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九十七章 角力(三十一)

第九十七章 角力(三十一)

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终究到了渐渐停歇的时候,雨丝已经变得淅淅沥沥,细若牛毛,泛起寒气,直欲钻入人骨子里。似乎在提醒边地的人们,秋日就要快要过去,苦寒凛冽的冬日,就要到来。

云中城内外,已经变得是一地泥泞,昨夜全城紧急动员,几千鹰扬兵连人带马调动来去,已经将地面踏得稀烂,牛马粪尿混合在泥水中,只发出一种难闻的味道。

徐乐初至时云中城内外的阳光明媚,土地干爽,蓝天通透景物,似乎都是一场假象。这个时候,才显出了这座顶在直面草原异族第一线的边地小城的酷烈真实面目。

徐乐几人,在恒安鹰扬兵护卫之下一路而来,雨水当中,老罗敦和步离两人都已经困顿不堪,在马背上垂着头几乎要睡了过去,这俩人老的老小的小,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着实是支撑不住了。

徐乐虽然还腰背笔直的坐在马背之上,但眼睛里也布着血丝,脸颊似乎也更消瘦了一些。徐乐虽然这身本事已经出类拔萃,毕竟也不是铁打的,仔细想想这一日夜间做了多少事情,这个时候还能撑持,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在郎将衙署这条街上,旁边还有些院子。都是恒安鹰扬府军将一级的宅子,尉迟恭名义上家也安在这儿。只是恒安鹰扬府守卫地域甚大,军将南来北往调遣派驻甚多,这些宅子不少都是空着。名义上尉迟恭也在这里有个住所,但他喜欢在营中和军士厮混,要不是就是和轻侠在市井中醉酒,住的和刘武周近又嫌有些束手束脚,基本上难得落脚此间。

本来韩约宋宝等人已经下了狱,徐乐将张万岁擒来之后,刘武周一声号令,几个人顿时就给挪到此间安顿,换了干爽衣服,奉上热热的饮子,还有人陪着说闲话,语气内外尽是赔罪的意思。这种一会儿天上一会儿地下的日子,自从跟着徐乐走这么一遭,几个人都习以为常了。

徐乐了结了梁亥特部的事情之后,就向着此间而来。现下徐乐也没什么想头,就想倒头就睡,什么事情,等自己醒来之后再搭理。

这个时候,徐乐才明白了,为什么自家爷爷说自己虽然本事已经算是不错了,但还缺练。

但为大将,披甲持锐,与敌而战。紧要时候,三两日不合眼也是等闲,还要长途行军,领兵冲阵。将来真要做出一番事业来,自己这才是开始而已!

眼见就要靠近安顿自己这一行人的所在,就见门口突然涌出几个人,正是韩约宋宝他们,也不顾头顶雨丝,脚下泥水,就朝着自己马前涌来。

韩约也还罢了,一步步走得沉稳。宋宝简直要把脸都笑烂了,越过韩约跑得飞快。一直窜到徐乐马前,一把将徐乐坐骑缰绳就抢了过来,迎候徐乐下马。

这幅做派,纯然就是家将自居了。

一行人被迎到此间,自然明白徐乐已经不知道怎的就翻盘了。接着消息不断传来,先是得知徐乐力擒张万岁,破获了王仁恭和突厥勾结的yīn谋,卖给了恒安鹰扬府一个天大的人情。

这个倒也罢了,徐乐破阵闯营,按照他的本事和胆大包天的性子,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结果接下来的消息就是千余越部已经被一网打尽,梁亥特部内乱平息,而罗敦又将族长之位让给了徐乐,现下这个神武县的乐郎君,居然就成为了九姓部族一族之长!

如果说此前徐乐虽有本事,但无出身,无势力。前途还颇为难测。现在一族在手,刘武周和王仁恭都得高看一眼,哪怕是带着部族迁徙到河东,那位意在争天下的唐国公,说不得都要重重笼络,给徐乐一个出身!

他们这些追随徐乐之人,岂不是也跟着水涨船高?

此时此刻,宋宝只觉得自己的选择英明无比,还只恨自家被恒安鹰扬兵下狱的时候没多吃一点苦头,在徐乐面前更可表表忠心。

宋宝这个做派,徐乐也只是摇头苦笑而已。翻身下马,对宋宝招呼一声:“接罗敦阿爷和步离,准备热食,干净床铺,都辛苦得很了,什么事情休息之后再说。”

宋宝大声应是:“恒安府送来了吃食和干柴薪,床铺也早就准备好了,肉汤热热的,床铺暖暖的,乐郎君放心便是!”

徐乐一笑,亲自接着罗敦下马,也不说什么,和罗敦就并肩朝着屋舍内走去,步离紧紧跟在后面。在院落外面值守的恒安鹰扬兵,见徐乐走入,平胸就行了一个军中礼节。

宋宝紧紧跟在后面,想问什么,最终还是忍住。倒是韩约,仍然如常一般跟在徐乐身边,低声问道:“乐郎君,听说你接了梁亥特部?”

徐乐点点头。

韩约皱眉又问:“难道不回神武了?”

徐乐低声回答:“哪里能不回去?王仁恭那里,说不得就要知道我插手了这件事情当中,爷爷可还在徐家闾!”

韩约顿时紧张起来,低声发问:“这该当如何是好?”

徐乐摇摇头:“先睡一觉再说,什么事情,等我起来再料理。”

韩约点头,默不作声的跟着徐乐直入院落,终究还是忍不住:“阿乐,将来什么事情,还是不要抛下我。这一夜担心,实在难熬。”

徐乐笑着拍了拍韩约肩膀,而旁边罗敦斜眼看着徐乐与韩约对谈,不发一言。什么事情他都交卸了出去,将来梁亥特部和徐家闾命运,都交给徐乐去操心了。他们这些老头子,也早就该退出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了。

不管前途多艰,罗敦就是莫名相信,徐乐能够应付这一切!

到了院落中,也无多话,徐乐罗敦几人实在乏得透了,连饭食也顾不得用,被分别引入几个房间,衣衫不解,倒头就睡。

韩约宋宝连同轻侠少年们还有庄客,佩刀背弓,冒着细雨,就在院落中守候。

如此气象,已经有一个新生势力家主的模样了。

而廊下脚步声轻轻响起,却是小步离夹着一床毯子,从安顿给她的房间出来,在徐乐和罗敦门口左右看看,最后将毯子放在两人房间中间,蜷下来按着匕首,就这样沉沉睡去。

就算在梦中,小步离耳朵也是一动一动,似乎在随时保持着警惕。

宋宝看着步离动作,心下嘀咕:“这个小狼女,将来长成人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给乐郎君收在身边?不过怎生也不会是大妇了,乐郎君的前景,怎生也要一个世家庶女,才配得上乐郎君将来的前景!”

~~~~~~~~~~~~~~~~~~~~~~~~~~~~~~~~~~~~~~~~~~~~~~~~~~~~~~~~~~~~~~

细雨之中,山道之内,前面被山弯遮挡处突然传来了巨大的欢呼之声,撕破了这绵密的雨幕。

“擒了执必落落!”

这欢呼声中,还夹杂了尉迟恭的大笑之声。

作为执必部有典兵之权的阿贤设,族长亲弟执必落落。就是去年突厥入侵的主帅。引动雁门马邑河东三郡出兵,最后还给他安然退去。

如此人物,竟然在云中城下,被恒安鹰扬府生擒!

催马而行的苑君章不顾身边将士同声欢呼,脸sè却yīn沉得如头顶天气一般。

擒下执必落落容易,但是突厥必然报复。而王仁恭也会北上。恒安府如何应对?

真不知道刘鹰击为何要下达此将令,难道真要为大隋的忠臣,为大隋抵御突厥,不惜自己兵败身死么?

恒安军中,军令第一,虽然自己执行了这个命令。但刘鹰击必然要给自己一个解释!

转瞬之间,脸sèyīn沉的苑君章又叹了一口气。

今日之事,只是马邑三方真面目角力的开始,甚而可以说,是整个天下角力,决定最终鹿之归属的序幕!

看网友对 第九十七章 角力(三十一)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