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九十五章 角力(二十九)

第九十五章 角力(二十九)

徐乐再没想到,自己大闹一场,最后结局是这个!

扬名马邑,那是为自己将来着想。这马邑郡的名声,也总会传出去的。自己想要去中原,名声就是助力。

而救罗敦,则全然是为了爷爷,还有初见之际,罗敦就对自己的倾心照应。

自己可从来没有想接手梁亥特部!

就在徐乐目瞪口呆之际,罗敦已经转过头去,大声道:“烈烈,你站起来!没得丢了我们梁亥特部的名声!你也是条草原汉子!”

烈烈呜咽着爬起身来,垂首俯手,整个人身体都显得小了一号,还在不住的颤抖。

多少从帐中而出的梁亥特部汉子,看着眼前这一幕,都不敢置信。这还是原来意气风发的那个烈烈么?

就连烈烈身边的那几名心腹,都退了开去,人人垂首,解下刀来丢在泥水之中。如此烈烈,他们也耻于跟随,就算死在罗敦手里,也就认了。

步离不住望向罗敦,两把匕首已经在手,只要罗敦微微点头示意,步离就会毫不犹豫的上前割了烈烈的咽喉!

雨水顺着罗敦千沟万壑的面颊滑落下去,苍白胡须尽数被打湿。

在千余越王帐之中,对着乌头黑果,对着执必家两名贵人都腰板笔直,从不示弱的他,在这一刻,老态尽显。

“烈烈,你是我养大的,也是我把你扶到这个位置的。你做出这种事情来,是我瞎了眼睛,我认!念着以前的一点情分,我放你走,不要再回来,不要让我再见到你!”

罗敦语声平静,更有一丝萧索。

冷雨中梁亥特部中人静静听着,无人发出一声。

指挥着这横山营骑马步军的队正莫六,默不作声的一抬手。麾下军士顿时收了兵刃盾牌,铁甲铿锵,让开一角。

烈烈茫然的左右看看,看看罗敦,看看那让他美梦破灭的徐乐,看看退开的心腹,看看那些本来已经是他子民的梁亥特部部众。

他张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一言不发,迈开脚步,就在大雨中踉跄而去。

无人有所动作,看着烈烈越去越远。走出恒安鹰扬兵的包围之中,烈烈才仓皇一回首。这一回顾,望向徐乐,满是怨毒之意!

不过徐乐此刻,也完全没有在意烈烈这丧家之犬心中到底有多少怨毒之情了。

徐乐只是怔怔的盘算,罗敦阿爷是开玩笑吧,是开玩笑吧…………我怎么可能去执掌梁亥特部,这梁亥特部我要了还不麻烦死!

一定是开玩笑!

罗敦目送烈烈远去,直到他的身形,变成一个小点。罗敦才摇摇头,策马走到徐乐身边。

徐乐对着老爷子赔了一个大大的笑脸,低声道:“阿爷,这玩笑就别开了,我怎么能接梁亥特部…………”

罗敦哼了一声:“我孤家寡人,老徐敢有孙子,我问他借用一下又怎的了!老徐敢要是不干,让他寻我说话!”

不等徐乐再找什么理由,罗敦将手举起,示意正在场中的梁亥特部族人。

“…………我老罗敦无能,让梁亥特部这几日遭遇如此险境!这族长,我也再没兴味当下去了,当得越久,越是害人!这世道眼看就要乱起来了,北面是突厥,南面是大隋。没一个英雄人物带着我们部族,梁亥特部就要有灭顶之灾!而今而后,这部族大权,就交给我的义孙徐乐!”

罗敦一把抓住徐乐的手,徐乐想挣扎一下,却发现老爷子将自己腕子捏得死紧。看着罗敦花白胡须,徐乐终究只是在心里叹口气,任罗敦将自己手高高举起。

“yīn山之上,再不是我们梁亥特部的乐土,就让我这义孙,带着我们部族,走出一条新路!过几日我们便北去,带领部族,举而南迁!”

梁亥特部族人定定看着罗敦,一时沉默。

族中突然换了一个汉家子作为族长,这的确是令人震惊的变故。不过梁亥特部等九姓部族从西域迁徙过来,血统早就混杂得不像样子了,对这方面也不甚看重。

且徐乐也着实是一等一的英武少年,名震云中,现在连恒安鹰扬兵都听他调遣了。周遭这些铁甲之士站着,此刻谁敢说一个不字?

再转念一想,遭逢此变,小部如梁亥特,的确无法再在突厥威胁下生存了,唯一延续下来的可能,就是托庇汉地。就当举族为了生存再迁徙一次也罢,只要能活下来,到哪里不是一样?梁亥特部与汉人又向来交好,与汉人生活在一起,也没什么心理压力。

既然如此,就认了这个徐乐为新族长也罢!

一众梁亥特部的草原汉子,族中精壮,在雨中抚胸,向徐乐深深行礼下去。

罗敦终于松了一口气,将哭笑不得的徐乐手放了下来,低声对徐乐道:“别一副吃了多大亏的样子,你是不知道我们梁亥特部的家底!等北上收拾了家当,有你小子乐的时候!”

徐乐只能挤出微笑,不住点头。

罗敦长叹一声:“我也该去看看老徐敢了,从此就我们老兄弟俩作伴罢!”

而恒安鹰扬兵队正莫六也含笑走来,朝着徐乐平胸行了个大隋军中之礼:“真是恭贺乐郎君了!”

徐乐微笑拱手,心里是无语问苍天。

拖着梁亥特部这么个大包袱,自己还怎么去中原啊!

~~~~~~~~~~~~~~~~~~~~~~~~~~~~~~~~~~~~~~~~~~~~~~~~~~~~~~~~~~~~~~

刘武周仍然坐镇在城楼之上。

只不过他已经没有让自己继续在雨中淋着,而是回到了敌楼之中,随便拣一处坐了,等待着不断回报而来的消息。

“盖达乌头,盖达黑果父子,已然束手请降,求见鹰击!”

“城外局势,俱都安稳,无一部族,一家商队敢于轻动!”

“尉迟将军已经奉命去援苑长史,追摄突厥人踪迹,尉迟将军说,不拿下那两个执必家的贵人,绝不回来见鹰击!”

这些回报,刘武周都一一处断,部下军将又领命而去,敌楼中人来人往,却井井有条。恒安鹰扬府一旦动作起来,就是这么一副肃杀有序的气派!

又一名军士匆匆到来,大声回禀:“梁亥特部乱事已平,罗敦族长放烈烈离开,更将族长之位,传于乐郎君!”

当啷一声,却是刘武周将手边茶碗碰到在地,他霍然站起身来,追问一句:“什么?”

看网友对 第九十五章 角力(二十九)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