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83 他,认输了

683 他,认输了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哨声响起之后,四个擂台上的人基本都朝着对方冲了过去,大家都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将对手给干掉。我当然也不例外,我知道这个易经纶既然号称白虎门第二高手,实力肯定不容小觑,所以就想以快打快,看看能否占个先机。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在我杀气腾腾地冲过去的同时,易经纶竟还稳稳地站在原地,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因为我有过比武大会的经验,所以开场还不动手的人,往往有两个原因,一是对自己的实力极为自信,二是本人的功夫擅长于防守,而不是进攻!

这个易经纶,不知是前者,还是后者?

一试便知!

我手持打神棍,像是一阵龙卷风,以极快的速度奔到易经纶的身前,直接一招“见月斩”狠狠朝他劈了下去!“见月斩”这名字是我自己起的,直接往人脑袋上劈,威力极大,算是我的一个大招,被劈中的人很有可能脑浆迸裂而死,我一上来就用这么霸道的招数,当然是想试试易经纶的真正实力。

因为刚刚突破第二十七处穴道,我明显感觉到自己这招的威力比之以往更猛、更强,挥舞间都有嗡嗡的破空之声响起,似乎要把天地整个劈开,简直到了“恐怖如斯”的地步。

修炼暗劲,对提升实力来说确实是条捷径,我今年还不到二十,就已经有了如此惊人的实力,就是托了“暗劲”的福。如果让我去练外功,再达到现在这个水平,不知要到猴年马月,反正我是没见过我这个年纪,靠修炼外功达到这个水平的人。

当然,修炼暗劲也不是最稳妥的。在朱雀门几个月的经历,让我知道了世上还有“走火入魔”这一回事。不过他们修炼暗劲,都是气沉丹田,再把气息扩散至四肢百骸,就有可能损伤到大脑的组织和结构,而我的龙脉之力来来回回就在这几个穴道之间游走,所以疼是疼了一点,相对比较安全,起码没有入魔的危机。

在我这一棍狠狠劈下去之后,我自己都为这恐怖的威力感到惊骇,担心这样下去会不会造成易经纶的死亡。虽然兵部大比没有明确规定不能杀人,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过一起死亡事件。大家下手还都是有分寸的。

而让我意外的是,我这一招都如此恐怖了,易经纶竟然还是一动不动,面sè十分平静,大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sè”的味道。直到我这一棍快劈中他脑袋的时候,他才把手微微上扬,双掌一前一后地往前推移,朝着我的打神棍“推”了过来。

当时我就吃了一惊,我这打神棍虽然挺细,但威力真的不容小觑,属于沾着就伤、碰着就裂,如果他的手直接和我的棍子接触,我敢保证他的双手绝对当场皮开肉绽!

当然,如果他是赵铁手那种铁掌,或是流星那种硬气功,就当我这话没说。可我看他的手掌细皮嫩肉、光滑如镜,根本就没有在手上下过功夫,难道他看我这棍子挺细,以为没有什么威力,所以才直接用手碰触?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敢保证,他完蛋了!

他一定会败,败在自己的轻敌之下!

然而,就在我信心满满地以为能将他手彻底劈裂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在他双手和我的打神棍接触的瞬间。我立刻感受到一股神奇的力道从棍上传了过来,而且直达我的双臂。

这力道不怎么强,就好像一股轻柔的泉水流淌过来,但偏偏就使我的双臂突然改变力道,打神棍也跟着变了方向,朝着别处推移出去。

噔噔噔…;…;

就连我的双脚都跟不受控制似的,朝着旁边连连踏出好几步去,完美地和易经纶擦身而过。我满怀信心和霸道无双的一招,竟然就像泥牛入海,彻底消失地无影无踪。

当时我的心中充满惊骇,完全不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个恍惚之间,我的力道全被卸去了呢?

很快,一个词汇就涌入了我的脑海:四两拨千斤!

在上台之前,万毒公子就给我介绍过这个易经纶,说他打得一手好太极拳,尤其“四两拨千斤”更是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显然,易经纶就是用了这样的招数,才导致我的打神棍突然改变方向,力道也完全卸去了的。

好厉害!

我吃惊地回头看向易经纶,只见他依旧站在原地,双脚甚至没有挪动一寸,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平和,甚至露出一丝淡然的笑,好像世间万物在他眼中不过一粒尘埃,

我对太极拳了解不多,但也知道这个功夫是出了名的“以柔克刚”“以慢打快”,中华上下五千年奉行的“中庸之道”完美融合在内,这个易经纶在太极拳上的造诣确实令人惊叹!

但同时我也知道,太极拳虽然厉害,能以柔克刚,能以慢打快,能四两拨千斤,但肯定不是克得了一切的刚,打得了一切的快,就算拨得动千斤,也拨不动万斤、十万斤!

打个比方,一个登峰造极的太极拳高手,能把飞快行驶的火车给“拨”出去吗?

虽然我肯定比不上火车那样的力量和速度,但是要想压制易经纶这种善用巧劲的高手,就必须使出让他无法克制的刚,无法跟上的快!

想清楚这个道理以后,我便再度朝着易经纶冲了上去,并同时催动自己体内的龙脉之力,将四肢的力量和速度都调整到一个巅峰,然后挥动手中的打神棍,游走在易经纶的四周,疯狂地从各个角度、各个方向攻击着他!

我的历任师父,从一开始的我舅舅,到后来的陈队长,以及王大头、老歪等等,授予我的都是至刚至猛飞快飞速的打法,从来没有其他废话,就是一个字:干!

可能这和我们的职业也有关系,关键时刻哪有功夫和人扯皮,能用一招干掉对方,就绝不会用第二招。我就像是一个飞快的陀螺,不知疲累地在易经纶的四周不断游走和攻击,我毫无保留地将全部实力施展出来,尽数施加在易经纶的身上,疯狂地斩斩斩、劈劈劈!

我就是要做一辆让易经纶克不了、拨不动的疯狂火车!

但是老话说得好,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虽然我已经将速度和力量发挥到了巅峰,一时之间我的动作和招式快如残影。手中的打神棍也劈得眼花缭乱,我就像是一股威力无穷的龙卷风,常人甚至都很难看清我的方向和轨迹;但是身处暴风中心的易经纶,竟然还能够好整以暇、面sè平静地拆解和拨挡着我的招式,无论我的攻击多么迅猛和凌厉,竟然都被他一一化解、拨了开去,就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沾惹不到!

也就是说,我的所有攻击,全部如同泥牛入海、化为梦幻泡影!

我的心中充满惊骇,同时又无限悲哀,虽然我妄想做一辆让易经纶克不了、拨不动的火车,但奈何能力有限、水平一般,到头来不过是个摇摇晃晃的独轮车而已。根本就奈何不了易经纶啊。

自始至终,易经纶都没有把我的攻击当一回事,他的面sè始终淡然、眼神始终平静,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就好像正在公园里、深山中闲庭漫步一般,举手投足之间就将我制得死死的。

我连白虎门的第二高手都打不过,在第一轮预选赛就要被淘汰了,还妄想染指紫阶之星,获得“兵部战神”的称号,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万毒公子说得一点没错,我就是在白日做梦。

我的心中一片悲凉,继而开始一点点绝望起来。但是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放弃战斗。仍旧盘旋在易经纶的身边,不断寻找机会攻击着他。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打了半个小时以上,自始至终都是我在攻击,而易经纶在防守,我一点都没伤到他,他也一点都没伤到我。

另外三个擂台,已经一个接着一个都打完了,万毒公子果然顺利地晋了级,只剩下我们这一个擂台还在持续搏斗,全场众人的目光也朝我们这边集中过来。

表面上看,我和易经纶谁都没有受伤,好似打了一个平手,但实际上,因为我之前攻得太猛、太快,导致气力消耗不少,现在体力正在慢慢下滑,完全打不出巅峰时期的状态了;而易经纶,到现在还没主动攻过一招,他的体力仍旧完好无损!

慢慢的,我的呼吸开始浓重,动作和招式也渐渐慢了下来,谁都看得出来我的体力快要消耗殆尽了。

主席台上的青龙元帅,甚至都开口说道:“王巍,不行就认输吧,败在白虎门的易经纶手上不算丢人!”

是啊。易经纶号称白虎门第二高手,人家在紫阶都多少年了,我是昨天才晋升紫阶的,就算败在他的手上,确实不算丢人。可是,我的心里怎么就那么憋屈呢?

昨天晚上,我突破了龙脉图的第二十七处穴道,实力又往上走了一个台阶,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在紫阶之战上大显身手了,没想到第一轮预选赛就遇到这么一个难缠的角sè,真是天要亡我啊。

我意识到,这样的攻击是徒劳无用的,于是立刻收了打神棍。噔噔噔地往后退去,一直退了七八米才站住脚步。接着,我又回头瞟了一眼主席台,我发现除了青龙元帅还在紧张地关注我外,其他各位元帅、尚书等等都已经露出不耐烦的神sè,显然不想再把这场比武看下去了。

就连四面八方,也不断传来众人的抱怨声,说这一场打的实在太久,打到现在也没分个高下,甚至连个受伤的都没有,实在毫无趣味,其中一方赶紧认输算了,省得浪费大家时间。

这个其中一方,当然指的是我,大家都希望我能认输。

而站在我对面的易经纶,直到此时才迈开脚步,缓缓朝我走了过来,边走,边淡淡地说:“没力气了吧?现在,该换我收拾你了。”

易经纶的语气淡然,一字一句却充满了霸气,就好像之前他只是戏弄我的,现在才终于肯动真格的了。当然,他这话也没错,之前我都使出那样恐怖和凌厉的招式了,他连双脚都没有挪动一分。就全部拨、挡开了我的攻击,说是戏弄我的倒也没有毛病。

现在,众人看到易经纶一步步朝我走来,言语之间还那么霸气,知道他终于肯动真格的了,大家也终于来了兴趣,纷纷为易经纶欢呼呐喊起来。

“快把那个家伙打下去吧,这都多长时间啦!”

“是啊,一个凑数的都能打这么久,真是浪费大家时间!”

“早该这样了嘛,我还等着看下一场的战斗呐!”

“预选赛的八组队员,就属这组最没意思,赶紧解决了战斗吧!”

按理来说。别门的人说就说吧,青龙门的人肯定不会这样。但是偏偏,青龙门里也传来一个突兀的声音:“就是嘛,你赶紧认输吧,何必这样浪费大家时间?”

说话的人,正是已经晋级,并且下了台的万毒公子!

这个家伙,任何时候都忘不了讽刺我一把,似乎看我吃瘪、看我惨败,是他人生中最得意、最开心的事情。

在众人的呐喊声中,易经纶每往前走一步,杀气也盛一分,显然做好了彻底收拾我的准备。就连青龙元帅都摇着头说:“行了王巍,不要打了,赶紧认输吧!”

我知道青龙元帅也是好意,不想我真的被易经纶给打伤了,但我没有听她的话,仍旧目光灼灼地盯着一步步走来的易经纶。

同时,我又暗中催动体内的龙脉之力,使得龙脉之力聚集在右手手腕,穿过阳谷穴去,一股热量便快速汇集在右手之上。是的,我准备动用自己的杀手锏“炎烧拳”了。

炎烧拳是我唯一的、藏在深处、轻易不会使用的绝招,就是之前的青阶决战,我也没有使用。在整个兵部,知道我会这一招的,迄今为止一个都没,之前在朱雀门,第一次挑战蓝阶队长时,我曾试图准备使用这招,但是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我丧失所有气力,所以这招最终没能使出。

本来,我想在紫阶之战上最最关键的一次比武中,再把这一招当作杀手锏使用出来,必定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然后获胜。在我最初的预想里,虽然我也没奢望自己能拿紫阶之星,但也至少得是半决赛的时候再使出来吧,像现在只是预选赛就不得不使出来,确实是我没想到的,也让我觉得心中充满悲哀。

我不想这么早就让众人知道我的杀手锏,知道我还藏了这招;但是,我已经没有办法、没有退路了,如果再不使用,连前八都进不去了!

与此同时,易经纶仍在一步步朝我走来,他本来想用压力迫使我来认输,但他看我似乎并没这个意思,反而把打神棍给握紧了,忍不住摇了摇头:“我很欣赏你不屈不挠的精神,但你确实不是我的对手,何必浪费这时间呢?人啊,有时候应该有点自知之明!”

因为阳谷穴的作用,我的右拳已经变得通红不已,像块烧红的烙铁一样,还有丝丝白气从指缝中渗出。但,因为我没有扔掉打神棍,所以易经纶的注意力仍在我的武器上面,并没有注意我拳头的变化。

面对易经纶的劝降,我始终无动于衷,仍旧直勾勾地盯着他,并且随时做好了偷袭的准备。“炎烧拳”这名字听着唬人,威力也确实挺大,但只适合偷袭,因为外表特征太明显了,一般人看到都会本能躲避,尤其是易经纶这样善于防守的高手,躲开我这一拳简直易如反掌。

所以,我必须要趁他不注意,才能挥出这一拳去!

我心里有我的小九九,易经纶也有他自己的打算,他看我还是没有认输的意思,顿时有点来气,咬牙切齿地说:“好,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就送你上西天吧”

说完这句话后,易经纶脚下的动作突然加快,以闪电般的速度朝我这边冲了过来。他的衣摆,都因为过快的速度而撩动起来,像是身体里面装了一个鼓风机,而且他踏出的每一步,似乎都有章法,像是道家的什么北斗七星阵,每一步都像是在原地踏步,可又以极其诡异的步法朝我这里窜来。

几乎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易经纶就已经来到我的身前,同时平移双掌,朝着我的胸口打了过来。他的动作看似缓慢,但其中好像蕴含着宇宙乾坤,每一个动作都天衣无缝,让人没有任何的可趁之机。

按照我之前数次使用炎烧拳的经验。这时候就该扔掉打神棍,给予易经纶致命一击了。可是不知怎么回事,我总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易经纶的掌控之中,脚下的整个擂台也仿佛成了他的太极圈,而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如果这时候我贸然丢掉打神棍,他一定会发现我右拳的秘密!

基于这样的判断,我只能暂时放弃使用炎烧拳,继续挥棍而上,想着再拖一拖时间,看看一会儿能否找到偷袭的机会。打定这个主意之后,我便猛地劈出棍去,朝着易经纶的双掌甩出,试图阻挡他的进攻。

面对我的攻击,易经纶只是轻轻哼了一声,双手甚至都没改变方向,就朝我的棍子推了过来。

确实,以他太极拳的巧劲来说,想把我的打神棍拨到一边简直易如反掌。之前我那些至刚至猛的攻击,都拿易经纶无济于事,更不用说这次随随便便的一击了。

我做好准备,等着易经纶将我打神棍拨开的同时,就把打神棍给丢掉,然后使用炎烧拳打他。

至于能不能成,就完全听天由命了。

很快,易经纶的双掌便触碰到了我的打神棍。也就是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按照之前的经验,易经纶“四两拨千斤”的巧劲一出,我的打神棍就得偏离方向;但是这次没有,他的双掌一“推”上来,我手里的棍子不但没有改变方向,易经纶的双手反而发出“滋滋”的声音,甚至还有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传了出来,紧接着便是一声凄惨的叫声冲天而去。

“啊…;…;”

是易经纶的叫声,易经纶的面sè扭曲、面目狰狞,像是触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只是稍稍碰了一下,身子便不断往后退去,甚至一边退还一边叫,连连退了七八下才停住脚步。

停下脚步之后,易经纶立刻摊开双手观看,只见阳光下面,他的双手已经被烫得又红又肿,甚至还起了不少的泡泡,看着非常恶心、渗人。

“这是…;…;这是怎么回事?!”易经纶颤抖着双手,声音也变得哆嗦不已。

现场众人也都完全傻了,大家本来等着易经纶能迅速把我干掉,好结束这场战斗,却看到易经纶只是和我交手一招,就面目惊惶地往后退去,而双手也被烫得起了大泡!

没人能说得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大家就像看到了什么稀奇的事件,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巴说不出话。

而我,面对此情此景也惊诧莫名,但也只是呆了一下,便立刻意识到问题出在我的打神棍上,是我的打神棍烫伤了他。我的右拳既然汇聚着热量,也就导热到了紧握着的打神棍上,所以打神棍才变得如此灼热,以至于烫伤了准备将打神棍拨开的易经纶!

炎烧拳,变成了炎烧棍!

可是物体但凡受热,总要变得通红,易经纶难道没注意到?我立刻低头一看,只见我的打神棍还是通体漆黑,甚至连点热气都没有冒,一点变化都看不出来,难怪易经纶会中招了。

打神棍的材质,我一直都不知道是什么,只是觉得超轻又极硬,做武器确实是好,但没想到竟厉害到这种程度,变得通体滚烫又毫不改sè,简直又是一个大杀器啊!

原以为只是一场普普通通的战斗,没想到竟然又开启了我另一个杀手锏,实在很有意思。我意识到,只要有这“炎烧棍”在手,依赖太极拳巧劲才能制敌的易经纶必然不是我的对手!

他的双手,并不像赵铁手那样刀枪不入,也不像流星那样铜皮铁骨,又没有武器防身的他,必然只能被我压着打了,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啊!

想通了这件事情以后,我的战意再次蓬勃起来,也拥有了前所未有的信心,再次握紧打神棍,朝着易经纶冲了过去。

如果说易经纶一开始就知道我的打神棍滚烫无比,肯定会有其他的应对之策,起码会保护自己的双手不会受伤。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易经纶的双手已被烫伤,不能再使用四两拨千斤的技巧,所谓的太极拳也就没了用武之地,只能依赖自己的太极步法不断闪躲腾挪,吃力地躲着我的攻击。

而我却是越战越猛,逮着这个机会就不松手,打神棍不断左右挥舞、上下翻飞,逼得易经纶是一点辙都没有,好几次被逼到没退路了,只能用手来“推”一下,但是一推,便又烫的他嗷嗷惨叫起来。

曾经淡定从容、面带微笑的易经纶,现在变得满地乱窜、狼狈不堪。实在让人大跌眼镜,看得现场众人也是目瞪口呆。

数十个回合交手下来,易经纶的双手已经被烫得不像样子,身子身上也有好几处被我的“炎烧棍”给烫伤了,最终逼得他是一点法子没有,只能像头袋鼠一样连连往边上跳,同时高举双手大喊:“我认输了,我认输了!”

看网友对 683 他,认输了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