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93 良心,不痛吗 为29000金钻加更

693 良心,不痛吗 为290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能让金刀陈的笑容戛然而止,还满脸不可思议的,必然不是普通的人!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我费力地抬起头来,看向说话的人时,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万毒公子也是一样,回头看向来人,也是满脸惊愕。只见靠近树林的边缘,站着一个破衣烂衫的和尚,头上有六个清晰可见的戒疤,腰上还挎着一个挺大酒葫芦,这个在关键时刻出现,说要和我、万毒公子联手的人,竟是我们青龙门的疯罗汉!

这个场景实在太过不可思议,不管是我横跨十里来帮万毒公子采药,还是万毒公子顶着剧毒前来救我,起码都还有迹可循,能够说出原因。可疯罗汉和我们非亲非故,平时更是一点交流都没有,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种地方,还说要和我俩联手一起对付金刀陈?

我和万毒公子吃惊,金刀陈也同样疑惑不小,因为在兵部中,疯罗汉是出了名的不爱多管闲事。一个“疯”字就足以说明他这人的本质,那真是天塌下来都跟他没有关系,天大地大也不如他喝酒最大,总之,这四门之中的四个最强者,多多少少都有点怪癖,疯罗汉也不例外。

看到疯罗汉竟然现了身,金刀陈特别诧异地问:“你怎么来了?”

疯罗汉慢悠悠地吐出三个字:“我高兴。”

“…;…;”

金刀陈一脸无语,但还是认真地说:“这两小子,擅闯我玄武门的地盘,我是非杀了他们不可的。疯罗汉,看在咱俩相识多年的份上,我可以好心放你一马,你赶紧离开这吧!”

金刀陈对待疯罗汉的态度确实不大一样,对金刀陈这种狂妄的人来说,只有强者才能入他的眼,才能得到他的一丝丝尊重,显然疯罗汉是够格的。谁知疯罗汉却不买这个帐,反而一脸莫名其妙地说:“相识多年?我什么时候认识你了,我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疯罗汉肯定是在胡说,他们身为各个门中的最强,怎么可能彼此没听说过。更何况每年的兵部大比,疯罗汉也没少和金刀陈交手,他故意这么说,嘲讽金刀陈的意味非常明显。

金刀陈足够尊重疯罗汉,愿意放疯罗汉离开这里,谁知疯罗汉却说根本不认识他,这显然让金刀陈感觉受到了侮辱,一双眼睛顿时yīn冷下来,咬牙切齿地说:“疯罗汉,别装蒜了,你就说你想怎样!”

疯罗汉没有说话,摘下腰上的酒葫芦,咕咚咕咚灌了几口酒,才说道:“我来这里没有别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两个小子给带回去,你要是同意最好,咱们什么事都没有,你要是不同意的话,我就把你打到同意!”

如果疯罗汉好好说话,用温和的语气和金刀陈商量,或许金刀陈还真会卖他一个面子,把我和万毒公子给放了。但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几个家伙一个比一个狂,每个人的身上都有一种“天老大我老二”的气质,“好好说话”这四个字在他们身上根本就不存在!

疯罗汉号称青龙门中最强,可金刀陈同样也是玄武门中最强,怎么可能容忍别人这样侮辱自己!金刀陈顿时就火冒三丈了,暴露在外的两只眼睛都噼里啪啦地冒着火花,当即就大吼一声:“好啊,来吧!”

说完这句话后,金刀陈便提起金刀,一往无前地朝着疯罗汉冲了过去。一场恶战,显然已经不可避免,疯罗汉把酒葫芦往腰上一踹,也歪歪斜斜地朝着金刀陈冲了过去。

两人很快就战至一处。

经过昨天一整天的紫阶之战,我已经见识过疯罗汉的实力,他打得就是最普通的罗汉拳,又因为他经常喝酒的缘故,所以又有点醉拳的味道,算是两种拳法融合到了一起。

但就像金庸老先生在《天龙八部》里描述的萧峰一样,普普通通的拳法,在不同的人使出来有不同的效果。普通的罗汉拳被疯罗汉使出来,真就拥有天地之威似的,打的十分霸气、漂亮。

传说疯罗汉是从少林寺下来的,因为触犯门规才被开除佛门,这个传说是不是真的,我并不知道,但疯罗汉的实力确实很强。罗汉拳刚猛,而醉拳透着圆滑,两者很好地被疯罗汉融合到了一起,打起来犹如一条穿梭在云中的猛龙,那叫一个潇洒不羁、行云流水。

当然,金刀陈也不落下风,一柄金刀舞得密不透风,“唰唰唰”的声音不绝于耳。两人战在一处,如同将遇良才、棋逢对手,打得难解难分,不一会儿两人就都受了伤,金刀陈中了几拳,而疯罗汉挨了几刀。

不过,金刀陈毕竟之前挨了我一记炎烧拳,本就有着旧伤在身,所以整体状态就不如疯罗汉。所以几十招下来以后,明显就感觉金刀陈气力不济,慢慢被疯罗汉压着打了,这样下去非输不可。

而我,肯定也不能袖手旁观,稍微休息了一下之后,便准备趁着这个机会,上前助上疯罗汉一臂之力。万毒公子也是一样,又把玉笛放在了嘴边,准备操纵毒虫帮疯罗汉的忙。

我们两人的动作,一个不落的全部落在金刀陈的眼里,他就是再狂,也不认为自己能够斗得过我们三人。更何况,一个疯罗汉就够他受的了,到底是在玄武门的地盘,金刀陈突然猛地往后一跃,飕飕飕几个起落,就朝着石壁中的甬道窜去。

金刀陈虽然跑了,但嘴上还不肯落下风,一边跑还一边叫:“你们给我等着…;…;”

显然,他要回去搬救兵了。

这里是玄武门的地盘,金刀陈轻而易举地就能叫来救兵,所以我们肯定不会傻傻地留在原地。

逼走金刀陈后,疯罗汉立刻说道:“你们要拿什么东西,拿了赶紧走!”

万毒公子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摇摇晃晃地朝着那块半人高的石头跑去,他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嘴边仍在不停地往外溢血,而且还都是黑sè的血,显然中毒很深。

果不其然,万毒公子还没跑上两步,便一头栽倒在地,真的难以想象他是怎么走过这十里地来的,为了救我也是挺拼。当然,也为了救他自己,毕竟蜈蚣草还在这里。

然而悲惨的还在后面,我很难过地告诉万毒公子。说那株蜈蚣草,已经被金刀陈给毁了。

结果万毒公子一边吐血一边说道:“毁个毛啊,只要叶子还在就行,反正回去也要剁碎了煎水,快去帮我捡回来吧!”

原来如此。

我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同样跌跌撞撞地朝着那块半人高的石头跑去。那株蜈蚣草,确实已经被金刀陈劈得七零八碎,但这玩意儿是入药的,剁碎了也无所谓,我赶紧蹲在地上,一片一片地收拾起来。

在那些七零八碎的枝叶下面,还覆盖着不少蜈蚣的尸体。同样是被金刀陈斩碎了的,断成七八截的都有,现场一片狼藉。而且蜈蚣这种东西,就算是被斩成好几截,因为神经系统的缘故,节肢还能微微颤抖,看着无比凄惨。

我正收集着蜈蚣草的叶子,就听到身后传来“簌簌”的声音,回头一看,原来是七尾蜈蚣爬了过来。以前我还真挺怕这玩意儿的,看着就浑身发毛,现在好一点了。起码不会想要逃跑,但也不敢轻易招惹。

七尾蜈蚣爬过来,在那些七零八碎的蜈蚣尸体周围爬来爬去,并且不停地发出“嘶嘶”声,声音透着凄凉,显然十分难过。这东西说来也怪,如果是只猫,或者是条狗,通人性的话还能理解,毕竟智商在那放着;可是七尾蜈蚣,竟然也有“喜怒哀乐”的情绪,确实让我大开眼界,看来还是万毒公子调教的好。

看着七尾蜈蚣不断地发出“嘶嘶”声,还用触角去触碰它的那些部下或是徒子徒孙,让我这个大活人看了都心里难受。

之前我没用强硬手段拽掉蜈蚣草,就是怕伤着这些蜈蚣,结果金刀陈几刀下去,一个都不留了。我知道七尾蜈蚣能够听懂人话,所以在把蜈蚣草的枝叶都收集好后,便对它说:“你主人今天和金刀陈要有一战,你可以为你的部下报仇!”

七尾蜈蚣还真的扭过头来,头上的触角微微摆动,又发出“嘶嘶”的声音。这声音有些高亢,显然战意昂扬,我知道七尾蜈蚣也发怒了,将金刀陈看作了最大的仇人。

我把蜈蚣草收拾好,便和七尾蜈蚣一起朝着万毒公子走去。万毒公子仍然趴在地上,那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嘴角时不时地往外溢着黑血,估计离死都不远了。

我本想嘲笑他几句,结果刚走到他的身边,也是脚下一软,“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一番恶战之后,我受的伤也不轻,还竭尽全力打出一招炎烧拳,现在确实有点扛不住了。

万毒公子嘿嘿地笑:“看你那点出息。挨上一刀就成这了,你说你有多弱…;…;”

这王八蛋,我没笑话他,他竟然还笑话上我了。好在天道轮回、报应不爽,他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噗”的一口又吐出不少黑血,这回终于轮到我乐了起来,说了好几句活该、活该。

七尾蜈蚣迅速爬到万毒公子的身上,心疼地用触角碰着他的脸颊。

脚步声响起,疯罗汉走了过来,摇着头说:“两个废物…;…;”

说完以后,他便一手提着一个。将我们两人拎了起来,然后飞快地沿着原路返回。疯罗汉虽然也挨了几刀,但是影响似乎不大,拎着我和万毒公子一路穿林过草、淌过溪水,速度倒是不慢,就是疯罗汉走起路来歪歪扭扭,晃得我俩头晕不已。

这时,天空已经亮了起来,已经是清晨了,清爽的山风拂过我们的脸,好闻的青草香味也沁人心脾。

趁着这个机会,万毒公子问我怎么会遇到金刀陈的,我就一五一十地跟他说了,不过金刀陈为何那个时间出现,我是真不知道。想来,是因为知道今天要大战了,所以提前出来练练功吧。

我也询问万毒公子怎么会来,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他等不上我来,便料我肯定出了事情,所以便吃力地找了过来。

万毒公子说道:“王巍,你可真脆,让你帮我办点小事你都办不好,你说你还能干得了什么?要不是我,你已经被杀了吧。”

我这一夜,为了万毒公子的蜈蚣草,不惜跨越十里来到玄武门的地盘,还差点死在金刀陈的手上,现在竟然还被万毒公子嘲讽,肯定没法接受,也气鼓鼓地说:“可拉倒吧,要不是罗汉大哥赶来,咱俩都得死在那里!”

万毒公子说道:“那是,多亏罗汉大哥,罗汉大哥英明神武,几招罗汉拳就把金刀陈打得屁滚尿流、落荒而逃了。”

万毒公子这家伙,拍起马屁来也是当仁不让。

不过说到疯罗汉,我和万毒公子都很奇怪他怎么会来,所以又问起他来。结果,疯罗汉没有回答我们这个问题,而是问道:“刚才和我打的那个,是金刀陈?”

听到疯罗汉这么问,我和万毒公子都吃了一惊。

之前疯罗汉说不认识金刀陈,我俩都以为他是故意那么说的,没想到他是真不认识,可是这怎么可能啊…;…;

我和万毒公子对视了一眼,我说:“罗汉大哥,那是金刀陈啊。你真不认识?”

疯罗汉说:“他包成那样,我哪认得出来,我还当哪来的木乃伊…;…;”

金刀陈之前被青龙元帅削了几十刀,浑身上下包括脑袋都被包的严严实实,难怪疯罗汉没认出来。但我还是无语地说:“就算您没认出他的脸,总能认识他的刀吧?”

疯罗汉仔细回忆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哦对,他用的是金刀,确实是金刀陈…;…;怪不得实力还挺强的,劈了我好几刀,当时我还纳闷,玄武门啥时候有这高手了。”

听了疯罗汉的话,我差点像万毒公子那样吐出一口老血。要是金刀陈听了,估计得更郁闷,敢情打了半天,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疯罗汉似乎也挺惭愧,不好意思地说:“失误,失误,我酒喝太多,脑子不太好使,好多人、好多事都记不起来了。”

这时候,我和万毒公子又问他怎么会来,疯罗汉说:“当然是青龙元帅让我来的,整个青龙门中。谁能使唤动我?”

这话倒是说得不假,就是紫阶队长,恐怕都使唤不动他。但,青龙元帅又是怎么知道我和万毒公子到了玄武门的?疯罗汉两眼一翻,说道:“那我怎么知道?”

不出半个小时,疯罗汉便把我和万毒公子带到了青龙门的山谷。巨大的石壁之下、甬道入口,青龙元帅果然站在那里,疯罗汉将我俩带到她的面前,青龙元帅低头看看我们两个,面上露出一丝心疼,摇摇头说:“先回去吧。”

天虽然已经亮了,但是时间还早,毕竟夏季的白天长些。疯罗汉又把我们送到宿舍,整个青龙门的广场依旧安静,大家都还没有起床,谁也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青龙元帅对疯罗汉说了一声辛苦,便让他回去休息了,毕竟他上午还要参加比武。疯罗汉离开以后,青龙元帅为了方便照顾我和万毒公子,让我俩呆在一个房间休息。

青龙元帅帮万毒公子煎好了药,喂他服下,又帮我上药、包扎,忙前忙后。我俩都很不好意思,不断对她说着谢谢,又问她怎么知道我和万毒公子去了玄武门的,青龙元帅哼了一声:“要是连这都不知道,我这元帅还怎么当?”

一句话,便噎得我和万毒公子说不出话。

青龙元帅又说:“有事情不来找我,非得自己冒险,你俩说吧,是不是活该?”

我惭愧地说不出话,万毒公子却说:“这不是不好意思麻烦您吗?我以为就是个小事,采回来蜈蚣草就行了,谁知道王巍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哎呦我去,万毒公子这王八蛋还恶人先告状,不过不等我发火,青龙元帅已经为我出头:“你拉倒吧,那可是玄武门啊,王巍亲身为你涉险,你不感激他也就算了,竟然还有脸说他的不是?”

万毒公子嘿嘿笑着:“没呀,我没说不感谢他,我只是觉得就我俩这关系,已经用不着说谢谢了,显得多见外啊!”

青龙元帅点头,说这倒也是…;…;

显然,在青龙元帅的眼里。我和万毒公子就是非常好的关系,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听不下去了,冲着万毒公子说去你的吧,谁跟你“这关系”了,我跟你可一点关系都没有!青龙元帅,你可别被他给蒙蔽了,我只是想报答他下而已…;…;

我还没有说完,万毒公子接着又说:“王巍,你说这话,良心不觉得痛吗,咱俩要是关系不好,你能半夜帮我去采药,我能不顾生命危险去救你吗?我觉得吧,咱俩绝对是铁哥们,说是‘杜王组合’都不为过。”

看得出来,万毒公子服下药后,情况确实好转很多,都能“叭叭”地说这么多话了,不过这“杜王组合”可太难听了,而且我也不想和他绑到一起,正想反驳他几句,青龙元帅已经制止了我俩,让我俩别斗嘴了,接着又问万毒公子:“杜城,你今天还能上场吗?”

今天上午,紫阶之战还会继续,进入四强的万毒公子,和金刀陈尚有一战。这事确实比较重要,于是我也不说话了,静静等着万毒公子的答案。结果万毒公子也沉默下来,过了许久才缓缓说道:“怕是不行了,我中毒太深,才刚刚恢复了点,根本就上不了场。”

其实万毒公子不说,我和青龙元帅都猜出来了,万毒公子之前吐了那么多血。这蜈蚣草就再是神药、仙药,也不可能让他立刻恢复过来。青龙元帅这么一问,也只是想确定一下,得到肯定的答案以后,她便轻轻叹了口气:“好吧,那你好好休息,我找个人替你上场。”

万毒公子又问:“找谁,王巍么?他可不行!”

青龙元帅回头看了我一眼,又叹着气说:“这你别管了,我会找到人的。”

按理来说,万毒公子上不了场,紫阶的其他人又有毒在身。怎么着也该我上场的。可惜的是,现在的我也身受重伤,前胸后背各都挨了一刀,根本无法战斗,万毒公子知道这点,所以才不建议我上场,青龙元帅也心里明白,所以才会无奈地看我一眼,让他别再管了。

其实我蛮想上的,我挺恨金刀陈,所以也想报仇。可我现在这个状态,就算是上了台。也只有挨打的份,没准连命都要丢了,实在不能意气用事。不能给自己报仇,还不能给青龙元帅分忧,我的心里确实又无奈又难过,只能把头低下。

青龙元帅又安抚了我和万毒公子几句,嘱咐我们不用操心比武的事,又让我俩好好休息、互相照顾,便离开了。

太阳渐渐升高,新的一天终于来了,大家都起了床,青龙门广场也热闹起来。兵部大比的紫阶之战今天还会继续,而且还是非常精彩的半决赛,能够上场的都是顶尖强者,所以大家既期待、又兴奋,即便呆在房间里面,都能听到他们的议论声,大家都在猜测最终谁能胜出。

“疯罗汉肯定没有问题,紫阶之星肯定是他的!”

“万毒公子也不差啊,那条七尾蜈蚣多霸道啊!”

和外面的热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房间之中,我和万毒公子的沉默。我也就算了,昨天就淘汰了,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而万毒公子本来是要参加半决赛的,是今天紫阶之战的主角之一,不论最后是赢是输,都能赚足眼球和话题,也是扬名立万、出人头地的好机会,可惜偏偏中途出了意外,被他的爱宠七尾蜈蚣给咬了,现在甚至都下不了床,简直凄凉到了极点。

房间里面一片沉寂,我和万毒公子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沉默地呆着。

他躺着,我坐着,相顾无言。

随着日头逐渐攀高,天光一片大亮,兵部大比也要开始了,外面的人渐渐安静下来,大家吃过饭后都到朱雀门广场去了。直到外面彻底没了声音,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片寂静的时候,万毒公子的声音突然轻轻响起。

“王巍,你想去打半决赛么?”

看网友对 693 良心,不痛吗 为290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