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94 那一年,我七岁

694 那一年,我七岁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万毒公子的这个问题,先是让我愣了一下,接着我又反应过来,这家伙显然又在逗我。我不耐烦地说道:“行了,别开玩笑了你,有这功夫还是赶紧休息吧。”

“我不是和你开玩笑。”

安静的屋子里,万毒公子的语气竟然意外的严肃,严肃到让我觉得他都有点陌生了。当然,我俩本来就不熟悉。万毒公子认认真真地说:“王巍,你到底想不想去打半决赛?”

既然万毒公子是认真问的,我也只好认真回答,说你这不是废话吗,我当然想去打啊,可是就我这个样子。上去了干什么,被金刀陈揍么?

或许是感觉我说得很有道理,万毒公子不再说话了,房间里又安静下来。阳光穿过窗户,可以看到很多灰尘正在跳舞。整个青龙门广场都很安静,似乎一个人都没有了,可以想象到的是,现在的朱雀门广场该有多热闹,照旧又是锣鼓喧天、旌旗飞扬了吧。

这个时间,应该是兵部尚书、朱雀元帅、紫阶队长轮番上去讲话,然后半决赛正式开始。第一场是疯罗汉和西门牛,据说西门牛力大无穷,一身神力无人可挡,和疯罗汉的较量想必十分精彩,可惜我是看不上了,我得养伤加照顾万毒公子,这家伙就把我拖累得不行。

想到疯罗汉,自然又想起来他受的那些刀伤,虽然并不怎么严重,但对整体状态肯定是有影响的。在半决赛这么重要的比武上,对手又是西门牛这样的强者,一丝丝的偏差都有可能影响最终结果。

想到疯罗汉因为我和万毒公子,可能会输在西门牛的手上,青龙元帅所盼望的紫阶之星也得不到了,我的心里还是蛮惭愧的。就在这时,万毒公子的声音又响起来:“王巍,你真的没有拿我当朋友吗?”

万毒公子不知道怎么了,净问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刚才问我想不想去打半决赛,现在又问我有没有拿他当朋友,这不有病吗?我正为疯罗汉的事情感到惭愧,他还在这计较些有的没的,我的心里当然很烦,直接说道:“没有!”

夜明的兵部里面哪有什么朋友,大家都是勾心斗角、争来争去,都想踩着对方往上面爬。我来兵部这么久了,只有朱雀门的矮子队长和青龙元帅对我算是不错,而前者是想从我身上捞些好处,后者是看在我“后台”的面子上;当然,我不是说他们对我不好,只是纯粹的朋友关系真的没有。

听到我的答案以后,万毒公子似乎特别难过的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又幽幽地说:“这样啊…;…;我一直以为,咱俩现在算是朋友了呢…;…;”

万毒公子的语气里充斥着悲伤,这倒挺让我意外的,没想到万毒公子也有这样的一面。在我的印象里,他狂妄自大、目空一切,从来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过,连青龙元帅都敢调戏,竟然还会为了“朋友”这种虚幻的词感到沮丧?

就听万毒公子继续喃喃地说:“不过这也正常,怎么会有人愿意和我这种人交朋友呢?我啊,天生就该孤独终老的…;…;”

万毒公子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说起话来竟然这么老气横秋,而且语气越来越伤感了,实在让我感到意外。就连七尾蜈蚣,似乎都感觉到了万毒公子的难过,又从他的领口里爬出来,轻轻用“触角”顶着他的下巴。

万毒公子又笑起来,伸手抚摸着七尾蜈蚣的脑袋,轻轻说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想说你就是我的朋友,对不对?”

七尾蜈蚣当然是不会说话的,但它“嘶嘶”地叫着,又用触角碰着万毒公子,好像在附和着他。万毒公子又笑了起来,轻轻抚摸着七尾蜈蚣的头,这场面当然是很渗人的。但是不知怎么回事,我突然觉得,万毒公子好像是真的很孤独啊,在这个世界上,似乎只有虫子愿意和他说话…;…;

“好啦,好啦…;…;”

万毒公子被咯吱地直笑:“你回去吧,我和你王巍哥哥再聊几句。”

当时我满脑子都是问号。心想我什么时候是你那七尾蜈蚣的哥哥了,可以不要乱攀亲戚吗,谁要认一条蜈蚣当弟弟啊?以后怎么跟人介绍,嘿,这是我弟?

但我又不敢真的说出口,我怕七尾蜈蚣调过头来咬我。

不过七尾蜈蚣也真听话,“刺溜”一下就钻进了万毒公子的领口里面。而万毒公子。说是要和我聊,却又没有看我,而是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终于,他开了口,声音却很低沉,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小时候就有自闭症。”

万毒公子喃喃地说:“都五岁了,还不会开口说话,甚至连一次嘴都没有张过。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蹲在墙角发呆,什么都不做,就是发呆。我妈急坏了,到处带我看医生,但是每一个医生都说我没有问题,耳朵非常灵敏,声带也很完美,但是为什么不说话,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妈想了很多办法,打我、骂我,就是想听我发出一点声音,哪怕哭声也行。但是没有,一次也没有。我就是被打个半死,也从来没有流过眼泪。”

“我妈绝望了,从此不再逼我开口说话。转眼间,又是两年过去,我七岁了,到了上学的年纪,虽然我不聋也不哑。可我妈还是准备把我送到聋哑学校上课,因为在那里不会受到歧视。”

“就是在开学的前一个月,奇迹发生了。”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我照旧蹲在墙角发呆,突然听到一个声音问我:‘你在干嘛呀,要不要一起玩?’我吃了一惊,当时我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我顺着声音看过去‐嘿,你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张了张嘴,似乎猜到了点什么,但是最终没说出来。而万毒公子,似乎也没打算让我真猜,而是继续说道:“说出来你都不敢相信,竟然是两只趴在墙上的壁虎!现在说起这事,似乎有些玄幻,也没人会相信的。但当时才七岁的我可没想那么多,我走过去,冲着那两只壁虎说道:‘你们是在和我说话吗?’那两只壁虎,一只瘦点,一只胖点,瘦的那个说道:‘不是和你说话,难道是和鬼说话吗?我们两个呆的好无聊啊,你陪我们一起玩吧!’我长到七岁,第一次有人要和我玩‐哦不,不是人,是壁虎。即便这样,我也觉得很开心啊。我把那两只壁虎取下来,让它们在我的手上爬来爬去,玩得非常开心,聊得也非常开心,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聊天是这么有意思的。”

我不知道万毒公子为什么要和我讲这些事情,也不知道他讲得这些事情是真是假,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发了癔症,在这给我编童话故事。可他能和虫子交流,这个我是亲眼见识过的,不得不信。而且,我竟意外觉得他的故事很有意思,不知不觉就被吸引进去了,认认真真、全神贯注地听着。

“就在我和那两只壁虎玩得特别开心的时候,我妈妈回来了。我开心地说:‘妈妈。我交了两个朋友!’同时把手上的壁虎拿给她看,谁知我妈受到惊吓,竟然‘啊’的叫了一声,冲过来就把我手上的壁虎给打掉了,那两只壁虎受了惊,迅速钻到墙缝里面跑了。与此同时,我妈也反应过来,我刚才竟然和她说了话,这还是我从生下来到现在的第一次开口说话!我妈高兴极了,甚至流出了眼泪,她猛地抱住了我,喜极而泣地说:‘娃,你终于开口说话了,妈妈好开心呀!’而我却一点都不高兴,只是不断地质问着她,为什么要把我的两个朋友赶走?”

说到这里,万毒公子长长地叹了口气:“但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问题,我妈却一点都不在乎,她只为我能够开口说话而感到开心,甚至抱着我跑到门外,向邻里宣布这一消息,说我终于会说话了,还让我当着大家的面表演一下。但可惜的是,到了外面以后,我又一句话都不说了,不管我妈怎么逼我,我都没有开口。邻里都笑了起来。说我是个哑巴,让我妈不要再对我抱有幻想了。我妈气得不轻,将我领回家去,把我狠狠打了一顿,但我始终抿着嘴巴,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我妈彻底绝望,决心不再管我,上床睡觉去了。而我则翻箱倒柜,到处找着那两只壁虎,希望它们能再出来和我玩耍、和我聊天。不过可惜的是,我再也没有见过它们,大概是被彻底惊走了吧…;…;但是从那以后,我发现我能和各种动物交流,不管是蚊子、蚂蚁、蜘蛛、蜈蚣、老鼠、毒蛇,我都能和它们对话,不过也就仅限于这类动物了,像是什么狗呀、猫呀、驴呀、马呀的,我完全听不懂它们在说什么,一个个汪汪汪、喵喵喵的,简直烦都要烦死了。”

“很快的,我就交了很多很多的朋友。只是没有一个是人,全部都是虫子!我家周围的那些虫子,我都认识了个差不多,我和它们称兄道弟、每天玩闹。也只有和它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是真正开心的,才能畅所欲言、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其他的小朋友都是和同龄人玩,只有我每天撅着屁股找一堆虫子玩。这样的我当然是个异类,少不了要被那些家伙嘲笑,每当我出现在外面的时候,他们就指着我说:‘看,那是一个哑巴!’然后一帮人就将我团团围住,嘻嘻哈哈地嘲笑我、讥讽我,甚至还用石头砸我。往我身上撒尿…;…;”

说到这里,万毒公子突然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后来发生了什么,想必我就是不说,你也该猜到了。没错,我找了一帮毒虫,趁着半夜钻进他们家中,将他们一个个都咬死了!”

安静的屋子里面,万毒公子的声音突然变得yīn狠、毒辣、歇斯底里,就连目光都开始变得凶狠、暴戾起来,使得我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浑身都发起毛来。

“那一年,我杀了十三个孩子,最小的八岁,最大的十五岁。”

“那一年,我七岁!”

万毒公子咬牙切齿地将这几句话说出来,语气里却没有半点惭愧和悔意,有的只是兴奋和癫狂!

我闭上眼睛,想象着七岁时的万毒公子,想象着他被人砸石块、往头上撒尿的情景,想象着他倒在地上时,露出的不屈而又yīn狠的目光。

我知道,当那个七岁的孩子决定报复,操纵毒虫去咬那些家伙的时候,一个纯真无邪的儿童从此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心狠手辣、惨无人道的万毒公子!

看网友对 694 那一年,我七岁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