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零五章 鬼雄关(二)

第六百零五章 鬼雄关(二)

血雾魔渊深处时不时地会有阵阵呼啸的旋风,在偌大的空腔里盘旋而起来,似鬼哭狼嚎般转动血雾往上方的洞口涌去。

浓厚的血雾阻隔了人们的神识,遮蔽了视线,还好身旁有熟悉的气息和行进中的整齐的脚步声,这才让第一次进入血雾魔渊中的悍勇们不至于惊慌失措。

哨魔飞快将人族精锐再次踏入血雾魔渊中的消息带给了匕炎察,匕炎察也能从动荡不息的血雾中,感知两千余人族精锐里,有几人气息特别强大,强大到令他都有些自惭不如。

相安无事近一个月,人族精锐再次大肆踏入魔渊,又要开战了吗?

匕炎察咧着獠牙支出来的血盆大口,yīn恻恻地笑了两声。

魔寨经过了近一个月的加固,早已经变了模样,匕炎察心想,若人族还想要对魔寨发动攻击,那遍地的壕沟和陷坑会让这些狂妄的人族吃到足够的苦头。

至于主动出寨击迎击对方?这根本就不存在匕炎察的选项之中。

他优越感的来源就在于审时度势,这是他和其他魔将所不同的地方。

既然能够以逸待劳,又何必上去硬碰硬呢?他此时龟缩在魔寨之中,只需要三五个月后,待集结十万精锐魔兵,一齐杀出魔渊,魔渊外二三十万兵马,还不都成了他们的腹中美食?

想到这里,匕炎察仰天嘶啸起来。

尖锐刺耳的嘶啸声远远传出,姚老根等几个魔校闻声飞速往石殿中赶去,不多时又匆匆出来,呵斥着魔兵开始列队,依托高大的寨墙组成防线。

踏入血雾魔渊之后,陈海稍稍辨识了一下方向,就迅速往魔渊底部直插而去,随行上百辆精铁战车,顺着斜往下的石坡险道,每辆战车都需要十数悍卒在后面拖拽住,才不至于直接翻滚下去。

没有魔兵出来阻拦,陈海很快就下了足够的深度,隐约能看到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壕沟跟熔铁灌注缝隙的巨石墙,在血雾的深处隐约若现。

熔铁灌注缝隙的巨石墙倒还是其次,毕竟二三十高、十数米宽的巨墙,不是整体用精铁浇灌而成,还不至于无法强攻下来,事实最令人头痛的是那些犬牙参互的深壕跟陷坑,恰到好处的将直接进入魔寨正面的通道切割得支离破裂,使得他身后两千精锐,没有办法持续不断的对巨石墙所围的魔寨进行攻击。

毕竟他们能在魔寨前停留的时间太短了,肯定就没有充足的时间,也没有足够的人手,顶着魔兵能穿石洞铁的掷矛,将巨石墙前纵横交错的壕沟、陷坑填平掉。

陈海不禁摇头苦笑,以便宁海城一系势力在血云魔国获得更重要的地位,他吩咐姚老根要尽情表面,但这孙子也实在太过耿直了,几乎将宁海城筑造的防御体系,因陋就简的搬到魔渊来了。

好在他们此行的目标,并不是强攻防御力强化数倍的魔寨。

长长的队伍从魔寨左翼绕过,并没有丝毫停顿的迹象,而是继续往魔渊深处直插而去,这让做好给人族迎头一击准备匕炎察目瞪口呆。

它血红的魔瞳明灭不定,一时间摸不清楚这部人族精锐的意图何在。

“人族好像是往魔渊底部的天域通道方向去了……”尽管人族兵马里有不少令众多魔兵心悸不已的存在,但也恰是如此,诸魔兵皆知道这些存在的血肉是何等的精纯,一员翼魔扇动腋下的血翼,看着如此多的甜美血肉从眼前溜走,焦躁的说道

这匕炎察心里一惊,暗感人族实在难缠,心想人族真要是进入魔渊底部,守在天域通道出口,令血云荒地的援兵无法进入魔渊,没有源源不断的增援魔兵进入魔渊、进入魔寨,那即便魔寨的防御再提高数倍,它们在魔渊内部也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在确认人族兵马进入魔渊底部,正用精铁战车围成车阵,有在天域通道出口驻扎下来的迹象,匕炎察就再也坐不住了,只能集结魔兵,分兵去扰袭,确保不能让人族兵马在天域通道出口处修筑石寨。

没有防御法阵的护持,人族即便拥有通玄境修为的精锐老卒,也是很难同残暴嗜血的魔兵一较高下的,何况血雾魔渊又是魔族天然的主场,魔兵在魔渊内作战,更占优势。

看到前哨魔兵反应过来,分兵来扰袭,陈海也是分出千名悍勇,由吴蒙统领着,由苍遗、周南、岳奕然辅助,以三十具血魔傀儡以及百余精铁战车为依托,迅速构成了一个简易的防线,而他率领其他人马继续往魔渊最底部前进,寻找适合修筑封闭型简易营垒的地方。

血雾侵蚀所带来的持续消耗太多了,必须找到适修筑封闭式营垒的地方,人族精锐才较长时间的驻扎在魔渊深处,随时监视天域通道的情形,封堵住前期魔兵进入魔渊的口子。

而在找到合适地点之前,吴蒙他们能抵挡住魔兵的扰袭。

很快,身后就传来阵阵惨烈的厮杀声,战兽与魔兵在血雾深处怒吼,偶尔会有剑煞戟芒,穿透血雾,劈斩到眼前的坚硬岩层上,也不断有人族、魔兵的尸骸,以及失足的伤卒,从高处坠落下来,陈海他们又前往下推进了十数里,透过深厚血厚,隐约能看到五彩极光般的磁光在前方极剧扭曲着、晃动着。

这阵阵似幻光似的磁光,便两座天域相互融合、排斥所形成的特有现象。

阵阵血雾从那里涌出来,而上方每有落石或人族魔兵尸骸掉进去,就立刻会被那无尽的磁光绞成粉碎。

这便是天域通道,看着这些磁光绞碎落石的强度,似乎玄阶上口灵甲就能抵挡住,但实际上真要有哪个道丹境强者,妄图凭借自身的强悍修为或防御力超级的灵甲进入其中,磁光就会疯狂的凝聚起来,使得天地法则在那一瞬时的反噬力,直线增强十倍、百倍。

却是气息偏弱的魔兵,在这磁光每隔七天一个周期、转到最弱之际,集群通过天域通道,才能分摊掉那恐怖的反噬力!

十数辟灵境玄修一起祭出风眼道符,从内侧往外围释出道道旋风,很快就将千余丈内的血雾都驱除出去。

除了暗藏无机杀机的天域通道外,陈海看左右皆是百余到上千步不等的深峡,峡谷的两侧,是往上看不到尽头、被血雾遮盖住的峭壁。

陈海最终选择一处峡谷仅二三百步宽、上千步深、两侧皆是最坚硬黑矿岩层的深峡,沉声道:“就是这里!”

千余悍卒迅速动了起来,将二十余辆战车结成阵阵,挡在峡谷前,预防有魔兵绕过第一道防线,从其他地方冲过来扰袭,陈海并安排人手,从深峡内部开采石料,在峡口构筑简易护墙。

他们只要在峡口筑成坚固的石墙,那深峡的上方,就只剩百余丈狭长的口,这时候即便仅凭十数辟灵境精英弟子,轮替施展风系神通,也能将血雾挡在深峡之外,这样一来,躲入深峡的人族精锐战兵,才能在魔渊深处获得喘息的时间。

魔族不会让他们在这里从容修筑简易营垒,很快就有小队的魔兵从其他地言绕过、冲杀过来,陈海亲自拿着裂天战戟,率一队人马守在峡口前,将一头头血魔斩于戟下,确保后方的筑墙不受干扰,差不多坚守了两个时辰,才没有小队魔兵绕过来扰袭,这时候一截两百步长、半人高的简易护墙,也大体成形。

吴蒙、苍遗、周南他们很快也率部撤回来,但两百多将卒以及妖神兽三十余头侍兽,都没能活着撤回到简易营垒来,甚至大部分人的尸骸,都没能从血魔的利爪与血腥大口里抢回来,当然相当多的尸骸是直接落入天域通道之中,被两座天域排斥所形成的磁光绞成粉碎。

陈海长长出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匕炎察损失上千魔兵,也没敢继续强攻,他知道消耗下去,到时候连固守魔寨的兵力都不足了,即便能重创这支人族也没有什么大用,毕竟人族在魔渊之外还有大量的精锐可用——它现在只能等增援魔兵尽快从天域通道杀出,到时候他们两面夹击,才能将人族在魔渊底部抢建的简易营垒摧毁掉!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五章 鬼雄关(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