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盛唐风华 > 第九十八章 角力(三十二)

第九十八章 角力(三十二)

云中城中,自从县令去后,刘武周执掌此间军民之事,以军法治云中之地。就没有牢狱这么一说。军中犯过,自然有军将处置,军法也从来都是干净利落,有什么过错,干净利落按下来一顿臭揍,再严重就是到了砍头这个地步。少有把人关起来这么一说。

对民间过犯也是这个路数,简单粗暴,公平明快。云中之地民风悍狠,很是吃这一套。刘武周治下,端的是政简刑轻,民风大化。

但是今日,却有一大堆人要寻找囚所。

千余越部投降的草原汉子足有数百人,不少人还是带伤。这些人都要寻一个宽敞安全的地方关着,还得给他们准备热水食物,伤了的还得照应一下。仗是打得痛快了,但是后续麻烦的事情就是一大堆,一众忙碌了一夜的恒安鹰扬兵,又被驱使得忙得团团转。

不过这其间道理大家都明白,和九姓部族打归打了,但是也犯不着往死里得罪。没看见盖达乌头盖达黑果父子俩投降之后,都被刘鹰击如上宾一般迎了回去么?

说不定刘鹰击还打着以乌头黑果父子两人为质,趁机收编千余越部的主意,反正和突厥人已经破脸,再没什么顾忌,多一分力量,就可以更好应对来日的王仁恭和突厥的南北夹击!

最后找到的囚所是城内一片空地,原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建筑,早已荒颓了几十年,稍稍清理一下,也不用帐幕,搭起棚子上面盖点稻草,就将这些千余越部俘虏塞了进去。

这些草原汉子被驱赶至此,赶进棚子里,周遭放上一两队恒安鹰扬兵监视。火兵就开始忙忙碌碌的烧起热汤,再将一筐筐杂面饼抬过来,更有两个大筐,里面放着一大摞陶碗。热汤烧开了这些火兵就敲着锅沿,中气十足的开始吆喝。

“都是边地汉子,遇上事了打上一场还不是常事?输了就得认,别这么一副死了娘老子的模样。都赶紧过来吃喝!刘鹰击不会要你们性命,这事情揭过了大家还不是得做邻居?肉汤热饼子,还是咱们汉人厚道罢!以后别跟着突厥人喝风了,跟咱们恒安府联手,有的是好日子让你们过!”

不知道是被这些火兵的话说服了,还是肉汤热饼子的香气太诱人。一堆堆滚得像泥猴,狼狈不堪的草原汉子从棚子里慢慢挪了出来,一个个拿着碗接了肉汤拿了饼子就开始吃喝。转瞬间这片空地里就是一片香甜的咀嚼之声。

空地周围恒安兵监看着,外圈又是云中城的百姓看着热闹,人山人海的,一片嗡嗡的议论欢笑之声。无非就是一些夸称恒安府骁勇,嘲笑这些草原部族不堪一击,甚或是传言那位乐郎君单骑烧营的传骑事迹。说得精彩了,就爆发出一阵大笑之声。

这些草原汉子听若不闻,只是埋头吃喝。昨夜大火暴雨,甲骑摧阵,已经将他们精气神都打得干净了。生在边地,弱肉强食就是习惯,打输了保住性命就算好事,还怕什么嘲笑!

百姓们在欢笑议论,夸称恒安府武功。但是此间带队军将,却各个神sè凝重,只是凑在一起低低议论。

这一仗打得是爽快了,破千余越部,顺势将九姓部族贵人都掌握在手中。擒了张万岁,执必部突厥贵人估计也难以逃出去。

可这下也就是和王仁恭还有突厥人撕破脸了!紧接下来,就不知道是怎样的狂风巨浪,恒安府在这样的情形下,是不是还能生存下去?

几名将领低低商谈一阵,都是心中无底。到得最后,一名营官狠狠一挥手:“入娘的,就这样罢!刘鹰击总能带着咱们熬过去!就算要打,咱们恒安府也不怕什么,和突厥人还有王仁恭拼光拉倒!”

这一刻,多少恒安府军将士卒就怀着一个简单的念头,刘鹰击总能带着他们熬过这道坎的!

~~~~~~~~~~~~~~~~~~~~~~~~~~~~~~~~~~~~~~~~~~~~~~~~~~~~~~~~~~~~~

而为众人所全心信任的刘武周,此刻正枯坐在鹰击郎将衙署书房当中,盘腿蹙眉,弓腰曲背,双手袖着。一副乡间老农模样,不知道在苦苦思索着什么。哪里还有半点在城头指挥若定的大将模样。

徐乐惹出的事情,最终虽然是恒安府大获全胜的局面,人前刘武周也是一副欢畅模样,但退居自己独处的所在,却是像要被这沉重的压力压得直不起腰来!

外间脚步声响起,却是苑君章走了进来。

这位向来高傲的刘武周助手,现在也是眼圈乌黑,脸sè发青,同样是压力重重的模样。

刘武周头也不抬的发问:“执必落落安顿了么?”

虽然擒下了执必部的阿贤设,是去年三郡合兵都未达成的奇功。但苑君章却没有半点欢喜的意思,只剩下满脸的苦涩。

“已然安顿在秘密所在,也尽量封锁消息,让那些军将士卒,一个都不要说出口去。”

刘武周低声道:“看住尉迟恭,这是出名的大嘴巴,让他鸟嘴夹紧一些!”

苑君章苦笑:“尉迟恭不是傻子,自己也晓得厉害。进城之后夹着尾巴就找地方躲着去了,倒是没有去夸功。”

他深吸一口气,郑重发问:“鹰击,该当如何是好?”

现在多智如苑君章,也没了主意。因为徐乐,yīn差阳错的将突厥和王仁恭全都彻底得罪,撕破了一切脸皮,紧接下来必定是两方疯狂的报复,恒安鹰扬府纵然有四千精锐,却还是承担不起!

这个时候,也只有指望刘武周,能拿出主意来!

刘武周却问起另外一个话题:“徐乐呢?”

苑君章哼了一声,满脸恨意:“已经和罗敦去歇息了,谁知道这家伙醒来,又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刘武周摆摆手:“他接了梁亥特部,等他醒来,给他兵,护送他去接掌梁亥特部!这个时候,不能让他留在云中城内!”

苑君章深以为然。这徐乐已经成了恒安鹰扬府的瘟神,天知道怎么就这么能惹事!刘武周可能还有招揽他的心思,可苑君章却恨不得将徐乐立刻就剁成肉泥!

现在既然他成了梁亥特部新族长,就赶紧打发走要紧!

接着刘武周就按着膝盖,缓缓起身。

“叫人给我换身衣服,周正一点。”

苑君章讶异问道:“鹰击意欲何为?”

刘武周神sè深沉到了极点:“还能去什么地方?自然去见那执必落落!”

看网友对 第九十八章 角力(三十二)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