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五行天 > 第六百零七章 试探

第六百零七章 试探

宽背蝠鱼的动作舒缓,加上其庞大的身形,就像一朵朵飘浮在天空的黑sè云朵,给人一种速度不快的错觉。然而这只是错局,宽背蝠鱼宽阔的翅膀每一次扇动,都会飞出相当远的距离,它是长途飞行的好手。

塔炮手们神情紧张,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宽背蝠鱼。光是那庞大的身躯,都令人敬畏。

胖子很镇定,他走南闯北,还做过几年的生意,目光毒辣。尽管是第一次见到宽背蝠鱼,但是从其外形特征、飞行特点,他都猜测这是一种擅长负重,性情温顺的血兽。

当他看到对方一只队伍脱离大部队,朝他们扑来,他不由皱起眉头。对方只是动用了五十只宽背蝠鱼,试探的意味十足。

空中的宽背蝠鱼发生狂化,许多人不由发出惊呼声。

胖子心中亦是一惊,但是听到部属的惊呼,顿时觉得面上无光,脸上肥肉一抖,怒道:“嚷什么嚷!”

这个时候,胖子已经明白对方的意图。他眼珠子一转,扯着喉咙喊:“塔炮手,地火塔炮!”

话音未落,就从蜂巢重炮的炮位跳出来,拔腿朝地火塔炮冲去。

其他塔炮手呆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纷纷从炮位跳出来,朝地火塔炮方位跑去。

镇神峰上布置了大约一百座蜂巢重炮,除此之外,还有几十座地火塔炮。这些地火塔炮是当时用来麻痹敌人和给战士们训练所用,胖子没有拆除它们。反正镇神峰上面空间大,不缺这么点地方。而且胖子觉得地火塔炮有蜂巢重炮没有的优点,某些时候能够发挥出出人意料的作用。

地火塔炮的笼罩范围,远远不如蜂巢重炮,但是它的穿透力更强,射程更远,用来狙杀敌人的高手更合适。

没想到这么快就发挥作用。

胖子就像身形灵活的球型闪电,在塔炮间穿梭,很快来到一座地火塔炮上。

镇神峰外面的光幕光芒流转,外面很难看清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胖子以身体不相符合的灵巧,跳进一座地火塔炮塔炮手的位置,喊:“准备!”

每一门地火塔炮,除了炮手位,其他位置都有队员时刻准备。他们看到胖子朝这边飞奔,就开始准备,而等胖子的命令下达,所有人都准备完毕。

地火塔炮的炮管倏地通红。

胖子双腿分开而立,肩膀抵住炮管,圆滚滚的脸此时专注无比,微微眯起的双目闪动着凛冽的光芒。

咚!

沉闷如雷的轰鸣,炮管喷涌白sè的火焰。

巨大的后坐力从炮管传来,胖子全身的肌肉紧绷,根根棱角分明。浓烈的雾气,从他身上蒸腾开来,就像刚刚浇铸出来的青铜雕像。

迎面而来最前方宽背蝠鱼的脑袋突然爆裂,脑浆混合着鲜血,四下飞溅。

咚咚咚!

地火塔炮不断喷涌白sè火光,胖子浑身雾气蒸腾,不知不觉浑身汗水密布。汗水汇集成溪流,沿着他如同铜浇铁铸般的身躯、棱角分明的肌肉蜿蜒而下。

地火塔炮在胖子手上,轻巧得就像竹竿一样。

其他塔炮手们情不自禁地发出惊叹,看向胖师的目光充满崇拜。地火塔炮的后坐力比不上蜂巢重炮,但是地火塔炮的人数远低于蜂巢重炮,这也导致塔炮手承受的冲击力会更大。而当塔炮攻击频率提升,塔炮带来的冲击力也会直线上升。

如此快速的攻击频率,带来的冲击力极其恐怖,但是胖师却像没事人一样,浑若未觉。

惊人的攻击频率,并没有让准确率下降,塔炮每一次轰击,必然有一只宽背蝠鱼脑袋爆裂!

无一落空!

胖子的神情冷酷,有条不紊地收割着宽背蝠鱼的生命。

他没有见过狂血丸,却把对方的算盘猜个大概。宽背蝠鱼一看就不是战斗血兽,对方只不过想利用宽背蝠鱼庞大的身躯,来充当攻城的消耗品。

如此庞大的身躯,生命力一定非常惊人,普通的伤口对其难以构成致命的伤害,胖子便把目标瞄准宽背蝠鱼的脑袋。不管用什么手段刺激,血兽还是血兽,脑袋遭受重击也无法活下来。

难的是在高速运动中击中宽背蝠鱼的脑袋。

和宽背蝠鱼宽大的蝠翼比起来,它的脑袋非常小,而且没有脖子,和身体连成一片。而且狂化之后,宽背蝠鱼的飞行速度大增,锁定的难度很大。

但是对胖子来说,这完全不是问题。

宽背蝠鱼的脑袋再小一倍,他都有把握击中。而宽背蝠鱼狂化之后速度增加,对胖子的影响也不大。宽背蝠鱼的体型特征,就注定它即使狂化,也难以像铁红翎那样灵活变向。

对胖子来说,麻烦的是那些体型小,转向灵活,机敏警惕的血兽。

地火塔炮出sè的射程被胖子发挥得淋漓尽致,等其他塔炮手就位,胖子已经一口气击落四只宽背蝠鱼。

一道耀眼锋锐的箭光,从镇神峰上飞出,没入一头宽背蝠鱼的脑袋,顿时爆裂。

在另一个小山头,姜维持弓而立。

“打脑袋!”

胖子提醒其他队员。

地火塔炮的轰鸣就像爆竹一样响起,天空的宽背蝠鱼群不断绽放花朵。不时有脑袋爆裂的宽背蝠鱼,从高空一头栽下。

但是队员们的塔炮水平远远不如胖子,除开脑袋,地火塔炮轰中宽背蝠鱼其他部位,只会留下一个碗口大小血洞。对于生命力惊人的宽背蝠鱼,这样的伤口就像被蚊子咬了一下。

一头宽背蝠鱼浑身密密麻麻数十个的血洞,却浑若未觉,来势丝毫不减。

远处观战的赫连天晓露出满意之sè:“物尽其用,兽营虽然战力逊sè,但是用来攻城,却是不错。叶帅当初给兽营制定战术,也是花费了苦心。”

想到叶帅,赫连天晓默然,他对叶白衣非常尊敬,非常担忧叶帅的安危。然而鞭长莫及,只能期望尽快解决这道防线。

宋小歉眼睛一眨不眨,她的注意力全都被战场吸引,没有注意到大人语气中的担忧。她语速飞快:“除了钱代,其他人的塔炮水平不是很高。”

他们之前的试探骚扰,能够探查出来的内容很少。

如今战斗的强度一上去,重云之枪的弱点就暴露出来。

其他将领对宋小歉的结论都很赞同,除了钱代每一发必中,其他塔炮的效率显然差距巨大。

不断有宽背蝠鱼坠落,但是天空的宽背蝠鱼还有二十六头,其中有大半是钱代个人的战果。

大家顿时感到振奋,一个塔炮大师,能够发挥的作用,又能有多少?能够击杀多少宽背蝠鱼?五十头?一百头?

此时宽背蝠鱼已经距离镇神峰不足五里,对于宽背蝠鱼来说,五里的距离不过是眨眼的距离。

一旦能够冲击镇神峰……

不管是前线的四位兽营部首,还是后方的宋小歉等人,脸上都不由露出喜sè,战况的进展比他们想象的更加顺利!

随着距离的拉进,塔炮的准确率大幅度提升,宽背蝠鱼面临的压力骤然大增。

宽背蝠鱼坠落的速度变快了许多。

塔炮手的压力也同样陡然增加许多,距离拉近之后,宽背蝠鱼巨大而狰狞的身形,带来的压迫感更加强烈。许多塔炮手一紧张,反而打不中。

好在大半塔炮手的发挥还是处在正常水平,尤其是伍风,他展现出良好的心理素质。除了胖子,他的战果最为丰盛,足足击毙四头宽背蝠鱼。

一头头宽背蝠鱼坠落,天空就像下饺子一般。

当最后一头宽背蝠鱼坠落,它距离镇神峰只有不到一里。

它仿佛预感自己的命运,猩红如锯的尾巴猛地一抽,一道鲜红的光芒,带着尖锐的呼啸,扑向镇神峰。

宽背蝠鱼刺破血肉生长出的森白骨刺,像藤蔓一样复杂的血纹,鲜红如长锯的尾巴,都是如此清晰,纤毫毕现!

伍风看得分明,毫不犹豫轰出。

啪!

这头宽背蝠鱼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爆裂。

凛冽的红芒呼啸而至,镇神峰的光幕泛起层层涟漪。

大家的脸上都有些难看,敌人第一波攻击就冲到阵前?

胖子的神情如常,从地火塔炮中跳出来,扯着喉咙:“蜂巢重炮!”

塔炮手们这次的反应要比上次快许多,没有人犹豫,动作飞快。

莫少军对第一波攻击非常满意,尽管第一队进攻人员无人生还。但是第一波攻击就冲到敌人阵线前,说明敌人的攻击力比想象的弱。

他面无表情:“第二、三、四、五队,准备出击!”

莫少军一口气投入两百头宽背蝠鱼,如果不是对方的阵线实在太小,无法展开,他会把手上所有的队伍一口气丢上去。

不过,两百头宽背蝠鱼,也够对面好好消化一下。

他嘴角露出森然笑容,充满期待。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七章 试探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