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踏天无痕 > 第六百零八章 鬼雄关(五)

第六百零八章 鬼雄关(五)

当增援魔兵从血云荒地踏入魔渊之际,陈烈就率千余精锐出白石滩前哨营垒,进入魔渊增援。

然而,魔寨及鬼雄关位于魔渊的中下部,魔渊内部除了所谓道路都难以想象的崎岖,还充满强腐蚀性的血雾,陈烈率部以最快速度摸索着抵达魔寨附近,就足足用了近两个时辰。

魔兵也随时关注着魔渊外面的动静,在陈烈他们距离魔渊二三十里时,匕炎察便快速收拢残余魔兵赶回魔寨。

虽然匕炎察知道新的一批人族援兵不过千余人,但它没有料到鬼雄关的人族兵马战斗力及战斗意志是如此的强悍,战阵反复被它们撕开,缺口却又反复被人族强者堵回去,以致短短一个多时辰的战斗,就有六千多的精锐魔兵,被斩杀于魔渊的底部。

匕炎察不确信它麾下仅剩不到七千魔兵,还能不能解决掉得到增援的人族精锐,也担心人族增援兵马有可能直接进攻魔寨,令它们失去在魔渊深处的立足之地,故而他也是当机立断的选择后撤。

大群魔兵快速退到魔寨附近,人族的增援恰好也在这时候接近过来,最先就有几柄灵剑像游龙般从血雾深处斩出。

魔兵撤回魔寨,绝大多数也是刚喘一口气,看到数柄光芒大作的灵剑,像龙蛇一般噬来,猝不及防,顿时就有十数魔兵被斩成两半,魔血喷射四溅。

匕炎察大怒,手中两丈长的巨刃骤然斩出,带着数丈长的淡红sè光华,仿佛一头狰狞的血龙,便往当中剑锋最为强盛的那柄灵剑暴斩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匕炎察仗着近身搏杀的优势,将那柄像冷焰似的灵剑磕飞,但那柄灵剑没有失去控制,似一道流光往斜里飞掠而去,将匕炎察左首那两头魔卫的脖子摧枯拉朽般切开。

匕炎察意识到这一路人族援兵的主将,实力不在它之下,勒令魔兵在寨前收缩阵形,不再妄图将这支人族援兵截下来。

战况虽然惨烈、伤亡惨重,但无论如何,这次还有四千多增援魔兵绕过人族精锐的拦截,让它接入魔寨,使得魔寨兵力增加到将近七千。

然而匕炎察却没有丝毫的兴奋。

它不怀疑燕州亿万生灵会彻底丧为魔国的血食,但短时间内,大量魔兵被击毙,意味着人族能制造更多的血鳞甲,让更多的精锐进入魔渊深处。

它能不能坚守到能分噬燕州亿万生灵的那一刻,真就是难说了;而此战令它心惊的,不是那头妖蛟,而是那个站在战阵之前,浑身上下都被血浆浸透的无敌战将,他身上俄而透漏的煞气,是那样的令它心惊胆颤。

即便站在五大魔尊之前,它都没有这样的感觉——那人是人族的战将,还是魔族的魔将?

*************

陈烈率部绕过魔寨,又行一柱香的时间,才走到鬼雄关前。

鬼雄关前的浓郁血雾,被风系术法冲散,五彩磁光像湖波一般在不远处扭曲震荡着,陈烈他们却只看到龙骧军千余精锐悍勇,像磐石般站在尸山血海之中。

本来留守在鬼雄关的一共有两千精锐,加上剑修营和新增援的两百蛮兵,一共是两千三百余人,而眼下还能站立的只剩下一千四百人不到了。

陈烈预料到这一次进入魔渊的增援魔兵,有可能会比预料中多,但没想到这一战会如此的惨烈、伤亡会如此的惨重。

由于战场集中在鬼雄关前,陈烈放眼望去,不难将己方的伤亡情况估算出来。

两百身强力壮的蛮族精锐,执淬金重盾站在防御第一线,此时自铁鲲以下仅剩七十余人还能勉强在站在那里,战死的蛮兵精锐,几乎每一具遗尸都被践踏得支离破碎,石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凝固血浆。铁贺等被誉为铁崖部自铁鲲之下的最强蛮将惨烈战死,铁崖部族长铁都,也因过度驱御血魔傀儡,最后因为血魔傀儡被击爆,他神魂受反噬而重创,陷入昏迷之中。

苍遗站在陈海身侧,疲惫不堪,他此时变成人身,但陈烈犹能看出他百骸窍脉受创不轻。

为了护住后阵抵挡魔兵的冲击,他舍弃了术法,用巨大的身躯横亘在后阵上方,哪里有了危险,就会扑击而去,将阵脚稳住。

虽然后阵面对的压力不是最大的,苍遗受伤却是不轻,毕竟成百上千魔兵劈砍过来,任它龙鳞坚韧无比,也是被打得鳞血横飞。

陈烈默不作声令增援的将卒迅速行动起来,收拾战场,收割血魔鳞皮,熬过这一战,待制作更多的血鳞甲,就意味着下一次能有更多的人族精锐站在鬼雄关前,抵挡魔兵的夹攻!

陈海战戟之下,斩杀的魔兵绝不少过任何一人,甚至在最危急的时刻,他像礁石一般,站在阵前迎接魔兵像血潮般的冲击,但他受伤却是极微。

这样的激战,令他想起分身最初在血云荒地挣扎生存下去的感觉,他的灵魂深处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激烈战斗。

天武秘形真解所录的诸多武道秘形,都是陈海籍神卫傀儡分身推演出来的,也之前也修炼了那么多年,但从来都没有这一刻,让他感受到这一道道秘形烙印在他的神魂深处、烙印在他的血脉深处。

换作其他道丹境武修,如此战斗,血肉都被榨干掉,但陈海已经顾忌不到那么多,在气力将尽之时,便用罗刹血炼大法吞噬血肉精华补充消耗——除了苍遗知道陈海修炼过罗刹血炼大法,在魔渊之内,也没有其他人会察觉到异常。

在那些活着的将卒眼里,陈海就是他们心目中的无敌战神。

伤亡虽然惨烈到极点,但就是陈海那磐石般的身影,令他们的战斗意志没有崩溃,反而磨励得越发坚韧、澎湃。

而在如此忘我、激烈的战斗里,他们的战斗意志没有被打灭掉,反而越战越强,这使他们对武道、对修行的理解,上升到一个比自己以往更高的层次。

这一刻,陈海都隐隐感觉到诸将卒的战斗意志,差一点能够突破血雾及魔渊yīn邪气息的压制,再度汇聚成杀伐兵气。

陈海暗感可惜,要是将卒结阵能在魔渊内部凝聚杀伐兵气,那玄龙战辇在魔渊之内,就能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妙用神通。

这时候,远处传来一阵骚乱,陈海循声望去,伴随着一阵痛呼和肢骨碎裂的声音,就见几名收拾战场的将卒被打得横飞起来。

却是有一头翼魔在战阵之中被斩断双翼没有立时死去,以假息之法瞒过众人的神识探察,藏在尸山血海里等候时机逃走,它还没有机会逃走,有几名将卒看到它的魔躯还算完整,就第一时间会跑过去收割它的麟皮。

没有办法诈死,只能暴起突围,冷不防,三四名兵卒被这头翼魔的利爪撕得肢残肚穿,眼见就活不成了。

陈烈痛惜大意之余,一剑将翼魔当胸刺穿,又将它那对锋锐似战兵的鳞爪斩断下来。

陈海走到挣扎着还未死去的翼魔之前,那翼魔犹如见到魔神降临一般,惊惧挣扎着后退。

陈海一脚踩在翼魔比他腰还要粗的脖子上,抹开嘴角上结成厚痂的血污,跟陈烈、周南、岳奕然、苗明成等人笑着说:“这些魔物原来也知道恐惧啊……”

“人谁无死,此死能令此等凶悍魔物都知恐惧,妖神殿诸弟子死亦暝目!”周南刚才还为妖神殿的弟子伤亡惨重黯然神伤,这一刻则振声说道。

陈海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脚下生出万钧巨力,当即将这头翼魔的脖子踩得稀巴烂,然后再将诸将召集起来商议后续的战事。

随着天域通道继续扩大,随着血云魔国对魔渊争夺战的越发重视——血云魔渊到这时候不可能还意识不到人族正在有序的组织起来抵御魔兵的入侵——之后每一次进入魔渊的魔兵,即便在数量不会一下子增加太多,但在装备及精锐程度上,会越来越强。

当然他们也会因为血魔甲数量的增加,能进入魔渊镇守鬼雄关的精锐将卒会越来越多,但通玄境以上的精锐数量毕竟有限,要是每一次激战都要损失七八百人,白石滩三十万人族兵马,十夫长以上的武将都将战死在魔渊之中。

要是这一批能英勇站出来的精锐都战死在这里,对他们自身不公平不说,也不利于后续的御魔战事——未来有能力领导御魔战事走向胜利的中坚力量是他们,绝对不是那些缩在老巢的宗阀高修与高门子弟。

白石滩这边的兵马不需要再增加了,毕竟白石滩外围没办法进行大规模的后勤供应,这里也绝不是人族与魔物进行决战的最初及最后战场,但陈海觉得有必要将天机学宫的弟子以及龙骧军、铁狼军、河西军以及所有有胆心与魔族一战的宗阀子弟,依次调到白石滩来轮战,一方面让他们熟悉魔兵魔将的战法,一方面让他们知道魔族绝非无法战胜……

看网友对 第六百零八章 鬼雄关(五)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