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零二章 龙椎鞭

第六百零二章 龙椎鞭

根据姚老根的传讯,血云魔国下一次增兵魔渊,最早也会在一个月后,这也是陈海带来难得的喘气时间,得以重新部署白石滩外围的防务。

之前韩庆元所主持的防线太过单薄,呆板,没有足够的韧性,防务要重新进行调整。

陈海将在黑山与白石滩之间以壕沟、壁垒为主,修筑三层防线,不再强求将所有的血魔都压制在魔渊之中,后期甚至有意将杂魔、魔兵放出血雾魔渊,这样驻守黑山的兵马,才能最大限度的将战力发挥出来,而不是完全依赖精锐弟子进入极不利的血雾魔渊之中作战。

吴蒙、铁鲲等人率四万精锐还在途中,诸羌的援军集结速度会更慢些,陈海则先从精绝军挑选皆有通玄境中后期以上修为的千余精锐,将妖神殿、诸羌留下来的弟子都编进去,编成前锋营,由陈烈、齐寒江、屠子骥他们统领。

陈海同时也将更多的天武秘形传授下去,让前锋营的将卒参悟、修炼,他们到时候也准备作为第一梯队,在下一步的清剿行动中,率先进入魔渊作战。

妖神殿也以最快的速度,将五百余御禽弟子派遣过来,加上随陈海西进的龙骧军战禽营、精绝军战禽营,以及河西、凉雍等地抽调的御禽锐卒,将重新整编两千战禽规模的战禽营,由鹤真人、苗明成、岳奕然等统领,负责扫荡后期有可能从魔渊进入茫茫大漠深处的血魔。

重膛弩及天机战天,也将集中起来使用,编制规模更大的战车营,用于较大规模的阵地战。

陈海将这些事部署好,都已经十天过去了,赶着吴蒙、铁鲲、吴景林、冉虎等人率四万精锐援兵赶到黑山,在安顿下这四万兵马之后,陈海这才得以脱身,化虹往黑山遁去。

黑山地底的岩洞里,留有上古人族记录龙帝苍禹及左耳上古时期出入燕州的壁画,苍遗很早就听陈海说过此事,但他随陈海踏入大漠,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也是在魔渊初战过后,他才脱开身,进入黑山地底岩洞帮陈海炼制魔龙战戟。

黑山地底岩洞过去几年已经让董宁改成地宫,陈海走进去,一扇扇厚重的石门无声打开,最里侧是一座数十丈宽、十余丈高的大殿。

在短短十天,那根已经缩短到不足二十米的魔龙骨鞭,此时正高悬在半空中。

此时有三个磨盘大小的紫电雷球,悬停在大殿上方,有节奏地发出一道道拇指粗细的紫电雷霆,劈到魔龙骨鞭之上。

每一下雷击,魔龙骨鞭就会有一阵淡淡的猩红灰烟缭绕而出,那通体漆黑似墨的骨鞭就会透亮一分。

苍遗就盘坐在大殿的中央,看到陈海走进来,示意他坐过去:

“这根骨鞭应当是我族先辈的遗骨,不知道怎么落入那魔将手中。我不知道此中经历怎样的物是人非,但是这十天里,我用雷电之力将魔气慢慢练除之际,能感受到一种同根同源的感觉……”

陈海还以为这根骨鞭是用一头魔蛟的椎骨粗劣炼制而得,没想到竟是苍遗及龙帝苍禹的同族遗骨,楞了一下,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苍遗接着说道:“照道理来说,先辈遗骨不容轻辱,但我夔龙一族,为战而生,为战而死。我族先辈遗骨要是能在你手里,继续为守护燕州而战,也是他的造化……”

陈海听苍遗话音悲凉豪迈,也是有一股浩然之气在他胸臆间激荡。

眼下血魔大劫刚起,但血腥之惨烈已经初见端倪了。

在这个时刻,千万人众挺身而出,挽狂澜于既倒,救亿万黎民于水火,免燕州之域陷入生灵涂炭之中,这根遗骨能在此战中焕发光彩,也是算是一场战化了。

“这根骨鞭,从魔将手里缴来,将近十丈长,师兄用什么手段在十天之内,就将其炼缩到三分之二长了?”陈海好奇的问道。

陈海号称燕州天机傀儡术第一人,对炼器自然绝不陌生。

他之前虽然想着将这根骨鞭,炼制成称手的战兵,但他知道越是高级的玄兵法宝,越难炼制。

像天罡雷狱阵、乾元玄极阵等天地绝阵,任何一件中枢阵器,可能都需要燕州最顶尖的炼器师,耗费毕生的精力才有可能炼制成;而骨鞭内蕴天生的相当于阵法禁制的魔纹道纹,但他也预计需要十数年之功,才有可能将这根骨鞭慢慢打造成他所趁手的战兵。

却没有想到,在苍遗的手里才十天,骨鞭就淬炼到这一步了。

“燕州炼器法门,多为火练,然而燕州所采之火种,实难淬练我族遗骨所造的神兵。当年左师传授我一门雷练之法,只是我这人生性惫懒,加之有天罡雷狱阵护身,没有如何运用过,这次用上了,也是手疏,十天才这点进展。今日我索性便将这一法门传授与你,将来你定会受用匪浅。”

陈海耸耸肩说道:“当初左师扔给我一具傀儡分身、一只蛇镯,以及传授我罗刹血练秘法之后,便与神殿陷入血云荒地的无尽地底。算起来,我修行神殿的玄法真诀,都有赖师兄您呢。”

苍遗苦笑道:“说起来也是我的错。左师陷入沉眠之前倒是有让我多关照你,但我惫懒成性,又不爱踏足俗世繁华之地,想着你修为太微宗的法门,或许也需要五十、一百年才能有些气候,也没有想到血劫会如此的迫切就降临。也亏得你够强,短短十数年就能崛起于燕州,要不然真就因为我的疏怠,误了大事啊。”

说罢这些,苍遗又神sè稍振,岔开话题说道:

“世间皆喜用火炼器,盖因其易得、易控制,但说到炼器,首要无非是将坯器,也就是白兵,淬炼得足够的精纯,才能使真元、罡煞毫无碍障的运转其中。真火能炼之,雷霆为何不能淬炼之?而说到炼器,将种种玄奥繁复的阵法禁炼入坯器之中,才是最艰难、最耗时的,我族先辈遗骨,即便在罗刹域,也是最顶尖的生物,遗骨天生内蕴道纹,可以说是神兵天生,我有天罡雷狱阵相助,只需要引雷电之力淬炼鞭体,又有什么难的?就效果而言,除了几种特定的炼器真火外,雷炼之法,不知道要比普通的火炼高明出多少倍。再有十天时间,我还能将这龙椎鞭炼缩到一半,但对你而言,还是太巨大了;然而之后想进一步淬炼,就难了。”

龙椎鞭再缩短一半,也要超过十米长,陈海确实没有办法持之用于近身搏杀,但雷炼之法如此高超,而且在雷练的过程中,对雷法的掌控也是一种锻炼,陈海倒想亲自尝试一番。

苍遗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天罡雷狱阵接引雷电之力,补入他所控制三道紫电雷球之中,围绕着硕长的骨鞭来回轰击。

苍遗|精纯的雷电掌控能力在此过程中展露无遗,陈海能够察觉出,紫电雷每劈轰下来的雷击,看似细小,威力却足以灭杀一名辟灵境的弟子,但是落在那骨鞭之上,却连半点焦痕都没有。

苍遗将雷练之法传授给陈海之后,陈海心念一转,也学着苍遗接引天罡雷狱阵所储存的雷电之力,凝聚一道雷球从掌心冉冉升起,然而他却没有办法从雷球中分出大小、强弱合度的雷光,去淬炼龙椎鞭。

苍遗也不急躁,一点点将御雷要诀传授陈海,尝试上百次之后,陈海才渐渐能如同苍遗一般收放自如了。

苍遗点点头说:“我族先辈的遗骨被那魔将祭练得太久了,魔气沾染得甚深,我经过十天十夜的淬炼,才将魔气消除了大半,剩下的你来尝试着接手……”

陈海欣然从命。

陈海此时还不能如苍遗那般同时操控三个雷球,只是用一个雷球慢慢驱除着骨鞭上的魔气,然而陈海将风雷真意参悟到第二重境界,对雷系术神的掌握极快,到日头西余时,陈海已经能同时凝聚两道雷球了,直到十天后,他与苍遗联手才算将这柄骨鞭上的魔气彻底炼除干净。

此时骨鞭隐隐带着赫赫雷霆之力,同时也缩短到四丈余长,通体像紫sè血玉一般,予人有通透之感,泛着冰冷的寒光。

陈海将骨鞭持在手中,极其沉重,怕不下上万斤之重,他苦笑一下,龙椎鞭如此巨大,就算改造成战戟,他能拿得起来,也没有办法用上。

不过,此次参与炼器,陈海所得良多,不知不觉间,真元变得更精纯,这使得他灵海秘宫之内变得更加的充盈。

“后续还要陆续淬炼七八年,或能堪用,但要是有什么办法,送入血云荒地,你那樽血魔分身,恰好能用此戟杀敌!”苍遗说道。

听苍遗这么说,陈海眼睛一亮,倘若将龙椎鞭让姚老根缴获过去,岂不是能通过姚老根逃入血云荒地,交到他的分身手中,再改造成战戟?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二章 龙椎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