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零六章 兽营

第六百零六章 兽营

赫连天晓看着面前的四位兽营部首。

第一兽营部首杨先勇,面阔重眉,四肢粗大,不动如山。杨先勇天资有限,但是勤勤恳恳,培养出不少优秀的士兵录入血部和神部,在兽营中颇有声望。

第二兽营部首宣冲,身材敦厚,就像个小牛犊,一脸横肉看上去异常凶狠。他骁勇善战,但是性情暴躁,犯下重错,险些被斩,后来发配到兽营充当部首。

第三兽营部首莫少军,他皮肤呈现特殊的黑青sè,身形高瘦,看上去就像酒sè过度的病痨。若是以貌取人,对其轻视,那就大错特错,这是个yīn狠的角sè。

第四兽营部首魏福民,身材矮小,就像个干巴巴的乡间老农,脸上堆着市侩的笑容。他为人油滑,却很少有人能在他手上讨到便宜。

赫连天晓也是第一次直接和兽营打交道。神狼部倘若缺人,会直接从银霜血部和烈花血部抽调,两个血部和兽营打交道比较多。

他和声问:“怎么样?可有方略?”

四位部首对视一眼,杨先勇站出来道:“已经有些想法。”

杨先勇正欲仔细禀报,赫连天晓摆摆手打断:“不用禀报于我,你们都是老将,知道该怎么打,我相信你们。”

赫连天晓统军多年,经验丰富。他自知自己对兽营不熟悉,指手画脚反而容易打乱部属的想法。杨先勇等人也不是第一次上战场的菜鸟,对各自部属更熟悉。

四位部首微微流露出放松之sè,心中振奋。能够得到赫连大人的信任,对他们是难得的激励。

赫连天晓神情变得严肃,沉声道:“我不想和你们强调此战的重要性,我只想告诉你们,此战不管是兽营,银霜血部,神狼部,一视同仁。自我而下,兽营士兵而上,一视同仁。要么胜利,要么死在这里!”

众将心中无不一凛:“是!”

赫连天晓站了起来,挥舞手臂:“去吧,把镇神峰拿下!”

四位兽营部首齐声应诺:“是!”

他们轰然走出营帐,营帐外,兽营的士兵们早就整装待发,黑压压一片,壮观无比。连绵不绝的宽背蝠鱼,就像给大地铺上一张黑sè的地毯,又像黑sè的海洋,宽背蝠鱼不时扇动的翅膀是黑sè海洋中一朵朵黑sè的浪花。

“出发!”

黑sè的海洋腾空而起,天空暗下来,遮天蔽日的宽背蝠鱼遮挡了天空。

仰着脸的宋小歉忍不住赞叹:“真是壮观!”

兽营的战斗力她没有放在眼里,但是眼前这一幕,依然让她感到震撼。平时的时候,兽营几乎没有机会上战场。叶白衣从战部刚刚建立开始,就在战场实施轮换,以提高大家的实战水平。六神部,十二血部,总共十八战部。大家的名额都很紧张,哪里轮得到兽营。

其他人纷纷点头,他们也感到震撼。

远处的三座镇神峰一座座点亮,对方严阵以待。柔和的光芒笼罩山峰,哪怕清晨明亮的阳光,也无法掩盖它们的光芒。

随着交手的增多,神狼上下对敌人早已经没有半点轻视。如果是其他的战部执行龟缩战术,神狼会觉得对方一定是缺乏勇气,但是对面早就证明了他们的勇敢。

不管是赫连天晓,还是底层的士兵,都无比清楚,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场硬仗,一场前所未有艰难的硬仗。

宽背蝠鱼背上的兽营部首们,同样明白这一点。

敌人的防守面积非常小,三座镇神峰就把风洞桥堵得严严实实。宽背蝠鱼的体型庞大,他们的队伍无法展开,这意味着他们很难一口气投入太多的力量。

四位部首这两天始终在讨论如何对付敌人的防线,尽管对方是个厚厚的乌龟壳,他们还是准备了好几套方案。

杨先勇沉声道:“按照原定计划。”

“好!”

“我打头阵!”

“看看他们的反应。”

另外三位兽营部首应了句,他们四散分开,回到自己的兽营。

打头阵的是莫少军,其他三个兽营分开,彼此拉开距离。敌方的阵地太小,容纳不了那么多的宽背蝠鱼,拉开距离可以避免天空太拥挤。

莫少军神sèyīn沉,他舔了舔舌头,眼睛带着一抹病态的亢奋:“问问第一队,准备好了吗?”

身边的副部首转过头吩咐,很快得到反馈,回答道:“大人,第一队准备完毕,随时可以出击!”

莫少军沉声道:“那就开始吧。”

“是!”

第一队的队长安顺是个大约四十岁的大汉,说实话他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上战场。他在兽营待的时间很长,以他现在的年纪,早就没有晋升的可能。他打算在兽营安安稳稳呆几年,然后退役回家。

在兽营得知要支援战场的时候,他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倒不是害怕啥,从血灾开始,每天都有人死。生在乱世,对死亡难免有些麻木,没别的原因,见得太多,明白生命的卑微和脆弱。

死在战场上也没啥,能给自家婆娘和小丫头留一份福利。

婆娘是后来娶的。他运气比较好,成功熬过了血炼,成了一名血修,惨的是家人全都没了。他婆娘比他运气好一点,小丫头和她一起活下来。

悲伤也好,哀痛也罢,生活总是在往前走。两人都是老实本分人,在朋友的撮合下结婚。小丫头很乖巧懂事,和自己女儿没啥区别。

阵亡抚恤的福利要比他从兽营退役福利好得到,所以安顺对上战场很坦然。

不过肩负第一波攻击,还是让他有点意外。

脑海中闪过许多的念头,眼前的视野很快空旷起来,他们孤零零,第一队已经脱离了大队伍。

第一队有一千人,总共五十头宽背蝠鱼。

这次进攻只需要五十人,安顺觉得自己是队长,理应以身作则。

安顺定了定神,战斗计划他早就倒背如流。

估算着和对方防线的距离,据说为了搞清楚对方的攻击范围,探哨付出了不小的伤亡。那真是可惜咧,安顺心中暗道。神狼和银霜的探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培养这么一个探哨是多么不容易,安顺很清楚。

很快就要进入对方的攻击范围,安顺沉声道:“狂血丸!”

其他四十九名纷纷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狂血丸,喂入身下宽背蝠鱼。

如果神部是一线战部,血部是二线战部,兽营只能算得上三线战部。兽营战士日常更多的任务是培养新兵,为血部提供新鲜血液。兽营的平均水平比较低,这一点从神通血修的数量能看得出来。安顺所在的第三兽营,只有部首莫少军一位神通血修。培养出好苗子,也会选拔送到血部。

但是叶白衣依然给兽营制定了一些简单的战术,这使得兽营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能够发挥出作用。

狂血丸便是其中之一。

狂血丸是兽蛊宫的作品,它能够使血兽进入特殊的狂躁状态。进入狂躁状态的血兽,会变得异常凶猛,实力暴涨,完全不知道畏惧为何物。

宽背蝠鱼巨大的身形,惊人的力量,能够让这种简单的战术,充满破坏力。

安顺摸了摸宽背蝠鱼的脑袋,心里有些难过,语气平淡:“大黑,来。”

一旦喂食狂血丸,血兽的脑部会受到无法修复的伤害,全身的气血燃烧殆尽之后,很少有生还的可能。即使活下来,也废了。废了的血兽,是无法回到兽营的,那是生不如死。

宽背蝠鱼的性情温顺,非常听话,跟着他这么多年,感情极其深厚。

大黑听话地接住狂血丸,一口吞下。

安顺笑了笑,拍了拍大黑的背:“可别怨我亏你,你活不了,我也死在这,咱俩黄泉路上一起走。”

大黑听不懂安顺的话,狂血丸开始发挥作用。它神情痛苦,浑身颤抖,两道宽厚的血条开始蔓延生长出无数血纹,就像茂盛的藤蔓,迅速遍布大黑的全身。

噗噗噗,穿透皮肉的声音。

大黑宽大的双翅前沿,生长出一根根粗壮森白的骨刺,骨刺刺尖呈现妖异的红sè。身后长长的尾巴,长出密密麻麻的红sè锯齿,锋利得令人心悸。

大黑发出痛苦的嘶吼,双目一片血红。

翅膀猛地扇动,惊人的力量轰然爆发,大黑猛地像高空冲去。

安顺从来没有在大黑身上体会到如此狂暴的力量,差点被掀翻下去。他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大黑的鳞片,整个人身体悬空。

大黑疯狂地攀升,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它好受一点,激荡的气流让安顺难以稳住身形。

尽管安顺训练过很多次,但是还是第一次亲身经历狂血丸战术。

大黑的身体停止颤抖,安顺知道这是药效完全激发。

安顺死死抓着鳞片,手掌被割得鲜血淋漓,他浑若未觉,在狂风中嘶声怒吼:“大黑,敌人,冲!”

仿佛听到他的命令,大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朝地面的山峰扑去。

淡淡的血芒笼罩着大黑和安顺全身,他们就像从天而降的陨石,带着烈火和呼啸俯冲。

在安顺和大黑身后,一个个巨大身影紧随其后。

它们升腾起的血光,照亮天空,照亮三座镇神峰。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六章 兽营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