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少年王 > 696 奔向战场

696 奔向战场

天才壹秒記住择天记吧少年王 http://zetianjixiaoshuo.com/shaonianwang,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万毒公子这么一说,我倒觉得是个好法子。

我之所以不能上台,就是因为受了重伤,前胸后背各挨了一刀,单是疼痛就难以忍受,根本就打不了架。万毒公子的这只蝎子如果能够让我暂时止住疼痛,起码台是能够上了。

但有个问题,即便伤不疼了,可我依旧打不过金刀陈啊,上台的意义又何在呢,就为了能够露一下脸?

结果万毒公子又信心满满地说道:“你放心吧,这只是第一步而已。还有第二步呐,一会儿我再送你一个礼物,包你能够干翻金刀陈!”

万毒公子还有这种本事?!

看他这么大言不惭的样子,我的心里确实充满疑惑,但他语气又很笃定,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而且我也确实挺想上台,挺想干翻金刀陈的,所以只能选择去相信他。

在万毒公子的示意之下,我把身上缠绕着的绷带解了下来。接着,他便把手里的蝎子放到我的身上,让蝎子在我前胸后背分别蜇了一下。对于蝎子这种东西,我还不是很害怕,毕竟它长得跟小龙虾一样,看上去还蛮美味的,所以也没怎么排斥;像是蜈蚣啊、蜘蛛啊、毒蛇这类的,我就比较怕了,看到就想踩死。

别说,这蝎子蜇过以后,效果还真的蛮好,我立刻就感觉到身上的疼痛正在慢慢消减,甚至整块前胸后背都失去了知觉,像是打了麻药似的,现在就是再砍我一刀,估计我也感受不到疼痛。

万毒公子告诉我说,这样的效果大概可以维持一天,到晚上就又开始疼了。我一边给自己缠着绷带,一边说你这东西不错,等我再疼的时候,再让它蜇我一下就是。

万毒公子说这可不行,虽然它的尾巴有麻醉作用,但说到底也是一种毒素,一次两次没事,多了肯定会有影响。

我说明白。

接着又问他:“你说的第二步,又是什么意思?”

万毒公子之前说过,包我能够胜过金刀陈,我还是挺好奇的。现在的我,身上的伤已经不疼了,战斗力虽然没有完全恢复,但也有个七八成了,急需万毒公子所谓的第二步。

万毒公子说道:“在进行第二步之前,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你能和金刀陈缠斗几十招而不败?”

万毒公子不是傻子,他知道我的实力不如金刀陈,却能和金刀陈缠斗几十招,令他十分费解。万毒公子之前给我讲了那么大段故事,对我真是足够坦诚了,我也不好意思瞒他,就告诉了他实情,说金刀陈练的刀法,我以前也学过,所以知道他每一招的走向,才能和他缠斗那么久的。

又说:“当然,你也看到了,他‘爆发’的时候。我就完全不是对手了。”

万毒公子点点头说:“那没关系,只要你还有点优势,再有它帮忙的话,就能稳胜不败了。”

我刚想问问“它”是谁,万毒公子又吹了一声口哨,一只青sè的大蜈蚣便从他的领口爬出。一直爬到他的手掌之上,然后冲我昂起头来,“嘶嘶”叫个不停。

正是七尾蜈蚣!

万毒公子笑嘻嘻道:“你看我对你多好,这可是我最宠爱的宝贝了!”

我一下就明白了万毒公子的意思,他是想让我带七尾蜈蚣一起上阵,然后和他偷袭浪剑客一样。利用七尾蜈蚣来袭击金刀陈!

如有七尾蜈蚣助阵的话,我的胜率确实能够大大提高,毕竟谁也扛不住这“万毒之王”的一咬啊!可我一想到这家伙在我身体里面趴着,没准还会顺着我的脊背、大腿游来游去,我就忍不住浑身发起毛来;而且,万一它心情不好。咬我一口咋办,金刀陈没躺,我倒先躺了!

原来万毒公子说的第二步是这个,所以我本能地就叫起来:“不,不!”

万毒公子顿时瞪大眼睛:“怎么,你嫌弃它?”

万毒公子一说这话,七尾蜈蚣也跟着“嘶嘶”叫了起来,头上的触角也不断摆动,似乎十分不满。而我看着七尾蜈蚣那硬朗的壳、坚韧的脚,以及触目惊心的口器,和长矛一般的触角和毒钩,就忍不住瑟瑟发起抖来,哆嗦着说:“我不是嫌弃它,我是怕它…;…;”

说真的,那只蝎子我还没怎么怕,兴许拿在手上把玩一下也没问题,可这七尾蜈蚣实在让我胆战心惊,我连碰它一下都没胆量。哪里敢让它往我身上趴啊!

万毒公子却不高兴了,说道:“你怕毛啊,这七尾蜈蚣是我最宠爱的儿子,也就是你的弟弟…;…;”

不等他说完,我就说去你妈的,少占我便宜啊。七尾蜈蚣要是你儿子,我就得是它叔叔。万毒公子嘿嘿地笑了起来,说这就对啦,你这个当叔叔的,怎么能怕自己侄儿呢?

接着,万毒公子又给我科普起来,说蜈蚣虽然长得可怕,但其实是很温和的动物,从来不会主动攻击人类…;…;

我颤颤巍巍地看了七尾蜈蚣一眼,它正张开巨大的口器,耀武扬威似的晃着两只毒钩。我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冷战,说我可没觉得它温和…;…;

万毒公子跟我说了一堆,又是科普又是劝说,让我试着接受七尾蜈蚣。他说,七尾蜈蚣不同于别的蜈蚣,智商很高,能听懂人话,一万条里才能出这么一条,是真正的万中无一、万里挑一,它知道我是主人的朋友,所以绝对不会伤害我的,而且还会和我并肩作战,共同干翻金刀陈。

“它对金刀陈的恨,比你更深!”

万毒公子咬牙切齿地说:“王巍。你给它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试试看不行吗?”

我想起来,在那株七零八碎的蜈蚣草下,还散落着许多蜈蚣的尸体,那是七尾蜈蚣的家人、部下、徒子徒孙。对七尾蜈蚣来说,金刀陈于它有着灭门之恨,这仇、这怨,确实比我要深!

我看向七尾蜈蚣,只见它口器张的很大,再次发出了“嘶嘶”声,似乎在劝我不要婆婆妈妈的了。问我到底是不是个男人,是个男人的话,尽快和它一起并肩作战吧!

虽然这些嘲讽都是我想像出来的,但是我觉得肯定八九不离十了,这就是七尾蜈蚣心里真正的想法。被一条蜈蚣嘲讽,对我来说还是生平第一次遇,顿时很不服气,豪气冲天地说:“好啊,来!”

我这“来”字一出口,七尾蜈蚣立刻从万毒公子的手上跳下,“簌簌簌”地朝我脚边游了过来。我这嘴上说的豪气,可到关键时刻,竟然又缩卵了,忍不住就往后退,惊恐地说:“等等,等等!”

七尾蜈蚣站住脚步,万毒公子也纳闷地问:“还等什么?”

我惊魂未定地说:“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我还是有点害怕,咱们能不能循序渐进,别一开始就玩得这么大…;…;”

万毒公子问我怎么个循序渐进法,我说先让七尾蜈蚣在我手上爬爬,我看我能不能适应得了。万毒公子无可奈何,只好让我站在他的床边,又把七尾蜈蚣抓了起来。准备往我手上面放。

我是浑身发毛,头皮也直冒冷汗,但还是把手伸了出去。为了壮胆,我甚至闭上眼睛,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不一会儿,我就感到自己手上麻麻痒痒的,我一想到七尾蜈蚣那些密密麻麻的腿,正在我的手掌上面婆娑爬行,我便不争气地“嗷”一声叫了出来,然后迅速收回手去。

“不了不了,还是算了…;…;”

我摇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实在接受不了这种东西在我身上逗留。但我睁开眼睛一看,发现万毒公子手里只有一片羽毛而已,万毒公子摇着头说:“你看,你只是败给你的恐惧心里而已,你就把它当成一片羽毛就可以了!”

我叹着气,说你说得容易,你根本理解不了我们这些“凡人”对这些的恐惧心理…;…;对了。七尾蜈蚣哪里去了?

万毒公子没有答话,反而“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同样让我浑身发毛。我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我慢慢地、慢慢地回过头去,只见七尾蜈蚣果然趴在我的肩头,正张着它那只巨大的口器。抖落着头上的触角,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啊…;…;”

我的惨叫声再次响彻整个房间,甚至穿透整个青龙门的广场。还好广场现在空无一人,否则他们要以为发生什么恐怖的事件了。对我来说,七尾蜈蚣趴在肩头,确实是一桩极其恐怖的事件!

我一边尖叫一边在屋子里奔跑。上窜下跳、手舞足蹈,甚至还做了几个后空翻,拼命想把七尾蜈蚣给抖落下去。

我实在不敢用手碰它!

可这家伙也真稳啊,我都三百六十度上下转圈了,它竟然还能稳如泰山地趴在我的肩头,而且脑袋高高昂起,像是一尊高傲的神王,谁都别想侵犯它的领地!

我一边大叫、奔跑,一边还能听到万毒公子在幽幽地说:“放心吧,它不会伤害你的,而且它的脚步特别轻,甚至你都不会感受到它的存在…;…;王巍,你就带它去吧,它特别想报仇啊…;…;”

我在屋子里大叫了许久,奔跑了许久,情绪才慢慢稳定下来,逐渐接受了趴在我肩头的这个家伙。

“就这一次…;…;”

我喃喃地说:“就这一次,以后绝对不会再有…;…;”

我把头侧过去,尽量不再看它,而它也一头钻进了我的绷带里面,一瞬间就消失了踪迹,真的如同万毒公子所说,我完全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看我终于肯接纳七尾蜈蚣了,万毒公子便教了我几个可以操纵七尾蜈蚣的简单口令。

“去吧…;…;”

万毒公子满怀期待地看着我:“王巍,一定要战胜金刀陈!”

兵部大比,现在势必已经开始,疯罗汉和西门牛是第一场,他们这种级别的高手,打斗起来很长时间也分不了胜负,所以我现在去,肯定还来得及。

我点点头,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拉开门后,万道金光照耀在我的身上,火热的太阳已经上升到半空中了。

金刀陈,我一定要打败你!

抱着这样的信念,我带着一身磅礴的气势,眼神坚毅、勇往直前,迎着朝阳踏步而出…;…;

看网友对 696 奔向战场 的精彩评论