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90 夜半,蜈蚣到

690 夜半,蜈蚣到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的声音响亮、语气坚定,而且主动站了出来。

在众人都沉默不语、纷纷后退的情况下,突然有人主动揽下这活儿,当然很令大家吃惊不已。不过,当大家回过头来,看到是我的时候,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因为在他们眼里看来,我和万毒公子走得较近,平时还一起吃饭之类的,算是朋友,理应是我护送万毒公子。

不过,青龙元帅却很意外,皱着眉说:“王巍,你确定么?”

青龙元帅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好活儿,否则大家也不会那么推三阻四了,万毒公子胸前趴着的那条七尾蜈蚣,就足以吓得人肝胆俱裂,更别说他身上藏着的无数毒虫了,单是想想就要头皮发麻,如果一不小心被蜇了、被咬了。有谁负责?

既然大家都不愿意,青龙元帅本想随便指派两人,没想到这个时候我却站了出来,实在出乎她的意料。看得出来,她并不想让我冒险,不想让我来送万毒公子,所以才问我是否确定。

而我主动承担这事。倒也不是圣母,也不是逞能,而是一方面想帮青龙元帅化解尴尬,一方面也是想报答万毒公子对我的恩情,毕竟昨天晚上是他把我带回宿舍的,否则我被山谷里的野兽吃掉都有可能,而且今天我和金刀陈对战的时候,也是他提醒我赶紧躲的,否则我就要做金刀陈的刀下亡魂了。

我这人,恩怨也一向比较分明,虽然心里很不喜欢万毒公子这人,但一码事归一码事,他现在有困难了,我也不会退缩。于是我坚定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句:“确定!”

经过我的二次确认,青龙元帅无话可说了,只好侧身让开了位置,并嘱咐我要小心一点。众人也纷纷为我让开了路,我朝着万毒公子走过去,看到七尾蜈蚣还在他胸前趴着,头皮忍不住先麻了一圈,说道:“能…;…;能让它先回去么?”

万毒公子还没说话,七尾蜈蚣就像听懂了我说话似的,知道我是帮他主人的,所以“刺溜”一下钻到了万毒公子的衣服里面。虽然我知道七尾蜈蚣就在里面,大量的毒虫也在里面,但是起码从表面上看,万毒公子还是比较干净的,这样就能做到眼不见心不乱了。

我呼了口气,鼓起勇气伸出手去,虽然我装得很坦然,但一想到万毒公子的衣服和头发里面隐藏着大量足以置人于死地的毒虫,双手竟然微微有点发起颤来。

我也知道我这样子很怂,但就是控制不住啊!

这一刻,我真有点刘胡兰上铡刀架的感觉,完全就是把生死置之于度外了,可我又做不到刘胡兰那么大义凛然,所以额头都忍不住浸出了汗。万毒公子的脖子肿大,连呼吸都很困难了,看到我这样子之后,竟然还有气无力地嘲讽起来:“看…;…;看你那点出息,不敢的话就别逞这能,换个人来!”

说来也怪,自从我来到兵部,什么亏都能吃下,什么委屈都能咽下,绝对做得到能屈能伸;唯独这个万毒公子是个例外,但凡是他开口嘲我,我就完全接受不了。现在他这么一说,再次把我刺激到了,当下就心一横,把手伸到他的腰下,将他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有什么不敢的,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我嘟囔着,抱起万毒公子就往前走。

护送男人。其实采取“背”的方式最合适了,但是那样的话,我就看不到万毒公子的身体了,有什么毒虫跑出来也不知道,未知才是最恐惧的;而采取“抱”的方式,姿态虽然不雅了点,但是可以全方位地看着万毒公子。有毒虫跑出来的话也能及时处置。

万毒公子看着身材挺瘦弱的,但没想到还有点重,可能是因为身上藏着许多毒虫的缘故。而且我一接触到他的身体,便立刻感觉到有无数“小东西”在我手掌下面爬来爬去,那种感觉根本无法用文字形容,真是要多渗人有多渗人,恨不得立刻把万毒公子给抛出去。

而万毒公子再次开启嘲讽模式,有气无力地说:“怎么样,怕了吧?”

“怕个毛,这能吓得到我?你看看你这人缘,有一个人愿意送你回去吗,关键时刻还得看哥哥我的!”我冷哼一声,故意做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迅速踏步往前走去。

当时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赶紧把这家伙送回青龙门去,然后能离他多远就离他多远!

然而我还没有走上两步,就听到青龙元帅说道:“王巍,你去哪啊,你走反了!”

我一抬头,才发现自己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去了,而出口的方向在另一边。看来我确实怕过了头。连方向都不分了,万毒公子也在这时候“桀桀”笑了起来,显然又在嘲讽我了。

我一咬牙,说你再笑,再笑我就把你丢下不管了。

这句话终于起到一点作用,万毒公子立刻闭上了嘴巴。我也转过身去,迅速朝着出口方向走去,青龙元帅和朱雀元帅告过别后,也率领众人齐刷刷跟在我的身后。

这一路,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就像喝醉了酒似的,完全就是晕天侃地,脚下不停地往前走,尽量不让自己去想万毒公子衣服和头发里的那些东西。说是“煎熬”也一点都不为过。

像是踩着钢丝一样,一路上都提心吊胆,终于回到了青龙门里,然后把万毒公子送到了他的房间。房间里面,最终只有我和青龙元帅留下,紫阶队长和几个紫阶队员站在门口看着。

万毒公子躺下以后,青龙元帅便问他怎么样了。

万毒公子说还好。接下来就是静养了,需要大量补充水分。

青龙元帅说这个好办,待会儿就让人送来一大桶水,接着又询问他:“你这样子,大概多久能好?”

之前七尾蜈蚣咬伤浪剑客,万毒公子曾对白虎元帅说过,别吃饭、只喝水,静养三天,差不多就能好了。但浪剑客已经被淘汰了,就是休养三十天也没问题,而万毒公子明天还要参加半决赛,对手还是我们青龙门的大敌金刀陈,这可如何是好?

所以,青龙元帅才会有此一问,紫阶队长等人站着没走,也是惦记这件事情。

不过,在青龙元帅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心里也抱着一线希望,觉得万毒公子整天和毒虫打交道,抗毒能力应该强过大部分人,或许能够很快好转过来?

不光青龙元帅是这么想的,其实我们也是这么想的,总觉得万毒公子既然号称万毒,抵抗一点毒素应该不是问题,玩毒虫的要是扛不了毒,那还玩个什么劲儿啊?

果不其然,万毒公子开口说道:“青龙元帅,您放心吧,明天我就能好,肯定上场干掉金刀陈,为您老人家出一口气!”

听到万毒公子这样的话,青龙元帅很明显地松了口气,笑着说道:“什么老人家,你才老人家,我可一点都不老!不过,你也不要勉强自己,就算上不了场也没关系,有疯罗汉就足够了,到时候随便找个人替你上场就行。”

兵部大比,确实是可以“替”的,这也是兵部明文规定了的,因为晋级名额是属于各个门的,不是某一个人的,说白了谁上都行。

万毒公子却说:“那可不行,我说会上,就一定会上的。青龙元帅,您就放宽心吧,我还等着您的吻呢。”

青龙元帅啐了一口,说你别贫了。还是踏实把伤养好,我们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再叫。

万毒公子点头,说好,您老人家慢走。

接着又转过头,冲我说道:“王巍,刚才你是不是乐坏了,以为自己能够替我上场,再换青龙元帅一个香吻?我告诉你,别做这个白日梦啦,青龙元帅是我的,哈哈哈!”

昨天晚上,万毒公子毒翻一群人后,紫阶众人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如果万毒公子上不了场,也确实只能让我替他。不过这天杀的王八蛋啊,我压根就没往那方面想,我一直觉得他肯定能好过来,结果这王八蛋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竟然怀疑我有越俎代庖的想法,也就是我没胡子,否则气得胡子都要翘起来了。

早知道这家伙的心思这么龌龊,之前我就不该送他回来,我骂了他几句,万毒公子反而哈哈大笑。

看得出来,他的灵丹妙药确实有点效果,感觉他现在已经好了许多,显然明天能够顺利参加紫阶之战的半决赛。我和万毒公子的斗嘴,在青龙元帅看来就是朋友之间开玩笑,所以也没当一回事,吩咐万毒公子早点休息以后,又对我说:“你搬到隔壁来吧,晚上听着点动静,如果杜城需要照顾,你就多帮帮他。”

我无语地说:“为什么是我照顾他啊?”

青龙元帅疑惑地说:“你俩不是朋友吗?照顾下他也是应该的吧。”

我仰天长叹:“谁跟他是朋友啊!”

苍天为鉴,我宁肯独身一人,也不愿意和他这种人交朋友啊!

但是没有办法,青龙元帅已经认定了我俩就是朋友,任凭我怎么辩解都没用了,当下就安排我换到了万毒公子的隔壁房间,还让我负责给他打水,然后就离开了。

我吭哧吭哧地把一大桶水运到万毒公子的房间,还让他有事就嚎一嗓子,我就会过来了。

万毒公子不屑地说:“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呀?这点小伤,一会儿就能好了。”

我说:“没事就好,可别大半夜的嚎我,我还想踏踏实实地睡一觉。”

说完以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因为之前抱过万毒公子,直到现在,我仍觉得自己浑身都麻麻痒痒的,很不舒服,所以很认真地洗了个澡,直到确定自己彻底洗干净了,才到食堂吃了个饭,然后回来躺下开始睡觉。

回想自己今日度过的一天。确实感慨万千,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能打赢金刀陈了,如果不是他突然“爆发”的话,凭借我出其不意的炎烧拳,或许还真能打他个措手不及。

可惜这世上的事没有如果,输了就是输了,还差点死在擂台上,能捡回来条命就不错了。紫阶之战已经和我没什么关系了,明天还是为疯罗汉和万毒公子加油吧,疯罗汉就不说了,希望万毒公子能够为我报仇,狠狠收拾一顿那个狂到极点的金刀陈…;…;

无事一身轻,万毒公子也说不会嚎我,整个青龙门的广场一片寂静,显然大家都进入了梦乡,于是我也慢慢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觉得脸颊痒痒的,当时也没多想,随便挠了几下。但是还痒,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碰我,我觉得莫名其妙,睁开眼睛一看,直接把我吓得魂飞魄散,差点没有一嗓子嚎出来。

只见我的枕头旁边,赫然趴着一条巴掌大的青sè蜈蚣,它的口器张开,正用“触角”在碰我的脸,尾巴上还有七个明亮的红点,可不就是万毒之王,七尾蜈蚣么…;…;

看网友对 690 夜半,蜈蚣到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