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91 野外,遇旧敌 为28500金钻加更

691 野外,遇旧敌 为28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想一想吧,半夜三更,一条剧毒的蜈蚣突然出现在你枕边,和你的脸颊亲密接触,那场景该有多么的渗人!

那一瞬间,真就如同浑身过电一般,从头皮到脚掌一阵阵的发麻,别说我本就知道七尾蜈蚣的可怕,哪怕就是一条普普通通的蜈蚣,深更半夜突然出现在我旁边,也足以吓得我嗷嗷惨叫起来了。【择天记吧少年王】

这和实力无关,和本能有关!

七尾蜈蚣用触角“碰”醒我之后,竟然还瞪着两只黑溜溜的眼珠子,和我四目相对。三魂七魄,几乎被惊出了二魂五魄,我整个人都弹了起来,差点摔翻到床底下去。

最终,我没摔下去,不是因为我沉住了气,而是因为蜈蚣纵身一跃,先跳下了床去,趴在了地板上面。它跳下去了,我肯定就不敢再跳,只能惊恐地坐在床上,后背直冒寒气地看着它。

这时候,我已经认出它是万毒公子的七尾蜈蚣了。可我想不明白七尾蜈蚣半夜跑到我房里干嘛来了,难道万毒公子贼心不死,又来偷袭我了?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就见七尾蜈蚣的脑袋高高昂起,头上的触角也在不断摆动,口中还发出“嘶嘶”的声音。一开始,我搞不明白七尾蜈蚣的意思,还以为它是在挑衅我,让我下去跟它干上一架;后来发现不是,它的身上没有杀气,反而感觉特别着急。

我又仔细看了一会儿,才明白了它的用意,原来是在让我下床,然后跟它出去。我突然反应过来,是不是万毒公子出了什么事情?于是,我立刻就窜下了床,果不其然,七尾蜈蚣立刻朝着门外游去,我也迅速跟上,最终来到了隔壁万毒公子的房间。

已经是半夜三点了,我一进门,借着月光就看到好端端躺在床上的万毒公子,只见他脖子上的肿胀已经消了下去,看上去已经没什么事了,那还叫我过来干嘛?

而七尾蜈蚣,则已经窜上床去,焦急地在万毒公子的脸上爬来爬去。我走过去一看,只见万毒公子面无血sè,一张脸惨白的像纸一样,而且呼吸非常微弱,就好像快死了一样。

我站在床边,吃惊地叫了起来:“杜城、杜城?你怎么样了?”

万毒公子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只见他的眼神也特别涣散,有出气没进气,就好像真的快死了一样,怪不得没有嚎我,而是叫七尾蜈蚣来叫我,都这样了哪有力气?

我吃惊地说:“毒素不是已经退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万毒公子微张嘴巴。有气无力地说:“我从小和毒虫打交道,不知道被咬过多少次,中了多少毒。在你们看来,我的抗毒能力一定很强吧,其实不是这样的,反而因为毒素沉积太多,一旦中毒的话,反而比一般人更加严重……这次,我被七尾蜈蚣咬了,单单吃药已经不管用了……”

我着急地说:“那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做?”

万毒公子继续沉沉地说:“昨天晚上,你在山谷练功的时候,还记得我在你不远处召集各路毒虫吗?你到那个地方,然后往南直走十里,会看到一个山坡,山坡上有一块半人高的石头。石头下面,就是七尾蜈蚣之前的巢穴,那里有一株清脆的蜈蚣草,你把蜈蚣草摘回来,煎水给我服下,我就能好起来了。”

万毒公子告诉我说,天亮之前一定要帮他把蜈蚣草采回来,否则他就要一命呜呼了。

现在距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按理来说应该足够。听了万毒公子的话,我立刻说好好好,你一定要撑住。我这就去把蜈蚣草给你采回来。

我仔细询问了万毒公子有关蜈蚣草的大小、模样等等,然后便匆匆忙忙地出了门去。我和万毒公子实在没有什么交情,但也不能见死不救,更何况照顾他,也是青龙元帅给我安排的任务。

我回房间穿好衣服,匆匆忙忙就下了楼,然后穿过南边的甬道,到了外面的山谷之中。

此时明月高悬、万籁俱寂,世间万物都在沉睡之中,时不时从远方传来一点野兽的低吼。我也顾不上害怕,先找到万毒公子昨天召集毒虫的地方,然后按着万毒公子的指示,往南边的方向走去。

平时我们练功,是有规定范围的,不许超出圈去,按照各路队长的说法,是附近埋伏着不少的野兽,为了我们的生命安全,才有这样的规定。不过现在为了救治万毒公子,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就算碰到什么野兽,凭我现在的实力,应该也能对付得了,徒手打个虎豹还是没问题的。

于是我不说废话,立刻沿着南线不断前行,一路穿过黑黝黝的树林、踏过没入小腿的杂草、淌过清澈见底的小溪,路上不是没有遇到几只看似不怀好意的野兽,但我稍稍释放一点杀气,便足以惊得它们不敢上前来了。

我一路行走如飞,终于在半个多小时以后,来到了万毒公子所指示的山坡。我上下望了一望,果然看到山坡某处矗着一块半人高的石头。我立刻跑了过去,果然看到石头下面有一株青翠欲滴的蜈蚣草,大小、模样和万毒公子描述的一模一样。

我呼了口气,正准备伸手去摘,突然发现那草的草茎上面,赫然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蜈蚣,至少有十多条,彼此交缠在一起,看着渗人的很。不过渗人归渗人,还不至于害怕,好歹我也是个七尺男儿。

我稍稍呼了口气,便从怀中抽出打神棍来,准备把这些蜈蚣全部打死。后来一想不对,这里是七尾蜈蚣的巢穴,这些蜈蚣或许是它的手下,如果我把它们全部打死,七尾蜈蚣估计得跟我玩命。

这么想着,我也就不敢动粗了,而是轻轻用打神棍去撩拨它们,想把它们全部驱赶下去。按理来说,有外物触碰的话。这些蜈蚣应该跑得比谁都快,但是不知为何,它们好像格外留恋这株蜈蚣草,就是缠在上面不肯离开,这就让我有点为难了,总不能下手去把它们拽下来吧?

我正发愁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竟然有脚步声传来。我吃了一惊,心想这荒郊野岭,还是大半夜的,怎么还有脚步声,不会是有什么野兽准备偷袭我吧。

我立刻回头一看,面前的场景比野兽袭来还要可怕,竟然是一个浑身缠满绷带的人朝我走来。真是一点都不夸张。脸上、胸前、肚子、大腿,几乎每一处都有绷带,包得像个木乃伊似的,只露出一双yīn沉沉的眼睛在外。

三更半夜、荒郊野岭,这么一个怪人突然出现,实在令人浑身发毛、胆战心惊。不过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正是昨天下午被青龙元帅割伤全身、号称玄武门最强的金刀陈!

不只是因为我认出了他的眼神和装扮,还因为他的手上拎着一柄金灿灿的钢刀,即便是在月光之下,都是那么的明亮耀眼!

我知道金刀陈对我很不满意,他觉得自己受到如此伤害,全是因我而起,他得罪不起青龙元帅。便想把怨气发泄在我身上。但我怎么都无法想像,他是怎么跟踪我到这里来的?!

看他这般杀气腾腾的模样,保不齐要对我下死手啊!

不过,事情好像不是我想像的那样,在距离我五六米外的地方,金刀陈站住了脚步,眼神疑惑地说:“王巍?你半夜跑到这里干嘛?”

金刀陈这意思很明显,并不知道我会出现在这,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跟踪我,我们只是在野外偶遇而已。这就让我更想不通了,他到这里干嘛来了?于是我也问道:“那你呢,你来这里干嘛?”

金刀陈冷笑一声:“你在跟我开玩笑吗,这里是我们玄武门的地盘!”

我吃了一惊。立刻往四周看去,果然发现不远处有块十几米高的石壁,石壁当中还有一条可供单人行走的羊肠小道。不用说了,小道的另一端,就是玄武门的所在,我是真的跑到玄武门的地盘来了!

原来,从我们青龙门的甬道出来,往南十里是玄武门的地盘。这么一来,我就把这里的地形摸清楚了,其实就是个大圆圈,各门都有练功的地方,彼此相距不过十里!

而金刀陈半夜出现在这,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人家都是正当的;而我则是外门的,名不正言不顺。

“唰”的一声,金刀陈挑起他的金刀,声sè俱厉地冲我说道:“说,你半夜三更,鬼鬼祟祟地到这里干嘛来了?!”

我意识到,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金刀陈今天恐怕不会放过我了,而且我这行为也确实犯了兵部的规定。于是我解释道:“万毒公子不小心被七尾蜈蚣咬了,他明天不是还要参加半决赛吗,所以青龙元帅让我来这取一株蜈蚣草,拿回去给万毒公子服下,这样恢复起来能够快点。”

我一来阐明自己到这里的原因,二来把青龙元帅搬了出来,料想金刀陈不会,也不敢再为难我了吧。但我实在低估了金刀陈的狂妄,听了我的解释,他竟然冷笑起来:“我不管你是什么原因,也不管是谁让你来的,兵部自有兵部的规矩,你夜闯我玄武门的地盘就是不行!谁知道你是不是说谎,是不是意图对我玄武门不利?我作为玄武门的一份子,有理由将你这个‘外来的侵略者’给杀掉!”

外来的侵略者?!

金刀陈这王八蛋,也太会给我扣帽子了,我正想再解释几句,但他已经不再给我机会,就听到“噔噔噔”的脚步声响起,金刀陈俨然已经持刀朝我冲了过来!

我的脑袋一下就炸了,意识到不管我说什么,金刀陈都不会放过我的,他一心一意地想要把我杀掉。倏忽之间,金刀陈已经奔到我的身前,手里的金刀已经狠狠朝我劈下。

论实力,我确实不是金刀陈的对手,但我有个好处,就是对他的招数了如指掌,毕竟我也是学过王家刀法的。他这一刀劈下来,我就知道怎么应对,本能地就提棍去挡。

当然,挡得住挡不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金刀陈的这招力劈华山着实够猛,猛地就把我给压垮下来,再加上我脊背还有伤,根本就扛不住,只能就地一滚,试图避开他的凌厉刀势。滚到地上的同时,我就伸手去拔那株蜈蚣草。

这不是在擂台上,我没有必要和金刀陈斗个你死我活;我的任务是来取蜈蚣草的,而且天亮之前必须拿回去,否则万毒公子连命都保不住了。我只要拿了蜈蚣草,就能施展全力跑回去了。

我惹不起金刀陈,总躲得起吧?

一条条蜈蚣仍在蜈蚣草的草茎上缠绕。但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能伸手去拔。然而就在这时,金刀陈的金刀再次斩下,这次是朝着我手来的,蜈蚣草就是再重要,我也不能不顾自己的手,所以只能往后一缩。

唰!

金刀斩落下来,恰好劈在那株蜈蚣草上。金刀着实犀利,细长柔软的草茎,竟然都被一分为二,那些缠绕在上面的蜈蚣也跟着簌簌落地。我以为金刀陈只是无意,心想这也无妨,只要把草拿回去就行,反正是煎水服的,于是我又伸手去抓。

结果金刀陈再次劈斩金刀,“唰唰唰”地劈在那株蜈蚣草上,连着劈了七八刀,将蜈蚣草斩得七零八碎,竟是要把蜈蚣草当场毁掉!

之前,金刀陈突然出现,我也只是心中一惊;后来他要杀我,我也没觉得有多意外;但是现在,看到他拼命在毁蜈蚣草,我的脑子一下就炸了,这可是救命的东西啊,如果天亮之前不能拿回去,万毒公子连命都保不住了!

我立刻意识到了金刀陈这么做的用意,天亮之后的半决赛,他和万毒公子将有一场比武。他得知这东西对万毒公子大有裨益之后,便生出了将其损毁的心思,这样一来万毒公子就没法登台和他战斗了!

毕竟,连浪剑客都败在了万毒公子的手上,万毒公子的七尾蜈蚣也名声大噪,金刀陈也没有把握能胜过他,所以才会使用这种卑鄙的法子,提前让自己的对手出局!

yīn险,简直yīn险到家了!

只是在夜明里,越是yīn险、越是毒辣,才越符合这个组织的风格,才越受到大家的欢迎和领导的器重。所以想从道德上谴责金刀陈,显然是不起什么作用的。

我和万毒公子非亲非故,彼此之间也没什么交情,就算救不了他,我也没有太大的心理压力。现在,蜈蚣草都被金刀陈给毁掉了,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再呆下去,还是保住自己的命最重要,最佳的选择就是尽快离开这里,反正我已经尽力了是吧。

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我就是咽不下肚子里的这口气,脑子里面像是开了架战斗机,“嗡嗡嗡”的直响。气到眼睛几乎都要红了,浑身的血液也在沸腾不已。

我不是没见过欺负人的,但像金刀陈这样欺负人的,我还是头一次见!

眼睁睁看着蜈蚣草被毁掉,想到万毒公子要没救了,我发怒了,彻底地发怒了。我手持打神棍,像个疯子一样,咆哮地冲向金刀陈,不要命似的攻向了他。

而我的动作,却正中金刀陈的下怀,他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小子,我就怕你不跟我打,我今天一定要把你给杀了!”

金刀陈也当仁不让,手持金刀“铛铛铛”地和我对打起来。同样的战斗,我们之前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只不过之前是在擂台上,现在是在山坡上,之前四周坐满了人,现在周围空无一人。

因为我对王家刀法的了解,所以一开始和他斗了个不相上下,但是很快,金刀陈就改变了策略,他身上那股子危险的气息又回来了,几乎可见的杀气从他身上一点一点散发出来,就连四周的空气似乎都跟着变得肃杀起来。我知道他又要“爆发”了,又要变成神魔一样的那个金刀陈!

普通状态下的金刀陈,我还能凭借对王家刀法的熟悉和他斗个不相上下,“爆发”之后的金刀陈,我就断断不是对手了。正常的情况下,现在我该不顾一切地逃了,但当时的我已经失去理智,眼看着蜈蚣草被毁掉,而我却无能为力,心中巨大的憋屈无处可泄,只能化作冲天的力量攻向金刀陈。

旷野之上,一柄金刀,一条黑棍。疯狂缠绕在了一起。爆发之后的金刀陈,和发疯之后的我,“咣咣铛铛”地不断交战着,我几乎催动了体内所有的龙脉之力,可仍然不是金刀陈的对手,现在的金刀陈实在太可怕了,无论速度还是力量,我都完全跟不上他!

不用几招下来,我便被金刀陈一刀劈中胸口,身子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径直栽倒在了地上,连打神棍都被震得脱手而出了。

“哈哈哈哈哈……”

山坡之上,充斥着金刀陈疯狂的大笑声,现在的金刀陈宛若高高在上、可以随意定人生死的天神。他手持金刀,一步步朝我走来,他的眼神凶狠、浑身充斥着戾气,显然不会放过我了。

我的胸前被劈了一刀,鲜血正淙淙地流出,几乎染红了我的上半身。后背的伤口还没恢复,如今胸前又添新伤。我试探着动了一下,前胸后背的疼痛让我直流冷汗,根本就动弹不了。

很快,金刀陈就来到了我的身前,他的脸上充满邪恶之气,一脸玩味地看着我,说道:“你竟然没跑。还真让我惊讶。”

我咬着牙,歇斯底里地说:“你最好现在就把我杀了,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充满低沉和愤怒的声音飘荡在山坡之上,而金刀陈听到我的话后,反而笑得更开心了:“是吗,可惜啊,你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金刀陈一边说,一边把手里的金刀举了起来,并且对准了我的脖颈。金刀陈不是个喜欢说废话的人,说要杀我,就一定会杀我,之前当着青龙元帅的面还敢对我下死手,更不用说现在四周空无一人了。

金刀陈手起刀落。狠狠一刀朝我劈斩下来。

在金刀陈的眼里,我已经是他砧板上的鱼肉,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所以根本没有防备。而我的身子一扭,努力避开了金刀陈这致命性的一刀,接着整个人也弹了起来,狠狠一拳轰向金刀陈的胸口!

这一拳,我使出了自己浑身的力气,也是最后的力气,殊死一搏。而且,我还催动龙脉之力,穿过手腕处的阳谷穴后,“点燃”了炎烧拳。带着冲天的灼热,轰了出去。

这一招,之前我和金刀陈在擂台上对打的时候就想用了,可惜还没来得及施展出来,就被“爆发”后的金刀陈给碾压了。

如今,我终于有机会施展出来,不管我最终的结果如何,我都要让金刀陈尝尝我这一拳的厉害。

我就是死,也要咬下他一块肉来!

我的拳头通红,指缝间蒸腾着丝丝白气,带着几乎可以灼破苍穹的热量,就这样狠狠轰向了金刀陈的胸口。金刀陈胸前的衣服被我烧出一个大洞,接着皮肤也“滋滋”作响起来。就像是铁板上的牛肉,正接受着残酷的炙烤!

“轰”的一声,金刀陈的身子飞了出去,手中的金刀也“当啷啷”滚落在了草丛之中。

这一瞬间,万籁俱寂,天地间的万物似乎都失去了活力。

轰出这一拳后的我,气力彻底丧失的一干二净。我一头栽倒在地,仰面朝天,看着漆黑的苍穹,明亮的星辰。鲜血仍在我的身上流淌,疼痛也在我的身上蔓延,我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呆呆地看着天空中的一切。

我不知道金刀陈怎么样了,也没兴趣知道,我轰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拳,让金刀陈知道了我的厉害,已经心满意足。

我躺在草地之中,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慢慢亮了起来,天边也出现了鱼肚白,那些星辰也消失不见,唯有残月挣扎着留在天上。不远处传来了响动,我知道是金刀陈站了起来。

终究,还是他比我先站起。

我知道,自己要彻底完了。

万毒公子。我最终还是没能救得了他,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想到黄泉路上竟然是他陪伴,我的心中还有点不太满意,说到底还是很嫌弃他,那个一身毒虫的家伙,单是想想就浑身发麻。

真是不情愿啊……

脚步声渐渐响起,金刀陈慢慢朝我走了过来,还捡起了他跌落在地的金刀。

我试着挣扎了几下,想捡起打神棍来继续战斗,但是奈何身体实在扛不住了。最终,我也只能坐起,看着金刀陈一步步朝我走来。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厉害的招数……”

金刀陈一边走。一边面sè痛苦地搓揉着自己的胸口,那里已经一片红肿,甚至被烫出了不少水泡。随着我攻破龙脉图越来越多的穴道,龙脉之力的运用也愈发娴熟,炎烧拳的威力都增强不少。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我现在就要把你杀掉……”金刀陈恶狠狠地说着,眼神里露出极其凶残的光。

我咬着牙,抓起旁边的打神棍,慢慢站了起来,面对着金刀陈。看上去,我似乎还想继续战斗,但只有我心里明白,现在的我十分脆弱,一阵风就要将我给吹倒了。

可我仍旧做出一副准备战斗的模样,甚至眼神也一如既往的犀利和凶狠,看能不能把金刀陈给吓退。可惜,我惨白的面庞、微颤的双脚,出卖了我的身体状态,金刀陈一眼就识破了我的演技,冷笑着说:“别装腔作势了,我知道你已经……”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本来安静的山坡之上,突然飘来一阵悠扬婉转的笛声。

听到笛声,我和金刀陈都吃了一惊,齐齐朝着声源处看去,只见几十米外的一棵大树下面,站着一个长发垂腰的影子,嘴边正在吹奏着一支玉笛,赫然就是万毒公子。

与此同时,“簌簌”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成百上千、面目狰狞的毒虫,正从地上的草丛之中,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地爬了过来……

看网友对 691 野外,遇旧敌 为28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