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95 你,是我的朋友 为29500金钻加更

695 你,是我的朋友 为29500金钻加更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个村子,一夜之间突然死了十三个孩子,怎么可能不引起人们的怀疑!

但是法医来了无济于事,警察来了也无济于事,无论怎么探查,这些孩子都是被毒虫给咬死的,这能怪得了谁去,总不能把虫子给抓起来吧?于是这件事情,终究不了了之。

看着那些家长和大人悲痛欲绝、痛哭流涕的模样,年纪尚小的万毒公子,心中不仅没有一点惭愧,反而始终窃喜不已。他意识到,这些毒虫的杀伤力很大,不仅可以保护他的安全,而且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他知道,从此以后再也没人能欺负自己了。

从那以后,万毒公子一心一意地和毒虫打起了交道,虽然偶尔也会被毒虫咬到,但总的来说他和毒虫相处融洽,甚至慢慢琢磨出了一套控制、操纵、训练毒虫的法子,使唤起毒虫来更加得心应手。

他甚至和毒虫同吃同住,让毒虫寄宿在自己身上,朝夕相处。为了容纳更多毒虫,他甚至把头发留长。大多数毒虫喜欢yīn暗潮湿的环境。所以他尽量避免阳光直射,永远穿着长衫、长裤和棉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控制毒虫,这也导致他的皮肤越来越白,像鬼一样。

而他的母亲,因为早已对他放弃希望,所以也不管他的任何生活习惯。

可想而知,这样的万毒公子在上学以后,自然又被当作异类,身边一个朋友都没有。但他也无所谓,他本来就不喜欢和人玩,能和虫子在一起就是他最开心的事情了。

但可惜的是,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是看不惯“异类”的,或许这也是生物的本能,当看到“不合群的同类”出现时,总会忍不住欺负几下。万毒公子也一不做二不休,暗中将这些孩子一一给杀掉了。

到后来,万毒公子的杀心越来越重,甚至别人只要做出一点点嫌弃他的眼神或是动作,都会遭到他毫不留情地杀害。

这些事情,万毒公子一直都做得很隐秘,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隔三差五就有孩子被毒虫咬死,怎么可能不引起人们的怀疑呢?久而久之,总喜欢和虫子打交道,时不时身上就会爬出几只虫子的万毒公子,自然被大家列为了重大的怀疑对象。

家长们组织起来,围住了万毒公子的家,要把他绑起来扭送到公安局去。万毒公子的母亲,这时候终于展现出了母爱的一面,虽然她平时对孩子又打又骂,但也不会允许别人对自己的孩子不利。

更何况,每天和万毒公子朝夕相处的母亲,其实早已知晓了孩子的秘密,所以提前把孩子给护送走了。

万毒公子没有了家,在外整整流浪了一年。他隐藏在深山之中,昼伏夜出,白天到外面找吃的,晚上便回山里面住。他经常饿得食不果腹,似乎随时都要死去,所以给自己打造了一具棺材,睡觉的时候就躺在棺材里面,以免自己暴尸荒野。

但他是幸运的,依靠露水和野菜,竟然活了下来。一年的流浪生活,让他格外想念自己的母亲,也怀念以前和人类同处的日子。他到底是个人啊,也是有感情的,当然渴望拥有朋友和亲情,渴望能够过上正常人的日子。

一年过后,他终于忍受不住孤独,悄悄跑回了自己的家,想见母亲一面。但他回到家中,却发现母亲在一年前就被愤怒的村民给打死了,那些村民四处寻他不见,便把他的母亲当作了发泄对象。

得知这一事实的万毒公子彻底癫狂了,他咆哮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村庄。那个晚上,他召集来成千上万的毒虫,在村子里展开了一场惨无人道、前所未有的大屠杀……

那件事情过后。万毒公子便远走高飞,决定换个地方,开始新的生活。

那一年,万毒公子十二岁。

他自知罪孽深重,所以想和过去做个切割。他抛弃了所有的毒虫,在一个小饭馆里找了工作,想要融入人群、积极生活,长久以来的孤单,使他格外地渴望朋友,珍惜每一个和他主动来往的人。

然而天不遂人愿,老天爷仿佛就是看不了万毒公子的好。

小小的饭馆之内,竟也充满了勾心斗角,大厨不把他当人看,同事也欺凌他,总是让他做更多的活儿。而那个貌似有些变态的老板,看万毒公子细皮嫩肉,竟然还生了龌龊的心思……

这一切的一切,使得万毒公子再次崩溃。

在那个变态老板再次把咸猪手伸到他裤裆里面的时候,万毒公子终于忍受不了,彻底地爆发了。他再次召来毒虫,把变态老板咬了个七零八碎、尸骨无存……

万毒公子逃离了饭馆,再次过上了流浪的生涯。

他意识到,这世上最可靠的其实还是毒虫,毒虫虽然偶尔会咬到他,可没有毒虫是故意的,除非侵犯到了它们的领地,或是激怒了它们,才有可能遭到报复;不像人类,明明无冤无仇,却人人都想骑在别人头上!

万毒公子重新蓄起了长发,再次召集起了万千毒虫,过上了深居简出的生活,并且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甚至自学了一身的武艺。为了糊口饭吃,有时候他会到街头卖艺,控制几条毒蛇耍耍杂技之类,这种民间的手艺人有很多,所以也不会引起别人怀疑,而且他操纵毒蛇的手段更是无比高超,那些毒蛇简直像人一样听话,往往能够引来满堂彩,收入也就不菲。

不知不觉,已经数年过去。虽然已经不再信任人类,更多的喜欢和毒虫打交道,可是久而久之,万毒公子在卖艺的时候,看到成群结队的朋友,看到你侬我侬的情侣。看到欢乐的一家三口,还是会心生羡慕和期盼。

人,毕竟是群居动物,需要感情的寄托。

一次偶然的机会,正在街头耍蛇的万毒公子,被一个黑老大看中了。那个黑老大有个仇家,属于“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类型,黑老大急于想把仇家杀死,可是仇家的左右环伺保镖,根本无从下手。

黑老大无意中看到了万毒公子高超的耍蛇手段,并且认出他耍的眼镜王蛇剧毒无比,便产生了一个极妙的偷袭法子。他把万毒公子召至自己身前。许以重金,希望万毒公子帮他杀人。

杀人,对万毒公子来说实在小事一桩,况且还有丰富的酬金,所以他爽快地答应了。

在一个西餐馆内,万毒公子操纵毒蛇,钻到服务生的托盘下面,成功来到黑老大的仇家身前,当着十多个保镖的面,一口咬死了仇家。其实,要杀这个仇家,万毒公子有着更多的隐秘手段。但那时候他刚和黑老大接触,还信不过他,所以才用这种法子。

事成之后,黑老大无比开心,果然信守承诺,给了万毒公子一笔很大的酬金,并把万毒公子召到了自己麾下,为他秘密铲除更多的异己。随着仇家越来越多,万毒公子展现出了更多杀人的手段,也愈发被黑老大所赏识了,不仅让他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还给予了他极高的地位。

一时之间。万毒公子风光无限,并开始声名鹊起,“万毒公子”的称号,也是这时候才拥有的。

然而,愈发壮大的万毒公子,却让黑老大隐隐感到不安,总是担心万毒公子会反自己,所以就产生了过河拆桥的想法。

那时候,万毒公子是极其信任这位黑老大的,将这位老大当作了他的大哥,一心一意地效忠这位大哥。所以,暗杀来得猝不及防,差一点点就要了万毒公子的命,万毒公子竭尽全力才死里逃生,躲在郊外的某屠宰场里奄奄一息、苟延残喘。

好在,老天对待万毒公子虽然刻薄,却也没有那么轻易就收走他的性命。万毒公子侥幸活下来后,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当然选择回去复仇,很轻松地便杀了那位黑老大,并侵占了他所有的地盘和资产,坐上了他的位置,成了赫赫有名的一方老大。

这期间里,正好是我干掉刀哥和虎爷,在凤城道上声名鹊起的时候。人们把我和万毒公子并列,但是流传并不算广,所以我不知道。万毒公子听说这一说法以后,当然是不服气的,决定来找我一较高下,但那时候我已经被都察院抓去了,所以了无踪迹。

再后来,有一个神秘人找上了万毒公子,问他是不是想来找我,想来的话就加入夜明,进入兵部以后就能杀掉我了。当时的万毒公子是想杀我不假,可也不愿随便做了别人的枪,所以就痛骂了那个神秘人,让那个神秘人有多远滚多远。

神秘人出手教训了他,并且险些把他杀死。

万毒公子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强劲的对手,当然十分震惊,只能假意答应他的要求,加入夜明并进入了兵部。与此同时,万毒公子也对我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好奇心,奇怪那个神秘人的实力既然那么强,为何不亲自动手,还要绕个大圈子,把他安排到兵部里面,让他来杀我呢?

再后来的事,我就都知道了。

万毒公子本来是有机会杀掉我的。前天晚上我练龙脉图的时候,突破第二十七处穴道的关键时刻,浑身疼痛难忍,手无缚鸡之力,万毒公子想要杀我实在轻而易举。

不过他对我实在太好奇了,因为青龙元帅对我不错的缘故,他知道我在夜明的“后台”不小。可把他安排进兵部的人,在夜明之中同样地位不低,这就让他更加莫名其妙。

他已经意识到,如果把我杀了,他的后果同样会很凄惨。

所以。他最终没有下手,反而“麻醉”了我,将我送回宿舍。

听到这里,我便忍不住问他:“你说的那个神秘人,是谁?”

其实我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不太确定,所以想从万毒公子这里确认一下。但是面对我的问题,万毒公子却闭上了嘴巴,许久才开口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我们有什么关系吗?”

我知道,万毒公子这是在怄气,之前我说他不是我的朋友,所以他的心中很是不快。

看得出来,万毒公子很渴望交朋友,尤其是和我共过多次患难之后,他已经把我当作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朋友,然而我的反应却像一盆凉水,将他从头到脚浇了个透。

我轻轻地笑了起来。

万毒公子瞪着眼睛,说道:“你笑什么?”

我说:“其实你不和我说,我也知道那人是谁,兵部大比开幕式的时候,他还上台讲话了。都察院的老桥,是不是?”

万毒公子的眼睛瞪得更大:“你……你怎么知道?”

我叹了口气,果然是他。

万毒公子的实力已经不弱,而且还有如此多的毒虫护身,可神秘人竟然很轻松地就制服了他,还能把他安排到兵部里面,找机会置我于死地,我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老桥了。

那个家伙,因为我是小阎王的外甥,所以一直都想把我干掉,但是因为“那个人”和“假懿旨”的存在,他又不能对我下手;在兵部里,他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所以只能把万毒公子找来了!

怪不得万毒公子在兵部这么嚣张,各路元帅和兵部尚书还对他挺包容的样子,原来是冲着老桥的面子,知道这是老桥的人。前天晚上,万毒公子毒伤了紫阶众人,气得青龙元帅差点没把他丢到楼下,最终也只能放他一马,显然也是顾及老桥。

所有的事情,我都想明白了。

老桥的计划确实天衣无缝,万毒公子想要杀我,易如反掌;但老桥唯独低估了一点,万毒公子性情极傲,不会轻易去当别人的枪。所以我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我苦笑着,说:“我当然知道是他,他好几次都差点置我于死地,要不是我命大,恐怕都死在他手上了。”

万毒公子听了我的话后,“嘿嘿”地笑了起来:“那咱俩同病相怜,他说我要是不能杀死你,他就把我杀了。”

这样的话,老桥确实说得出来,那人自视甚高,总觉得自己可以掌控一切,以为谁都要乖乖听他的话。殊不知,这世上有一类人,天生就极高傲,哪怕命悬一线,也从来不会低头!

其中,当然就包括万毒公子。

我故意开玩笑地说:“那你怕么?怕他杀死你么?”

万毒公子顿时瞪大了眼睛:“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怕他?!”

我“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我没看错人。

我站起来,走到万毒公子床前,盯着他的眼睛,认认真真地说:“杜城,我把你当朋友。”

我说这话,并不是想拉拢他。而是纯粹出于真心实意、发自肺腑说出来的。

这几天下来,我和万毒公子并肩作战、共经风雨,他救我一次,我救他一次,我在半夜三更不惜横跨十里赶到玄武门的地盘为他采集蜈蚣草,他亦能在我命悬一线的时候及时赶到救我于水火之中……

如果这样都不算朋友,那什么才算朋友呢?

之前我之所以嘴硬说不把他当朋友,是因为我长到这么大,从来没有和哪个人说过类似的话,又不是谈恋爱,还需要搞个“表白”的仪式?大家彼此心照不宣,不就行了?

但是这种仪式。对万毒公子来说似乎特别重要,他从小就是在孤独中长大,从来没有交过朋友,也没有享受过“友情”是什么滋味,天真地以为交朋友是需要“说”出来的。

在这上面,万毒公子确实幼稚的很,就好像幼儿园的小朋友一样,说出“敬个礼呀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才行。

我没有他的经历,不能感同身受,但从他的故事之中,我能体会到他的心情。既然他需要这样一个仪式,那我就给他这样一个仪式,表明我的态度,让他可以放宽了心。

可想而知,在我说出这句话后,万毒公子完完全全地傻住了,从来没有过朋友的他,似乎一时还有点接受不了,两只眼睛愣愣地看着我。

“你……你不嫌弃我?”万毒公子呆呆地说。

“嫌弃啊。”

我皱着眉:“想到你身上那些毒虫,我就浑身发毛,恨不得离你三丈远,你和我们普通人太不一样……”

在万毒公子的眼神黯淡下来之时,我又继续说道:“不过。既然我们是朋友了,我就会努力接受你的‘不一样’,希望你让你的小宝贝们,千万不要咬我才好。”

这一番话从我口中说出,真是要多肉麻有多肉麻,要多矫情有多矫情,就好像琼瑶剧里男主角和女主角告白一样,说得我都感觉脸酸。如果万毒公子是个美女,那我肉麻一下、矫情一下也就算了,毕竟女孩子也吃这套,可万毒公子偏偏是个男的啊!

只是我知道,万毒公子需要这样的话。因为他对自己实在太不自信了,从来不敢相信自己也会拥有朋友,他需要一些温暖的话语来充实内心,所以不管这番话有多肉麻、多矫情,我还是认认真真地说了出来。

我知道,他需要这些。

果不其然,在我说出这番话后,万毒公子的眼睛竟然红了起来,眼眶里面甚至闪烁着一点晶莹的泪花。我记得他曾说过,小时候被他母亲暴揍,他也硬忍着没有哭出过声;但是现在,我只是说了几句话。他的眼泪几乎都要流出来了。

从来不缺朋友的人,肯定无法理解他的心态。就好像经常能喝到水的人,无法理解在沙漠里行走了数天的人,突然有一碗水端到他的面前,就能让他痛哭流涕、感恩戴德一样。

现在的万毒公子,就好像一个饥渴了数天的人,终于得到了这碗来之不易的水。

“我有朋友啦,我竟然也有朋友啦……”万毒公子突然开心地笑了起来,眼中的泪水也跟着簌簌掉落。现在的他,看上去幼稚极了,像个六七岁的小孩一样,竟然会为了这么一丁点的事情而喜极而泣。

那个七岁就杀人。心狠手辣、惨无人道的万毒公子,竟然会因为有了一个朋友,而开心地像个孩子一样,说出去有谁会信?

可是这样的事,就真实地发生在了我的眼前。

我也笑了起来,伸手握住万毒公子的手,说对,我们是朋友,永远都是朋友!

放到以前,我根本不敢触碰万毒公子的身体,就包括现在,我握住他手的时候,心中还忐忑不已,希望毒虫千万别钻出来。只是面上,我仍旧装作开心的样子,紧紧握着万毒公子的手。

万毒公子开心地几乎手舞足蹈起来,要不是他根本下不了床,我怀疑他真的要跳上一段舞了。他咧着嘴,脸上满是灿烂的笑,眼睛里也尽是星星一般的光芒,整个房间里都回荡着他开心的笑。

许久许久,他才说道:“王巍,你不是想参加半决赛吗,我现在就送你一个礼物!”

参加半决赛?

我这才想起来。我俩一开始的话题就是半决赛,后来不知怎么就转到万毒公子小时候去了。我当然想去参加半决赛,可我现在的身体条件,根本就不可能上台,万毒公子也不是不知道,怎么还让我去?

“什么礼物?”我疑惑地说。

万毒公子吹了一声口哨,他的袖口便爬出了一只小小的蝎子,矗立在了他的掌心之中。

我就怕这种事情,当即一个哆嗦,立刻把手缩了回来:“你,你要干嘛?”

万毒公子嘿嘿笑着,说道:“王巍。你记得这蝎子吗?那天晚上你在山谷里面练功,疼得浑身滚来滚去,我就是用它蜇了你下……”

万毒公子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那时候我疼到几乎昏死过去,万毒公子就是用这蝎子在我脖子上咬了一下,我便人事不省了。再醒来,就是在房间里了,而万毒公子告诉我说,这蝎子的尾巴有麻醉作用,迷晕了我才把我送回来的。

对于万毒公子的行为,我确实挺感动的,这样我既突破了第二十七处穴道,还免去了许多锥心刺骨的疼痛,算是帮了我的大忙。但是现在,万毒公子又把这蝎子拿出来,我就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

万毒公子耐心地给我解释,说我上不了台,不就是因为受伤太重、痛苦难耐吗?所以他打算让这蝎子帮我麻醉一下,我就感觉不到疼痛了……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但也立刻打断了他,说不对吧,你这一麻醉我,我不是又昏过去了,怎么上台?

万毒公子继续说道:“蜇你脖子才会迷昏你的,单单蜇你前胸、后背,是不会昏的,疼痛也会暂时止住!你做过手术吧,局麻和全麻的区别,明白这意思吧?来来来,麻溜的,让我给你局麻一下,你就能上台干翻金刀陈了!”

看网友对 695 你,是我的朋友 为29500金钻加更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