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九十四章 角力(二十八)

第九十四章 角力(二十八)

梁亥特部营地当中。

这正是黎明前黑暗时刻,大雨仍然如注。闪电已经停歇,周遭纯然都是一片黑暗。

原来罗敦所居之帐,几名烈烈手下正窝在帐内。愁眉苦脸的听着外面的雨声。

本来这一场大雨突如其来,这些被烈烈留在部族中的心腹应该赶紧去抢救狐皮,这次运来的狐皮,秋日大集上足可为梁亥特部换来一年的嚼裹。

可现在这几名心腹,哪里有这个心思?

烈烈才镇压完梁亥特族中形势,就带着其余心腹赶去千余越王帐献殷勤。这倒是没什么,烈烈在新的九姓联盟中地位高了,他们这些心腹自然也就是水涨船高。

谁知道天杀的千余越营地,突然间夜间火光冲天!

众人正惶恐间,不知道要不要去千余越营地看看去。恒安甲骑又大队出城,然后在荒原之中就传来喊杀之声。紧接着就是恒安鹰扬府的巡骑大队而来,将这边草原各族前来行商而扎下的营地看得死死的,让大家都难以动弹。

现下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每个人都是惊慌失措。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后悔,跟着烈烈闹什么闹,罗敦在位的时候,虽然没那么风光,梁亥特部闭关自守,大家过得安静滋润得很。非要什么鬼迷心窍,去追随烈烈要在草原称汗的雄心壮志!

帐外雨声,丝毫没有转小的意思,一名烈烈心腹突然站起,一脚踢翻了帐中几案。

“在这里还傻等什么!恒安府对千余越部都下手了,烈烈回不来了!你们如何想我不管,这就先走了!”

剩下几人抬头,呆呆的看着那名烈烈心腹大步走向帐篷出口,才掀开帘幕,就见刀光一闪,那烈烈心腹已经气管食管全都被割开,鲜血喷溅而出,捂着咽喉荷荷连声,最终轰然倒地。

所有人都一下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就要去拔刀,接着都停了下来。

从帐外走进来的,正是烈烈。

这个与徐乐初见之际,高大稳重,一脸爽朗笑意的草原汉子,已经两眼通红,浑身泥水,满眼俱是疯狂之sè。

看着溅在帐幕之上的血痕,看着烈烈血红的眸子,所有人都停下动作,浑身生寒。

在徐乐燃起千余越部马厩,千余越部营地混乱初起之际,烈烈转身就逃。

原因无他,白天一战,实在是让烈烈胆破了。他虽然自视甚高,但其实就是一个小部中未曾见过大世面的草原汉子。何曾见过这样十荡十决的大场面?

他以为自己为了成就事业,并不怕死。其实真正经历一次之后,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他从骨子里就畏惧死亡!

烈烈逃出千余越营地之后,一路向着梁亥特部聚居之所而来。

逃亡途中,他看见了千余越部大火熊熊燃动,经历了荒原雷雨突降,在闪电中远远看清了恒安甲骑狠狠撞入千余越部阵中。

九姓之盟保不住了,千余越部此次也怕是保不住了。现在就要趁乱聚集裹挟起梁亥特部此来之人,赶紧回返yīn山部族所在之地,彻底将梁亥特部完全掌握住!

此次来赶云中大集,罗敦带来的自然都是族中精壮。本来烈烈并不着急,掌握住这些梁亥特部最能打能杀的族中精壮,回去再慢慢接受梁亥特全族也不迟。

但是现在,却得赶紧行事了,先将部族彻底掌握住要紧!

在恒安鹰扬府加强对草原各族营地巡视之前,烈烈终于冒雨摸进了梁亥特部营地之中,走到帐外,就听见一名此前心腹提议卷堂大散,烈烈就默不作声的埋伏在帐外,等那此前心腹走近,迎面就是一刀!

他已经失却了雄心壮志,不能再失却对梁亥特部的掌握!

烈烈步入帐中,狠狠扫视吓呆的诸人,终于开口:“还有此刻要走的没有?”

几名脸sè苍白的心腹全都垂首下去,终有一人颤声道:“我们还不全等着烈烈你的号令。”

烈烈狠狠抹了一把脸,哑声吩咐:“此间呆不得了,趁着恒安兵还没大集,快点走。除了马匹兵刃,路上干粮,其他什么都不要带了。”

众人呆呆的听着,烈烈又一声大喝:“还等什么!”

几名心腹被吓得浑身一震,忙不迭的都跳起身来,就准备出帐冒雨张罗。精壮马匹干粮兵刃全要集中起来,也不知道赶不赶得及,就盼这场大雨,恒安鹰扬兵来得慢点也罢!

就在这个时候,帐外雨声之中,又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响。

帐中诸人全部停住,侧耳倾听。烈烈也是一般模样,突然之间,就神sè大变!

那是马蹄践踏泥水之声,是甲胄兵刃轻微碰撞之声,恒安鹰扬兵已然来了!

雨中一个嗓门响起,撕裂绵密雨幕:“奉刘鹰击号令,擒拿梁亥特部乱贼!”

数十上百声音一声虎吼:“诺!”

无数挠钩骤然破帐幕而入,构筑支撑帐幕的柱子,同时发力外扯。裂帛声中,原来罗敦居所帐幕四分五裂,大雨无遮无挡的就这样泼洒下来!

天边已经亮出一丝微明,帐中之人,就看见围着帐幕正是一圈披甲恒安鹰扬兵,一手持挠钩,一手持盾,如铁环一般将他们紧紧围在当中。

而在梁亥特部聚落之中,其余帐幕,也都有恒安鹰扬兵包围,一名名部族青壮都被押送出来。

罗敦此来,就带了三四十名族中青壮,毕竟梁亥特部是九姓当中小部。现在来的恒安鹰扬兵有百人之多,借着大雨掩护,无声无息的就控制住了整个聚落!

烈烈茫然的向外望去,就见披甲持盾的恒安鹰扬兵身后,三骑并辔而立。头发花白的罗敦浑身湿透,一脸悲悯的看着曾经被他视作子侄的烈烈。步离紧紧卫护在他的身边。

而在罗敦另一侧,则是那位徐乐。

那天杀的徐乐!

一人而挑上整个千余越部,还最终让千余越部败事的徐乐!

烈烈想大喊拼命,但是一见徐乐云淡风轻的勒马站在雨中,看着他横担在马鞍前的马槊槊锋闪动着的寒光,终于控制不住的剧烈颤抖起来。

大雨之中,烈烈软倒在地,匍匐顿首:“族长饶命!”

罗敦定定的看着烈烈的模样,听着他哀嚎求饶之声,缓缓摇头,转头对打定主意只是旁观的徐乐道:“这就是我选的新族长,这就是我的梁亥特部!阿乐,这梁亥特部,不如就交给你吧?”

一直以来少有事情能让自己动容的徐乐终于瞪大了眼睛,挖挖自己的耳朵:“啊?”

看网友对 第九十四章 角力(二十八)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