。青龙元帅快步朝我走来,问道:“怎么回事,睡过去了?”

我愣了一下,说青龙元帅,您不知道怎么回事?

如果昨天晚上真是青龙元帅把我救了,那她应该知道我发生了什么啊,但是青龙元帅仍旧一头雾水:“你发生了什么,我怎么知道?”

我的心里一阵打鼓,看来昨天晚上不是青龙元帅救了我,那会是谁,不会真是那个家伙吧,他会有那么好心?我本能地往人群里面看去,很快就看到了万毒公子的身影,万毒公子坐在紫阶的队伍里,正和左右的人说话。

紫阶的人昨天集体遭到毒虫袭击,现在虽然上了药,但是还没有好,仍旧裹着绷带。不是手臂粗得像水泥柱子,就是小腿肿得比馒头还大。一帮人坐在这里,像是老弱病残集合,引来一阵阵的侧目。

万毒公子坐在其中,大言不惭地说:“你们好好养伤,待会儿看我怎么表演!”

大家遭到毒虫袭击,虽然没有证据是万毒公子干的,可人人心里都有杆秤,还能不知道这是万毒公子的杰作?所以任凭他吹得天花乱坠,根本就没有人愿意理他,和我一样遭到了排挤。

不过,我被人排挤之后。一般也不会主动去理别人,万毒公子却不一样,仍旧腆着脸和别人说话,一口一个老哥,叫得怪亲热的,可惜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唱独角戏。

青龙元帅注意到我的异常,询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因为昨天晚上的事还没搞清楚,也不方便随便做出论断,便赶紧摇头,说没什么,就是睡过了。

青龙元帅这才放了心,将我们几个出战的队员组织起来,说这是兵部大比以来最重要的一战,嘱咐我们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我们也立下了军令状,说一定会战斗到底,绝不辜负青龙元帅的期望。

青龙元帅说完以后,便到朱雀门那边的主席台去了,我们几个则在原地休息,等待着紫阶之战的开始。万毒公子是个话痨,趁着这个机会又和疯罗汉搭话,说罗汉大哥,别看出战的有四人,但是他俩肯定第一轮就被淘汰了,最有可能拿下紫阶之星的就是咱们俩了。到头来还是咱们哥俩并肩作战。

疯罗汉浑身的酒气,一身衣服又脏又旧,头也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洗了。临上台了,他还在喝,手里拎着个酒葫芦,眼神看着都是涣散着的。听到万毒公子说话,疯罗汉随意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你以后再用毒虫来偷袭我,我就把你的脑袋给拧下来。”

昨天晚上,疯罗汉也在毒虫的攻击之列,由此可见万毒公子有多丧心病狂,恨不得所有紫阶的人都被毒倒在地,只让他一个人上场才好。不过人算不如天算,万毒公子豢养的毒虫不胜酒力,没有毒倒疯罗汉,反而被疯罗汉给灌醉了。

疯罗汉和青龙元帅一样,不需要寻找什么证据,就认定了是万毒公子干的,所以才会出言威胁于他。看来这疯罗汉表面上疯疯癫癫,心里面其实跟明镜似的。

万毒公子笑嘻嘻道:“哪能啊,我的那些小宝贝们只是想喝酒了,才会跑到你屋去的,后来我把它们骂了一顿,保证不会再有这种事啦!”

疯罗汉哼了一声,不再理会万毒公子,继续喝起酒来。

万毒公子自讨了个没趣,又把脸转向我,悄悄说道:“别看他狂成这样,只要我七尾蜈蚣一出,保证咬得他半身不遂!”

想起七尾蜈蚣的可怕,我也不禁打了一个寒噤,看来这确实是万毒公子的杀手锏,还是昨天晚上才炼制出来的杀手锏。不过这万毒公子也真是有病,我和他熟吗,和我说这些干嘛,所以我也没有理他。

万毒公子摇着头说:“无趣,无趣。”

接着,他又把脸转向另外一个出战队员。这个出战队员是今天凌晨才升到紫阶,临时被抓来凑数的,外号叫做小七,据说家里有七个兄弟,他正好排行第七。

小七也不知怎么回事,还没上场,就哆嗦不已,额头上淌着冷汗。万毒公子见了,忍不住嘲讽起来:“靠,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就弃权吧。”

小七哆哆嗦嗦地说:“我不是怕上台打架,我是怕你…;…;”

“怕我?怕我什么?”万毒公子瞪着眼睛。

“我怕你身上的虫子…;…;我想离你远点。”小七哆嗦地更厉害了。

“靠,我的小宝贝们这么可爱,你干嘛要怕它们?”万毒公子气鼓鼓的,似乎很不满意。与此同时,他的发间、领口又窜出来不少虫子的脑袋,个个瞪着眼睛看向小七。

“我的妈呀…;…;”小七一屁股坐倒在地,吓得差点昏厥过去。

“哈哈哈…;…;”万毒公子欢畅地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兵部尚书剑西来、朱雀元帅,以及朱雀门的紫阶队长,轮番上台讲话,一遍遍重申着“兵部大比”的重要性,紫阶之战的重要性。还有比武的各项规则。

紫阶之战作为“兵部大比”的重头戏,不光会决出“紫阶之星”是谁,还会授予最终胜利者“战神”的称号,其重要性自然不用多讲,也是最受众人瞩目的一场大战。

兵部尚书在台上着重指出,“紫阶之星”决选出后,其所在的门派,就会包揽今年的“屠魔”任务。

“屠魔任务”这四个字,我今天是第二次听了,昨天晚上就听青龙元帅和紫阶队长提过。感觉“屠魔任务”似乎挺重要的,四门的元帅争抢最终的紫阶之星,为的就是拿下“屠魔任务”的包揽权限。

而在剑西来宣布这一事情之后。现场立刻响起一片欢腾,显然众人都对这“屠魔任务”很有兴趣、非常期待。也就是说,这在兵部之中不算秘密,属于大家都知道的事。

我本来想打听一下,可左边是醉醺醺、为人高冷的疯罗汉,右边是神经兮兮、喜怒无常的万毒公子,似乎问谁都不合适。我只好问小七,说屠魔任务是什么意思?

小七还算人好一点,直截了当地告诉我说,“屠魔任务”是夜明的一项重要任务,一般都是由我们兵部来做的。所谓“魔”,就是阻挡我们夜明顺利发展的人。有资格做“魔”的人,往往实力高强,而且手握重权、富可敌国。

“屠魔”之后,会有丰厚的酬金和物质奖励,甚至会被太后娘娘亲自召见,许以高官利禄,前途不可限量!

小七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在我们龙组看来,夜明是邪魔歪道;但在夜明看来,阻挡夜明的人才是魔,所以才有了“屠魔”之说。所谓的丰厚酬金和高官利禄,我肯定是不感兴趣的,但是会见太后娘娘,给我的诱惑却十分之大;要知道我舅舅一趟凤城之行,都没能见到太后娘娘真容,这个老娘们的真实底细,龙组到现在都一无所知,如果我给搞清楚了,肯定是大功一件,为今后的铲除夜明也铺下坚实基础!

想到这里,我便忍不住兴奋起来,能够做到我舅舅都做不到的事,对我来说确实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可能是我兴奋的表情太明显了。旁边的万毒公子见了,莫名其妙地说:“你高兴个啥,你又不可能拿到紫阶之星,‘屠魔’任务也不可能交给你做!你这癞蛤蟆,有没有点自知之明啊,还真想吃天鹅肉不成?”

万毒公子这一番话,犹如一盆凉水,将我从头浇到了尾,让我的心里也凉飕飕的。虽然我的心里很不服气,但也不得不说他讲得没错,其他的紫阶高手暂且不说,就说朱雀门的西门牛、白虎门的浪剑客、玄武门的金刀陈。以及我旁边的疯罗汉,便是四座不可逾越的山峰。任何人都知道,紫阶之星将会在他们四人之中产生,外人根本想都别想,我这个刚升紫阶不久的人,就更加不要痴心妄想了。

虽然如此,我的心里也还是很不爽,直接回道:“关你屁事?我拿不到,难道你就能拿到了?”

我本来想反讽万毒公子的,结果这家伙腰杆一挺,骄傲地道:“最后能够进入总决赛的,肯定是我和罗汉大哥两人!只要罗汉大哥稍稍打个盹,让让我这个小辈,紫阶之星就是我的了!”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旁边的疯罗汉便冷冷道:“我不会让你的,我会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疯罗汉的声音很冷,冷到像冰,只有身怀强大实力,才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别看万毒公子平时狂妄自大,碰上真正比他强的,也就蔫了,当场哑口无言,被噎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到万毒公子吃瘪,我是开心极了。忍不住又笑起来。就算我拿不到紫阶之星,也不想看到万毒公子这种狂妄的人拿到,可以说是一种小人心态,但是这种心态谁没有呢?

看我乐得不轻,万毒公子冲我低声说道:“你乐个屁,你忘记我有七尾蜈蚣了?我现在就是麻痹他,等他在台上对我掉以轻心的时候,看我怎么给他致命一击吧!”

万毒公子的其他毒虫,对疯罗汉来说肯定是没用的,但七尾蜈蚣有多可怕,我昨天可是亲眼看到了的。七尾蜈蚣所过之处,生机勃勃的青草甚至都会枯萎。如果真的咬上疯罗汉一口,难以想象会有什么后果!

毋容置疑,七尾蜈蚣就是万毒公子的杀手锏,也是他制胜的关键,或许“紫阶之星”还真有可能被他拿到。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我就是看不了万毒公子这么得瑟的样子,更不希望他真能拿到最后的紫阶之星。

万毒公子现在就够狂了,如果“紫阶之星”真的被他拿了,指不定以后又会狂成什么样子,我在兵部的生活就更难过了。也是小人心态作祟,我再一次恶从胆边生,直接冲着疯罗汉说:“罗汉大哥,这家伙有只七尾蜈蚣,极为恶毒,从来没亮过相,你一定要小心啊!”

我把万毒公子的底给兜出来,当然是不道德的,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是看不了这家伙得瑟。而疯罗汉,一听“七尾蜈蚣”这四个字,面sè也是迅速一变,显然听说过这玩意儿的厉害,面sè凝重地冲我说道:“谢谢你的提醒,我一定会注意的!”

而万毒公子,看我提前揭破了他的杀手锏,气得鼻子都歪了,直接骂起我来,说我不是个玩意儿,说我丧心病狂、卑鄙下作,把我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什么恶毒的词汇都用到我身上了。

我知道这事我做得确实不地道,但是万毒公子也是自作自受,有谁把自己的杀手锏整天挂在嘴边的?

我会用炎烧拳,和谁说过?

所以他就是活该,谁让他那么得瑟。

我冷冷地说:“万毒公子,你是三岁小孩吗,但凡能进兵部,有一个好人吗?你说我丧心病狂、卑鄙下作,我就当你是夸我了。”

能被兵部吸纳进来的人,哪一个在外面不是恶贯满盈,而且进入兵部的第一道关卡就是杀人,在这还有什么道德可言?勾心斗角、彼此拆台,本来就是这里的常态,万毒公子要是连这都搞不清,那他也没必要在这混下去了。

万毒公子既然号称万毒,就足以说明这人有多恶毒,丧尽天良的坏事肯定没有少做。而且他一向看不起我,现在却栽到我手上一次,而且还被我给教育了,心里当然非常不爽,再次咬牙切齿地骂了起来:“王巍,你真是个白眼狼啊,昨天晚上我不光救了你,还把你送回宿舍,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关于这事,我的心里也有怀疑,既然不是青龙元帅送我回的宿舍,或许还真有可能是他干的。但我一看他那恶心的模样,又推翻了心里的设想,感觉不太可能,于是冷笑着说:“你说是你送我回的宿舍,你有什么证据?”

“嘿嘿,你看这是什么?”

万毒公子的手突然一抖,一块粉sè的手帕竟然出现在她手中。

是李娇娇给我的那块手帕!

以前我在镇上读高中的时候,因为李娇娇要去城里读书,所以交给了我这块手帕。这是她的私人物品,也算是我俩的定情物了,无论我以后遇到多少女孩,她在我心里的地位都无可替代,这块手帕也始终被我保存的很好,一直都藏在我贴身的口袋里,几年下来,无数个日日夜夜,始终陪伴着我。

甚至有的时候,我还会拿出来闻闻,回忆一下我们的初中生活,就好像李娇娇还在我的身边一样。这块手帕,对我来说是极为重要的东西,现在竟然出现在万毒公子手里,我的脑子“嗡”一声就炸了,本能伸手去抓我的手帕,还叫了一声拿过来!

万毒公子却猛地往后一缩,让我扑了个空。接着,他还把手帕放在鼻子前面闻了一下。做出一副极为享受的样子,啧啧地说:“好香啊,手帕的主人肯定是个漂亮小姑娘吧。王巍啊王巍,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痴情种,藏得还挺深啊!”

看着万毒公子那副恶心的模样,我真是要气炸了,眼睛都变得通红起来,巨大的愤怒也在我的胸中游走。我完全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像是一头快要发狂的野兽,不顾一切地朝着万毒公子扑去,口中也愤怒地咆哮起来:“还给我!”

我的冲劲实在太大,万毒公子又猝不及防,显然没想到我能发这么大火,所以一下就被我扑倒在地了。一般情况之下,我是不愿意跟万毒公子有任何肢体接触的,因为我知道他身上藏着无数可怕的毒虫,但我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将他扑倒在地之后,又扼住了他的脖子,大叫:“给我!”

我俩突然的异动,把青龙门的人都吓了一跳,纷纷站起身来看着我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朱雀门的紫阶队长正在台上讲话,现场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安静的。所以我和万毒公子的争执,也把其他三门的目光引了过来,不过他们毕竟距离较远,看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只知道好像是青龙门有两个人打起来了。

青龙门的紫阶队长也匆匆忙忙跑过来,质问我俩怎么回事,让我赶紧松手。而我依旧不放,仍旧死死掐着万毒公子的脖颈,就好像一个彻底丧失理智的人,不断冲他嘶吼:“还我!”

万毒公子被我掐到脸红,又脸白,再这么下去,他非被我掐死不可。而他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从他的发间和领口,立刻涌出不少毒虫,有蜈蚣,有蝎子还有蜘蛛,甚至还有毒蛇,齐齐朝我手腕窜了过来。

平时我要看到这个画面,吓都要吓个半死,但是现在我仍不管不顾,依旧死死掐着他的喉咙。我已经想好了,就算是被这些毒虫咬死,我也要先把他给掐死。

终究,万毒公子还是不敢和我同归于尽,猛地把手帕丢到了一边,我也放开了他的脖颈,猛地一个滚扑,把手帕拾了起来。李娇娇的手帕,我一向视若珍宝,现在重新拿到手里,我才松了一大口气,小心翼翼地拍打着上面的灰尘,然后放到了自己贴身的口袋里面。

旁边的万毒公子也坐起来,一边搓揉自己的喉咙,一边呼哧呼哧地喘气,口中还骂骂咧咧:“妈的,神经病啊,不就一块手帕,至于和我这么拼命?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你现在已经死翘翘了…;…;”

与此同时,青龙元帅也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询问我们怎么回事。

她在朱雀门那边的主席台上坐着,突然看到我们这边有了争执,所以专程过来看看情况。青龙门里,青龙元帅就是我最大的靠山,我也非常依赖她、信任她,所以当即就把整个过程给她说了一遍。

这种行为虽然有点打小报告的意思,但我确实气到没地方发泄了,而且是青龙元帅主动询问,我也没有胆子隐瞒。青龙元帅听完之后,果然回头把万毒公子狠狠骂了一顿,并且再次威胁他说,如果他再敢生事,那么不管他后台是谁,都会毫不留情地把他踢出兵部。

面对青龙元帅的责骂,万毒公子也变得老实许多,连连保证再也不敢,以后一定团结队友等等。

这时,青龙元帅才对我说:“那块手帕,能不能拿来给我看看?”

我不知道青龙元帅好端端看我手帕干嘛,但还是拿了出来,交到她的手里。青龙元帅仔细端详一阵,又说:“你有女朋友了?”

我愣了一下,不知青龙元帅怎么突然对我的感情生活感兴趣了,难道这也违规?我和李娇娇的关系,其实也有点说不清道不明,迄今为止没有正儿八经地定下过恋爱关系,但要说她不是我女朋友,我肯定第一个不同意,所以我便点了点头,说是的。有了!

我很清楚地看到,在得到我肯定的答复以后,青龙元帅竟然轻轻叹了口气,眉宇间更是有了一丝忧虑。我的心里怦怦直跳,不明白青龙元帅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喜欢我,听到我有女朋友了,所以吃醋?

呸呸呸,我在乱想什么,虽然青龙元帅性感撩人、风情万种,是个男人都忍不住对她想入非非,可人家毕竟都三十多了,就算当不了我妈,做我个小姨都是绰绰有余的,怎么可能会喜欢我这个毛孩子?

那她为什么看着会有点失落,眼神也充满忧伤呢?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青龙元帅也没有再解释什么,而是把手帕还给了我,然后回头冲着身为主裁判的朱雀门紫阶队长说道:“没什么事,你继续吧!”

朱雀门的紫阶队长见状,也高声说道:“兵部大比的最后一战,紫阶之战现在开始!现在,请以下几位选手上台,进行第一轮的预选赛…;…;”

看网友对 681 紫阶之战,开始 为26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